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章 太玄許重諾,天子忽駕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自陶潛因煉那九蟾珠,當了十幾個時辰散財真人后,又過一日。

  時辰還未真個到,登仙島早已是熱火朝天。

  此座仙島冷清多年,忽然有了這般磅礴的生靈氣息,讓不少偶然過境的靈寶修士都不太適應,不過很快便都想起這仙島,已是改換了一個來頭不小的新主人。

  就在今日,登仙島便要辦那仙桃宴會。

  喚作“紗奴兒”的鮫人首領,因得陶潛歡心,已領著一群鮫人翻了身,從那地形險惡的黑礁水窟,搬入那龍澤水府,與一群龍屬妖種做了鄰居。

  過往這些粗魯龍妖沒少欺負她們,如今就是那身具真龍與九頭蟲兩種血脈的“九首”,見了她也會親熱的喊一聲紗奴兒妹妹,時不時還會給些好處。

  須知過往被他瞧見,少不得被他欺辱嘲笑,之所以沒吃了她,還是嫌她人瘦肉柴,塞牙縫都不夠。

  紗奴兒人雖弱小,智慧志向卻都不低。

  自然清楚能族群能翻身的倚仗是誰,更別說還因此得了一門根本法《泉先水母異訣》。

  是以知曉能為新主人做事,今日早早便起了。

  領著一群鮫人,穿上自己編織的紗衣,各化出好看人相來。

  一做接待,二是采集鮫珠靈貝,裝飾諸洞府宮殿。

  這差事她做來很是欣喜,畢竟往日她們這一支鮫人族不過是下等妖奴,屈居于礁石水窟內,靈機仙子殞命此島無主后,她們更是無甚地位可言,到后來直接異化墮落成了妖魔一屬。

  若非真人老爺到來,或許某日隨意有位弟子過境瞧她們不順眼,直接出劍砍了也未可知。

  再說與她同為接待的,還有晶妖族女孩,以及青丘狐族。

  蓬萊海中,妖屬異類不知凡幾,同樣也是存了高低之分,而晶妖族、青丘狐族,毫無疑問皆屬上等族群,尤其是那晶妖一族,平素多窩在星膜秘境之中,唯有少數幾個如鐘豆豆這般的女孩兒會出來耍,極受一眾仙姑喜愛。

  如今靈寶山門中諸多人都認定真人老爺會是多寶一脈未來執掌者,緣由之一,便是真君將晶妖族賜給了真人老爺。

  紗奴兒自異訣中學了一手御水術,引來一道碧波撐起上云頭,在如今為登仙島管事女仙的鐘豆豆帶領下,與青丘狐族一喚作“白寧兒”的狐女,還有一只喚作“知女”,慣常愛嘰嘰喳喳的乳婦鳥妖一起,接引四方尊客。

  短短數個時辰內,她自覺漲了好大一番見識。

  先瞧得靈寶門中闖下好大聲名的一眾本代真傳,三三兩兩,先后而來,個個都有著非同尋常的威儀氣度,皆是真正的神仙中人,由著鐘豆豆引去靈機洞府主殿落座。

  在真傳中,紗奴兒幾乎為一位肌膚雪白,面生紅暈的女修所傾倒。

  只是她不敢靠近,只遭其瞧一眼,紗奴兒便有生死預警。

  心下知曉:若那女子要殺她,不需動手,一道含著殺意的目光即可。

  女子身份她早聽乳婦女妖提過,正是這一代靈寶弟子中,女修之首,天生金烏法體的陸仙子。

  除卻這十七位風儀非凡的真傳外,紗奴兒很快又見到了一位接著一位,在門內皆有不俗地位的年輕弟子。

  有騎鹿而來的英俊道人、亦有身伴仙樂的年輕女修、面目古拙的劍修、駕樓船而來的陣修……有這些正常的,自也有非常的,如人首獸身的異人修士、好似山精鬼魅般的異類、如骷髏也似的詭物、蠻荒巨人……更有不少尊客,連幻化人形也懶得,直接顯著本相便來。

