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2章 手打腫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也是因為這樣,姜筱才讓她先出去。

  而她慘白的臉色也成功地把葛六桃的注意力分散了一些,想也沒想地應了一聲,轉身出去灶間忙活了。

  今天晚上他們家這頓晚餐實在是有些波折。

  “吃?虧你還吃得下呢!”何來娣剜了她一眼,怒聲道:“你大舅娘說你被臟東西上了身了?”

  她頓了一下,又自己道:“不對,要真是那樣,問你也是瞎白扯。”

  她抬腳,脫下了一只拖鞋,抓在手里,盯著姜筱道:“把手伸出來。”

  “伯嬤,你這是想做什么?”姜筱坐在床上,看了一眼她手上臟兮兮的拖鞋。

  “讓你伸手就伸手!”何來娣沉著臉。

  姜松海實在是看不下去,走上前來,“大嫂,你這樣會嚇到小小的。”

  “嚇她個蛋!他叔,你沒聽老一輩的人說過?如果家里有人被臟東西纏上了,只要用穿過的拖鞋用力拍打手心三下就能試出來!如果有臟東西,她的手心會變黑的!我這也是為小小好!”

  什么?

  用拖鞋用力拍打手心三下?

  姜筱怒目而視。

  “你看看你看看,他叔!”一看到她的目光,何來娣頓時瞇了瞇眼睛,“這狼崽子一樣的眼神!以前小小可不是這樣的!你讓開!”

  說完,她用力推開姜松海,伸手就要來拽姜筱的手,姜筱哪里肯被她拿拖鞋打手心?但是,她現在實在是太虛弱了,而何來娣又是長年干活的,手勁比她大許多倍,一下子就拽住了她的手,然后揚起拖鞋就啪啪啪地用力拍打了她的手心三下。

  她用的力氣極大,還是咬起了牙根拍打的,只三下,姜筱的手掌一下子就紅腫了起來,痛得她眼睛都紅了。

  同時,一股屈辱和不甘在胸腔里洶涌地呼嘯著。

  “大嫂!你!”姜松海完全沒有想到何來娣說的用力,竟然是這樣發了狠地,小小的手纖弱,這是要廢了她的手嗎?

  他也顧不上禮數,一把就將姜筱的手從她手中拽開來,看著她赫然紅腫的手掌,心疼、懊悔、憤怒,這些情緒都交織在一起。

  “他叔,你給我讓開,還要拍打那一只手!”何來娣沉聲叫著。

  “你再打小小一下試試!”姜松海怒聲對她吼了一句。

  何來娣愣住了。

  長嫂如母,這么多年來,姜松海對她也是禮敬有加,不管怎么說,還沒分家之前,姜家是有了她的操持,才有了這么大的院子宅子,要不然,分家的時候,他姜松海能分到這三間屋?

  現在為了一個姜筱,他竟然對她大聲吼叫?

  姜筱也愣住了。

  以前外公的確是一直對何來娣很敬重,當然,也有忍讓的成分在,這最大的原因是,他和葛六桃都是恭長愛幼的人,希望家和萬事興,寧愿自己吃點虧受點委屈也不愿意跟家里人吵鬧。

  還有一個原因是,小的時候,他的大哥救了他一命,所以,不愿意讓大哥夾在中間難做,對于這個大嫂,他早就已經習慣了處處讓步。

  “哎喲,”何來娣夸張地叫了起來,“你這是要跟我拼命還是咋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