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一十二章 域外邪靈機,陶潛誆四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陶潛原以為度了那劫數后,所得最大好處該是人道氣運,或是天尊賜下的那些神符。

  不過此時聽得袁公指教,頓時明悟。

  他如今這“萬法不沾諸邪不侵”的妙體,才是真正的大好處。

  其他皆是外物,是輔助手段。

  靈寶妙體,則是道基,且是最了不得的那一種。

  “怪不得,當初我在金霞道場內擇選三法時,師尊曾說;若我選了第三法,度道化大劫時要比其他人輕松許多,原來是應在此處。”

  “現在看來不止是道化大劫有便利,日后若有機會沖擊劫仙境界,這靈寶妙體也能給些助力。”

  “妙極妙極!不虧不虧!”

  陶潛心頭嘀咕,面露喜色。

  不過很快,他又看回場中。

  雖說陶潛用魔頭搗亂,利用這群妖魔邪修的貪念,輕易掀起動亂。

  但多數時候,實力仍舊是一切根本。

  墳山三魔,本就極強。

  如今出手的更是鎮守此地,七邪宗一位重量級長老“九煙上人”。

  洞玄圓滿境,還能得袁公稱贊,自是真正的強人。

  以一條九彩煙河,輕易擊殺三分之一的烏合之眾,剩余包括那四尊洞玄境的邪魔散修在內,都被威懾住,不敢再妄動。

  若繼續下去,所有寶丹都會被九煙上人拖拽回尸骨塔中。

  一場動亂大鬧,這群妖魔邪修只分潤到數十顆寶丹,雖有先前那些寶物、機械彌補,但在群妖群魔的視角中,卻是虧大發了。

  只是無奈技不如人,有不敢冒死沖鋒。

  “繼續沖殺啊,金沙宗滿門死絕,只余那鐵魔真人、石尸真人兩個,九煙上人雖兇悍卻因煉丹而坐困塔內,奈何不得我們。”

  “就是就是,若能破了兩尊洞玄防御,將那尸骨塔拆了,說不得有大收獲,大機緣。”

  “寶丹都被搶回去了,諸位可甘心?大道就在眼前啊。”

  “若能趁機殺了九煙上人,必有大好處。”

  “說得好,道友帶個頭?”

  “道友生得這般丑陋,怎想的如此美好?我沖殺上去,與尋死何異?”

  “呵,你自己也知曉啊。”

  陶潛隱在妖魔群中,聽著這些對話,不由心底冷笑。

  這群烏合之眾實則擁有不俗實力,真要是一哄而上,雖然未必能奈何九煙上人,但鐵魔、石尸二人必死無疑,那諸多寶丹應該也能搶回來不少。

  只是這般做的代價,是他們再死傷一大半人。

  都不是蠢人,都想得到這一點,是以無人愿意做沖鋒官兒。

  陶潛此刻早已收回了那蟾神瓦當,此寶極好用,估摸著他若是將其扔入尸骨塔,也可一擊將那位九煙上人砸個昏厥,便是不能,少不得也能砸他個眼冒金星,頭暈目眩,再難維持那九彩煙河。

  不過為免露出太多痕跡,陶潛不打算這般做。

  只瞧了瞧那惡心尸骨塔一眼,心底盤算道:“算算時辰,鐘紫陽與林不覺該是已得手,無聲無息間脫身了。”

  誰料他這念頭剛動,正主的傳音便來了。

  鐘紫陽的聲音,難得有些急切入耳道:

  “林道友,此間生了變數。”

  “這七邪神機頗為詭異,竟介于生死之間,看似死物,實則為活物,域外邪靈也,蘊有一絲蒙昧魔性,我觸及其機身后取了些血肉粉塵進行推演,竟意外瞧見大恐怖之景,尸山血海,大淵之膿。”

  “此物雖為方士、七邪宗利用,實則也有陰暗心思,分明算是一種域外邪靈,假借方士之手,偷渡進來,我等斷不能由得它在此界內繁衍。”

  “林小友正施法,讓靈鬼竊出九煙上人身上一邪符,內里記有新月省內所有‘七邪神機’的藏匿處。”

  “道友速速也施為,務必再爭取些時間,最好能讓那群妖魔邪修闖入塔中……不必擔心泄了氣機命數,我自有手段替你遮掩了去。”

  “嗯?”

  聽著這些聲音,陶潛仿佛看到鐘紫陽滿臉的緊迫之色。

  能讓這位太上真傳如此表現,可見那七邪神機,的確是非同一般的域外邪物。

  下意識的,陶潛又要取出蟾神瓦當,去砸九煙上人的后腦。

  不過想了想后,又立刻改了主意。

  瓦當好用,但畢竟隔著尸骨塔、禁法等等,未必就能一擊即中。

  況且,這般做的動靜也不夠大。

  也不知他想到什么,目光驀地鎖定上空煙河,笑著便道:

  “三毒六塵,對凡俗人族、妖魔邪修有大威能。”

  “但天魔無形,不講這些,只被貪欲影響,這也好辦,我作為喚魔控魔的半個秘魔子,替魔頭們壓制貪欲,只一心奉獻,又有何難?”

