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五一章恐怖時代來臨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溫柔提著一個食盒過來的時候,看到云初跟狄仁杰兩個靠著墻根坐著,兩人身上都穿著麻布衣衫,靠著墻根說閑話的模樣很像兩個無賴閑漢。

  云初見溫柔來了,就默默地向一邊挪了挪,給他讓出一個位置。

  溫柔瞅瞅自己一身天青色的儒衫,終究還是嘆了口氣坐在中間。

  打開手上的食盒任由那些餓壞的小孩子們自取。

  “秦州司馬上書,說丘行恭預備謀反。”

  云初道:“他行動了沒有?”

  “行動了,率領兩千多部曲,趁著夜晚突襲了九成宮,然后被薛仁貴給殺了。

  這個薛仁貴正是很厲害啊,單槍匹馬就敢直取丘行恭,聽人說,丘行恭連發三箭,都被他給躲開了,他只射出了一箭,就把丘行恭給射落馬下。

  然后,取了丘行恭的首級,在軍陣中大喊,丘行恭己死,然后,丘行恭的部曲們就四散潰逃了。

  我來的時候,聽說,秦州司馬耿通己經在兩天前拿下了丘行恭的家眷,且就地處斬了。”

  狄仁杰吃了一驚,馬上看著云初。

  云初攤攤手道:“戶曹已經把丘行恭家的良田置換成了鹽堿地,工曹己經把丘行恭家的商鋪抄沒,目前,我們能圖謀的只有這一點東西,人家的大宅子很值錢啊,可惜不能動,那是刑部的東西。

  到時候給你換成錢行不行?”

  狄仁杰指著那些還在等待肉包子主動到來的乞兒道:“給他們一個家。”

  云初道:“只限于眼前這百十個。”

  狄仁杰有些為難的道:“以后還會有的。”

  坐在中間的溫柔低聲笑到:“有錢的壞蛋,還有好多,我告訴你啊,戶部有一個郎中叫做梁世懷,此人表面看似清廉如水,實際上卻是大唐少見的富豪,僅僅是在去年河北動用常平倉的時候,一次就賺了糧食四萬一千六百擔……”

  狄仁杰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就去找自己寄存的戰馬去了。

  云初也站起身,拍拍屁股上的土,跟著去拿自己寄存的戰馬去了。

  兩人身上都是麻布衣衫,本就跟塵土一個顏色,隨意處置一下就看不出來臟臟了。

  倒是溫柔起身之后,瞅著自己屁股上的黑印子怎么拍打都無濟于事。

  向前跑了兩步,不知為何又轉過身來,來到那兩個爬滿蒼蠅的肉包子前笑嘻嘻的道:“下次投一個好人家,這人間其實還算好,可以再來一遭。”

