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九十二章 十八義軍掘帝陵,百足之蟲死不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被困神光的陶潛,已是安然接受了自己要付出的這奇特代價。

  高掛天穹,坐看下方龐大疆域內,諸般風起云涌的景象。

  “掛天燈的第三天,今兒個又會是哪個省,哪位天驕呢?”

  陶潛這邊嘀咕完。

  果然,未過太久,半個時辰后。

  似是又到了吉時,一股磅礴氣運隔空涌來,灌注入體。

  陶潛既聽得萬民歡呼,也窺見了其中過程。

  “洪省,在長生天朝七十二省中,雖素無多少存在感,然自古以來便是人杰輩出之地。”

  “世道糜爛后,此省民生愈加艱難,也由此誕生諸多志士,只是朝廷在此省的掌控力極強,是以志士們紛紛去往臨近的福閩、南粵、湘西等大省活動,直至陽燧首義爆發后,有兩位農戶出身的志士,登高一呼,短時間內將諸多有志之士召回。”

  “六個時辰前,先行攻陷省內第二大城池柴城,聚攏凡民,策反駐軍后,于半個時辰前,成功攻陷都城,并宣布跟隨前面幾個大省,獨立于朝廷,不受管轄,不承認帝制與國號,要徹底剔除趴伏在萬民身上吸血的碩鼠蟲豸。”

  “原朱氏皇族之一的十五皇子,谷王朱陽,試圖反抗,遭誅殺。”

  “獨立過程中,省內如閣皂宗、龍虎道、云夢山、鬼谷門、玉虛觀、真隱派……等道佛旁門,有感于萬民氣運,都提供了幫助。”

  “義軍首領喚作‘孫不群’,乃是一位天驕奇才,非道非佛,亦非千年家族之人,更不屬旁門左道,以一介散修之身,兼修諸派法門,竟巧妙利用代價互沖之理,修至洞玄之境。”

  “其身邊跟隨有一位義弟名為盧世林,后證實為方士組織圣子之一,在其試圖蠱惑孫不群復辟稱帝之時,遭孫不群親手鎮殺,懸尸于省城之外,警告方士。”

  這般志述,看來極為詳盡。

  似乎也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但陶潛如今知曉秘辛諸多,瞧得幾眼后,立刻猜出了一些東西。

  “修行界,恐怕全部要入世了。”

  “祖神禁法破碎只是讓那些大派、修行勢力進行了小小嘗試,如今陽燧首義出現,才是最完美的借口和時機,而更直接的原因,恐怕是祖神禁法碎片可以化生為異寶這個確鑿證據,諸派皆沒了任何顧忌。”

  “而那喚作孫不群的,恐怕是一位梟雄人杰,先前必得了方士圣子盧世林的諸多好處,只是察覺方士組織將遭數十億民厭棄,是以狠下殺手,撇清關系。”

  “時也命也,讓他輕易便成了,如今搖身一變,倒成了洪省主宰。”

  陶潛分析到此處,面上倒是并無多少對那孫不群的厭惡。

  他又不是道德圣人,更不是見不得灰色,只會分黑白的蠢人。

  再說這個世道,好人難尋。

  他給方士來了一招釜底抽薪,雖是爽快了,但必定也會再次給長生天朝本就岌岌可危的表面秩序來一次重創。

  這個時候,正需“強勢人物”來穩定局面,孫不群正是這一類。

  不破不立是至理名言,但破而后立卻也是需要時間和過程的。

  真正讓陶潛有些欣喜的,是他得出一個推論:

  方士組織!

  要遭難了。

  陶潛這判斷,有些沒來由。

  須知不久前他陶大真人還差點被方士遣來的十三位極樂境強者,捉了回去。

  這般強大實力,按說是極難衰弱的。

  可惜,時代變了。

  “既然連云夢山、鬼谷門這些并不算很強大的門派,都敢出來踩方士一腳,這組織遣出的圣子又接連遭鎮殺。”

  “顯然,墻倒眾人推的時候到了,這兩千多年來,方士組織借助便利,敲骨吸髓,享盡好處,天下間除了太上道、靈寶宗這類大戶,其他的,恐怕早就眼紅不已。”

  “恐怕現在的局面,是整個修行界都在一哄而上,個個都是摩拳擦掌,手持利刃,白刀進,紅刀出,不割了方士全身的肉,怕是不會罷休。”

  陶潛想到痛快處,不由笑出聲來。

  從南粵時,與那狗屁圣子秦無相接觸開始,陶潛就瞧這個方士組織分外的不順眼。

  只是對比起來,他的力量與方士相差太多。

  可誰能料到?

