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6真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晚上八點,街心公園后門。閃舞  “呸,這個變態!”李輝啐了一口。

  韓彬往后縮了縮脖子“注意口水。”

  “你說這個鄭雯,居然隱瞞這么重要的證據?”李輝道。

  “這件事,對她的打擊有些大,當時可能沒注意,事后,又難以啟齒。”韓彬道。

  “公園上人了。”

  韓彬和李輝,手里拿著一沓子照片,站在公園門口排查。

  經過技術部的處理,獲得了一些排查對象的正面照,更多的圖像還在處理當中,估計有一些圖像,即便經過處理,也很難看清。

  這還是,公園門口旁邊有照明燈,能看清進出的人,否則,監控拍到的圖片會更模糊。

  看到跟照片上的人,他們會攔下來,詢問一番,記錄一下姓名、身份、電話、指紋。

  即便不是照片上的人,兩人也會例行詢問,案發當晚是否發現什么異常。

  這個活,雖然不累,但嘴皮子卻不得閑,是個繁瑣的工作。

  趙明和田麗兩人在前門,也是依樣畫葫蘆。

  連續數日。

  四人都在街心公園排查,找出二十多名有作案時間的男子,還有一些男子雖然有清晰的圖像,但這些日子沒去過公園,在公安系統的網上,也可以找到他們的信息。

  又是一天下午,韓彬趴在辦公室上午休。

  “啪啪……”一陣巴掌聲響起,曾平道“都過來集合。”

  “曾隊,又要去街心公園排查?”李輝皺眉道。

  “今天不排查了。”

  “為什么?”

  “dna比對結果出來了。”曾平道。

  “數據庫比對上了?”韓彬詫異道。

  “比對上了,這是嫌疑人的資料。”曾平說著,打開了投影儀,放上了嫌疑人資料。

姓名陳軍民族漢年齡28歲  身高177

  工作琴島科技公司。

  家庭狀況未婚。

  住址琴島市,育新路,江心小區,6703。

  “曾隊,那還等啥,抓人吧。”趙明道。

  一行人驅車趕往江心小區。

  裝成物業公司,騙開了房門。

  很順利的控制住了嫌疑人陳軍。

  陳軍是個標準的宅男,家里很亂,房子是租來的,只有他一個人住。

  韓彬等人仔細搜索了一番,沒有發現作案工具,先將人帶回了公安局。

  為了能夠盡快破案,曾平決定連夜提審。

  琴島分局,審訊室內。

  嫌疑人坐在審訊椅上,韓彬和李輝負責審訊。

  曾平、田麗、趙明在旁邊的屋子,透過單向玻璃旁聽。

  “姓名、年齡、籍貫……”韓彬按照慣例開始詢問。

  “陳軍,28歲,琴島市人……”

  “知道為什么叫你來嗎?”李輝問道。

  “不、不知道。”陳軍搖頭。

  “我們懷疑,你涉嫌一起強i奸案,希望你配合調查。”李輝道。

  “怎么可能!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陳軍露出震驚之色。

  “上周一,六月十八日那天晚上,你在哪?”李輝道。

  “我記不清了。”陳軍道。

  “好好想想。”

  片刻后,陳軍回憶道“我在家。”

  “有人能證明嗎?”

  “我一個人住。”

  “也即是說,那晚沒人能證明,你沒離開過家?”李輝道。

  “警察同志,我真的是冤枉的呀。”陳軍喊道。

  “每個進了這間屋子的嫌犯,都說自己是冤枉的,不是聲音大,就能證明清白。”李輝道。

  “我真是冤枉的!”

  “那我問你,你的白色遺傳物質,為何會出現在案發現場?”韓彬問道。

  “您說的現場在哪?”

  “街心公園。”

  “我根本就沒去過那家公園。”陳軍道。

  “你就別裝了,你要是沒去過現場,怎么會有你的白色遺傳物質,這東西可做不了假。”李輝道。

  “我真是冤枉的,這里面肯定是出錯了。”陳軍道。

  “白色遺傳物質是可以定罪的證據,如果你解釋不了,你的遺傳物質為何會出現在案發現場,沒人能幫得了你。”韓彬道。

  “我真的不知道。”陳軍急哭了。

  一個小時后,韓彬和李輝出了審訊室。

  “怎么樣?”曾平道。

  “嫌疑人沒有不在場證明。”韓彬道。

  “有新線索嗎?”

  “嫌疑人的嘴很緊,只是說自己不知道。”李輝道。

  “dna比對已經成功了,他就算不承認也沒用。”趙明道。

  “曾隊,我覺得這個案子,還有疑點。”韓彬道。

  “什么疑點?”

  “這個陳軍不像是在撒謊。”韓彬道。

  審訊的時候,韓彬利用微表情分析法,觀察著陳軍的一舉一動,發現陳軍有驚恐、有害怕,但是并沒有撒謊的跡象。

  這不是一個兇手該有的表現。

  “有證據嗎?”曾平問道。

  韓彬搖了搖頭,這都是他的分析。

“韓彬,咱們是警察,講究的是證據。”曾平語重心長道  “只要案發時間內,陳軍沒有不在場證明,無法解釋他的遺傳物質,為何會出現在現場,他的嫌疑就無法洗脫。”

  “是。”

  “行了,大家今天也累了,就先到這吧,明天接著審。”曾平道。

  回到家中,韓彬還想著案情。

  微表情分析錯誤?

  還是另有真兇!

  帶著這個疑問,韓彬緩緩的睡去。

  翌日上午。

  華苑小區,1201室。

  韓彬起床后,洗漱了一番,換上一身干凈的衣服,就去樓下吃早餐。

  韓彬的父母,也住在這棟樓,601室。

  韓彬的父親叫韓衛東,也是一名警察,在廣安派出所工作,母親王慧芳,退休在家。

  韓彬進了家門,看到父親坐在茶幾旁喝茶看報紙。

  “爸,您在派出所還沒看夠?”韓彬笑道。

  “你小子懂什么,活到老、學到老,我這是學習國家政策,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韓衛東哼道。

  “我媽呢?”

  “去菜市場買菜了。”韓衛東道。

  “早飯吃啥?”韓彬打了個哈欠。

  “去洗手吧,我給你盛飯。”韓衛東道。

  “我還有這待遇?”韓彬些受寵若驚。

  “你媽說了,你是刑警工作忙,讓我這個民警,多支持你的工作。”韓衛東哼道。

  “還是媽的覺悟高。”韓彬笑道。

  “嘚瑟。”

  韓彬洗了手,去了餐廳,桌子上擺放著一盤蛋炒飯、一碗玉米粥,還有一小盤咸菜和醬牛肉。

  “伙食不錯呀。”韓彬也有些餓了,扒拉了兩口蛋炒飯,仿佛想起了什么“爸,這米飯是昨天剩的?”

  “隔夜的大米飯,水分少,炒出來口感更好。”韓衛東道。

  “隔夜?并非當天的。”韓彬若有所思道。

  “慢點吃,鍋里還有。”韓衛東撂下一句話,就回客廳看報紙了。

  韓彬就著幾塊醬牛肉,吃完了蛋炒飯,也顧不上喝玉米粥,急著匆匆的趕往分局。

  他有一種推測,或許,能解釋嫌疑人的遺傳物質,為何會出現在犯罪現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