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零五章 黑云血瘴罩金沙,人族血肉煉妖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云霧之中,兩道仙人似的身影化了虹光,往新月省去。

  仙人之一的陶潛,初始聽著鐘紫陽那頗為肉麻的夸贊,差點以為這位太上道真傳是識破自己身份了。

  聽到后來,才知曉鐘紫陽真正目標:邀請他化名的“林孺牛”,去造反。

  當然,帝制國號皆被他陶潛廢了,說造反已不準確。

  換另一個說法,應該喚作是起義。

  “我當日降生菜市口時,附體的第一原身,便是起義失敗的志士。”

  “倒是沒想到,兜兜轉轉,又回來了。”

  “太上道真傳邀我這個靈寶真傳,共同起義,這活兒有趣。”

  陶潛心頭思量,不由卻是動了念頭。

  先前在那膏人城中,他一開始就選中鐘紫陽。

  緣由之一,除了九州十二器之一的禹鼎外,也有另一個想法,便是想瞧瞧嬴青帝這位第一潛龍,還有以他為旗幟中心建立的祖龍社,想瞧瞧提出人人平等的祖龍社,是如何起義的。

  是以現在鐘紫陽邀他入伙,陶潛并未第一時間拒絕。

  不過,陶潛也不打算立刻就答應。

  即便鐘紫陽說祖龍社并無限制,成員來去自由。

  可畢竟是一樁大事,須知即將開始的,可是起義這檔事。

  這與他主導的“陽燧首義”截然不同,那時被犧牲的,只有天命帝朱庸。

  可商陽起義,陶潛完全預想出來。

  這一遭,要死多少人。

  起義之事……可不是請客吃飯這般簡單。

  “嗯?”

  陶潛盤算著還未回答,忽然不管是他還是鐘紫陽,眉頭都是突兀皺起。

  這二位,皆是得道真修。

  性靈敏感,法眼非凡。

  同時都是感知到,前方數百里外有一座城池,只是那城池上空污濁漫天,竟是無一處潔凈地。

  陶潛一雙堪比千里眼般的重瞳,須臾便瞧見:遠處天穹,完全被一股股怪異黑氣染得烏漆嘛黑,昏昏沉沉,遮天蔽日,簡直好似一張極渾厚的黑毯般,將那處區域蓋了個厚實,偶有些破洞裂縫,才容得烈陽輝芒照射下去。

  來不及向鐘紫陽描述這奇景,便先聽他嘆了口氣,隨后道:

  “林道友,新月省到了。”

  “你所見之景,喚作黑云血瘴,這些瘴氣,在新月省內大大小小的城池上空,隨處可見,皆是此省數千萬民血汗所化,內里滿是污濁暴戾之氣,伴生有磨魂血珠,任何生靈闖入其中,都要遭難。”

  “以你我的修為雖是不懼,硬闖過去也無問題,只是被那些臟污濁物沾身,終究不美。”

  “不若我們換一種遁法,也去那城池休憩一二,好讓道友瞧瞧新月省如今的風貌。”

  “前方那座城池的原名為何?貧道也是記不得了。”

  “只曉得如今喚作金沙城,城中之民,再加周遭村鎮人口,約莫五十萬左右,執掌者是一個名為金沙宗的左道門派,原是一群漕幫中人,后得了機緣,在漕幫外另辟一門,以金沙為名。”

  “滿門上下,修的大冊本命經依舊是《血河書》,其宗主修為已達蛻凡圓滿。”

  鐘紫陽說這般多,再看那金沙城上空的黑云血瘴,陶潛哪里還猜不出來。

  此行,應是鐘紫陽提前安排好的。

  目的?

  要拉人入伙,共同起事。

  最好的方式自然是讓目標與自己有同樣的感觸,同仇敵愾,方能同心協力。

  “鐘紫陽知曉我已在膏人城內殺戮過一場,依舊帶我來此。”

  “恐怕是認為,金沙城內的景象,會比膏人城更加駭人?”

  “掛天燈時偶爾也有新月省的訊息傳來,雖然只能瞧個模糊大概,但從死亡人數上看,新月省在北地諸省中,反而是墊底的。”

  “既然死的人最少,那境況應該就是最好才對……?”

  陶潛一邊思索著。

  同時并未拒絕鐘紫陽,而是點點道:“也好。”

  說話間,二人正巧見得那金沙城外有入城隊伍,長蛇也似,彎曲蔓延出去數里地。

  無聲無息落地,融入隊伍。

  陶潛第一時間觀察周遭,很快便發覺入城隊伍的成分,極為復雜且怪異。

  其中多數,竟是從新月省其他城市,或干脆就是外省來的商隊。

  而后,是妖魔邪修、旁門左道一類。

  正派道佛也有些,但不多。

  若是在他處,人員構成這般復雜,早該混戰起來,將人腦子打成狗腦子去。

  可在金沙城外,氣氛格外和諧。

  這一幕景象讓陶潛想起尋仙縣外,騰蛇山下。

  修行界諸人去往坊市時,也可達到這般和諧的樣子。

  “莫非這座城池,已被金沙宗改造成類似坊市的地方了?”

