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7疑點重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琴島分局,審訊室。

  陳軍坐在審訊椅上,眼圈發黑,有些局促不安。

  負責審訊的依舊是韓彬和李輝,桌前放著一臺錄像機。

  “陳軍,在拘留所住了一晚上,有沒有想起新線索?”韓彬道。

  “我什么都沒有做,六月十八日那天晚上真的在家。”陳軍說道。

  “六月十七日晚上,你在哪?”韓彬道。

  陳軍愣了一下,搖了搖頭:“我想不起來了。”

  “你想洗脫嫌疑,就好好配合我們調查。”李輝道。

  “我想想……”陳軍嘀咕了一句,回憶了片刻:“我那天晚上……”

  陳軍越說聲音越小,后面的都聽不清楚。

  “陳軍,都什么時候了,你還在這支支吾吾,想下輩子都蹲在監獄?”韓彬道。

  “不不,我說。”陳軍咽了咽口水,道:“六月十七號那晚,我去做頭發了。”

  “做頭發,你一個男人做什么……”問到一半,李輝醒悟了過來:“你去找小i姐了?”

  “好像是。”陳軍道。

  “想清楚,我要的是明確答復。”韓彬道。

  “是,我是去那種地方了。”陳軍道。

  “還那種地方,你也知道不好意思?”李輝質問道。

  “我知道錯了,不該去那種地方,但我真的沒有強迫任何人,真的沒有。”陳軍喊道。

  “地址。”

  “就在匯源路銀都足浴店。”

  “給你做頭發的那個女人叫什么名字?”韓彬問道。

  “茉莉。”

  “全名。”

  “我也不知道,我是頭一次去,就知道她叫茉莉。”

  “想要洗脫嫌疑,就好好想想,你提供的線索越多,我們調查的方向越準確。”韓彬道。

  “是,是。”

  出了審訊室。

  李輝忍不住問道:“彬子,你真相信,他是無辜的?”

  “第一他的反應,不像是一個兇手;第二,除了陳軍的遺傳物質外,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陳軍跟這件案子有關,他的家里也沒有搜出作案工具和嫌疑人的物品。”韓彬道。

  “兇手是六月十八日做的案,你問他六月十七的行蹤,有什么用?”李輝道。

  “現在還說不好,得先去趟銀都足浴店。”韓彬摸著下巴,一切還都只是他的猜測。

  “這個足浴店涉皇,要不要叫上治安大隊的人?”李輝道。

  “還是聯系當地派出所吧。”韓彬道。

  匯源路是廣安派出所的轄區,韓衛東是廣安派出所所長。

  韓彬打了一通電話,將情況簡單的描述了一下,韓衛東指派了幾名民警,晚上,會協助他們去銀都足浴店調查。

  抓賊抓贓,白天去的話,意義不大。

  晚上十二點,銀都足浴店。

  幾名民警先進入足浴店,將足浴店的人員控制住,正好抓了個現行。

  韓彬和李輝是刑警,掃皇的事,不歸他們管。

  進了足浴店,韓彬跟一個領頭的民警打招呼:“崔哥,辛苦你們了。”

  崔浩是廣安派出所的警長,這次掃皇任務,由他帶隊。

  “彬子,跟我客氣啥,這是我們職責所在。”崔浩道。

  韓彬掃視了一眼,蹲在地上的男男女女,道:“誰是茉莉?”

  “我。”一個女子輕聲應道。

  “站起來。”

  “警察同志,我是剛來的,頭一次接。”茉莉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就二十多歲,濃妝艷抹,實際年齡,可能更小。

  “我們是刑偵隊的,需要你協助調查一宗案件。”韓彬道。

  “啊,刑警,我沒有犯罪呀。”茉莉后退一步,驚訝道。

  “認識他嗎?”李輝拿出一張照片,問道。

  “這個,我……”

  “我們是刑警,掃皇不歸我們管,但你要敢隱瞞證據,兩罪并罰。”韓彬道。

  “我記得他。”茉莉道。

  “才看了一眼,就能確定?”韓彬道。

  “他很快的。”茉莉道。

  “說清楚?”

  “他從進屋,到出屋的時間,還不到五分鐘。”茉莉道。

  “噗……”李輝笑出聲:“這么快?”

  “所以,我印象挺深的。”茉莉臉一紅。

  “誰是足浴店負責人?”韓彬道。

  “我是。”一個胳膊上有紋身的男子道。

  “屋里有監控嗎?”韓彬道。

  “屋里沒有,前后門各有一個。”紋身男道。

  “把六月十七號和六月十八號的監控,給我調出來。”韓彬道。

  “好。”紋身男應道。

  片刻后,紋身男調出了六月十七日晚的監控,果然,發現了陳軍的身影。

  證實了,他確實來過足浴店。

  “彬子,只有十七號的監控,有什么用?”李輝道。

  韓彬沒理他,追問道:“你們的垃圾扔到哪?”

  “后面有個垃圾桶,我們都扔到那,第二天會有人清理。”紋身男道。

  “后門的監控,可以看到嗎?”韓彬道。

  “可以。”

  “調。”

  紋身男開始調后門監控,從六月十七號晚上,并沒有異常。

  六月十八號凌晨三點,足浴店的后門出來人,將幾個垃圾袋扔進后門的垃圾桶。

  六月十八號凌晨五點,有個男子進入了后巷,靠近了垃圾桶,將手伸進桶里,隨后快步離開。

  “停。”韓彬指著監控,道:“李輝,你說這個人是干什么的?”

  “應該是扔垃圾吧。”李輝道。

  “你看清楚,這個人是戴著手套的。”韓彬道。

  “他是在撿東西?”李輝陡然間醒悟了過來,道:“我明白了,你認為,他從垃圾桶里撿走的,是陳軍的白色遺傳物質。”

  “這只是我的猜想,目前還沒有證據。”韓彬道。

  李輝移動鼠標,又看了幾遍視頻,道:“這個戴著手套,從垃圾桶里撿東西的人,我好想見過。”

  “在哪?”

  “想起來了,在街心公園的視頻監控,他在作案時間內出現過,只是沒有再去過街心公園,咱們還沒有排查到他的身份。”李輝道。

  韓彬仔細打量了一番,的確有些眼熟。

  “這個人,有可能拿到了陳軍的白色遺傳物質,又去過犯罪現場,是不是有點太巧了?”韓彬道。

  “你懷疑,他才是這個案子的真正嫌疑人?”李輝道。

  “回局里,看看視頻,能不能處理的清楚點。”韓彬道。

  “彬哥,這都后半夜了,技術隊早就下班了,你把視頻帶回局里,也沒人處理。”李輝用手指,戳著手表道。

  韓彬露出一抹苦笑:“得,等明天再說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