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七十五章 一線生機,瘋狂父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魔都邊境,菌尸成林的百衲營中。

  陶潛殺氣騰騰決意入劫,且直接化了星輝,往那正有五十萬災民要遭屠戮的清明營而去。

  只是瞧他面色仍舊凝重不已,也知他無多少把握。

  再正常不過。

  第一劫,面對孽宗真傳練玉樓,若不是陶潛提前有所準備,吃上云容的軟飯,請來了十幾道昊天神光,只怕他早被練玉樓給硬生生活吞了去。

  如今這第二劫,陶潛的對手替換為菌妖大軍,以及太上元魔顯圣真君豢養的魔頭。

  一個不好,還得對上天魔大軍。

  這如何打?

  正常人看來,這都是必死之局。

  便是袁公,也在此刻傳音,潑了一大盆冷水過來。

  “小子你莫要逞強,先不說凌媧那老東西豢養的那些異魔。”

  “你可知菌妖是何種來歷,你不要以為菌宗是旁門左道,便生輕視之心。”

  “此宗非但極為古老,不遜于我秘魔宗,且其手段甚是詭異,近乎不死不滅便罷,更有寄生、吞噬之能,你若一個不小心中了招,一身修為都將付諸東流。”

  “若只數百、上千只菌妖還罷了,可前方足足數十萬,你剛煉成的金光咒、先天一氣擒拿手、無音神雷這些手段,單獨廝殺極好用,可落入戰場,效用立刻要大打折扣。”

  “你這般莽上去,與送死何異?”

  “我勸你放下自尊,乖乖請你家長輩來,雖然這般度劫法是取巧了些,但總是好過被數十萬菌妖淹沒吞噬了去。”

  袁公這一番勸誡,堪稱是苦口婆心。

  可惜,陶潛早已打定了主意。

  “無關自尊,只是那無量渡劫法自有玄妙。”

  “讓元始宗摻和進來,已是極為危險,我若將師尊,或是白隱姑姑請了來,怕是要生出大亂子。”

  “現下雖只我一個,但也不是沒有法子。”

  倏忽間,身形已接近清明營。

  隨后下一刻,陶潛見到了令他終生難忘之景:

  前方落滿黑雪的大地上,一支大軍正以詭異方式挪動著,他們在月光下就好似一片鬼鬼祟祟的森林般,密密麻麻,繁盛且又融于黑暗。

  在你眨眼之時,森林竟直接往前瞬移。

  無聲無息,只有黑影挪移。

  唯一的“動靜”來自于空中,天穹已徹底被孢子云所覆蓋。

  密密麻麻的,漆黑如墨的孢子,一絲一縷,自森林內涌出,凝成云霧,遮天蔽日。

  陶潛的高靈視可讓他無阻礙的,看清楚每一個“士兵”。

  他們沒有穿著任何衣物,因為不需要。

  或許他們原來是人,但現在絕不是。

  他們有男有女,皆裸著。

  軀體已被各類真菌所寄生,幾乎找不到一個重樣的士兵。有士兵身上盛放著一株株明艷如花的菌菇,亦有堅硬如甲的黑菌,還有燦爛若星的,或是發夜光生螢火的……共同點,是他們的眼睛,幽綠色,好似火焰般跳動著。

  內里既無怨恨,也無殺戮欲望。

  有的,竟是一種暗合天地自然的生命氣機。

  他們詭異移動著,每挪移一次,前方范圍內的任何生靈,都將遭受恐怖吞噬。

  凡俗人族,也就是災民。

  根本毫無反抗之力,那肉眼瞧來細碎如沙的孢子,幾乎是無所不在,它們順著呼吸,順著人族七竅,鉆入體內,而后扎根于血液、骨髓、腦漿之中,頃刻間數千上萬人死去。

  化作菌尸,僵立原地,組成菌林。

  只是種入人體的這些孢子,并沒有那些詭異形態。

  有的是腐爛,是發臭。

  而在陶潛動手前,早有救國會的修士,以及之前離得近的一些正道修士,與這些菌妖交上了手。

  超凡存在,也讓這些菌妖真正展現出了可怕的戰力。

  陶潛遠眺著看過去,只見戰場最前方。

  救國會,以及熱心的修士妖魔異類們,同樣在被屠戮。

  他甚至來不及看清菌妖的手段,只能見到一道道虹光、熒光亮起,詭異的身影掠動著,不管是修士,還是妖魔,或是山精鬼魅般的異類,只要護體手段失效,瞬息便也如同凡人一樣遭劫。

  愿意幫助凡人的修士,本就不太多。

  驟遭打擊,大多數紛紛退卻。

  唯有救國會的修士,硬頂在清明營前方。

  可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些人撐不了幾息,很快便要身死道消,屆時營中五十萬人,絕無幸理。

  陶潛心頭一凜,動作卻不停。

  運轉金光咒護體,而后化虹,硬生生鑿穿前方厚重、龐大的孢子云。

  “諸位且退,讓我來。”