  陶潛腦海生出此念,很快從周遭傳來的聲音讓他知曉,竟還是他陶大真人的格局小了,此地類坊市,卻比坊市要驚人得多。

  “少東家!此地果真靠譜么,你讓我們臨時改道來這里,要將鮫人珠、海獸血肉、紫珊瑚、孽龍鱗等稀罕寶物去換這里的特產回幽遼去賣,這一來一回,除非利潤翻倍,否則我們青云商號將損失慘重,東家怕是要暴怒。”

  “你懂什么,此行本就是我爹的意思,先前不說只是防止走漏風聲……那些珠子鱗片珊瑚算什么,只要我們將這金沙城中香肉丹、人魂丹、血髓丹、七情丹、五淫丹……等等特產,帶回幽遼,賣給那些旁門左道,或是魔宗大派,或是妖洞魔窟,必能大賺一筆,不要說一倍利潤,十倍百倍都有。”

  “嘶!”

  “這些特產,都是何種物事?這般值錢?”

  “好了,閉上臭嘴,莫要再東問西問,快快入城,買賣一成,立刻走人。”

  聽得片刻,陶潛立刻有了變化。

  雖然還未入城一探究竟,但光是這些所謂“特產”的名字,也足夠讓陶潛猜到一些東西。

  他皺眉思索時,前方隊伍快速變短。

  不管是妖魔邪修還是外省商隊,都有種緊迫之心,生怕落于人后般。

  盡管入城時,每一人都要遭盤剝。

  陶潛仔細看了,這金沙城根本不收凡俗鈔票銀錢,只收一些修行界通用的源石、靈錢,或是一些極好鑒別的低階寶物。

  那些物事在別處,完全兌換來一座大院子,豪華居所。

  在這里,竟只是入城費用?

  同時陶潛也飛快確認了鐘紫陽所說,此城的掌控者,是由一群漕幫之人轉化而來。

  證據,無比明顯。

  就在那城門之前,直接蹲了七八排,共計數百頭“血獸”,正虎視眈眈盯著入城隊伍,若有人不遵守規矩,恐怕它們齊齊就要撲上來。

  這一頭頭明顯由人族所化,剝了皮囊,兇殘暴虐的怪物,讓陶潛也是立刻想起尋仙縣所見的,那位漕幫舵主洪黑虎,是位修了血河書,但被自家兒子坑了一把直接異化為血獸的狠人。

  那日洪黑虎化作血獸肆虐碼頭,而此處,直接蹲了數百頭,倒是怪不得入城的妖魔修士無人敢造次,都是乖乖給了費用。

  鐘紫陽隨意丟了塊源石過去,二人也入城。

  剛入城中,極繁華的景象立刻映入陶潛眸中。

  許是因為此城的掌控者,乃是人族修士的原因。

  城中非但沒有膏人城那般惡臭,反而極為整潔,街道四通八達,井井有條,且幾乎每一條街都極為繁華,人潮涌動,摩肩接踵,只是其中無有一個凡俗平民,要么是修士,要么是妖魔,或是一些低階的武者、半妖之類。

  各個商鋪、攤位,所售賣的也不是凡俗的藥材皮毛百貨之類。

  而是各種讓陶潛有所悸動,可觸發出志述來的超凡物事。

  這金沙城,簡直好似個擴大版本的坊市。

  陶潛猜出鐘紫陽帶他來此的目的,是以也沒打招呼,直接就近尋了一個攤位。

  攤主是個年輕漢子,雖作人形,但生的怪異。

  頭顱扁平,雙眼狹長,間隔極遠,身子很長,腰身極瘦。

  站在那里左搖右曳,上撩下撥,活脫脫一個瘋子也似。

  不過落在陶潛法眼之中,立刻看出這是一頭蛇妖。

  更準確的說,是一個人族修了某種功法后,墮落異化成的蛇妖。

  陶潛也不管他,目光落在那攤子上。

  一塊蟒花布鋪陳在地,其上竟是整齊擺放著一方方木盒。

  盒中有格,分門別類放置著一顆顆約莫拳大的古怪丹藥,每顆丹藥都散發著一種對于妖魔邪修而言,極其誘人的香氣。

  陶潛還未開口,攤主先行熱情道:

  “喲,有尊客來了。”

  “不忙說,且先看看,小妖這里雖是小本生意,但貨品也算齊全。”

  “血丹魂丹應有盡有,便是稀罕些的陰女丹、陽柱丹也有,尊客盡管挑選便是。”

  妖媚聲音入耳,陶潛面無表情蹲下來。

  探手從那鐫刻著蟒花蛇紋的木盒中,拈起一枚通體暗紅色,散發著濃郁肉香,約莫拳頭大的丹藥。

  無需這攤主介紹,志述立刻迸發:

  志名:香肉丹。

  志類:丹藥。

  志述:此為異種丹藥,煉法極為簡單,先征召人族平民若干,以秘法封了肛竅,使其只吃不漏,再不斷喂食口糧,以秘法催肥……時辰一到,去了人族痛覺,再割肉煉丹便可,此法不傷人命,可持續發展,所煉出的“香肉丹”,對于妖魔邪修皆有效用,不論是吞服或是煉法,皆與拿生人來吃無異。

  還未看注釋,只是這第一道志述,便讓陶潛眉頭完全皺緊。

  一縷殺意,不由溢出。

  s:二更,還會有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