  陶潛心底念頭還未落下時,他已是動手。

  袖袍內取出魔葫,直接抖了上百頭天魔出來,又從圣胎袋中取出些雷火金丸、陰雷珠、火靈珠、鉛陽彈、赤烏球等物。

  陶潛從南粵一路劫掠過來,山門又得師長們愛護,入魔都后也沒少干殺人越貨之事,如佛禽舍利這等護道寶貝稀罕,但各種能爆雷霆厲火的丸子,卻是應有盡有。

  如此,也有說服力,不可能泄了自己的根底。

  分了丸子后,陶潛又命他們各擇選些弱小的妖魔邪修奪舍。

  成功后不必做其他事,兵分兩路,一路施法往那天穹上九彩斑斕的煙河中飛去,一路則往尸骨塔闖。

  說起這星吒魔、歡喜魔、替身魔、律令魔、紅姑子一眾域外魔頭,在陶潛麾下辦差。

  初始階段,傷亡率極高。

  尤其在南粵時,要么是被方士圣子捉了去,要么是被妖神公主捉了去,十魔做事九不回,可謂凄慘。

  后來的光景卻不同了,陶潛修為暴漲,神通手段也強,魔頭們的傷亡率極速降低不說,陶大真人也是日漸慷慨,從他指縫中漏出來的一點物事,就足夠魔頭們吃個飽足。

  如今魔頭們已被馴化得無比乖覺,怕是趕也都趕不走。

  “喏!”

  “遵老爺之令。”

  “老爺慷慨。”

  馬屁拍完,眾魔效率極高,無聲無息奪了十幾具煉氣境的妖魔軀殼。

  那對峙場面,剛持續十幾息,烏合之眾被嚇阻后紛紛要退走。

  可此時,異變突生。

  群魔群妖中忽然有熟悉的天魔獰笑傳來,伴隨著那“桀桀桀桀”之聲,還有域外魔頭那聽來就極為記仇的報復言語。

  “七邪宗的老魔糞,用人族身子釣我等入界,竊了我等魔念、魔氣去煉丹,又將餌子收回,只讓我等干看著……天底下哪有這般好的事,我等可是域外魔頭,不叫你竹籃打水一場空,哪里顯得出我等手段。”

  “還有你們這群烏合之眾,區區一尊動彈不得的洞玄魔修,竟也能嚇阻汝等,皆廢物也。”

  “來來來,我等助你們一臂之力。”

  話音還未落下時,眾人立刻就見到身周妖魔修士猛地化作數十道流光。

  仿佛個個都要自我了結般,齊齊扎入九彩煙河內。

  群魔群妖正疑惑時,那煙河炸裂了。

  各類雷火丸子瘋狂爆炸,加上陶潛暗中以“無音神雷”推波助瀾。

  九彩煙河,自然不可能輕易碎了。

  但內里免不了出現大量豁口,正被裹卷的數百顆寶丹,得了這助力,紛紛躥出煙河,再度逃遁。

  地面,鐵魔、石尸兩邪魔正要出手。

  迎面又是數十妖魔邪修,話也不講,直接自爆。

  雖說低階修士外加一堆雷火丸子,根本奈何不得兩尊洞玄。

  可阻礙騷擾,綽綽有余。

  “金沙宗真是廢物,煉些丹藥,竟使得這么多域外魔頭偷渡過來,該殺。”

  “快,速戰速決,恐要生變。”

  兩邪魔靈感無差,陶潛既動手,哪里會留有余地。

  除卻這兩路,更又放出幻象魔、心魔等魔頭,放大群妖群魔的貪念。

  本要退走的群魔,嘩啦一下再啟哄搶場面。

  同時,趁著兩邪魔陷入雷火,陶潛又安排一替身魔奪舍了某個散修老人,讓他恰巧搶到一顆寶丹。

  只見這老人,捧著那顆魔丹一臉不可思議,呢喃道:

  “這……這分明是九轉元魔丹!”

  “魔道寶丹也,唯有太上魔宗的煉丹異寶元魔鼎才能煉出這等魔丹。”

  “原來這鼎竟是被七邪宗得了,傳言只要能得這寶貝,日日皆可啖百丹,洞玄修士數月可入極樂,便是道化境也……嘭”

  這老人未說完,驟然遭了一位高僧毒手。

  數千斤重的鑌鐵禪杖砸過去,老人直接爆碎為漫天血點子。

  四位散修邪魔之一的老僧這般做,自然是聽了秘辛,殺人滅口。

  可惜,動作還是晚了。

  其余三邪魔,紛紛投來目光,眸中的貪欲之光無比炙熱。

  元魔鼎!

  這等得道至寶,就算是擔些風險也得動手搶。

  四魔對視一眼,眸中再無顧忌。

  極有默契的,竟是聯合朝著那尸骨塔沖殺過去。

  剛從雷火丸子炸裂中掙脫出來的鐵魔、石尸,還未反應過來,立刻就瞧見了四張猙獰面目,以及四魔所施放的駭人神通。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果不欺我。”

  不遠處,隱匿著的陶潛瞧著面前自己的杰作,不由感嘆道。

  那四尊洞玄境散修邪魔,之所以會上那種簡陋的當。

  緣由也簡單,陶潛在那一刻,悄悄用了真言秘敕,只一句“四魔皆降智”便成了。

  s:晚點還會有更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