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六十六章 青帝禱愿欲再現,一線生機在兩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嬴青帝所為,不止驚到旁人,也讓鐘紫陽心驚之余,生出萬千思緒來。

  二人皆是得道真修,一人本該回山苦修求長生,另一人則應去域外尋父作神子。

  經歷大不同,但因宏愿志向走到一起,高山流水互為知己,不顧修行奔波救世忙。

  可惜嬴青帝的“底細”被陶潛揭露,鐘紫陽道心都因此受損,如今又見嬴青帝舍身救自己,這位太上道真傳心緒更是復雜,下意識便道:“不要你救。”

  同時,抬手就要掙扎將嬴青帝推拒開。

  論及殺伐戰力,二人在伯仲之間,但若近了身,十個鐘紫陽也打不過一個嬴青帝。

  嬴青帝連回他一句都沒有,也來不及,只巨力一灌便壓制住鐘紫陽的道體法身,似捏著一只小鳥兒般往后甩去,他那巨靈之身,則正好將楊龍犀那即將噴吐“九轉孽佛龍神焰”的龍口方位堵了個嚴實。

  “諸位且都退開。”

  “此是老怪的九轉孽佛龍神焰,煉佛魔之法而成,孽氣蝕體,佛火灼魂,殺生絕靈,縱你有頂尖道體法身,一旦被沾染上,多半也是九死一生。”

  說話間,嬴青帝似還擔憂神火溢出傷了其余同道。。

  雙臂展開一攬,索性將自己的神將法相將那龍口堵了個嚴嚴實實。

  楊龍犀不顧時機,提前發動殺招大神通,本是想著趁機殺傷這一眾天驕,借機脫身后去接取收獲。

  哪里料到?

  這世上,還有嬴青帝這般傻的人。

  自己都說頂級道體法身,也扛不住這龍神焰,為何還主動獻身?莫非是活膩了?

  老怪雖疑,卻也來不及收回神火,反而更惱,加量噴吐,欲將嬴青帝這個罪魁禍首燒成灰燼。

  初始,也的確是這般景象。

  那神火無愧兇名,誰都能看出嬴青帝的巨靈神將法相強橫無比,但一觸及那金黑神火,登時輝芒黯淡,體焦膚黑,轉瞬就成了一坨巨大灰燼。

  老怪甩動龍頸,欲碎了嬴青帝殘軀后,再沖著一眾天驕噴火。

  他此刻已有些發狂,顧不得這群小輩身后的靠山。

  心中所生魔念:“能殺幾個殺幾個,只要能得了魔丹,以道化身降世,吞吃到足夠的資糧,跨過那致命的大劫,說不得能踏足劫仙境,屆時管他什么太上道,什么方寸山,就算是祖龍再生,我楊龍犀又有何懼?”

  就在老怪做著春秋大夢時,陶潛幾人,則在斟酌過后,同時出手援救嬴青帝。

  倒不是旁的,而是幾人都生出一種極其莫名,極其詭異的不妙預兆。

  可就是這一刻,伴隨著“喀嚓”異響。

  本已成一坨焦肉的嬴青帝,其腹部驀地裂開,一團金光躍出,徑直顯出本相。

  卻是一面寶鏡,直接以金光湛湛的鏡面迎上神火。

  尋常寶物,被那火一灼,須臾就要報廢。

  但此鏡自不尋常,竟形成對抗。

  哪怕眾人瞧得分明:那寶鏡材質特殊,不懼神火燒灼,但內里大量顯現出虛影輪廓的黃衣侍從卻不行,幾個呼吸就被灼燒的顯現出一張張扭曲、痛苦的臉來,那些身著黃衣的特殊生靈抱著頭顱,體態彎曲,哀嚎著,嘶吼著。

  難以想象的痛苦,竟清晰傳遞給了祖龍社的每一個人。

  一時間,同仇敵愾的憤怒嘶吼響徹:

  “是首領的黃天孽鏡,那些黃衣侍者在代替我們受苦。”

  “嬴道友,莫非是在用殘存意志對抗老怪?”

