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68 各施奇招,神秘女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空間切割,畫地為牢!”

  “六丁六甲,八方封印!”

  “結界蟲!”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再無人能擋住阿修羅,而黃裳也將功虧一簣之際,原本在上山后就相對保持低調的獨身刀客,道長,以及圣姑身后一名相對纖細矮小,似乎年輕許多的蒙面女子竟然是同時出手。

  只見獨身刀客突然抽出背后大刀,同時脖子間似乎有某物閃耀藍光,然后一刀揮出,一層跟阿修羅那血色光膜有幾分相似的藍色光膜竟然瞬間成型,攔在了阿修羅的面前。

  隨后那蒙面女子則是扔出一個恍若藍寶石鑄就一般,通體晶瑩剔透的小蟲,而那小蟲也是在半空中迎風暴漲,化為一層藍色結晶一般的墻壁,化為了第二道防線。

  至于道長則是掏出一大疊符咒,猛地一揮,隨后這些符咒便仿佛有自己的靈性一般四散而開,分別黏在了不知是道長在何時扔在四周的一些奇形法器之上,最終這些法器綻放出道道光芒,化為一個六邊形法陣,將黃裳身后一片空間籠罩起來。

  只是在做完這一切之后,無論是那蒙面女子,還是那獨身刀客,亦或是那道長都明顯愣了一下,顯然沒有想到此刻留有底牌的竟不止自己一人,而且居然還不約而同的將底牌給用了出來。

  一時間,氣氛略微尷尬。

  “空間力量?萬蟲山的結界蠱,還有道門八方封印?”

  看著面前的藍色光膜,阿修羅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之色:“看來是我小看了你們……不過,你們以為這能擋住我多久?”

  話音落下,阿修羅四臂握緊巨斧,猛地揮出,狠狠斬在了那藍色光膜之上。

  隨著阿修羅這一斧揮出,他身上的血色烈焰也是驟然暴漲,匯聚在了那阿修羅斧上,隨后這燃燒著熾烈血焰的阿修羅斧也是在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中硬生生的劈開了那藍色光膜。

  但與此同時,阿修羅自己也明顯受到了不小的沖擊,渾身微顫,腳步一頓。

  不過隨后他卻又是深吸一口氣,再度縱身而起,揮起巨斧,朝著前方幾米處由那古怪小蟲凝聚出來的藍色水晶墻壁狠狠斬去。

  又是一聲巨響,那藍色水晶墻壁應聲而破,阿修羅則是再次一頓,速度變慢些許。

  只是他也知道如今時間不多,隨后再度縱身,揮起手中巨斧,拼盡全力沖入了那閃耀著藍光的六邊形封印之中。

  隨著阿修羅闖入封印,六邊形封印的六角上也紛紛浮現出一個模糊的巨型身影,仿佛有六位神人降臨一般,并紛紛出手,激蕩出一道道藍光壓制在了阿修羅的身上,讓他渾身一顫,停下了腳步。

  “阿修羅之怒!”

  可是下一刻,阿修羅卻狂吼一聲,身上血色火焰轟然爆發,巨斧橫斬,竟硬生生的撕碎了那六個神人虛影,同時那些布陣的法器和符咒也是轟轟爆碎,燃燒,徹底被毀,大陣也因此消失。

  而在破陣之后,阿修羅便再無桎梏,繼續殺向黃裳。

  這三人底牌盡出,竟然只攔住了他不到三秒鐘的時間!

  但就是這三秒鐘,卻給了黃裳徹底撕裂那血色光膜的機會!

  只見就在阿修羅破了道長的八方封印,縱身而起,殺向黃裳的同時,黃裳的身上也驟然燃起一股金色烈焰,這金色烈焰極為詭異,瞬間將黃裳毛發焚燒殆盡,但卻也讓黃裳力量暴漲,手中死神鐮刀大放光明,最終徹底撕碎了那血色光膜,縱身一躍,以極快的速度朝著那蓮池中的金色蓮花沖去。

  “休想!”

  看到黃裳突破血色光膜,去爭奪那金色蓮花,阿修羅怒吼一聲,猛地將手中阿修羅斧投擲而出,朝著黃裳狠狠砸去。

  若是黃裳執意奪取金蓮,那么只怕免不了要受這一斧!

  可若是黃裳進行閃避的話,以阿修羅的速度只怕他很難再有奪取這金色蓮花的機會了!

  “拼了!”

  好不容易才抓住這個機會,黃裳自然不會放過,隨后他咬咬牙,竟然不顧身后激射而來的阿修羅斧,全力凝聚黑白法衣,沖到那蓮池旁,伸手朝著那金蓮抓去。

  與此同時,那阿修羅斧也已經破空而至,然后狠狠的斬在了黃裳的黑白法衣上,并在輕輕一頓之后撕裂了黑白法衣,眼看就要砸中黃裳。

  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黃裳卻已經咬牙抓住了那金蓮!

  剎那間,金蓮大放光明,而那阿修羅斧頭和阿修羅也同時在金光中消失無蹤,僅剩下了黃裳和黃裳手中的金蓮!

