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29 調虎離山?不,是守株待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臥槽,我干了什么!”

  一腳把季澤磊從圍墻上踹下去之后,畢夏才如夢初醒,渾身一顫,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置信的神色。

  他剛剛竟然把一個戰友給踹下圍墻了?

  這是怎么回事?

  怎么剛剛自己就像是魔怔了一樣?

  想到這里,畢夏猛地轉頭,對著一旁的眾人解釋道:“各位,對不起,我剛剛也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把他踹下去,我懷疑我是被人控制了,我真……”

  “沒事,我們能理解!”

  然而沒等畢夏說完,在場眾人卻紛紛帶著一種我能理解,甚至是有些快意的表情朝他點了點頭,同時正在圍墻下對付那些本命毒蠱的黃裳也是一笑,道:“別在意,這家伙的異能就是這樣,一旦進入這種狀態就像是開啟了嘲諷模式,不僅僅是敵人,就連自己人都想踹他兩腳……”

  只是說到這里的時候,黃裳卻又將目光移到了那已經被蟲群吞沒,如同變成了一個墳包一樣的季澤磊,眼中閃過一絲精芒:“這家伙……變得更強了啊!”

  十來日不見,季澤磊的實力似乎比其他人提升得還要快一些,特別是“王之蔑視”這一招,在猝不及防之下,即便是擁有佛門傳承,精神力極為強大,而且修為也超過了季澤磊一大截的畢夏竟然都在不知不覺之中中招了。

  而且不僅僅是畢夏,就算是有所防備的黃裳,剛剛也升起了一種想要順手劈季澤磊一刀的沖動……

  看樣子,王之蔑視這一招的威力也會隨著季澤磊修為的提升而不斷飆升啊。

  難以想象,如果季澤磊修為再突破一層的話,那王之蔑視的嘲諷能力將會大到何等恐怖的程度……到時候別連自己人都會被這一招控制,然后對他發起進攻吧。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可就讓人頭疼了!

  就在季澤磊開啟王之蔑視,吸引了所有本命蠱蟲,而黃裳等人也趁機全力出手,圍剿這些蠱蟲的同時,一道若隱若現的藍光也忽然從昭山山頂某處閃耀而出,隨后阿姆那的身影也從中浮現了出來。

  而在阿姆那從藍光中出現的下一刻,他的身體也突然仿佛隱形了一樣,迅速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哼,你以為躲在山上就沒事了嗎?”

  “我阿姆那要殺你,你以為你逃得掉!”

  看了四周一眼,阿姆那冷哼一聲,然后拿出一個小蠕蟲,并從兜里掏出一縷頭發塞進那小蠕蟲的嘴里。

  隨后,那小蠕蟲迅速吞下那一縷頭發,然后身體微微顫動,最終就像是一個指針一樣慢慢對準了山頂的一個方向。

  “找到你了!”

  看到蠕蟲所指的方位,阿姆那冷笑一聲,眼中殺機一閃而過,然后縱身而起,朝著那蠕蟲所指的方位沖了過去。

  這一次為了襲殺夏蝶阿姆那可是下了血本,連續使用了三種極為珍稀的蠱蟲,分別是隨形蠱、隱身蠱和指南蠱。

  其中隨形蠱是取如影隨形之意,一旦給蠱蟲喂下追蹤目標的頭發或者血液等物,就能夠將使用者傳送到距離最終目標千米之內的位置。

  而隱身蠱則是在使用之后能夠在一段時間內扭曲身上光線,達到隱身的目的,再配合他身上用來隱匿氣味和體溫的蠱蟲,幾乎可以讓他達到完全隱身的效果。

  最后一個指南蠱則最為常見,可以通過追蹤目標的毛發和血液來確定目標的方位,從而幫助阿姆那進行追蹤。

  至于這些跟夏蝶有關的頭發是從何而來的?

  這自然是白苗一族中那些叛徒幫阿姆那弄到了,為了今日,阿姆那可是已經準備很久了。

  在指南蠱的指引下,阿姆那很快就來到了一片住宅區中,隨后看著其中一間住宅樓冷笑起來:“很聰明嘛,知道躲在這種不顯眼的地方……不過沒什么用!”

  隨后,阿姆那加快速度,朝著夏蝶所在的那間住宅沖去。

  他可以肯定夏蝶如今還沒有完成突破,不然“老祖宗”絕對會有所感應,這也意味著現在應該正是夏蝶突破最為關鍵,也是最為虛弱的時候,只要他能在這時候潛入到夏蝶身邊,那他就絕對能給夏蝶帶來致命一擊。

  至于夏蝶安置在房間周圍的那些白蟬蠱和一些用來進行戒備的蠱蟲,在修為的壓制,以及老祖宗的幫助下,這些蠱蟲對他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想到馬上就能干掉夏蝶,讓自己的兒子繼承萬蠱鼎,然后一統苗寨,帶領苗寨踏上世界巔峰,阿姆那的心中便忍不住感到興奮和激動了起來!

  然而就在下一刻,一種劇烈的危機感卻忽然從阿姆那心中浮現出來,讓他臉色一變,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并且開始戒備。

  可還是晚了!

  轟轟轟轟轟轟!

  幾乎就在阿姆那停下腳步的瞬間,他腳下及周圍的地面也忽然爆開,大量火焰沖天而起,瞬間吞沒了阿姆那的身影。

  “嘿嘿,給老子玩調虎離山?老子接受戰術培訓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玩泥巴呢!”

  看到阿姆那的身影在烈焰的籠罩下重新現行,然后又在下一刻被烈焰徹底吞沒,隱藏在暗處的墮落咧嘴一笑,扔掉了手中的引爆器。

  墮落是最好的殺手,所以自然知道要如何才能成功殺死一個被重重保護的目標,也正因為如此,阿姆那自以為高明的調虎離山之計實際上早在墮落的預料之中。

  他甚至一開始專程在山腳下第一道防線露面,殺死毒蟲,就是為了誤導阿姆那等人,讓他們以為自己一直被牽制在第一道防線。

  實際上在露完面之后墮落便立刻返回到了夏蝶的閉關之處,然后拿著引爆器開始守株待兔。

  至于這周圍埋藏的炸/藥,則是之前他們從邱老四所挖地洞中搬運出來的,為的就是給阿姆那一個驚喜。

  不過在冷笑的同時,墮落心中卻也有一絲慶幸。

  還好守在山頂的是他,所以就算阿姆那隱身了,他也能夠憑借《九轉金身訣》對于生命氣息的敏銳感知大概判定出阿姆那的位置,從而直接引爆炸/藥,成功偷襲了阿姆那,否則若是換成季澤磊或者趙任他們的話,只怕還真會讓阿姆那給無聲無息的摸到夏蝶房間去。

  “出來吧,我知道你沒那么容易死?”

  在扔掉手中的引爆器后,墮落便一只手抽出匕首,另外骨手緊握,凝視著那片被火焰籠罩的區域,冷笑道:“再拖下去的話,等其他人來了,你可就徹底沒有機會了!”

  他可以感覺得到,那火焰中的生命氣息并沒有消失,甚至沒有太大的削弱,由此可見,剛剛的那一輪爆炸也并沒有給那個暗中的偷襲者帶來多大的傷害。

  當然,這也在預料之中,畢竟他們之前聯手都沒能留下那個黑色巨蝎,那么此刻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能干掉那個前來偷襲夏蝶的家伙才是!

  嗖嗖嗖嗖嗖!

  而正如墮落所判斷的那樣,只見就在他話音落下的瞬間,一道道金光也驟然以極快的速度從火焰之中激射而出,朝著墮落籠罩而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