  說罷,就急匆匆的去追云初跟狄仁杰去了。

  每個人都以為丘神績的事情是一場真正的政治斗爭。

  每個人都以為丘行恭之死是因為帝后之爭。

  每個人都以為這父子兩人之所以會落到這個下場,完全是幾方勢力傾軋的結果。

  當然,還有各種各樣的說法,每一種說法都非常的可信,每一種說法都有支撐這種說法的理由。

  唯獨沒有人認為,丘家父子之所以會倒霉,是因為他曾經在修德坊里放狗咬死了一個可憐的乞兒。

  就算是身在大理寺監牢的丘神績也不這樣認為,當獄卒告訴他,他的父親因為意圖造反而被薛仁貴斬首的消息之后,丘神績在破口大罵了武媚足足半個時辰之后。

  就用指頭挖出了自己的眼睛,就那么不聲不響的坐在漆黑的牢房里。

  等到天亮時分,獄卒們這才發現丘神績已經死了,他的雙手,將能夠觸及到的墻壁抓的滿是痕跡。

  因為發生了丘行恭謀逆之事,李治不等這個盛夏結束,就離開九成宮回到了長安。

  還因為在九成宮中遭遇了一次泥石流,一次謀逆之事,所以,就把九成宮改成了萬壽宮。

  皇帝回來了,那些跟隨皇帝一起去萬壽宮的重臣們也回來了。

  那么,開一場大朝會就成了必須的事情。

  劉仁軌是重臣,所以人家進了大殿,云初現在是六品官,所以站在了大殿門口,如果他的品級再拔高一個大的等級,跨進五品的門檻,就能面前進殿,站在大殿最靠近大門的位置上。

  大理寺因為破獲了吐蕃使者滅門案與咸陽橋爆炸案兩個大案子,他們的老大辛茂將,就把大理寺所有有品級的官員都帶來了,其中,就有剛剛升官成為正七品大理寺丞的狄仁杰。

  胖胖的狄仁杰站在人群中一點都不顯眼,甚至還不如其余四個跟他一同成為大理寺丞的中老年人顯眼。

  見了誰都不說話,但是見了誰都笑,一張胖臉擠出來的笑容很是憨態可掬,跟晉昌坊的花熊似的。

  很明顯,這個人已經收斂了自己的鋒芒,如今,正在向大唐老陰人這個方向縱馬狂飆。

  溫柔如今是從七品的御史,依舊是一副貴公子的模樣,其實,他不用故意顯擺,人人都知曉他是一個依仗祖宗恩蔭混到這個位置的二百五。

  云初則是一如既往地囂張,就連他插在玉帶上的笏板明顯都比別人的笏板長截。

  不過,在那些自付聰慧的官員看來,他還是一個不通世事的二百五。

  這個二百五的名聲不是別人說的,是皇帝李治說的。

  而且剛剛在大殿上說完。

  聲音之大,即便是站在丹墀下的小官都聽得清清楚楚的。

  是李治在評價丘神績一案的時候,主要點出來了兩個二百五,一個萬年縣令云初,一個是金吾衛副將韓金。

  最后,皇帝在咆哮過后,還特意說了一句話,他寧愿大唐朝堂上都是云初,韓金這樣還能干點事情的二百五,也不希望到處都是陰險謀算他人的卑鄙小人。

  另外,皇帝還說,丘行恭此人本來就沒有反意,是被人逼迫的造反了,當然,即便是被逼迫造反,也是夷九族的大罪,不可饒恕。

  最后,嚴厲的警告了群臣安心于王事,還要那些惴惴不安的官員們放心,如果能在十五日內向百騎司主動坦白,以前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如果不坦白,準備繼續頑抗到底,一旦被百騎司查獲,就罪加一等處置。74文學網,看唐人的餐桌  然后,原本沒有正式密謀機構的大唐,第一次出現了一個負責監察百官的叫做百騎司密諜機構出來了。

  由此,云初不得不佩服李治的政治智慧,丘神績,丘行恭一案,他不但得到了威力巨大的,還趁機設置了一個只要是大臣都會反對的密諜——百騎司。

  長孫無忌,李績兩人帶頭反對皇帝的這個提議,門下省,中書省更是群起而攻之,御史言官們更是認為這是皇帝對他們的不信任,是對他們工作能力的否定。

  但是,這一次,李治寸步不讓不說,連百騎司的首腦以及組織架構都不說,直接宣布退朝了。

  一干重臣各個憂心忡忡的離開了宮城。

  云初與溫柔兩個二百五走在后面嘀嘀咕咕。

  “百騎司的首腦必定是太宗皇帝留下來的老人手,聽百騎這個名字就知道,這是在紀念太宗皇帝當年百騎破陣的雄風呢。

  如果沒猜錯的首領就應該是集賢殿的大太監左春,這個家伙可不簡單啊。

  我告訴你啊,他以前是伺候長孫文德皇后的老人,更是當年尉遲敬德逼宮的時候,跟隨文德皇后清理后宮的主要殺手。

  我家老祖曾經說過,太宗皇帝當年的時候,曾經說了一句“天下英才盡入吾彀中矣”并不是隨便說說的,而是真的是這么回事。

  朝中的人才咱們可以看的清清楚楚的,但是,大內里面的人手,從來都無人得知。

  我只說一件事你就該明白其中的厲害,在太宗一朝,所有造反的人,都被太宗皇帝給殺掉了。

  所有人的造反,都沒有在朝堂上,乃至國內造成任何的波動,就是因為太宗皇帝對下面的事情,知道的清清楚楚。

  太宗皇帝還放任他們造反,等他們剛剛造反,就被太宗皇帝以雷霆萬鈞之勢給滅掉了。”

  “既然這些人本來就在,陛下為何要把他們推到明面上呢?”云初抓抓腦袋讓自己盡量的在別人眼中,更像是一個有勇無謀的二百五。

  溫柔嘿嘿笑道:“陛下要收攏權勢了,你看著,用不了多久,太宗當年給出去的特權,就會被一一收回,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國公們的老家刺史的權力。

  云初笑道:“這么說,我這一次在丘神績家殺人的事情,反而贏得了陛下的好感是嗎?”

  溫柔道:“對的,就是這樣在長安,你才是官,那些大人物只有領命之后才是真正的官。

  在外,他們可以是大總管,可以是什么都督,但是回到長安,除過在大殿上有各種權力,離開大殿,他們就是你這個萬年縣令的治下之民。”

  兩人說著話,就離開了宮城。

  才出了皇城,就看見娜哈滿頭大汗的騎在烏騅馬上,見哥哥出來了,也不管這里全是剛剛下朝的官員,就高聲大喊:“嫂子要生了。”

  云初嗷的叫喚了一聲,就從肥十手中接過棗紅馬的韁繩跳上去,就朝晉昌坊方向狂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