  這些尊客,都屬年輕一輩,背后都站著一位位長老,或是旁的地位不俗者。

  師長們皆有默契,視這仙桃宴為弟子們的交流,無一人來擾興。

  只是派弟子前來時也都給了豐厚的回禮,讓那一群負責收禮的晶妖少女們,樂得直接笑出了聲,太陽光輝照耀下來,個個都是亮晶晶的。

  紗奴兒雖是異種鮫人,但辛苦這半日,也是累得氣力虧空。

  不過完事后,她卻是一臉滿足之色。

  “白活了這么多年歲,如今才算見到了仙家氣象。”

  “昔日靈機仙子尚在時,雖說地位不弱真人老爺,但仙子喜清冷寂靜,難有這般盛會。”

  “適才我還瞧見了兩個皇子皇女,凡俗世界那般尊貴,到了這登仙道場,卻也只得去坐那末座,擠不進前面席位去。”

  嘀咕中,紗奴兒又鼓起余力,領著鮫人們去做侍女。

  將那珍饈百味、玉液瓊漿、香醪佳釀等等搬到席上去,雖說此間是仙桃宴,卻不是真的只拿出桃兒來招待客人。

  云華仙山,靈機洞府。

  雖然來的客人非常多,不過再多,這有著重重宮闕的洞府也裝得下。

  陶潛端坐主殿,周遭自都是一眾真傳。

  絕仙海一行,他輕松得了其余十七位真傳認可,未能參與伐八仙之戰的四位,回轉后也都聽過轉述。

  雖說還未真正戰過,但誰都知曉,以陶潛展露出的殺伐手段。

  在十八人中,縱排不到前列去,也可在第十左右晃蕩。

  最為恐怖的是,他不過才筑基境而已。

  在修為境界之上,十七人都走在陶潛前面,欣賞其脾性,便都想將自己破入蛻凡的經驗分享一二。

  只這一分享,他們便都得了個震驚消息。

  “陶師弟,你適才說你選了那第三法來錘煉道基?”

  真傳中,楊介眉頭皺起,驚訝道。

  其余十幾位聞言后,也都是差不多的面色。

  在八仙島曾與陶潛同伴的馬元師兄,此刻顯著那三頭六臂,一邊啃著長生仙桃,一邊也投來訝然目光,跟著道:

  “第三法?我欲蛻凡時,師尊也與我說過此法,好處極大,但兇險也多,且極是麻煩,尤其我聽聞那凡俗世界,因無了祖神禁法庇佑,正值大爭之世,處處是劫,處處是險……陶師弟,你這回有些孟浪了啊。”

  已與陶潛混熟,修了昴日法相的黃真師兄也接著道:

  “之前我還猜測,以多寶師伯寶庫豐厚,陶師弟必可在短時間內蛻凡,戰力又漲。”

  “誰料到?陶師弟卻選了個最難的煉道基法,還得再入凡俗世界去,忒麻煩,忒是麻煩了啊。”

  “我還說日后得常來你這登仙道場耍,這桃兒好吃,那火焰山風景也美……你卻說你要出遠門,趁著你還未走,我且多吃幾顆桃兒。”

  這二人說完,多數真傳都是一臉贊同。

  唯有包括楊介在內,排前五的五人,雖也是驚訝,但想了想,都是投來一道贊賞佩服之色。

  楊介回想了一番陶潛經歷,似有明悟,點點頭道:“陶師弟有慈悲心,亦有大氣魄,當可挽天傾。”

  玉塵真人也跟著贊同道:“陶師弟果非凡人也。”

  金烏仙子陸師姐瞧著陶潛,眼眸更亮,道:“吾是以天兆煉得道基,比不得陶師弟,祝師弟早日得償所愿。”

  閻魔真人魏師兄性情依舊是那般,此刻看著陶潛,淡淡點點頭道:“陶師弟不錯。”

  這四位說完,不知何時已補回斷臂的太玄真人許旬大師兄。

  此刻,也投來目光,隨后竟很是認真道:

  “道途抉擇,在乎個人,陶師弟遵循本心所選,自然是一等一,也是最契合師弟的煉法。”

  “師弟天賦驚人,神通手段亦非尋常可比,若是其他時候,第三法根本難不住師弟,輕易便可度了煉了。”

