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五十七章 龍犀孽力污千里,陶潛持寶懾全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便是道化境的力量?”

  陶潛撐開蟾珠寶氣,庇護數十同道,自也是清晰感受到了那不斷迸發,已是無所不在的紅光龍氣的威能。

  修行界中本就有各類瘴氣、血氣、詭氣等物,有諸多作用。

  但那些,皆污不了九蟾珠這種級別的寶物。

  這“龍犀孽力”卻可以,足見恐怖。

  按照陶潛腦海中志述中說,即便他再往里添上圣胎袋這寶貝去,也不過就再多撐數個時辰。

  他自己,異樣魂靈疊加靈寶妙體,論及防御可說是同輩無敵,也不過就是多撐十日罷了。

  而這!

  還只是那楊龍犀從域外泄來的孽力氣息而已,非是本體。

  一旦其真身,或是投影分身之類降臨。

  幾乎可以想見的結局:祖龍社將覆滅,新月全省淪陷。

  陶潛暗自咂舌,同時傳音給袁公請教。。

  便是他不問,心憂自家弟子性命的袁師,此刻也主動傳音來道:

  “莫要慌張,也莫弄險。”

  “此是楊龍犀老怪身上泄出的孽力,他已有千年壽數,在方士諸老怪中也在前列,他這孽力足可污百萬生靈,皆化作龍獸,供他驅使,不過他的證道途徑乃是取巧而成,比不得你家那群二代老祖,他放孽力肆虐,孽力時時刻刻也會反噬他。”

  “加上那個沒卵子的小子修為不濟,撐不了太久,是以他將孽力控制在千里方圓,至多一個時辰,此災必消。”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你這蟾珠至少可支撐三個時辰無恙,而你身具靈寶妙體,只要不莽撞的主動去吸那龍犀孽氣,哪怕硬抗數日都無問題。”

  “安心等著就是。”

  袁公說得輕巧,陶潛聽來卻是警鐘轟鳴。

  他自也曉得自己不會有事,可此間最要緊的,仍是新月起義成敗問題。

  玉面仙郎賈三元視這神通為壓箱底,翻盤所用,怎會這般輕易讓祖龍社過關?

  果然,他這預感剛出。

  天穹之上,嬴青帝的怒吼傳來。

  “賊子敢爾?”

  眾人隨他吼聲,驀地看向商陽城上空。

  血腥異變,正在上演:

