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28 血祭本命蠱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百里明羽所展現出來的強大狙殺能力瞬間震懾了那些隱藏在暗處的蠱師,在意識到自己的藏身之處已經不再安全之后,這些蠱師也紛紛飛速后退數十米,藏身于一塊塊大石或者大樹之后,企圖以這些石頭和大樹作為屏障來抵擋百里明羽的狙殺。

  然而事實證明他們太低估百里明羽的能力了!

  盡管這些蠱師已經后退數十米,甚至是藏身在了那些大樹之后,但如今百里明羽在沒人打擾的情況下,卻可以憑借《百鍛星辰訣》中的秘法感知到方圓八百米內的敵人氣息,所以就算現在這些蠱師藏身于“空白區域”外的樹叢中,距離百里明羽足足有將近六百米的距離,但卻依舊無法躲過百里明羽的感知。

  而只要能鎖定敵人的位置,那以百里明羽手中那被他異能和功法雙重強化過的狙擊/槍威力,別說這些人是躲在大樹和石頭后面了,就算是躲在鋼板后面也依舊逃不過一死!

  就這樣,伴隨著狙擊/槍那特有的槍鳴不斷響起,遠處那些藏身于大樹之后的蠱師門也再度被百里明羽一個接一個的爆頭,慘死于叢林之中!

  “圣父,我們該怎么辦!”

  面對這種情況下,這些蠱師只能向阿姆那求助了。

  如今他們已經不能再后退,因為以他們目前的實力,想要相對精確的控制這些蟲子進攻昭山營地,那么就必須要在靠近營地六七百米的范圍內,不然若是再遠一點的話,那些受到戰場上硝煙和高溫所影響的蟲子只怕就不會那么聽話的繼續進攻營地了。

  畢竟這些蟲子只是被他們吸引過來,然后以一些相對簡陋的方法來操縱而已,根本無法像是操縱蠱蟲那樣得心應手。

  “繼續拖延時間,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死也要給我創造機會!”

  若是在其他情況下,以黑苗一族這些蠱師的能力,未必沒有辦法用蠱蟲來暗殺百里明羽,但問題是如今圍墻上被夏蝶安置了專克黑苗毒蠱的白蟬蠱,讓這些黑苗蠱師有法難施,所以除非是阿姆那親自出手,否則光靠這些黑苗蠱師根本奈何不了百里明羽。

  可對于阿姆那而言,如今最重要的是殺死夏蝶,奪取萬蟲鼎,至于這些蠱師的生死根本就無足輕重,所以下一刻,他的聲音也通過蠱蟲傳到了每個黑苗蠱師的耳中:“今日一戰事關我苗寨萬年氣運,為了我苗寨榮光,為了我們族人的未來……我阿姆那拜托各位了!”

  “知道了,圣父!”

  “為了苗寨的未來,我豁出去了!”

  “哈哈,各位,我先走一步,咱們下面見!”

  “嘿,圣父,我家小崽子以后就交給你了,告訴他……他阿爸是個英雄,哈哈!”

  或許黑苗一脈的這些蠱師殘忍暴戾,無惡不作,甚至是以人喂蠱,堪稱喪盡天良,但從某一個方面來說,他們這一切卻又都是為了苗寨和苗寨中的族人。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聽到阿姆那的話,那些原本被百里明羽一人一槍徹底壓制,心中充滿了恐懼的蠱師們此刻眼中反而紛紛浮現出了一種決然之色。

  隨后,伴隨著一聲聲厲喝或者大笑,這些蠱師也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縱身而起,以驚人的速度沖出了樹林,帶著大量毒蟲朝著這些圍墻的方向沖去。

  而在前沖的過程中,這些蠱師也紛紛拿出一些不知道是蟲卵還是藥丸的黑色顆粒,塞入了自己的嘴中,然后滿臉決然的直接咽下。

  隨著這些黑色顆粒入腹,這些蠱師的眼中也開始浮現出大量血絲,甚至連皮膚都開始如同被煮熟的蝦子一樣,迅速變得一片通紅,同時他們的速度也紛紛暴漲數倍,直接迎著那漫天彈雨瘋狂向前沖去。

  噗噗噗噗噗!

  這些蠱師在服下黑色藥丸,發生異變之后,其速度和體魄都明顯比之前那些尸人要強悍了十倍不止,所以就算是面對席卷而來的漫天彈雨,他們也只是被打得渾身濺血,速度微降,卻并沒有一人倒下!