  “無愧再世祖龍之稱,快,速去援手。”

  “啊啊啊……神火明明未焚我身,卻也痛煞我心,殺。”

  “好痛,吾要分尸了那老怪。”

  伴隨著這些聲音,本就讓祖龍社諸修恨得牙癢的楊龍犀,直接成了眾矢之的。

  這一回,不止是陶潛、鐘紫陽幾人了。

  幾乎全體社員,都要瘋狂殺來。

  那般駭人的兇威殺機,哪怕是楊龍犀也被嚇一跳。

  立刻曉得,該當機立斷了。

  他原本并不信任旁人,哪怕是賈三元這等寵徒,他也保留幾分不交代。

  但此時,由不得他再獨自動作。

  好在這場中也有幾人,能被他驅使來做事。

  只見他那孽龍軀上猛地鼓起一個肉瘤,嘭的一聲碎裂,一只新鮮手臂伸出,掌中還捏著一枚沾染血肉的白骨牌符,看模樣輪廓,正是那一枚七邪秘令。

  手掌一揮,秘令化作虹光,頃刻落在韓瀟、秦無相二人身前。

  嘩啦一下,那讓眾人熟悉的尸骸門戶誕生。

  門后,依舊是那七邪窟。

  只是這一回,邪窟內的景象,讓場中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

  不少正要沖殺的修士,不由停滯。

  而場中,如周迎春、黃不疑這些還幸存著的七邪宗六脈弟子,直接看呆了。

  推薦下,追書真的好用,這里下載大家去快可以試試吧。

  面目凝滯,繼而是驚恐,繼而是無法置信的悲傷和憤怒。

  蓋因那新月省聞名的洞天福地七邪窟,已然被毀去大半。

  也不知究竟遭了何等災劫,洞天內那些山岳、河流、城池……幾乎都被炸毀,天地一片凋零,變作滿是各種碎片、雜物、齏粉的虛空。

  而那些碎片中,最醒目的莫過于人。

  大量的人族尸體,于虛無中飄蕩,粗略一數,達百萬之多。

  層層疊疊,密密麻麻。

  “是七邪城的城民,是我們的血親,死了,都死了。”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啊。”

  “七邪宗……這就沒了?”

  百花真人周迎春等弟子,此時幾欲瘋狂。

  祖龍社諸修,通曉相關情報者不少,瞧過第一眼后就生出判斷:

  “七邪窟是一處龐大的洞天福地,內里除了是七邪宗修士的修煉之地,亦是他們的血脈親人棲息生存之地。”

  “內里建有不止一座城池,歷代累積,居民數量早已破百萬。”

  “因有洞天源靈之氣滋潤體魄,邪窟內誕生的嬰兒,擁有修行資質的也較外界多,如周迎春、黃不疑這些真傳弟子,多是洞天嬰兒長成,這也是一個大派真正的根基,如今都毀了。”

  “只是,如何毀的?”

  眾修心底生出疑惑,但很快得了答案。

  只見得那七邪窟僅存的一小塊陸地之上,聚集著大量道佛高人,更有兩道身影各自坐定虛空,面對前方足可毀滅一切的污濁穢物以及洞天自毀后產生的龐雜源氣。

  一老道,手持一柄寶扇,偶爾扇動一下便生出陰陽二氣,將前方所有污濁異物都推回。

  一老僧,手持一顆寶珠,隨老僧誦經之音爆出佛光,將翻涌過來的諸多異力盡數定住。

  祖龍社內,殺賊和尚和令狐英同時開口:

  “是師尊!”

  “陰陽寶扇和牟尼定空珠,七邪宗竟然真的舍得自爆洞天?”