  “只是如今的凡俗世界,正值兩千年來最混亂之局,便是我這種山門內清修的閑人,也有老家派人來言說種種,如今摻和進去的勢力不知凡幾,道門諸派,佛門大寺,那諸多旁門左道,以及隱秘魔宗……修行界,恐是避免不了這一劫,必也要徹底摻和進去。”

  “我出身許家,亦是個千年門閥,族中老人想借我身份,將靈寶宗拉攏過去,自是打錯了算盤,遭我一口回絕。”

  “不過師弟此行去了凡俗,若有需要幫忙處,盡可來信,師兄我必趕來助你一助。”

  吐出這句,席上一眾真傳以及陶潛,都是變了面色。

  任是誰都聽得出來,這是承諾。

  誰也沒想到,太玄真人會忽然許出重諾來。

  須知他老家來人求助,他也是一口回絕了去。

  此時竟然允諾,只要陶潛傳訊前來,他就會趕去幫助。

  這人情,大了。

  陶潛面色變化,正欲開口勸解。

  又見許旬抬手一阻,繼續又認真道:

  “師弟莫要說什么,此乃師兄本心所愿,你如何能阻?”

  “其余師弟師妹不必隨我,修行之事皆在個人,應劫二字可不是好玩的。”

  “以凡俗世界如今劫氣洶涌,便是一尊兩尊劫仙填進去,最后也免不了身死道消的結局。”

  “何況你們才不過蛻凡,莫要臨時起意卻又支付不起代價,白白毀了自身道途,莫忘了靈機師姐的前車之鑒。”

  說到最后,許旬難得露出嚴厲神色。

  這幾句,倒是真勸住了想隨口也答應陶潛的幾位真傳。

  道音入耳,眾人都是明悟。

  許旬師兄許出此諾,或許是為了八仙島上那一次援手救命的人情?亦或是旁的什么因由?

  不管如何,這允諾的分量都太大了。

  陶潛想了想,只得端了杯仙酒謝道:“師兄有心了,師弟愧領。”

  他剛一說完,從仙桃堆里抬起好大一顆馬頭的馬元師兄。

  似乎想起什么,三雙手臂齊齊拍了拍三顆腦袋,恍然大悟道:

  “陶師弟你既選了第三法,要入世度劫去,免不了要與當代長生天朝的皇族打交道。”

  “正好,山門內近日來了兩位皇子皇女。”

  “那皇子,拜入了明霄師叔門下。”

  “那皇女,則被彩云姑姑收了。”

  “二人都算是我們師弟師妹,今日我還遠遠瞧著他們也來了,不若請過來先熟悉一二,待陶師弟入了凡俗,也好方便行事。”

  聽他說罷,陶潛跟著挑了挑眉,顯然也是沒想到自己宴中來了兩位皇家貴胄。

  想了想,道理也的確如此。

  雖然選了第三法,也得授了《靈寶無量度劫法》,但究竟如何度,如何煉,至今也沒個章程。

  是以也沒拒絕馬元師兄建議,抬手將那鮫女紗奴兒喚來,要她去請人來。

  說來也是巧極,主殿末座區域。

  十三皇子與寶壽公主二人在席中,周圍是這數日來,結交的一些碧波島弟子。

  各有師承,來歷其實都是不俗,只是無法與前面那些弟子相比,所以被安排到了此間。

  不過也無一人不滿,一是這席上仙桃頗為美味,好處又多,二是凡事就怕對比,好歹仍在主殿,沒有去了偏殿不是。

  另外靈寶弟子,并不怎么在意繁文縟節。

  好些人吃過仙桃,嘗過仙酒后,都是嚷嚷著要去前面找一眾真傳請教。

  十三皇子,也打起了這個主意。

  囫圇吞了兩顆長生仙桃后,他便扯了扯身側,正沉迷于美食、仙桃、瓊漿不可自拔的寶壽公主衣袖,悄聲道:

  “皇妹,別吃了。”

  “我二人來了宴席,不論如何,都該去謝謝主人家才是。”