  負責清明營的救國會修士死傷慘重,僅剩的幾人聽到那聲音,來不及反應。

  只見一道耀目金光破空而來,轟隆巨響中砸入清明營。

  輝芒散去,立時顯出一個“奇人”。

  是個年輕修士,只容貌怪異,好似傳說中的龍顏,兼得一雙眼眸還是重瞳,更別說那如同懷胎十月婦女般的大肚。

  這奇人剛落定地面,手掌一揮,只見得漫天雷霆轟隆隆下來,前方立成焦土,至少上百頭各類菌妖被轟成齏粉。

  可身后救國會人卻馬上面色大變提醒道:“道友小心,這些菌妖近乎不死不滅,雷法奈何不得它們,馬上封閉所有孔竅,放出護體神光,否則必遭寄生吞噬,須臾間就要化作菌妖養料。”

  這人話音還未落下時,那一具具菌妖焦尸猛地裂開,漫天孢子涌出,如同一張黑色巨網,瞬息將陶潛裹了進去。

  讓人牙酸的窸窸窣窣之音,響徹起來。

  “完了完了,強援剛來就遭暗算。”

  “這位道友太過莽撞,插手前不先瞧好菌妖手段,我等提醒也來不及。”

  “拼命吧,哪怕身死道消也無妨,能轉移多少災民入天江,那就轉移多少。”

  “怕是不成了,那些魔頭也飛來了,我等怕是一個都救不出去,自身難保。”

  救國會幾人無奈咬牙,準備拼命時。

  被孢子云裹了去的陶潛,腦海中也在迸發志述。

  志名:菌妖。

  志類:異物。

  志述:吳越大省內,有一旁門左道喚作‘菌宗’,其內修士似人非人,皆自認為是菌祖子民……此是菌宗修士以特殊手段培育出的傀儡士兵,每一個士兵,皆有著某種超凡特質,可與菌祖的一代代孢子相合,融合世代越早孢子的傀儡,殺伐戰力便越強。

  注一:菌宗修士踏足筑基境后,便可做到某種程度上的不死不滅,脫離本體,只要有一粒本源孢子還存活便能復活,代價是若無法在期限內突破至下一境,體內一切包括魂魄都將化作最原始的菌祖孢子,該期限極短暫,如筑基與蛻凡之間,僅有一年時間。

  注二:由于修行極難,菌宗修士數量不多,這一支大軍,由八位洞玄境菌妖以及上百位蛻凡菌妖共同率領。

  注三:菌祖孢子幾無弱點,唯懼數種特殊火焰,如太上道的兜率火,純陽宗的太乙純陽真火,大自在寺的心燈佛焰,或是太陽真火、天外炎精等等,皆是世上難尋之物。

  當第三道注釋生出時,陶潛眸中立刻閃現出亮光來。

  心底更是驚喜吼道:

  “原來如此,生機竟在此處。”

  “我就說,我陶大真人才筑基境,怎可能一丁點生機都不給我留。”

  意念閃爍中,陶潛幾乎是立刻動手。

  兜率火、心燈佛焰,他自是沒有。

  可天外炎精!

  只要他能承受,卻是要多少有多少。

  若無那些小東西幫忙,陶潛也不可能隨隨便便就煉出那般多的魔丹來。

  動念一喚,只見陶潛指尖,一點火光閃爍。

  落在孢子云中,頃刻間火星蔓延。

  仿佛是怨靈發出的哀嚎突兀響徹,黑灰簌簌落地時,陶潛手中,竟多了一枚奇異丹藥。

  志述:靈菌丹,由菌祖孢子混合菌妖怨氣所煉,可增長修為法力,可解菌祖孢子寄生,可解百毒。

  “好東西!”

  得了靈丹,陶潛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只是馬上的,所謂樂極生悲。

  數十萬菌妖大軍又一次詭異挪移,來了。

  那一瞬,陶潛只來得及將救國會幾人甩飛出去。

  他自己以及三分之一的清明營,完全被菌妖,以及無所不在的菌祖孢子所籠罩。

  同時,他的耳邊,再次響起廉精兒的隔空傳音:

  “清明營遭入侵,已有十五萬災民被寄生……已偵測到菌妖大軍開始分流,分成共計十三股,分別攻擊還留有災民的十三座營地。”

  “偵測到西側三百頭異魔正在吞吃災民,死亡數字攀升至一萬……偵測到兩百異魔入侵至萬里營,開始吞吃災民……偵測到五百異魔入侵至灶王營,該營死亡災民數量攀升至五萬……”

  “陰七夜傳來訊息,天魔大軍已開拔,將組成蚩尤戮神大陣,從三個方位發動屠殺,經預估,天魔軍可在半個時辰內,將剩余一百多萬災民盡數殺光……”

  “一息前,目標凌媧又隔空放出一件太上魔宗異寶,預估將在十息后到達魔都,在現有條件不更改的情況下,有百分之六十幾率徹底截斷那一條天江,內里兩百萬人將死于異化……”

  “轟隆”

  真正的晴天霹靂,來了。

  陶潛雙眸,瞬息變得赤紅一片。

  不用去猜測他也知曉,凌啟、凌媧這一對父子怕是等不及了。

  完全顧不得代價轉嫁這種好事,打算自己動手。

  哪怕承受代價反噬,也必須讓凌啟將山河圖煉化。

  s:還有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