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69 被坑了的黃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不得不說,有時候美貌是可以成為武器的。

  在出手之前,這個神秘的女人突然對著黃裳展顏一笑,那笑容就像是冰山瞬間融化,又像是百花瞬間綻放一樣,仿佛擁有著某種魔力,讓黃裳都忍不住愣神了那么一瞬。

  “空間標記!”

  而就在黃裳愣神的瞬間,這神秘女人竟然對著黃裳來了個飛吻!

  不,不是飛吻,在飛吻的瞬間,一道藍光忽然從那女人脖子上的吊墜上激射而出,然后恍如瞬移一般直接穿過了黃裳的黑白法衣,沒入到了黃裳的體內。

  “什么?!”

  藍光入體,黃裳悚然一驚。

  “拜拜咯,小帥哥!”

  與此同時,那女人卻是笑著朝黃裳揮了揮手。

  隨后,女人脖子上的吊墜再度綻放藍光,而隨著吊墜上藍光的閃耀,黃裳和遠處一個幸存者的身上竟也同時閃耀起藍光,最終兩人被藍光籠罩,瞬間完成了位置的互換。

  這樣一來,原本還站在金蓮邊的黃裳竟然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一群異能者之中,而那個異能者則是滿臉懵逼的出現在了那女人的身邊。

  “金蓮?!”

  看著面前的金蓮,那個被莫名其妙傳送過來的異能者臉上頓時浮現出狂喜之色,然后便準備去搶奪金蓮。

  只是他才剛剛動身,那女人卻已經從白皙大腿上的戰術綁帶上抽出了一把黑色匕首,隨后一揮,那異能者竟然連反應都沒反應過來,便被那女人割斷了脖子,然后捂著脖子連連后退,難以置信的摔在了地上。

  “那匕首?!”

  看著那女人手上的黑色匕首,黃裳瞳孔猛地一縮。

  他認得這匕首,因為墮落手中也有一把!

  這女人是黑蓮公司的人?

  “啊呀,這金蓮上的蓮子怎么都沒了?!”

  而就在這時,那女人卻做了一件更缺德的事情,只見她拿著那金蓮朝著眾人揮了一揮,然后露出吃驚和憤怒之色,指著黃裳大叫了起來:“他把金蓮蓮子都取走了,快攔住他,別讓他跑了!”

  看到這女人幾乎完全看不出破綻的表情,以及那金蓮上莫名消失的四顆蓮子,黃裳心里頓時如同日了狗一樣有苦難言。

  他知道,他這次算是被這個美麗卻又危險的女人給坑了!

  而且更無奈的是他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畢竟他在那金蓮旁的確待了一段時間,換成誰只怕都不會相信他沒能摘走所有蓮子!

  “交出蓮子!”

  果然,聽到那女人的話,一旁的異能者們眼中紛紛浮現出灼熱之色,然后紛紛厲喝出聲,朝著黃裳沖了過來,企圖從黃裳手中奪走金蓮蓮子。

  他們努力了這么久,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想從我手上搶東西,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命!”

  被那女人坑了一把,黃裳心中本就是充滿了憤怒,此刻再面對這些異能者的圍攻,一時間他眼中也是閃過一縷殺機,然后厲喝出聲,揮起手中死神鐮刀便是朝著沖在最前面的兩個異能者狠狠斬去。

  既然對他出手,那就要做好丟掉性命的準備!

  由于黃裳之前一直是在用死神鐮刀撕裂血色光膜,所以這些人雖然知道黃裳很強,也知道這死神鐮刀極為鋒銳,但卻還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其中的危險性。

  所以面對黃裳斬來的死神鐮刀,那兩個異能者雖然露出凝重之色,但卻并沒有閃避,而是一人雙臂暴漲數倍,化為巨臂護在身前,而另外一人則是身上開始長出層層疊疊的鱗片,將自己保護起來。

  可惜,他們做出了最錯誤的選擇,并為此付出了代價——性命的代價!

  噗噗!

  剎那間,只見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撕裂聲響起,那兩個沖在最前面的異能者渾身也是猛地一顫,隨后竟然身體就這么從中斷成兩截,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大量鮮血,內臟和一些腸子里面的污穢物開始大量涌出,散發出一股股濃郁的血腥和惡臭!