  甚至就算有人被百里明羽一槍打爆了腦袋,也依舊以無頭尸身瘋狂的向前沖鋒,顯得無比的詭異!

  這些異變后的蠱師憑借著強悍的體魄,近乎不死的生命和驚人的速度,很快就沖到了圍墻附近,與此同時圍墻上的一眾白蟬蠱也紛紛開始尖叫起來。

  只是跟之前那些受到白蟬蠱劇烈影響,甚至幾乎失去了戰斗力的蟲人不同,這些異變后的蠱師雖然在聽到白蟬蠱的尖叫后紛紛露出痛苦之色,速度微降,但卻依舊在悍不畏死的向前沖鋒。

  噗噗噗噗噗!

  更詭異的是,下一刻,當這些蠱師被漫天彈雨轟擊得遍體鱗傷,血肉模糊之際,他們的肉身竟然紛紛爆開,隨后一只只巨大無比,形態各異,卻同樣猙獰兇悍的巨型毒蟲也仿佛是《異形》中那些破胸而出的異形幼體一樣,紛紛從蠱師們破碎的肉身中激射而出,或縱身跳躍,或快速攀爬,或展翅高飛,紛紛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圍墻上沖了過來!

  而讓眾人心中一沉的是,這些從蠱師體內沖出的蟲子雖然不是很多,但一個個都是速度驚人,而且刀槍不入,就算是重機槍的高爆穿甲/彈也根本無法貫穿他們身上那層堅韌的蟲甲,打在上面只能濺射出一道道火星,就像是打在了最堅硬的合金上一樣。

  除此之外,這些毒蟲的生命力也是異常頑強,其中一只類似蜈蚣的毒蟲甚至是被百里明羽一槍打爆了半個身子之后還依舊活蹦亂跳,仿佛沒有受過傷一樣,極為難纏!

  “動手,不能讓這些蟲子進去!”

  看到這些激射而來的巨型蠱蟲,黃裳眼神一凝,縱身一躍,揮起手中的死神鐮刀,便直接將兩只毒蟲從中斬開,同時對著眾人厲喝出聲。

  他之前在了解苗寨和蠱蟲的時候就從系統那里得知過,每一個蠱師,無論是黑苗還是白苗都會有一只本命蠱,本命蠱對于蠱師而言就像是變異生物或者高階喪尸體內的晶核一樣,既是他們的要害,又是他們的能量源泉,當然唯一不同的是,這些本命蠱也是他們最強的武器。

  一旦蠱師被逼到了絕境,那么便會放出本命蠱來進行作戰,甚至是能夠通過血祭自身的生命來將本命蠱強化到一個驚人的程度,從而與敵人同歸于盡。而以這些蠱師如今的實力,在血祭之后,這些本命蠱的實力只怕一個個都不會輸給那種八米高的巨型暴君,甚至在某些方面而言只會更加可怕。

  也正因為如此,黃裳神色才會如此凝重,因為他心里很清楚,一旦讓這些蠱蟲沖上圍墻,甚至是沖過圍墻,那么對基地中的普通人而言絕對會是一場災難。

  “放心,他們過不去!”

  聽到黃裳的話,圍墻上的季澤磊忽然眼神一凝,隨后厲喝出聲:“王之蔑視!”

  伴隨著季澤磊這一聲厲喝,他的身軀忽然瞬間暴漲成將近三米高的巨人,并直接漲碎了身上的衣物,同時那些原本紛紛向著圍墻后沖去,企圖屠殺那些普通人的本命毒蠱也仿佛是受到了某種莫名力量的嘲諷一般,紛紛調轉了目標,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季澤磊沖了過去。

  不得不說,對于修為和自己在伯仲之間的敵人,季澤磊“王之蔑視”這一招的嘲諷能力的確是幾近無解!

  “臥槽……”

  而看到這一幕,初來乍到的畢夏也徹底待住了。

  這都是什么人啊,打著打著居然爆衫了……

  這家伙是個變態吧?

  簡直是辣眼睛,太惡心了!

  想到這里,畢夏不知道為何,心中竟升起了一種沖動,然后一腳踹在了季澤磊的身上,將化為肌肉裸男的季澤磊直接踹下了圍墻。

  隨后,大量毒蟲席卷而來,直接將摔下圍墻的季澤磊給徹底淹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