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一十章 萬靈魔丹將出爐,蟾神瓦當再建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金沙城秘境,大變故突兀爆發。

  同樣意圖不軌的三人,還未動手就陷入迷惑。

  不過引發動亂的畢竟是一群域外天魔,陶潛這半個秘魔子,瞧過幾眼后,很快便知悉發生了什么。

  “金沙宗以‘人族血肉’做餌,釣來域外魔頭,煉邪丹。”

  “卻不想出了岔子,早有一位乃至于數位金沙宗長老,還有些弟子,被魔頭奪舍。”

  “趁著金沙宗、七邪宗去看守魔丹,防衛松懈時,一舉發動叛亂。”

  “毀去那禁法不夠,那群魔頭恐怕還開了個口子讓更多域外天魔入侵過來,奪舍了更多弟子……如今那正反須彌大禁沒了,有這么一大群背鍋,兼拖延時間的,偷渡過來的一群域外天魔,只怕也都四散而逃,了無蹤跡了。”

  陶潛說話時,順手指了指眼前秘境內的景象。

  四方客人,哄搶工廠。

  若只是些修為孱弱的也就罷了,金沙宗可輕易鎮壓之。

  奈何!

  能在外行走闖蕩的,不管是妖魔還是邪修,皆無弱手。

  洞玄境的有,蛻凡境的不少,筑基境的便更多,很快就反過來將金沙宗徹底壓制。

  那些長老弟子初始還掙扎一二,后來為了保命只得放棄搶救。

  任由那一座座可生產妖丹的工廠,被這群“妖魔強盜”來了個零元購,搶到興起,這些妖魔邪修甚至開始拆卸血肉工廠內的禁符、異寶和機械。

  這樣下去,恐怕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將所有工廠拆個干凈。

  見這一幕幕,三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眸中的驚喜。

  “此乃天助我等,有此變故,七邪宗那群洞玄修士必要加速,說不得此時已在出丹了。”

  “不覺,你我速速施法,若他們煉出魔丹來,又無定數,即刻下手竊丹。”

  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動手。

  而在此刻,陶潛忽然指了指那亂糟糟的哄搶場面,開口道:

  “縱然那丹有定數,也不怕什么。”

  “鐘道友你也知我會些喚魔法,待其成丹之時,我遣幾個魔頭搗亂,使其最后的防御圈徹底潰散,屆時這群虎狼強盜見了魔丹必不可能放過,照樣哄搶……趁雙方火并廝殺時,你與林小友再施法竊丹。”

  “神不知鬼不覺,失了魔丹,也驚不了蛇。”

  “善!”

  “此法大善。”

  三人說定,毫無耽擱便混入哄搶人群,往秘境最深處去。

  原本金沙宗上下,那些個長老弟子,見無法反抗滿城的強盜匪類,紛紛都想要退走,免得這些妖魔邪修搶的不夠盡興,干脆聯合起來殺絕了他們。

  這等事稀罕么?

  莫說是邪魔道,便是正道,也照樣不新鮮。

  人族也好,妖魔也罷,一旦聚眾起了勢,做出任何事都很正常。

  然不等他們逃離,秘境最深處一座似是尸骨塔般的建筑內,驀地傳來一道冰冷聲音。

  “萬尸塔外,堅守一炷香。”

  “事后,人人皆得重賞。”

  “此間哄搶的,不管是何來歷,不管有何靠山,若在一炷香內未退去,事后我七邪宗必殺之。”

  “此時退走,既往不咎。”

  這話音落下時,三道絲毫不掩飾自身強橫修為的身影自那尸骨巨塔內激射而出。

  亂糟糟的妖魔邪修們,先看向那巨塔。

  好一尊魔物!

  只要是人族看了,心中必要震怖。

  小山般大,卻沒用一件外物靈材。

  精選了尸骨做磚石,拌一拌腦漿骨髓便是砂漿,調一調牙粉人血可刷墻,扭了人筋纏了白牙作風鈴,再瞧那琉璃瓦當、青銅脊獸……這巨塔,根本就是由萬數人族尸骸精心堆徹而上,遠看頗為巍峨壯觀,到近處再看,只讓人幾欲作嘔。

  雖然哄搶隊伍多非正道,但里面也有不少還殘存著人性的旁門左道,術士之流。

  見這一幕,紛紛都在心底大罵“金沙宗不當人子”。

  不過也只敢在心底罵,無有領頭者,誰也不敢先開口。

  尤其是那三道自塔中來的身影,此刻同時降臨。

  這三人,氣機洶涌,恐怖駭人,皆洞玄大能也。

  當先一位還未現身先卷了風暴過來,灰黑色的陰風,冷颼颼,寒滲滲,內里有點點黑星閃爍,卻是一顆顆不知何種隕鐵異材所鑄的寶砂,千顆萬顆互相摩擦,起了寒芒,迸發磷火,縱是真個有山岳般的妖魔被卷進去,也會在三兩息間被去盡血肉,化作骸骨。

  眾人仔細瞧去,這才見得那風暴內,竟是立著一尊兩丈高的巨漢,著半身黑甲,露在外的軀體也是黑黢黢一片,好似生鐵般,容貌丑陋,額生雙角,正用一雙冰冷目光盯著一眾由客人轉變為兇殘強盜的妖魔邪修們。