  他成功了!

  看著金蓮上的九顆金蓮子,黃裳在感到驚喜的同時卻也感到了一絲警惕!

  他知道,現在或許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對于人類而言,最可怕的對手永遠都是人類自己!

  想到這里,黃裳咬咬牙,然后立刻伸手去摘那金蓮子。因為之前在上山的過程中畢夏曾特意跟他說過,金蓮不僅是那壽岳上的天材地寶,同時也是守護者本身,具有強大的力量,甚至這一切都是金蓮弄出來的,所以以黃裳目前的力量根本動不了那金蓮,只能拿走金蓮的蓮子。

  “住手!”

  “交出金蓮!”

  “殺!”

  而看到黃裳成功抓住金蓮,同時那阿修羅也隨之消失,一眾異能者們也紛紛反應過來,縱身而起,朝著黃裳殺了過去,企圖爭奪金蓮。

  “啊!”

  可就在這時,一直被黃裳抱在懷中,被眾人當成累贅和負擔的小家伙卻忽然轉過頭,對著那沖過來的一眾異能者發出了一聲尖叫。

  在雁城之中小家伙吞噬了不少變異喪尸的血肉和腦/漿,再加上那“蟲王”血肉的滋養,小家伙如今的實力已經變得極為可怕,甚至真讓其徹底發揮的話未必會輸給毀滅君王龍或者骷髏爬蟲一流,可以說達到了“精英級”的頂峰,只要再有造化便有可能向著領主級蛻變。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在小家伙全力爆發之下,那以極快速度沖來的一眾異能者就像是忽然被雷打了一樣,渾身一顫,面露痛苦和迷茫之色,甚至有不少人抱著腦袋蹲在地上慘叫起來。

  不僅如此,此刻甚至還有幾個在之前戰斗中受了傷,以至于意志薄弱的異能者直接被小家伙的精神力入侵和控制,毫不猶豫的朝著身邊的其他人出手,將幾人打得噴血倒飛了出去。

  盡管小家伙精神沖擊力在一下面對這么多強者的情況下有所削弱,阻止不了這些人多久,甚至很快石佛等二次覺醒者就回過神來,重創甚至是殺死了那些被小家伙控制的異能者,但黃裳也抓住了這個機會,硬生生的從那金蓮上摘下了五顆金蓮子!

  不是他手速慢,而是這金蓮子極難摘下,仿佛有某種巨大力量牽扯一般,所以就算是他也只摘下了五枚!

  就在黃裳準備摘下第六枚金蓮子的時候,一道藍光卻忽然閃過,隨后便見那獨身刀客竟然在藍光中浮現而出,揮起手中長刀朝著黃裳斬去。

  “找死!”

  黃裳雖不嗜殺,但面對敵人卻絕不留情,所以看到那獨身刀客揮刀斬來,他的眼神也是一冷,然后手中死神鐮刀揮起,朝著那獨身刀客的大刀迎去。

  下一刻,伴隨著一陣劇烈的轟鳴聲響起,獨身刀客的大刀被黃裳直接斬斷,同時鋒銳的刀芒也隨之而下,狠狠的斬在了獨身刀客的身上。

  可詭異的是,就在那刀芒落在獨身刀客身上的瞬間,獨身刀客身上卻是浮現出一道藍光,擋住了刀芒,只是他身上的衣服卻難以幸免,被刀芒直接撕碎!

  不,不僅僅是衣服!

  此刻隨著那衣服一同撕碎的,竟然還有獨身刀客的皮囊?!

  只見伴隨著那衣服碎片和一塊塊恍若人皮碎片的東西四處飛濺,一個黃裳從未見過的面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讓黃裳心中忍不住一跳。

  他萬萬沒有想到,獨身刀客皮囊下藏著的竟然是一個女人,而是還是一個氣質出眾的美女!

  這女人并非像一些網紅臉那樣長著瓜子臉甚至是錐子臉,而是帶有一絲古典氣質的鵝蛋型面龐,眉若柳葉,瓊鼻微翹,一雙如同黑寶石一般的眼眸清澈而又朦朧,仿佛擁有著勾人心魄的力量。

  此刻,她那美麗的眼眸正似笑非笑的望著有些愣神的黃裳,一頭漆黑秀發隨風而動,竟然散發出點點清香。而那白皙如玉的脖子上面則掛著一個奇怪的藍色水晶吊墜,吊墜上的寶石似乎擁有著某種特殊的力量,讓人一眼望去恍若看見了一片星空一樣。

  除此之外,她身上還穿著一套大紅色的高開叉旗袍,雖然按理來說在戰斗中穿上這種衣服非常不方便,可是在她的身上卻有一種別樣的魅力,將她那高挑完美的身材和修長的大腿完全給勾勒了出來。

  這種古典卻又帶著一絲野性的美感,讓即便是對美女沒有太大感覺的黃裳都忍不住心跳加速了一些。

  毫不夸張的說,這是黃裳這輩子見到過最有魅力的女人。

  當然,也有可能是最具威脅的女人!

  因為下一刻,這個女人便再度對他出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