  二人驚呼時,因尸骸門戶洞開,玄道宗、悲禪寺兩方高人同時朝商陽城處瞧來。

  略有些急切的傳音,竟是直接響徹過來:

  “祖龍社諸位,快,阻止老怪取丹。”

  “剛剛七邪宗諸長老連同宗主,啟用禁法自毀了部分洞天,將我等隔絕在此處,想是要以此法逃出生天。”

  “然莫名混入一顆毒丸,卻是那賈老怪之子賈三元。”

  “此人三魂七魄已滅,只余一身污濁爛肉,混入七邪后不知用了何種法門將剩余禁法也啟用,將其父還有一眾長老,以及此地百萬七邪之民盡數炸死……如此還不算,他竟還攜了那萬靈魔機過來。”

  “現下正藏在那百萬尸中煉丹,七邪宗主還有九煙上人、黃婆這些長老都被煉入魔機。”

  “魔丹將成,我等過不去毀丹,汝等切莫讓老怪得手。”

  “嘶”

  這變故,頓時讓祖龍社眾人面色大變。

  也終于想起楊龍犀這老怪降世時,那突兀動作背后隱藏的陰謀,想起玉面仙郎賈三元自爆之前所說的那幾句話。

  萬靈魔機煉新月省凡民為丹這計劃已失敗,這老怪竟轉而盯上了自己的盟友。

  其讓賈三元取走萬靈魔機鉆回邪窟,借這顆毒丸,滅了七邪宗滿門上下來煉丹。

  好狠辣的手段!

  眾人正驚時,那百萬尸骸處,果然出現最后變故。

  只聽“轟隆”巨響,一道陶潛曾見過,但這回大了不知多少倍的恐怖身影顯現出輪廓。

  此物,既是血肉,也是機械。

  那比數座山岳拼湊在一起還要巨大的肉塊,粘合著冰冷機械附肢,那些肉條、濃黃眼球,那仿佛伴生著的尸山血海、泥漿糞便……哪怕還隔著一道門戶,也讓人與之對視后生出心膽俱裂之感來。

  眼睜睜看著這尊魔機,在虛空中游動著,無視那毀滅異力,張開血盆大口,開始吞吃剩余凡民尸體。

  一口,便是一萬人。

  而這怪物頂部,那個凹陷豁口處,正被一坨惡臭熏百里的爛肉堵塞著。

  不難看出,那是賈三元。

  這一幕幕景象,實在是有著攝人心魄,讓人幾欲瘋癲的異力,除卻陶潛等人能豁免,祖龍社眾修,都失了沖殺氣勢。

  便也是此時,那尸骸門戶前,秦無相與韓瀟這兩位方士圣子腦海中響起命令:

  “速入洞天替我取丹,再施秘法走萬龍池那條路,將魔丹送至我本體處。”

  “不必擔憂遭萬龍啃噬而受傷,此事成了,你二人皆有重賞,保管你們踏足極樂。”

  方士這組織,內部等級森嚴。

  楊龍犀作為老祖之一,他的話,兩個圣子不敢不聽。

  幾乎是下意識的,兩人順勢鉆入門戶。

  速度太快,場中諸人哪怕都意識到不妙,卻也無一人能阻止。

  也根本無法阻止!

  那七邪秘令打開的門戶,并不是誰都能進的。

  那牌符先前主子是賈三元,現下換成楊龍犀,才可讓韓瀟秦無相二人鉆入。

  便是陶潛、鐘紫陽幾人趕過去,將門戶拆了也照樣進不去。

  是以見這景象,眾人紛紛面色難看。

  有些意志脆弱的,眸中更生絕望。

  正噴涌神火,試圖將嘴上粘著的“狗皮膏藥”焚化的楊龍犀,見自己謀劃已成,不由肆意大笑起來:

  “一群小輩可識得龍犀老祖的手段了。”

  “莫哭莫哭,汝等能掙扎至此,已可自傲。”

