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3嫌疑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都有什么新技能?”韓彬道。

  “搏擊術”

  “微表情分析”

  “反扒術”

  “跟蹤術”

  “更多隱藏技能,要消耗功勛值才能查看。”警徽道。

  這些技能,對于一個刑警來說都擁有,韓彬都想學,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此時正在查案,韓彬只能先放下,等查案結束,再仔細的研究。

  廠長吳明勇很快找到了嫌疑人的資料。

姓名:林長勝民族:漢年齡:42歲  身高:174cm

  特征:體態結實,駝背。

  家庭狀況:妻子和兒子。

  住址:琴島市,下河村人。

  以韓彬從足跡上的推測來看,林長勝有作案嫌疑,曾平立刻帶人去下河村實施抓捕。

  “田麗,給趙明打電話,讓他去局里申請搜查證、拘傳證,到下河村跟咱們會合。”

  “是。”田麗應道。

  趙明也是二組的警員,今日休假。

  下河村距離不遠,大概有二十分鐘的車程。

  帶上兩名熟悉當地情況的派出所民警,協助抓捕。

  一行人進了下河村,去了村委會了解情況。

  村長王進喜親自去林長勝家附近,向村民了解情況,曾平帶人在林長勝家實施布控。

  沒多久,村長趕了回來,道:“曾隊長,都了解清楚了。”

  “林長勝在家嗎?”

  “有鄰居看到他,今天一早從外面回來,現在正在家中。”村長道。

  “時間上吻合。”韓彬道。

  “不過,我剛才瞅了一眼,林長勝家關著門。”村子道。

  “農村,大白天哪有關著門的,這林長勝一看就是心虛。”李輝道。

  “王村長,一會麻煩您,幫我們叫開門。”曾平道。

  “行。”

  “嗚嗚……”就在此時,一輛寶馬X5開了過來,停在了幾人身旁。

  車上,下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男子,正是刑偵三隊,二組的趙明。

  “我靠,你小子行呀,開著寶馬就來了。”李輝一臉羨慕道。

  “我怕趕不及,就開自己的車來了。”趙明道。

  “嘖嘖,難怪你小子平時大手大腳,原來是個富二代。”李輝拍了拍車前臉,嘀咕道:“真好。”

  “別扯那些沒用的。”曾平擺了擺手,道:“趙明,搜查證和拘傳證帶來了嗎?”

  “帶來了。”趙明道。

  “行動。”

  “咚咚咚……”一陣敲門聲。

  “誰呀?”

  “我王進喜。”

  “呦,村長,您怎么來了,還帶了這么多人。”一個中年婦女打開門,問道。

  “陳娟,這是刑警隊的同志,找你丈夫了解點情況。”村長道。

  “刑警隊的?你們找我家老林,了解什么情況?”陳娟有些慌亂。

  “這是搜查證。”曾平出示搜查證,直接帶人闖了進去。

  “誒,你們這是干嘛呀,老林、老林……”婦人急忙喊道。

  一個有些駝背的男子,從屋子里走了出來,道:“你們是什么人?來我家干啥?”

  “我們是警察,懷疑你跟一件偷竊案有關,請你協助調查。”韓彬道。

  “警察同志,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們家老林怎么可能是罪犯?”陳娟喊道。

  “同志,你們是不是搞錯了,可不能誣陷好人。”林長勝道。

  “我們調查案件,就是為了證明你的清白,希望你們配合。”曾平大手一揮。

  韓彬、田麗、趙明、李輝四人開始分頭搜查。

  “林長勝,昨天晚上你在哪?”曾平問道。

  “在家。”

  “撒謊,今天早上,有鄰居見你從外面回來。”曾平道。

  “哦,我想起來了,我今天一大早,想去外地見個朋友,半路不想回去了,就回來了。”林長勝道。

  “警察同志,我家老林見朋友,難道也犯法?”陳娟質問道。

  “你去哪見朋友?”曾平道。

  “城里。”

  “琴島啤酒廠?”

