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2學霸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韓彬,你蹲在地上瞅了半天,莫非對這組腳印,有啥想法?”李輝道。

  兩人是警校同學,認識很多年了,關系不錯。

  韓彬知道,對方有嘴賤的毛病,直接無視了。

  “這組腳印,應該就是嫌疑人留下的。”韓彬道。

  “哦,說說你的想法。”曾平道。

  “這組腳印沒有被覆蓋,應該是剛留下不久,一直延伸到圍墻,尤其是墻根下面,有一對腳印痕跡很重,應該是從墻上翻越,落腳踩踏的。”韓彬道。

  “其他地方都是磚石鋪地,從這跳下來,能起到緩沖作用。”曾平點點頭。

  韓彬指著鞋印,繼續說道:

  “鞋碼42號,橡膠底解放鞋,波折紋,花紋封口,對稱,后跟有傳熱孔洞。”

  “這種解放鞋,很多工人都喜歡穿這種鞋,很難以鞋找人。”李輝道。

  “鞋印留下的線索,可遠不止這些。”韓彬道。

  “還有什么線索?”李輝追問。

  “我估計,嫌疑人是男性,大概四十二歲左右,身高1.74左右,身體有些駝背。”韓彬道。

  “你怎么知道的?”田麗問道。

  韓彬指了指地上的腳印。

  “就這么幾個腳印,能看出這么多東西來?”李輝有些不信。

  “韓彬,你懂足跡鑒定?”曾平道。

  “略懂。”韓彬點點頭,解釋道:“人的腳長和身長,是有一定比例的,知道腳印長度,就能推出大致的身高。”

  “那年齡呢?這也能從腳印上開出來?”田麗道。

  “年齡的判斷復雜一些,要根據足部形態、步幅特征、步態特征等,進行綜合的分析,其中涉及到步角、步寬、步長、起腳重,壓痕、抬痕、蹬痕、踏痕、挖痕等等。”韓彬信手拈來,這些知識仿佛刻在他腦海中。

  “韓彬,你扯著一大堆,都把我繞暈了,能不能說的簡單點。”李輝道。

  “最簡單常見的判斷方法,是壓痕判斷法,壓痕與性別、年齡、身高、體態等有密切關系,年齡越小,前掌重壓面越向前;年齡越大,前掌重壓面越向后,并向外測移動。”韓彬說著,蹲下身子:

  “你看這個腳印,前掌重壓面向外向后移,壓痕前輕后重,內輕外重,后跟壓面積大而明顯,常出現挑、擦痕,根據我的經驗判斷,大概在四十二歲左右。”

  “那你怎么知道,嫌疑人是駝背?”田麗追問道。

  “這涉及到人體軀干生理特點,直立從側面觀察,頭頸正直地落于肩上,脊椎的彎曲應在正常范圍內,一旦超過正常范圍就是駝背,行走姿勢、腳掌重心,都會受到影響。”韓彬道。

  “那從腳印上,是怎么看出來的?”李輝問道。

  “主要根據,前腳掌虛點線交叉點(背點)與足跡中心線關系分析,背點在中心線上,為正常人軀干;偏內者多為挺胸,偏外者多為駝背,偏外越大,駝背越大。”韓彬一副學霸范。

  “啥叫虛點線交叉點?”李輝一臉懵逼。

  “韓彬,你這也太專業了,都是從哪學的?”田麗道。

  信不信是一回事,光聽這些術語,就感覺很牛。

  “我最近看過一些,足跡鑒定方面的資料,有些心得。”韓彬敷衍道。

  曾平微微搖頭,足跡鑒定是一門很復雜的學問,目前還沒有系統的學習書籍,而且需要大量的觀察、數據、經驗,真要那么容易學,他早學了。

  別說是他們刑偵隊,就是整個琴島公安廳,也未必有幾個人,能弄懂這個技能。

  你一個小年輕,看了一些資料,就敢說心得?

  開玩笑。

  “曾隊英明,韓彬這小子,嘴上沒毛辦事不牢,您聽聽就行了,當不得真。”

  李輝嘿嘿一笑,看著像是拆臺,其實,是在為韓彬開脫。

  提供虛假、錯誤的線索,可以要承擔責任的。

  “韓彬的分析,以及對嫌疑人的身高、年齡、駝背的預測,暫不列入線索調查,不過,可以作為參考,遇到符合條件的人,盤問一下。”曾平道。

  “咳……”韓彬清了清喉嚨,他這是第一次使用未來警徽的技能,靠不靠譜,心里也沒底。

  就在此時,一個中年男子急匆匆走了過來:“曾隊長您好,我是琴島啤酒廠的廠長,吳明勇。”

  “吳廠長,我正想詢問你一些事。”曾平道。

  吳明勇遞過來一支香煙:“您說。”

  “煙就不要了,別破壞現場。”

  “對對。”

  “吳廠長,你們失竊的金額,具體是多少?”曾平問道。

  “一張八十萬的支票,還有三十多萬的現金。”

  “你們廠子里有多少人?”

  “二百多人吧。”吳明勇愣了一下:“您問這個干嘛?”

  “從目前的線索來看,嫌疑人很熟悉啤酒廠,我們懷疑,可能是啤酒廠的員工,或者以前在啤酒廠干過。”曾平道。

  “貴廠的人員流動性大嗎?”韓彬問道。

  “不少,光是今年就陸續走了十幾人,都是臨時工。”

  “總共二百多員工,加上離職的人,排查難度很大呀。”田麗道。

  曾平皺了皺眉,這種情況,的確有些棘手,一旦拖得時間長了,嫌疑人將偷竊的現金,作案工具、鞋子處理掉,很可能會導致證據鏈缺失,無法定案。

  “吳廠長,貴廠有沒有駝背的人?”韓彬問道。

  吳廠長不假思索道:“有。”

  “您怎么記得這么清楚?”

  “上周,有個男員工離職,就顯駝背。”吳明勇道。

  “那個人多大年紀?”

  “看上去四十歲出頭。”

  “多高?”

  “跟我差不多,一米七四左右吧。”吳明勇比劃了一下。

  立時,周圍靜了下來。

  男性、駝背、42歲、身高174,正是韓彬通過足跡鑒定,判斷出的嫌疑人體貌?

  曾平、田麗、李輝三人都愣住。

  這也太牛了!

  “曾隊,我建議,將這個人作為重點排查對象。”韓彬正色道。

  “好。”曾平應了一聲:“吳廠長,你知道這個人的姓名、地址嗎?”

  “誒呦,這我還真記不住,只能去人事科調。”

  “我要他的全部資料,越詳細越好。”曾平道。

  “我這就去。”吳明勇匆匆離去。

  “行呀,韓彬,等抓到了嫌疑人,給你先記首功。”曾平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這都是大家的功勞。”韓彬笑道。

  “你小子牛,憑著一組腳印,就能確定嫌疑人的體貌特征,以后還要啥攝像頭,有你就夠了。”李輝打趣道。

  李輝也有些納悶,這才多久沒見,這小子,咋變這么厲害了。

  韓彬也有些興奮,未來警徽灌輸的足跡鑒定知識,確實是真的,自己這次賺大發了。

  “叮咚,第一次在案件中使用足跡技能,技能熟練度1,獎勵功勛值2點。”韓彬腦中,響起警徽提示音。

  “功勛值是什么玩意?”韓平道。

  “功勛值,可兌換新技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