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多寶煉得人胎袋,陶潛再喚域外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陶潛將滿是尸毒腐肉的皮囊丟入玉凈瓶,瓶中有大量小空間,共享那混元一氣無垢大禁。

  不多時,陶潛再晃蕩時,小空間內立刻傳來液體涌動聲音。

  顯然那玄尸血肉已消融成膿水,再過數日便是無垢清水,絲毫隱患也無。

  “這寶貝,真個是好用,居家旅行修煉廝殺都該備上一個。”

  “若是能真正歸我所有就好了,美哉。”

  陶潛一邊繼續由星吒魔帶著自己回轉山門,一邊則托著那靈寶玉凈瓶,美美感嘆道。

  不得不說,他的絕仙海一行能這般順利,寶瓶功勞不小。

  也很合理,畢竟是由多寶真君、云華仙姑兩人合練,可說是萬能異寶。

  不多時陶潛已回到熟悉海域,正欲往自家登仙島回轉。

  可就在此時,他身上異變生出。

  先是那絕仙令自動躍出,繼而是靈寶玉凈瓶搖晃著脫離他的控制。

  不待陶潛說話,那令符中便又傳來便宜師尊的聲音:

  “好徒兒,還沒得祖師傳法,這就想先學了你師尊我的看家本事?”

  “不過你要賴得去賴別人的寶貝,太上道的牛鼻子都不敢借我寶貝不還。”

  驟然被揭穿打算,陶潛面色卻是毫無變化。

  只看了眼令符和寶瓶,裝傻笑著道:

  “師尊在說什么,弟子聽不懂。”

  “這寶瓶令符師尊可都收回去,不過那瓶中有諸多靈材寶貝,更有一件異寶器胚,皆是弟子辛苦搜羅來的,師尊須得還我。”

  陶潛剛說完,那令符內立刻傳來大笑。

  聞聲如見真人,陶潛仿佛能看見那觀星殿內,頂著一頭爆炸黑發的多寶道人。

  一邊笑,一邊搓揉著污垢,渾不在意自己的形象,朗聲道:

  “孺子可教,我多寶一脈,哪能容得到手的寶貝飛嘍。”

  “明日這個時辰,記得來我金霞道場一趟。”

  “真傳大會臨近,早些選定錘煉道基之法,也可在祖師傳法時獲得最大好處。”

  “至于這瓶中的人胎袋,乃我那靈母師妹道軀所化,你修為孱弱煉不出什么名堂來,正好今日我有暇,耗些時辰替你煉成異寶,明日你自來取就是了。”

  “好徒兒!”

  “錘煉三法,事關道途,你師尊我無法替你做決定。”

  “卻可為你將三法所需準備妥當,你且好生休息一夜,待神思圓滿,再來擇選法門。”

  話音落下時,就見那寶瓶驀地翻轉傾斜。

  瓶口一開,大量經由洗練已恢復澄澈、潔凈的靈材寶物,如同一條小小靈溪般流淌而出。

  陶潛連忙取出芥子符種,將這些他辛苦搜羅來的寶材都收入囊中。

  隨著最后一批珊瑚寶石、青玉金磚涌出,那寶瓶又自翻轉,與那絕仙令一同化作流光,激射離去。

  寶材入囊,又得了師尊承諾要親自為他煉寶,陶潛心底自然欣喜。

  但此時注意力,卻不在那寶貝上。

  連多寶道人都鄭重提醒他錘煉三法的重要性,這讓陶潛忍不住又思索起來,腦海中再次回想起在靈碑島上所見所聞。

  不多時,陶潛回轉登仙島。

  他出門前吩咐一眾小的們看家,如今四日方歸。

  遁光入島,三禁大開,頓時驚動了島上諸多人。

  陶潛先是看著百位晶族少女從各處躍出,大白日下輝芒閃爍,為首少女正是鐘豆豆,這女孩兒身下還騎著一頭五彩斑斕、膘肥體壯,很是神駿的仙鹿。

  他記得分明,離島前他將一頭仙鹿交給豆豆照顧喂養,彼時那鹿兒還是頭呦呦嘶鳴的幼崽。

  如今再看,卻是又肥又壯。

  陶潛正疑惑豆豆是如何喂的?長這般快?

  很快他就看到鐘豆豆騎著仙鹿一邊奔來,一邊不知從何處掏出一顆汁水飽滿的仙桃,塞入鹿兒口中。

  破案了……陶潛釋然。

  這種喂法,便是一頭豬也可養成仙豬,何況是頭入門時得師長贈予的仙鹿幼崽。

  因為有他命令,顯然吃仙桃吃嗨了的不止是那頭仙鹿。

  陶潛剛回島,還未真個站定,就見得一大群乳婦鳥妖,借著有翅膀便利,眨眼越過小小歲、廉精兒、山九等等小的,各自都張開了雙翼,袒露了胸懷,一雙雙鳥眸中滿是對陶潛的熱切好感,齊齊撲了上來。

  “啊,是真人老爺回來了。”

  “幾日不見小老爺,好似更英俊了呢。”

  “小老爺,豆豆欺負我們。”

  “這幾日我們姐妹承蒙小老爺款待,他日必有回報。”

  “祝小老爺多福多壽,長生久視。”

  在這些熱鬧的祝福語中,陶潛被淹沒了。

  這畫面可說是群鳥投林之景,而他陶大真人就是那個“林”。

  如果是一群正常鳥兒那也就罷了,偏生是一群乳婦鳥妖,撲上來后立刻讓陶潛分不清東南西北。

  這景象正常么?

