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442 十八鬼王與無盡鬼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阿姆楠是怒氣沖沖,殺機滿滿沖向“鬼門關”的,恨不得立刻要把黃裳這個“陰險狡詐”之輩揪出來并撕成碎片,以消他心頭之恨。

  可問題是,當阿姆楠真殺到鬼門關前,看著那不知道有多厚,然后如山一般高的鬼門關后,他心中卻又升起了一種老鼠拉龜一般的無奈感。

  特么的這鬼門關實在是太高了,想要翻越過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在翻越的過程中還極有可能受到黃裳和墮落的阻截,可若是想要強行打破這鬼門關的話……誰知道這么厚的大門要打多久?

  想到這里,阿姆楠眼神一凝,然后左手一揮,一根毒刺便從掌心激射而出,重重的轟擊在了那如同黑石鑄成的鬼門關上。

  然而那鬼門關卻比阿姆楠想象中更加堅固,只見那足以穿透厚厚合金,甚至是重裝坦克的毒刺在擊中鬼門關后就像是擊中了最堅固的盾牌一樣,僅僅發出一陣金屬撞擊的脆響,摩擦出一點火星,便被那鬼門關給彈飛了出去,落在了遠處,而那鬼門關上卻僅僅出現了一道細微到幾乎不可見的劃痕,根本沒有對硅錳造成任何影響。

  “這么硬?”

  看到這一幕,阿姆楠心中也是一驚。

  這毒刺雖然不是他最強的手段,但穿透力也算很不錯了,如今就連毒刺都只能在這鬼門關上留下一絲傷痕,這豈不是意味著他根本不可能打穿這鬼門關?

  “我草,這東西這么硬?”

  與此同時,看到這一幕,墮落也是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鬼門關是由領域力量所鑄成,只要領域力量沒有耗盡,或者我沒死,那鬼門關就不會被破。”

  黃裳微微一笑,道:“當然,如果他拼盡全力攻擊鬼門關的話,那也會劇烈消耗領域的力量,甚至說不定還真會被他硬生生打破領域……但是他并不知道這點。”

  “那他現在就只能選擇翻過鬼門關了?”

  聽到黃裳的話,墮落眼中閃過一縷寒芒:“那我們什么時候出手,等他翻越鬼門關的時候嗎?”

  “不著急,我在鬼門關上給他準備了一份大禮,等他力量再被削弱一點我們再動手也不遲。”

  黃裳搖了搖頭,嘴角一翹,說道:“至于現在……先看一場好戲吧。”

  噗嗤!

  而就在黃裳和墮落聊天的時候,阿姆楠也終于做出了決定,深吸一口氣,然后背部突然一拱。

  隨后,在一陣讓人全身發麻的骨肉撕裂聲中,一層散發著金屬光澤的蟲甲突然從阿姆楠背部的血肉下撕裂而出,左右張開,同時一對血色蟲翅伸展出來,迅速揮動,令他騰空而起,以驚人的速度朝著鬼門關上方飛去。

  像阿姆楠那么聰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給自己準備飛行的能力,顯然,這種蟲甲和蟲翅都是他儲備在體內的蠱蟲基因之一,只是之前一直沒機會用出來罷了。

  嗡嗡嗡!

  然而就在阿姆楠生長出蟲甲蟲翅,沖天而起的通神,那鬼門關上的血色大字卻突然大放光明,隨后血字之中那些似乎尚未干涸的血液也突然激蕩而出,如同一片血海一般朝著阿姆楠席卷而去。

  “糟糕!”

  看著席卷而來的血浪,阿姆楠瞳孔微縮,隨后全身鏡化,并且施展源自于隨形蠱的空間力量向后拉開一段距離,最終抽身后退,企圖避開這席卷而來的血浪。

  可出乎阿姆楠預料的是,這些血光并沒有席卷在他的身上,而是在半空懸浮,化為無邊血海。而在這無邊血海之中,十八個猙獰恐怖,青面獠牙,體型龐大的鬼王和大量身材瘦小,手持各種兵器的鬼兵紛紛凝聚而出,將這鬼門關給層層守護起來。

  “何人敢擅闖鬼門關!”

  隨著這十八位鬼王和無數鬼兵凝聚成型,帶頭一個身高三丈,也就是九米,手持一對血色巨斧,摸樣猙獰恐怖,頭發血紅豎起的鬼王也是一揮巨斧,對著阿姆楠厲喝出聲:“可有酆都路引?”