  這般大的勢力,會被陶潛瞧見機會,來了一記狠的。

  不過認真計較起來,陶潛也的確是非常人,行非常事了。

  山河社稷圖啊!

  這般異寶,誰到手了不好好愛護。

  可陶潛,就舍得崩解了它。

  分析完后,他依舊掛著,時間開始慢慢流逝。

  接下來的數日,他軀體接受人道氣運,腦海中則浮現出一團團志述信息流:

  “魔都主政九皇子死后,救國會宣布接管官府,同時跟隨潮流,廢除國號帝制。”

  “期間爆發過一次‘仙魔大戰’,九皇子朱啟之親生父親,太上魔宗長老,凌媧真君從秘境趕回,得知噩耗,當場瘋狂,要殺魔都至少數百萬百姓為其子陪葬。關鍵時刻,大荒三仙中另外兩仙趕回,三仙合力,將魔頭凌媧驅走。”

  “此事后,救國會宣布,他們將請出上古道門隱宗,曾與太上道、靈寶宗并列的元始宗,庇護魔都的同時,也號召七十二省一起獨立,并各派出一位代表,前去魔都,商討救國救世之人道大事。”

  “錢塘省緊隨其后,宣布獨立,其主政官乃是被朝廷冊封的大都督程羅漢,此人是一位大軍閥,手握數十萬雄兵,且內里有諸多是經由佛門大派含山寺訓練出的佛兵,戰力不俗。”

  “此人知悉陽燧首義之變,直接斬了當朝二十一皇子,錢塘王朱賢,并將省內共計三萬一千姓朱之人,驅逐出境。”

  “其宣布錢塘獨立后,卻并未廢除帝制,只說不承認國號,要自己新建一個地上佛國,而他來當國王,以佛門妙法,來治理省內數千萬人。”

  “許是為了造勢,程羅漢除通電全國外,更傳訊給了大自在寺、大轉輪寺、金剛寺等幾家佛門大派,請求他們遣來得道高僧入錢塘,輔佐于他。”

  “諸寺,皆拒絕此人。”

  “誰料當日便有一僧拜訪,自稱為魔佛寺高僧,空蟬羅漢,須臾將其說服。”

  “依舊立地上佛國,只是國教,將變更為魔佛寺。”

  “遭拋棄的含山寺意圖擊殺程羅漢,魔佛寺連夜出動,數個時辰內擊退含山眾僧,迫使這座開派五百年之久的佛門大寺,徹底搬離錢塘省。”

  “百越省響應救國會號召,宣布獨立。”

  “其主政官喚作沈龍亭,并非是軍閥,而是朝廷委派之官員。”

  “此人先后知悉魔都、陽燧兩地的驚變與秘辛后,對朱氏王朝之舉極為憤怒,當場宣布造反,并在元始宗一位隱修勸誡下,投靠救國會,請求元始宗遣來志士修士,共商救國救世之道。”

  “南粵宣布獨立,此省由嬰宗接管。”

  “嬰宗原本被困域外的一部分‘嬰靈’回轉,一夜之間,將南粵境內所有妖魔鬼怪屠了個一干二凈。”

  “同時也宣布,不歡迎朱氏王朝以及歷代皇族任何一人,入境者,殺無赦。”

  “福閩省宣布獨立!”

  “此省內誕生三路義士新軍,以極快速度攻陷全省,三軍背后皆有大勢力,分別為神霄派、女兒國以及觀音寺。”

  “每一路都極為強大,本要火并,但在女兒國斡旋下,決意聯合共治。”

  雖說有這般多大事,會一樁一樁的報備給自己。

  真正的足不出戶,便知天下事,但這也改變不了他被困在天穹上的事實。

  好在,他也有自己的樂子,那就是看仇家倒霉。

  陶大真人的心眼,一向不大。

  “掛天燈第五日,共計已有二十一省廢除帝制與國號。”

  “方士麾下如長春會、貨郎門、千墓宗等等下九流勢力,幾乎被清掃一空。”

  “損失圣子十一人。”

  “這感受,真個是妙不可言,嘿嘿。”

  陶潛這一笑,便笑出事了。

  樂極生悲,接下來一整日,竟是再無省份跟隨。

  正相反,次日一早,忽然來了個極震撼的壞消息。

  伴隨著一股極其磅礴的人道氣運涌來,陶潛聽見的,卻不是新省廢除帝制的消息。

  而是另一樁,頗為匪夷所思,但他一細想便知無比合理的大事。

  “急報!急報!”