  皇子話剛說完,便遭自家吃貨皇妹無情拒絕。

  她出身帝王家,山珍海味,奇珍異果自然是吃了個遍。

  但這里畢竟是靈寶宗,多得是外界沒有的好物。

  寶壽公主一向天真爛漫,嗜好美人美食,此時哪里愿意理會自家那權欲熏心,好耍心機,又無大智的皇兄。

  遭拒后,十三皇子面色未變。

  對于自家皇妹,他一向有辦法。

  自小他要做什么事,總愛拉上寶壽公主,蓋因寶壽性情天真,有著一種奇妙的親和氣息,可讓人憑空生出好感來。

  便是性情暴虐的父皇,以及陰晴不定,心機深沉的太上皇,面對寶壽公主也從來都是笑臉。

  借著這“工具人”,十三皇子雖然無甚好條件,很難去奪儲君之位,但自小都是順風順水。

  他笑了笑,又是低聲道:

  “皇妹你不是一向視這登仙島為圣地么,靈機仙子在此島居住多年,必有諸多痕跡留下。”

  “如今陶真人是此島主人,你若軟語求上一求,說不得還能得一兩件靈機仙子的貼身信物呢。”

  “真的?”

  果然,他兩句話吐出,沉迷仙桃不可自拔的寶壽公主立刻抬起頭。

  那可愛臉蛋上飛揚笑容,一雙眼眸也是亮晶晶的。

  就見她騰的一下起身,反過來扯了十三皇子便往主殿前席而去。

  “走走走,我的靈機仙子……”

  兩人剛起身,剛離席數步。

  迎面便走來一位鮫女,瞧見二人便拱手道:

  “兩位可是十三皇子與寶壽公主?”

  “我家主人有請!”

  兩人自然都知曉眼前這喚作紗奴兒的鮫女,正是登仙島陶真人的侍女。

  是以聞言后,兩人眼眸更亮。

  寶壽公主是自覺要到仙子貼身信物的可能性,更高了。

  而十三皇子則是想了想,自忖道:

  “主動來請?是了,這位陶真人與靈寶宗其余真傳弟子不同,乃是從南粵底層散修沖上來的,想來更加清楚我們皇族地位。”

  “如今知曉我與寶壽也在,便請去說說話,結交一二?”

  不提這一對皇子皇女,各有所想。

  跟隨著紗奴兒,很快便走到了主殿前席。

  一走得近了,兩人都是瞧見了包括陶潛在內,這一代靈寶宗十八位真傳弟子。

  兩人都是呼吸不由急促,目眩神迷的模樣。

  這不止是修為不高的修士,見到更高階修士的正常反應。

  也是天賦尋常之人,瞧見天驕風儀后的正常感覺。

  不同的是,十三皇子內心念頭有些不甘:

  “明明為皇家貴胄,天之驕子,可與這些人相比,我朱權竟好似成了泥豬癩狗般的人物,上天何其不公。”

  而寶壽公主目光巡視一圈,在陶潛與金烏仙子之間來回掙扎,最后鎖定金烏仙子,內心狂呼道:

  “好耶!”

  “這就是金烏仙子了吧,果真是好美好美,要是靈機仙子還在,她們二人湊成……不,我不可起妄念,靈機仙子與云華仙姑才是最合適的。”

  兩人反應古怪,意念更怪。

  全然不曉得,場中包括陶潛在內,個個都有敏銳感知。

  似兩人這般修為不高,又不懂隱藏自己心念的,眨眨眼便可洞悉他們想法了。

  十三皇子想法,無人在意。

  陶潛等十七人都憋著笑,偷偷瞥向陸師姐,后者目光正漸漸危險。

  兩人到席間,正欲上前見禮。

  可就在這個時候,任是誰都想象不出來的變故意外,突兀發生。

  只聽“咔嚓”兩聲,十三皇子與寶壽公主,身上皆佩戴著的一枚類似的龍形玉佩,于此刻毫無征兆的碎裂開來。

  幾乎是同時,陶潛體內那一股人道氣運,也猛地開始翻涌,并傳遞過來一道隱晦的信息。

  三人,齊齊面色變化。

  陶潛是驚訝!

  而十三皇子和寶壽公主,則先是怔住,繼而是到達極致的恐懼,驚駭,兩人甚至遏制不住,眼眶蓄滿淚水,當場便要大哭起來。

  只見十三皇子,此刻開始渾身顫抖,整張臉近乎扭曲。

  哆哆嗦嗦,不敢置信道:

  “父……父皇,駕崩了?”

  s:不會是輔助上位之類的走向,那太俗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