  不僅如此,在撕碎了這兩個異能者之后,那一道若隱若現的刀芒竟然還沒有耗盡力量,繼續向前激射而去,然后狠狠轟擊在了相對靠后的銅佛身上。

  銅佛本身就以防御著稱,再加上這刀芒的力量在撕碎了那兩個異能者后削減了不少,所以也并沒有將銅佛斬斷,但卻也轟擊得銅佛連連后退,身上出現一個猙獰恐怖的傷口,鮮血飛濺而出。

  僅僅一斬,黃裳便殺了兩個,重創了一個!

  “嘶!”

  看到這一幕,在場一眾異能者盡皆露出驚駭之色,身形也是猛地一頓,不敢再胡亂沖上來,顯然是對黃裳手中的死神鐮刀充滿了忌憚。

  與此同時,黃裳回頭看了一眼那個神秘女子,卻發現那個女人竟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了,同時也帶走了剩下的四顆金蓮蓮子!

  發現這一點,黃裳也忍不住咬緊了牙齒。

  這筆賬他遲早要跟那個該死的女人算清楚!

  “住手!”

  而就在黃裳震懾住了這些異能者的下一刻,一聲厲喝卻忽然響了起來,隨后便見那刀疤男竟然不知在何時用那重新凝聚出來的血肉怪物桎梏住了畢夏,同時黑寡婦,銀魂還有其他幾個異能者也圍住了墮落。

  “把寶物交出來,不然我就殺了這個小子!”

  刀疤男站在畢夏身邊,冷冷一笑:“他剛剛為你那么拼命,你應該不會那么薄情寡義,舍不得寶物吧?”

  說到這里,刀疤男微微頓了一頓,然后繼續說道:“我也不要多了,那金蓮蓮子一共九顆,我用手上這一條人命換你三顆,不過分吧?”

  “我們雁城自救會身為這里的地主,理應也要三顆!”

  銅佛忍著身上的劇痛,沉聲喝道:“不然的話,你就算得了寶物,也未必下得了山!”

  顯然,在眾人上山的時候,銅佛那邊也已經用重兵包圍了這里,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

  “呵呵,那你們呢,圣姑,你們是不是也要三顆?”

  聽到刀疤臉和銅佛的話,黃裳眼中寒光一閃而過,然后望著遠處實力最強的圣姑一伙人,冷聲說道。

  然而就在圣姑準備回話的時候,那個之前出手召喚出奇蟲阻了阿修羅片刻的蒙面女孩卻忽然走到了圣姑身邊,用苗寨土話圣姑耳語了幾句。

  聽到那蒙面女孩的話,圣姑微微皺眉,露出遲疑之色,與那女孩爭執起來,可最后卻還是無法說服那女孩,搖了搖頭,對著黃裳說道:“小哥哥不必擔心噻,這東西是你們得到滴,我們不會搶……但是話說回來,要是別人搶了你滴,那我們再搶過來,你也怪不得我們咯。”

  “恩?”

  看到苗寨眾女竟然沒跟這些人一樣逼迫自己交出金蓮子,黃裳微微皺眉,然后望了一眼那個蒙面女孩。

  黃裳望向那個女孩的時候,那個女孩也恰好正用一種好奇的目光望著黃裳,隨后跟黃裳對視了一下,清澈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怯弱之色,就像是個受驚的小鳥一樣躲在了圣姑的身后。

  “這件事,不妨聽貧道說幾句?”

  就在場上的氣氛凝滯到了極點之際,那道長卻忽然開口說道:“天材地寶有德者居之,這寶物是這位小哥拼了命奪來的,按理來說該歸這小哥所有,但若是這樣,我想在場各位也會有所不服,到時候難免有一場紛爭,既然如此,那不如……”

  說到這里,道長眼中突然閃過一絲寒芒,整個人的氣質也陡然改變,不負之前的謙遜和善,甚至是唯唯諾諾,而是眼神凌厲,充滿了霸氣,仿佛主宰一切一般,沉聲喝道:“那不如,干脆就把這寶物交給貧道,這樣也能免了一場紛爭和殺戮,如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