  “再說我成事后,對于汝等而言也算不得是壞事,甚至都算不得失敗。”

  “我聽我那愛徒三元說,你們一群大派天驕,扶持如今粘在我嘴上這擁有祖龍血脈的小子,共同建了個祖龍社,想的是救國救世,讓此間數千萬凡民不必再受邪魔侵擾,戰爭踐踏,瘟疫肆虐。”

  “若是此愿,老祖我也可替你們實現。”

  “想當年,我楊龍犀亦有這般宏愿,也真個做到過,我算不得是最好的皇帝,但我坐那位置時,說一句國泰民安也不為過。”

  “待我真身降世,必要將龍犀道力灑遍此省,以我之道解救這凡愚眾生,唯愿人人化龍,得大自在……只要新月省這數千萬都作了我的龍子龍孫,都修了我的《九轉龍神妙經》,奉我為道祖,頌我尊名,隨我道途,自然也就無有病痛,無有厄難。”

  “時隔千年,這紅塵之氣仍舊醉人,老祖我已是迫不及待了啊。”

  楊龍犀清晰瞧見,他每說一句,鐘紫陽、陳希夷、林孺牛這些大派弟子面色就難看一分。

  甚至,面上開始浮現出不敢相信的恐懼。

  幾乎是同時扭轉頭顱,朝著他看來。

  老怪見此,甚是滿足。

  只以為是他這手段,徹底折服了這群天驕小輩。

  殊不知,鐘紫陽等人正在盯著的……是嬴青帝。

  他們九人的腦海中,有一番話正在轟鳴回響。

  是當初,陶潛的揭秘。

  “是真的,是嬴青帝的禱愿。”

  “起義成功,拯救萬民,以這種方式讓新月千萬人在諸多厄難中解脫?”

  “我等的努力與掙扎,莫非都是笑話?”

  “這便是真相?這便是結局?”

  倒也不怪鐘紫陽等人這么想,這般失態。

  陶潛揭秘時,舉過嬴青帝從小到大,以特殊方式實現愿望的諸多例子。

  但那些實例都不大,也不重。

  諸天驕都自認為,以他們手段,合起來對抗當可扭轉。

  誰料到最終結局竟又是這樣,自然也就無法接受。

  正當他們被打擊過甚,有些失神時,突兀的,一道傳音鉆入他們耳中:

  “諸位,莫要頹喪。”

  “此間未完,我料定那老怪吃不到魔丹,且看那邪窟之內。”

  這兩句,若是旁人來說,他們未必信。

  但來自屢次給他們驚喜的林孺牛兄弟,效果自是不同。

  包括鐘紫陽在內的九人連忙循聲看向那尸骸門戶,果然在這一刻,又生了變化。

  邪窟一側是悲禪、玄道兩宗高人,另一側蒼穹上是正游弋著,吞吃尸骸煉丹的萬靈魔機。

  也正是那魔機下方,一塊山岳般大的浮島驀地浮現出禁法痕跡,旋即炸裂開來。

  十幾道身影從中飛出,當先第一道,卻是個異樣少年。

  這少年生的滑稽,綠袍綠發,還掛著香腸嘴。

  心情極好,飛出時還咧著嘴大笑。

  任是誰都瞧出其欣喜緣由:寶貝。

  這少年,仿若是個多寶童子出山巡游般,身上各處都掛滿了寶貝,虹光彩氣,仙芒佛光,一股一縷,沖霄而起。

  其慣常用的唱腔口頭禪,也透過門戶傳出:“吾乃山中一野韭,巡至此次來撿寶……”

  唱到一半,驟見上空游動的萬靈魔機。

  臉上非但沒有浮現出懼色,反而更加興奮,轉頭對著身后兩道身影開口喊道:

  “小小歲,廉精兒。”

  “快,莫要說山九哥哥不照顧你們,這上面有個大家伙,是你們最愛吃的那種。”

  “開飯了開飯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