  自然,是不正常的。

  緣由倒是也簡單,乳婦鳥妖一族對陶潛一向親近,但也沒有到這般親近。

  唯一的解釋:她們吃多了長生仙桃。

  他種出來的這靈根果實,好處頗多,無甚代價。

  只有個微不足道的副作用:吃得越多,對陶潛便越親近,若吃超過百顆,那就再也無法對陶潛生出惡意了。

  陶潛身處女妖群中,香氣撲鼻,軟玉處處,心中卻是暗忖道:

  “好家伙!”

  “這群女妖是吃了我多少仙桃,若好感能以數值顯現,只怕個個都已滿了吧?”

  動念中,陶潛艱難閃身出來。

  再瞧登仙島,相比四日前更有仙家氣象。

  尤其是那長生桃林,已是徹底融入登仙島,第一批成熟的仙桃看起來被吃掉了一些,但并不算多,仍有大量酡顏醉臉的熟桃,同時又生了一些尚是帶蒂青皮的新桃,顯得更加和諧自然,極好極美。

  顯然陶長壽這些仙樹妖精,將長生桃林照顧的很好。

  陶潛瞧了半息,豆豆等少女們已來到面前,乳婦鳥妖們又涌過來,更過分的則是九首領著一群龍屬異種也嗷嗷叫著撲來。

  看那情形,這群龍妖也偷吃了不少仙桃。

  陶潛面色一黑,連忙抬手阻止,將鐘豆豆喚到身前,想了想后,吩咐道:

  “老爺我打算這幾日辦個仙桃大會,宴請同門。”

  “具體哪一日還未定,不過你們左右也無事,現在便可開始籌備。”

  吐出這兩句,陶潛又喚出符種。

  打開,傾倒。

  剎那間,一座由諸多寶材堆成的小山便出現在登仙島,多種寶光靈光混雜著沖霄而上。

  包括鐘豆豆在內的晶妖少女們,明明都說自己無竅,陶潛此時卻分明聽見了她們呼吸變得急促。

  晶妖族極為特殊,血肉靈果之類,對于她們而言比路邊頑石還無吸引力。

  但若是珊瑚寶石之類,那便完全不同。

  陶潛親眼看著,一個個嬌俏少女眼冒綠光,時不時吞咽口水,面色又跟著一黑,連忙接續道:

  “這些靈材寶物皆是你家老爺我辛苦搜羅來的,非是給你們的吃食。”

  “一是用來裝飾登仙島,二是辦宴會也用得上……”

  正說著,陶潛立刻瞧見神奇一幕。

  原本還晶光耀眼,燦爛嬌俏的女孩們,竟個個開始黯淡下來。

  那一幅得而復失的模樣,讓人瞧來極是不忍。

  陶潛無奈,只得抬手敲了敲鐘豆豆那晶瑩小角,補充道:

  “也是笨了些。”

  “你老爺我辦仙桃宴會,客人們上門哪一個會空手來,屆時你們還擔憂沒有好東西吃么?”

  “好差事給你們了,都籌備起來,莫要丟了我們登仙島的顏面。”

  陶潛說完,晶妖少女們齊齊都恢復了精神,甚至不惜與乳婦鳥妖們商量起客人名單,謀算著誰家寶庫里存著的好東西最多。

  將宴會之事安排下去后,陶潛徑直回了靈機洞府深處。

  府主靜室內,陶潛盤坐下來,開始總結清點此次絕仙海一行的收獲。

  初始是為了搜羅寶材去的,初入島便意外得了人胎袋,此后諸多靈材寶物也到手,又在靈感指引下撞上靈碑島,與白隱姑姑相識,有了些交情,更從萬摩、五銖、無相等幾位師長的靈碑內窺見了許多隱秘。

  此后又與一眾真傳,共伐八仙島,最后得了九蟾珠。

  回想一番,陶潛此行可謂是收獲滿滿。

  只是那些寶物雖然珍貴,嚴格算起來又都是身外物,真正讓陶潛在意的,還是與自己修行相關之事。

  雖然好奇自家師尊為自己準備了何物何法,但一夜時間他還是等得起。

  “不過,休息整夜也無必要,只可惜玉蟾師叔殘存真靈頗為脆弱,如今已陷入沉睡,否則也可再請教些修行問題。”

  “說起來好似許久沒有煉秘魔宗法門了,佛門涅槃印都修了,哪能忘了曾經的看家手段。”

  “秘魔無我、斬仙、蕩魔三劍,后兩者都無需煉,自動積蓄醞釀,待到時機成熟直接斬出去就是了。”

  “煉神法暫時也不需要,那就只剩下喚魔法了。”

  念頭閃爍到此處,陶潛眼眸立刻亮了起來。

  也不耽擱,立時將萬魔名錄、天魔化血丹、尸孽蟲這老三樣準備好,元神立刻躍入秘竅,笑著道:

  “正好我如今已是筑基境,能喚來更高級、更稀罕些的魔頭,先行儲備一批,免得要用時發現缺貨。”

  此刻若有域外天魔在此處,聽得陶潛這話,只怕少不得要悲憤大哭。

  這哪里來的人族修士,怎比魔頭還要魔頭。

  次日,登仙島正自熱火朝天。

  忽而一道沉沉魔光,自靈機洞府內涌出,如雷霆疾走,動靜極大,倏忽掠過海面,往遠處那巍峨金霞島而去。

  只是剛掠出數十里,就聽見那魔光內傳來陶潛的吐槽聲音:

  “不好不好!”

  “你這律令魔頭雖是稀罕,遁速也快,卻遠不如星吒童子舒適方便,震得我腰酸背痛,平白受罪。”

  “還是換回來,換回來吧。”

s:二更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