  不待這位洞玄修士開口威懾,眾人又看另外兩人。

  第二位無遮無掩,就那般凌空飛來,身量倒是與常人無異,只讓人難分雌雄,朱發披散,誹衣碧目,周遭環繞灰白光芒使人不敢與之對視。

  第三位則最是吸引旁人目光,非但是個人族身子,卻瞧來是個俊俏男兒,一襲白衣更顯風流,只那五官面目有些怪異,眸中的淫邪光芒也未加任何掩飾,額上還生有四角,螺旋盤著,若瞧多上面的紋理,立刻就要生出欲望來。

  此處有四方來客,自然有不少消息靈通之輩。

  不過礙于三尊洞玄境強者的威勢,皆不敢說話。

  當然,明面不敢說,卻不耽擱有大膽些的,以秘法傳音,讓人不知所在,直接揭了三人底細道:

  “七邪宗長老,鐵魔真人錢邦元。商陽城外的墳山中,一尊鐵牛成的精怪,嗜好殺人飲血,以人族鮮血沐浴魔身。”

  “七邪宗長老,石尸真人康建飛,商陽城外墳山內一尊石像成的精怪,嗜好將人化作異種行尸,供他收藏,供他褻玩。”

  “七邪宗長老,羊骨真人方天盛,商陽城外墳山內一具羊骨成的精怪,淫邪之輩也,不分男女,不忌雌雄,只要被其看上,都要遭其毒手。”

  聽罷這些,眾人紛紛明悟。

  七邪宗這名字完全沒取錯,只是所屬道派錯了。

  麾下長老都是這等比妖魔更妖魔的存在,哪里算得上是旁門左道,分明就是魔道宗門。

  這墳山三魔被揭穿根底,也是毫不在意。

  冷笑一聲,將金沙宗諸多長老弟子強召了回來。

  隨后,才看向一眾將尸骨巨塔圍了,蠢蠢欲動的妖魔、邪修、術士們。

  開口的,是那羊骨真人。

  他的聲音,意外的極為動聽,真個似有一位俊俏少年郎在耳邊私語般,讓人心神搖曳,不由自主便要聽從。

  “諸位!”

  “此番災劫既是域外魔頭所致,我七邪宗可既往不咎。”

  “汝等搶去的妖丹也好,靈膏也罷,或是那些機械、異寶,都可歸你們。”

  “只是汝等此時需離開金沙城,莫要擾了我師兄九煙上人的修行煉法……或者,汝等也可繼續糾纏哄搶,可試試看能否擊殺了我師兄弟三人,真要是成了,說不定還可進塔與我師兄斗法斗劍。”

  “若不能,時辰一到還未走,諸位道友也莫怪我七邪宗趕盡殺絕。”

  這喚作羊骨真人的邪魔,明顯修了口舌秘法。

  一言一語,自有蠱惑之力。

  盡管這哄搶人群內,有足足四位洞玄境修士存在,外加一大堆蛻凡、筑基境修士。

  有這般優勢,該無懼才是。

  但聽過這魔言語,那股子無法無天的哄搶氣勢,竟有衰弱之象。

  陶潛混雜其中,自然明白。

  根源,仍舊是實力。

  墳山三魔畢竟是大派洞玄,四打三,也未必就能勝。

  更何況他們哄搶的產業,可是屬于七邪宗的。

  在新月省內,這三個字的威能非比尋常。

  哄搶那般多好處,對于這群妖魔邪修來說已足夠。

  是時候退去了,免得真激怒了這個龐然大物。

  雙方對峙十數息,很快哄搶的這一方開始出現潰散逃遁的跡象。

  便也是在這個時候,早早施法進入那讓人惡心的尸骨巨塔中的林不覺、鐘紫陽二人,忽然傳音過來。

  卻是尸骨巨塔中,第一爐萬靈魔丹,即將出爐。

  “呵,哪有這般便宜之事?”

  “都已經哄搶了,當然要搶個一干二凈啊。”

  “時機正好!”

  動念中,陶潛徑直探手入懷,取出一塊古樸沉重的圓形瓦當來。

  “且讓我幫幫諸位!”

  “著!”

  毫不猶豫的,陶潛將手中蟾神瓦當丟了出去。

  曾經極樂境修士高湛享受過的,這一遭輪到這墳山三魔了。

  由于只能三選一,陶潛自然選中的是會耍嘴皮子的羊骨真人。

  瓦當脫手,立時化作一道無形神光。

  瞬息,繞了一繞,落在那名為“方天盛”的邪魔后腦之上。

  只聽得嘭的一聲悶響,正用鄙夷目光瞧著前方烏合之眾的羊骨真人,顱腦猛地一疼,眼前頓時一黑,天旋地轉,無比痛快的,當眾便昏厥了過去。

  本都要退去的人群,頓時凝滯。

  而后,一位性情耿直,無有心眼的妖魔,指了指倒地的羊骨真人,下意識道:

  “這家伙沒了,我們沖進去將寶貝搶了,再逃離新月省,七邪宗是不是就奈何不得我們了?”

  “能讓三位洞玄守護的寶貝,一定比先前那些破妖丹要珍貴得多,說不定是能護道的異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