  祖龍社眾修因有如林孺牛、鐘紫陽、陳希夷等諸多大派天驕祭出寶貝來庇護,是以大多無事。

  但七邪宗一方,尤其是那些被利益招攬來的妖魔邪修、神詭異類,自然沒有這待遇。

  盡管楊蒼、韓瀟、趙天霸、戚無心等人,也有類似手段。

  但他們個個都是自私自利的,哪里肯犧牲自己的好寶貝,庇護這些臨時招來的炮灰。

  何況,賈三元動手前,早有傳音命令。

  非得不助,還主動出手干擾數百邪修,讓他們墜入龍犀孽力中。

  于是城外大量妖魔邪修開始“化龍”,失去自我理智,變作癲狂龍獸,嘶吼著,往那上方鎮壓七圣封天迷神禁的祖神碑上撞去。

  戰場內,只聽得“嘭嘭嘭”之聲不斷響徹。

  每一道聲音,就代表著有一頭龍獸腦漿崩裂,軀體化血泥爆射,浸染神碑。

  除卻它們,千里方圓內其余生靈,也都是這般動作。

  延綿不絕,癲狂赴死。

  那嘶吼、絕響好似某種讓人難受的戰樂魔音般鉆入每一人的耳中,讓人聽了頭暈目眩,直欲將腹中一切都嘔出來。

  未用多久,那神碑已不見了原本模樣。

  上面浸滿鮮血,涂滿腦漿,覆著一層層尸骨皮囊,纏著一圈圈大腸小腸……熱氣騰騰,粘膩惡心,哪里還有一絲一毫神碑模樣,不知情的人見了,只會認定這是某種魔道法器。

  也虧了此世不存在天譴,否則現下這地界該是萬雷轟鳴。

  只是隨著撞死的妖魔邪修越來越多,祖神碑上熠熠生輝的那些名字,竟開始一點一點黯淡下來。

  神碑異力,開始消散。

  七道光柱反而愈加凝聚,仿佛隨時能將祖神碑擊飛出去。

  見得這一幕,祖龍社眾修哪里還看不穿賈三元的打算。

  “這孽畜,他想污了祖神碑,解脫迷神禁和那地底的肉神。”

  “糟糕,若被其得逞,那初號機內的‘域外肉神’耗不了半炷香就能將滿城百姓吞吃干凈,煉出的魔丹再返給楊龍犀,解了他身上污染,他就能以道化身降世,屆時你我都要身死,新月起義必要失敗。”

  “阻止他,只怕來不及了。”

  “誰去?一脫離法寶庇護,被龍犀孽力入體,道基損壞,無望長生。”

  祖龍社內,正邪修士爭論時。

  下意識便都想到嬴青帝,以他手段或有解法。

  可他們抬頭看去,立刻就瞧得這位“再世祖龍”正陷入某種類似于同歸于盡的陣勢中。

  他道體周遭,浮現著葫蘆、金缽、石碗、布袋、法網、玉瓶等等容器,容器內,一頭又一頭,由蛻凡乃至于洞玄境人族修士異化成的龍獸飛出,無比癲狂阻止著嬴青帝。

  贏青帝的確是殺伐無雙,但一時之間也奈何不了這么多前仆后繼的龍獸。

  再觀另一邊,深陷“玄陽黃精湖”中的玉面仙郎也是岌岌可危。

  發出的嘶吼,一聲比一聲痛苦。

  他,已非人也。

  “這廝,確是瘋了。”

  “他在賭,賭堅持的時間比嬴道友長,只要徹底污了祖神碑,萬事皆休。”

  此時開口說話的,是鐘紫陽。

  他執著一柄玉如意狀的寶貝,喚作太乙辟毒如意,乃是太上道異寶,可避萬毒,其放出的清光正也護住數十位祖龍修士,不受龍犀孽力侵襲。

  不過他說話時,目光卻落在身側林不覺身上。

  看他面上顯露出的神色,竟是打算將玉如意交給林不覺,而他這自己,恐怕是要不顧孽力侵蝕,要出手去護住祖神碑。

  與他有類似動作的,還有陳希夷、申若蘭等人。

  可對面諸邪瞧見后,紛紛笑著開口道:

  “鐘道友,莫要妄動,我楊蒼本就是龍犀老祖子孫,修的也是正統的《九轉龍神妙經》,絲毫不受這孽力污染,你若去庇護祖神碑,我便出手殺光你麾下一眾修士,再將他們的精血元神,腦漿骨髓,統統涂上那神碑。”

  “陳兄且住,韓瀟雖敬你方寸山,卻不忌殺旁人,你麾下那些個修士在我手中可扛不住幾個呼吸,你若走,我也殺光他們。”

  “申妹妹快快收了屠魔劍,你只要一出劍,可就防不住我放出的萬數血影,到時只一撲,你庇護的那些廢物便只會剩下一堆皮囊。”

  先前戰的旗鼓相當的雙方,如今各有忌憚,但在賈三元的癲狂手段威懾下,還是七邪宗占了上風。

  祖龍社的強人,個個都被威脅。

  就是他陶大真人,同樣也收了幾句,是那周迎春伙同秦無相,以及吸星章元振、青木丁南叟、混元黃不疑這幾脈弟子,共同向陶潛隔空放狠話,以作威脅。

  想來是以為陶潛手段也只那般,既要庇護人,便殺不得人。

  可誰料到,陶潛聽罷后。

  面色一肅,眸光森寒,暗將袖袍中扣著蟾神瓦當放開,瓦當立化作無形神光,往七邪宗陣營激射過去。

  同時,陶潛徑直又朗聲道:

  “汝等什么東西,也敢脅迫我林孺牛。”

  “暫時殺不得你們,還給不了一個教訓?”

