設置
書頁

0443 領域規則,無法飛躍的鬼門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哈哈哈哈哈,藏頭露尾的鼠輩,這就是你的底牌嗎?完全不夠看啊!”

  在一擊同時重創三個鬼王,令其形體都幾乎快要潰散之后,阿姆楠看著那一地潰不成軍的鬼王和鬼卒,頓時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這些敵人比他想象中還要弱,雖然極為詭異,很難殺死,甚至能夠給自己造成精神上的傷害,但也僅此而已了。如今這些鬼王都已經被他重創得幾乎失去了戰斗力,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多少威脅了。

  “闖鬼門關,罪犯天條,還敢猖狂?”

  “兒郎們,豈能讓這等狂徒褻瀆我地府威嚴!”

  “聽我號令——祭!”

  可就在阿姆楠重創了一眾鬼王,并在大笑中趁勝追擊,準備將這一眾鬼王徹底殲滅之際,那手持雙斧的鬼王卻是突然滿臉猙獰和憤怒的厲喝一聲。

  “祭!”

  聽到那雙斧鬼王的話,那些根本沒被阿姆楠放在眼里的鬼卒也突然齊齊向前邁出一步,滿臉決然的厲喝出聲。

  嗡嗡嗡!

  而伴隨著這些鬼卒的厲喝,他們的身軀也紛紛化為一道道血光融入到了那片無盡血海之中,令那血海光輝更勝,也愈發沸騰起來。

  與此同時,那身處于血海之中,深受重創的一眾鬼王也仿佛得到了充電一般,原本有些虛幻的身體迅速變得凝實起來,然后又一次縱身而起,朝著阿姆楠殺了過去。

  “草!”

  看到那原本受到重創的鬼王瞬間滿血,再度殺來,原本也每太把這些鬼王放在眼里的阿姆楠臉色一變,隨后厲喝一聲,重新朝著這些鬼王迎了過去。

  跟之前將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防備不知道藏在何處的墮落和黃裳時不同,這一次阿姆楠是的確把這些能夠不斷恢復力量的鬼王當成了威脅,所以他也不再是隨意對付這些鬼王,而是不顧一切專門揪住其中一個鬼王全力進攻,直到將這鬼王徹底摧毀才會轉變目標對付另外一個鬼王。

  這些鬼王雖然能夠借用血海不斷恢復自身力量,但他們的力量極限似乎并沒有太大的提升,所以面對阿姆楠的全力進攻這些鬼王也根本支撐不住,被阿姆楠一一擊殺,煙消云散。

  只是在這個過程中阿姆楠也受到了不少這些鬼王的瀕死反擊,這些攻擊雖然依舊沒能傷害到阿姆楠強悍的肉身,但卻讓他腦海中的疼痛變得愈發劇烈起來,同時他體內那種陰冷和死寂的感覺也變得越來越強烈,就好像是一個人在陰冷潮濕的地方待了太久太久一般,有一種發自于骨髓和靈魂的寒冷不斷醞釀和加強。

  察覺到體內的異狀,阿姆楠也變得愈發警惕起來。

  雖然他想不明白那種陰冷而死寂的力量是如何無視他鏡化能力的阻截而進入他體內的,但這種越來越強烈的陰冷和死寂感對他而言絕對算不上什么好事,所以他必須要盡快殺死黃裳,破除領域,然后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

  也正因為如此,阿姆楠的攻勢也變得愈發猛烈起來。

  “蟑螂兄,這樣不行啊。”

  看到這一幕,墮落再度吐槽:“這就是你所說的好戲?根本不夠看啊!”

  “別著急,繼續看!”