  “裝神弄鬼!”

  看著攔截在面前的十八位鬼王和無數鬼兵,阿姆楠眼神一凝,厲喝出聲:“給我死開!”

  嗖嗖嗖嗖嗖!

  話音落下,阿姆楠掌心中便激射出一根根鋒銳的毒刺,朝著那手持雙斧的鬼王激射而去。

  然而出乎阿姆楠預料的是,這些毒刺在擊中那雙斧鬼王之后卻仿佛是擊中了一層能量虛影一樣,紛紛從那雙斧鬼王的身上穿透而過,然后余勢不止,打在了雙斧鬼王身后的一些鬼兵身上。

  跟在被毒刺透體而過后僅僅只是身上血光稍稍暗淡的雙斧鬼王不同,那些鬼兵在被毒刺貫穿之后紛紛慘叫著倒在地上,然后渾身潰散,化為一股股血霧融入到了血海之中。

  “好大的膽子,竟敢硬闖鬼門關,今日我們十八鬼王定要令你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小的們,給我上!”

  雙斧鬼王雖然看似沒有收到致命傷,但卻明顯被阿姆楠的攻擊所激怒,隨后怒吼一聲,帶頭揮起雙斧縱身而起,朝著阿姆楠殺了過去。

  而不僅僅是雙斧鬼王,此刻其他十七位鬼王也是紛紛動手,或遠攻,或近戰,與麾下那些鬼兵一起對阿姆楠發起了圍攻。

  “就憑你們這些雜碎?”

  面對圍攻過來的十八鬼王和大量鬼卒,阿姆楠絲毫不懼,甚至勃然大怒,左手噴吐毒刺,右手蟲肢斬殺,尾部蝎尾橫掃,再配合嘴中不斷噴吐的毒液,與那這些鬼王和鬼卒瘋狂廝殺了起來。

  可是阿姆楠驚疑不定的是,這些鬼王和鬼卒似乎都是某種介于能量和實體之間的聚合體,以至于他的攻擊在落在那些鬼王身上之后往往無法對其造成致命的傷害,最多只是令其身上的血光變得越來越暗淡,力量也逐步虛弱而已。

  與此同時,那些鬼卒則顯得是那么的不堪一擊,無論是他的酸液還是毒刺,亦或是其他的攻擊,只要落在這些鬼卒的身上便如同是輕易戳破了一個氣泡一樣直接將這些鬼卒斬殺,令其化為一股股血霧融入到了血海之中。

  不過反觀這些鬼王和鬼卒的攻擊也是極為詭異,雖然無論是鬼王還是鬼卒的攻擊在落在他身上之后都幾乎無法擊破他的防御,甚至無法在他身上留下半點傷痕,但就是在身上沒有絲毫受傷的同時,他體內那種陰冷和死寂的感覺卻仿佛變得更加強烈了,而且腦海中還傳來一陣陣針扎般的痛苦,其攻擊越劇烈,這種痛苦也就越強烈。

  顯然,這些鬼王和鬼卒的攻擊帶有某種精神攻擊的屬性,而精神攻擊又與能量攻擊不同,是鏡化能力也難以豁免的。

  發現這一點后,阿姆楠的眼神也變得越發凝重起來,同時攻勢也變得越發狂猛,顯然是想要盡快摧毀這些鬼王和鬼卒。

  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實力遠在這些鬼王之上,再加上鏡化能力的幫助讓他對于這種介于能量和實體間的敵人也有著很強的殺傷力,所以盡管他很難一次性殺死這些鬼王,但在他全力進攻之下這些鬼王卻是一次次被他貫穿和斬裂,身上的血光也是變得越發暗淡起來,再這么下去最多只要幾分鐘的時間他就能全殲這些鬼王了。

  “蟑螂兄,你弄出來的這些東西好像不太行啊。”

  看到阿姆楠以一敵眾,不僅沒有落入下風,而且還如同殺神一樣縱橫殺戮,無人能擋,墮落也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你搞了半天的底牌就是這么一群廢物?”

  “我說了,好戲才剛剛開始。”

  然而面對墮落的擔心,黃裳卻是微微一笑,道:“耐心點,很快你就會知道答案了。”

  而似乎是為了印證黃裳所說的話,所以幾乎就是在黃裳話音落下的瞬間,那鬼門關前的戰場上也再度發生了變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