  “都給我倒下吧!”

  “著著著!”

  “不好。”

  聽到這幾句,七邪宗一方那幾脈弟子紛紛都是想到先前這個蟾宗秘傳的神通手段。

  暗道不好,正要躲避。

  可惜,陶大真人也是個陰險的,說話前便先動手,這幾個魔頭自是來不及。

  只聽得七邪陣營內,連續傳來“嘭嘭嘭”三聲悶響,眾人立見章元振、丁南叟、黃不疑三脈真傳各自發出一聲哀嚎。

  三人后腦連遭重擊,顱骨碎裂,腦漿都迸出了些。

  痛苦吼過,皆中招昏厥。

  這三位也是可憐,明明周遭都是同門,可這些人懼怕蟾神瓦當也來砸他們腦袋,竟是無一人去攙扶他們昏厥過去的身軀,由得他們從空中跌落,破布袋爛豬肉般,順勢又砸落地面去。

  也虧得都是高階修士,即便如此也無致命傷。

  “嘶”

  正邪雙方,又是一陣倒吸冷氣的驚駭動靜。

  目光,紛紛看向林孺牛處。

  正好見得這兇人抬手,接住回轉顯形的蟾神瓦當。

  這人還故意嘆息,一臉惋惜的看了看倒地不起的三脈真傳,嘀咕道:

  “可惜了,離得太遠,收不到好處。”

  “好在也不白砸,好歹出一口惡氣,且看看誰還要威脅在下?”

  說是嘀咕,實則每一人都能聽見。

  陶潛說完后,還故意看向周迎春,只看得這位百花真人面色一白,連忙閉口不言,生怕也遭厄運,再丟顏面。

  暗中,則是委屈又慶幸的給身側一臉沉默的秦無相傳音道:

  “無相哥哥真個聰慧,想是早知這兇人會借機發難這才未開口。”

  “可憐那章兄弟幾人,遭了這無妄之災,不過也算是補上了,都是同門兄弟,先前我挨過瓦當,也該輪到他們了。”

  “只也是個無膽鬼,光對我發怒有何用?”

  “真個有本事,怎不敢對少宗主……不好!”

  周迎春還在抱怨,忽然想到什么,頓時花容失色。

  有同樣想法的,還有韓瀟、楊蒼、趙天霸等人。

  他們齊齊看向陶潛所在,心中念頭則是:此子那寶貝詭異,竟能化無形神光去砸人,若被他扔出去將少宗主也砸暈,豈非功虧一簣?

  不,也不止他們。

  事實上,在七邪宗幾尊兇魔連續威脅鐘紫陽、陳希夷,讓他們心有忌憚無法動手,唯獨他陶大真人卻悍然出手,教訓對方,大出風頭時。

  所有人便都想到了這一遭。

  蟾神瓦當作為“域外蟾神”親自拿來砸神的寶貝,自然不可能被區區道化境孽力污染,加上瓦當的詭異效果,以及難以防御的攻擊方式……此時此刻,豈不是正可拿來擊打玉面仙郎賈三元的腦袋?

  天穹上,黃精湖內,賈三元也同樣想到。

  哪怕是在痛苦受刑中,他也是強忍著大喝道:

  “林孺牛,你莫動手,否則要闖下大禍來。”

  “我若清醒,尚可控制降世孽力的多寡。”

  “你若砸暈了我,我這道體直接就要化作門戶,引入此世的龍犀孽力,何止百倍千倍,屆時才真個是萬事皆休。”

  玉面仙郎賈三元,智慧手段,樣樣不缺。

  也是尊兇狡狠辣的魔頭,但此時聽他這嘶吼,內里分明滿是驚慌。

ps:還有更,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