  然而與墮落不同的是,面對這等局勢,黃裳的神色卻是沒有多少變化,反而露出一絲期待之色。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開啟自己的半成品領域,所以他也很想知道這領域的力量到底有多強。

  而與此同時,隨著戰場鬼王數量越來越少,阿姆楠卻也突然感覺到了一絲不對。

  他發現這些原本在他眼中不堪一擊的鬼王,此刻竟然好像突然變強了一樣,以至于這些鬼王雖然依舊不是他的對手,但卻比之前“頑強”和“耐操”了很多,再加上這些鬼王能夠利用血海恢復力量,所以這樣一來,就算阿姆楠對這些鬼王的破壞速度依舊比他們借用血海的恢復速度要快很多,可這些鬼王在他面前所能支撐的時間也還是在不斷延長,這也意味著阿姆楠在殺死這些蠱王的同時也將會受到更多的攻擊,付出更大的代價。

  更讓阿姆楠驚疑不定的是,鬼王的這種變強竟然還在繼續,而且越到后面,他殺死一只鬼王,剩下的鬼王實力也將會得到更加明顯的增強!

  到了這一刻阿姆楠才終于明白,每當他殺死一只鬼王,這些鬼王的力量便會融入到其他鬼王的體內,若是繼續這么下去的話,那等到最后只剩下最后一只鬼王的時候,那這只鬼王的實力也將會等于十八只鬼王力量的總和,再加上血海的力量補助,到時候這鬼王將會變得更加難纏和可怕。

  所以一開始他其實就應該想辦法創造條件一次性殺死這十八只鬼王的。

  可問題來了,在血海的幫助下,他也未必有能力一次性殺死這十八只性質特殊,幾乎沒有要害,而且還能極大程度免疫物理攻擊的鬼王!

  可以說,這些鬼王幾乎是一個無解,或者說只能憑借強大力量硬生生打破的死局!

  “不能繼續這么耗下去!”

  發現這一點,已經將不少力量消耗在鬼王身上,同時腦海也是傳來陣陣刺痛的阿姆楠立刻改變了自己的作戰方案,不再理會那剩下的五只鬼王,直接揮動翅膀沖天而起,并不斷利用隨形蠱的能力進行瞬移,拔高距離,企圖避開這些難纏的鬼王,先全力找到黃裳和墮落,并且干掉他們再說。

  不然的話,若是將太多力量消耗在這里的話,他還真沒有太大的把握能夠干掉那兩個強大,詭異,而且還不知道有多少奇怪本事的家伙。

  “來了!”

  看到阿姆楠不斷拔高距離,企圖甩開那些鬼王,越過鬼門關,站在鬼門關上方俯瞰一切的墮落也是眼神一凝,準備出手。

  “還不是時候!”

  可就在這時,黃裳卻搖了搖頭,道:“領域之中自成規則,而鬼門關的規則就是除非殺光所有鬼王,又或者是殺了我,否則的話是過不了這鬼門關的。”

  果然,此刻不管阿姆楠如何拼盡全力向上攀升都根本無法飛躍到鬼門關之上,或者更確切的說,是在他飛速攀升的同時這鬼門關也在以跟他一樣的距離不斷攀升,以至于他整整飛了十幾分鐘都沒有拉近半點跟黃裳還有墮落之間的距離。

  反觀另外一邊,那片無盡血海和血海中的五個鬼王卻也在隨著鬼門關的攀升而攀升,跟他之間的距離也并未拉開。如果不是看著地面距離這里已經越來越遠,甚至幾乎無法看到的話,阿姆楠甚至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一直在原地踏步了。

  “該死,這地方太詭異了!”

  足足飛了二十分鐘,卻依舊沒有任何變化之后,阿姆楠的臉色也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此刻他是飛也飛不過去,想走也找不到離開的路,想要硬碰硬打碎鬼門關卻也無法做到,事到如今,擺在他面前唯一的選擇似乎就是與那剩下的五個鬼王硬拼,直到將他們徹底干掉或許才會有所轉機了!

  想到這里,阿姆楠心中就算有萬般不愿和別去,最終也只能咬緊牙齒,停止繼續飛行,調轉方向,再一次朝著那五只氣息已經變得雄渾而澎湃,兇歷之氣四溢的鬼王殺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