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3章 趁機分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姜筱突然覺得,被打這三下也不是全是壞事。

  她原來還在擔憂,若是她真跟老姜家一下子決裂了,伯公心里不好受,看著他不好受,重兄弟感情的外公肯定也不好受。

  她可以跟幾個舅舅舅娘吵,但是,對于何來娣,不可能真的一來就硬碰硬。這畢竟是外公敬了半輩子,禮讓了半輩子的大嫂。

  她絕對會跟老姜家決裂,但卻不能操之過急。

  別說以她現在的身體和能力根本做不到,就是能做到,她也還要顧念著外公。老姜家的極品那么多,在他們背后捅的刀子那么多,但是,很多事外公并不知情,在他心里,他們雖然分家了,但也是一家人,那些人是他的兄嫂,是他的親侄兒們。

  無論如何,他是不愿意看家散了的。

  最好是徐徐圖之。

  一點一點地把外公對老姜家的感情消磨掉,到時才好做事。

  而這一次,何來娣對她動手了,恰好就是開端,只要能達到她的目的,被打這三下也算值了。

  被何來娣這么一反問,姜松海果然就是一滯,他心疼外孫女,但是怎么可能對大嫂拼命?

  即便是再心疼小小,他也一時做不出來對長嫂真動手的事情來,甚至,他已經有點后悔剛才對長嫂吼了一句。

  見他的心善又冒了頭,姜筱立即就捧著那只紅腫的手咝地一聲,帶著哭音地小聲叫了起來:“外公,我的手,我的手好痛......”

  說著,兩串淚珠就從她眼里滾落下來,滴在被子上。

  這樣委屈的哭音,這樣的眼淚,立即就把姜松海剛冒出來的那股悔意壓了下去。

  他板著臉,語氣生硬,對何來娣說道:“我家小小掉溪里受寒發燒已經很難受了,大嫂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地跑進來把她的成這樣,我難道還要謝謝你不成?”

  “這可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何來娣眼神深深沉沉的,姜筱知道她這樣子便是心里已經怒了。

  她又縮了縮手,抽泣了一聲,往外公身邊靠去。

  姜松海果然更心疼了幾分,哼了一聲道:“大嫂的好心我們不需要!大嫂還是回去吧,今天這事我們就暫時不計較了!”

  這意思是,心里還是計較的?

  何來娣心頭氣怒,以前她管教姜筱,姜松海雖然心疼,可依然勸著姜筱要聽她的話,不要忤逆,今天這是怎么的了?

  她還要說什么,屋外傳來了宋喜云的叫聲:“娘,爹讓你趕緊回去吃飯咧。”

  “哼!”何來娣丟下拖鞋,穿上,又狠狠地剜了姜筱一眼,“明天大強家的再來鬧,你們可別上老姜家找人幫忙!”

  拋下這句話,她甩手就出了門。

  姜松海小心地捧著姜筱的手,心疼得直抽抽,“小小啊,疼不?”

  如果不說讓他太過擔心,姜筱本該忍著的,但是,為了挑撥起他對何來娣的不滿,姜筱的淚水卻滴嗒滴嗒地跟雨似的落了下來。

  “外公,好疼啊......”

  葛六桃端著粥和菜進來,看到她紅腫的手,眼睛立時也紅了。

  “大嫂這是做什么啊,小小本就病著,她怎么下得去手。”

  姜松海苦悶地站了起來:“你喂小小吃吧,我去給她捶點消腫的草藥。”

  姜筱趕緊叫住他:“外公,你先吃飯吧,吃完飯你背我去支書伯伯家里一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