  “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林長勝道。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一會從你家搜到證據,可就晚了。”曾平告誡道。

  “我問心無愧。”林長勝道。

  片刻后,幾個刑偵隊員,陸續走了出來。

  “曾隊,廁所和廚房沒有發現贓款。”李輝道。

  “東屋,也沒有發現異常。”田麗道。

  趙明也搖了搖頭:“車里也沒有發現。”

  曾平皺了皺眉,如果找不到證據,接下來的調查,會比較困難。

  此時,韓彬從客廳走了出來,戴著手套,提著一雙鞋:“這是誰的鞋子?”

  “我的鞋,怎么了?”林長勝道。

  韓彬起身道:“曾隊,經過跟現場足跡比較,我確定,這是嫌疑人的鞋子。”

  “林長勝,你怎么解釋?”曾平呵問。

  林長勝先是有些緊張,隨后有些不屑:“這種解放鞋,穿的人多的去了,我們廠里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都是一樣鞋子,憑啥就說是我的。”

  “就是,現在的鞋子,都是機器產的,都是一樣個。”陳娟道。

  “鞋子出廠的時候,可能差不多,但人的體態不同、腳型不同、走路的姿勢、習慣不同;鞋子穿過一段時間后,會形成獨特的磨損印記,就跟人的指紋一樣,是獨一無二的。”韓彬篤定道:

  “琴島啤酒廠發現的那組腳印,跟這雙鞋的磨損印記完全吻合,你,絕對去過琴島啤酒廠!”

  林長勝露出緊張之色,低頭不語。

  “我們家老林,之前就在啤酒廠工作,有他的腳印,那不是很正常嗎?”陳娟道。

  “正常?”李輝冷笑道:“你們家人不走正門,都是翻墻的?”

  “老林,你倒是說句話呀?”陳娟小聲道。

  “我是冤枉的,我啥都不知道。”林長勝說完,又低下了頭。

  憑一雙鞋,就想給我定罪?

  “曾隊,要不要抓人,帶回局里審訊?”趙明躍躍欲試。

  “不急。”曾平微微搖頭。

  足跡鑒定跟DNA鑒定不同,后者是機器鑒定,有準確的數據,作為鑒定標準。

  足跡鑒定,是憑借專業水平和經驗來判斷的,沒有明確的標準,鑒定特征體系未成熟完善。

  按規定足跡鑒定,只能作為偵查方向的依據,不得作為定案證據。

  現在把人帶回去,如果林長勝不肯交代,依舊無法定案,只有查到贓物,才能補全證據鏈。

  “韓彬,還有其他發現嗎?”曾平道。

  “林長勝的鞋底有煤渣。”韓彬道。

  “煤渣?”曾平掃視了一眼,林長勝家里沒有發現煤炭,而在他的印象里,琴島啤酒廠也沒有發現煤炭。

  韓彬分析道:“家里和車里,都沒有發現贓物,林長勝應該是將贓物藏在了外面,那個地方很可能有煤炭。”

  “看看汽車輪胎,有沒有煤渣。”曾平道。

  李輝和趙明二人,立刻跑去查看。

  “前車胎沒有。”

  “后車胎也沒有。”

  “那就說明,藏匿贓物的地方,有煤炭,但煤炭量應該不大,如果去過煤場一類的地方,車胎上肯定也有碳灰。”曾平道。

  韓彬沿著院子,搜查了一番,道:“曾隊,這里有鞋印。”

  曾平跑過去一看,道:“這個鞋印,有碳灰的痕跡。”

  韓彬尋著腳印的來源,一直往西走,到了西墻根,對面是另一戶人家。

  “西面的鄰居有人嗎?”韓彬問道。

  “老趙家,都出去打工了,沒人住。”村長道。

  “把那個梯子搬過來。”韓彬道。

  一聽這話,林長勝身子一顫,腿一軟,差點坐在地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