  “全國大急報,七十二省皆該知。”

  “就在昨夜,奉天省大軍閥張麻子,聯合漠北省大都督耶律祿山、古豫省大軍閥宋鐵城、齊魯省軍閥吳紹祖、幽遼省大都督馬小寧、烏江省軍閥郭斬龍等共計十八路大軍,一起攻打帝都。”

  “盡管朱氏王朝有可怕底蘊,有恐怖禁法,但仍舊在一夜之間,破了帝都防御。”

  “十八路義軍先將帝都內朱氏皇族,全族捉拿,而后攻入帝陵之中,正是在朱氏帝陵內,義軍遭遇恐怖打擊。”

  “陽燧首義中所提及的朱氏太宗皇帝朱日照,竟已異化成了魔神一般的存在,其先后吞了數十萬大軍,殺死道佛修士成千上萬,最終在義軍將士們不顧代價的征伐下,才將入魔的朱日照徹底殺死。”

  “由此,真相大白。”

  “原來所有的一切,皆是朱日照所為。”

  “其早年得了一件從域外降臨的魔物,名為萬法真魔噬運妙道寶珠,正是依仗了此寶,朱日照才可謀害朱氏王朝的開國皇帝,而后趴伏在長生天朝萬民身上吸血,從那日開始長生久視,享盡榮華。”

  “所謂方士,也是其麾下所建組織,故意取了與始祖皇帝當年所建組織之名。”

  “究其根源,此禍實乃朱日照之野心所致,乃是那魔物所致,與國號無關,與帝制更無關系。”

  陶潛是借助得人道氣運時的便利,才聽見了這些傳遍全國七十二省的戰報。

  而七十二省內,數十億民所接收的信息,更加的直觀。

  那所謂的十八路義軍,將他們攻入帝都、帝陵的過程,以及發掘出的真相,還有與“魔神朱日照”廝殺時的駭人景象,事無巨細的,全部記錄了下來,而后以各種超凡手段,散播到了每一省,每一城。

  并且分成了九章八十一回,在各地滾動播報。

  方士組織的底蘊,這一日顯露無遺。

  動搖?

  是的,至少半數,也就是二三十億人,在“鐵證”面前不得不動搖。

  原本還憤怒到,完全沸騰的民意。

  無比詭異的,冷卻下來。

  縱是高掛天穹,陶潛也可通過體內氣運之玄妙,隱約間聽見那些省份,那些城市,市井酒樓,或是高堂議會中的議論和爭吵聲。

  “原來如此,真相竟是這般,這朱日照,可惡啊。該殺。”

  “這就對得上了,那天命帝朱庸,想必也是被自己的祖宗誆騙了,竟是真的認為,歷代皇帝都沒死,還能利用長生天朝這個國號實現長生久視,趴伏在萬民身上吸血?著實是有些聳人聽聞,不可思議了。”

  “嗯,如果是朱日照一人的狼子野心,那便合理太多了。”

  “既是如此的話,那我等堅持廢除國號和帝制便無理由了,這二法延綿此國兩千多年,乃是始祖皇帝留下來的法統,哪能如兒戲一般,輕易廢了?”

  “在理在理,那二十一省真是胡鬧,我們定州省莫要跟隨。”

  “可是諸位不要忘了,萬一朱庸所說才是真的呢,繼續維持國號和帝制,是有風險的。”

  “鐵證如山啊,還有什么可說的,那顆魔珠一被掘出,立刻化成山岳般,往天外逃遁,遭十八位仙人一同出碎,那夜,帝都可是下起了魔尸雨,那些猙獰可怕的太監、宮女還有士兵,都已被證明,是當初太宗朝的人物。”

  “要我說,既然罪魁禍首已死,皆大歡喜,祖宗法統絕計不能更改,平白壞了我神州氣運。”

  “既然是朱日照一人所謀,與國號帝制皆無關聯,我青云省仍舊遵循祖宗法統,不立朱氏,那便立秦氏好了,正好如今我省大都督秦連山乃是秦氏族人,血脈之貴,可追溯至千年以前的秦氏王朝,正合為新皇。”

  “我們風藏省,可追隨李氏的天驕族長李司命開新朝,李家,曾也開過盛世王朝。”

  “大善!”

  “善,除朱氏不可立外,其余諸姓都可嘗試開新朝,延續我們長生天朝,神州上國之法統威儀。”

  “呵,一幫老東西,竟然用這般拙劣的法子。”

  天穹之上,陶潛驀地開口道。

  雖然語氣中滿是蔑視,但他也知,方士組織這做法是有效的。

  不說旁的,驟然停歇的人道氣運灌注便是明證。

  好在陶潛也并未指望自己的這一擊,能真個將方士一鍋端了,這不現實。

  能重創方士,已是不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