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災再來,艷尸瘋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毫無疑問,女兒國主給出的條件非常誘人。

  這讓陶潛陷入幸福煩惱,因為他忽然想起,之前蕭真人也曾給過他一封介紹信。

  說是她與靈寶宗羅道友有舊,可引薦一二。

  只是蕭真人說話,沒有女兒國主這么強勢,只說是能引薦,能否拜入,要看陶潛自己的天賦資質。

  正思索著,陶潛忽然想到什么,但又不好直接去問女兒國主云華仙姑姓什么?

  只得將那莫名騰起的靈感壓下,默默做好一個吉祥物。

  同時也沒忘記豎起耳朵,聽著一眾強者的交流論道,雖然因為是在宴席上,都不涉及什么高深法門。

  但其中的一些關竅經驗以及神奇經歷,對于修行時日尚不久的陶潛而言,都極有吸引力。

  許是因為有過波折,又喝過酒,加上陶潛那古怪的福運,還有濃郁仙靈氣,他能明顯感覺出來。

  盡管他還沒有正式拜入那位云華仙姑門下,但女兒國主已經先一步將他當做是自己閨中好友的弟子,對他頗多照顧。

  連帶著小小歲和廉精兒都得了好處,被她喚了女官來,單獨為兩個小家伙開了新宴,特意準備了他們能吃的稀罕食物,比如之前吃過一次,后續被兩小只惦記許久的蛟髓蛟骨,女兒國竟有不少。

  而在飲宴途中,陶潛其實很想問一問那寶音菩薩。

  既然觀音寺知曉艷尸就在南粵境內,距離如此之近,為何觀音寺不派幾個強大菩薩前去,圍毆了艷尸,清理門戶?

  誰料陶潛還沒開口,那菩薩卻是先一步生出感應。

  這素面女尼直接看過來,未曾開口,卻以傳音入秘為陶潛解惑道:

  “當不得‘菩薩’之稱,陶施主日后若見我,喚一聲寶音道友即可。”

  “施主之惑貧尼理解,觀音寺未能及時清理門戶,的確是我寺罪過,只是此間亦有緣由。”

  “艷尸叛出我寺后,得了魔佛寺庇護,自那日開始,我寺已經與魔佛寺在域外做過數場,實無余力再去度化艷尸。”

  “貧尼能抽空前來賀國主,并驅走那暗有謀算的妖神之女,已是仰賴幾位師姐替貧尼多擋了一位魔佛寺的魔僧,如今事畢,貧尼也該回轉寺中,繼續與那些魔僧斗法。”

  “陶施主這番悲天憫人之心,貧尼這雙法眼果然沒看錯。”

  “不過也請施主莫要擔憂,我寺雖然無余力清理門戶,卻早早請動了大自在寺的師兄幫忙。”

  “艷尸之性命,早有定數,絕逃不出南粵,回不了魔佛寺去。”

  “我這師妹也是可惜了,天縱奇才偏生走錯了路。”

  “施主福緣深厚,日后道途不可限量,望維持本心,不可墮入魔道。”

  “阿彌陀佛!”

  那最后一道佛號響起在陶潛腦海之后,不等他消化這些信息。

  素面女尼竟直接起身,分別與眾人告別,而后身軀竟是化作一縷輕煙,瞬息消散無蹤。

  這般遁法,雖然沒百禽子那“大自在心光遁”那般霸氣,卻同樣神妙非凡。

  其他人包括女兒國主在內,自然都聽不到寶音菩薩的傳音,只當她是正常離去。

  而陶潛,腦海中卻是翻騰起來。

  盡管從寶音菩薩這里得到的消息,并不能算是驚天秘辛。

  但此時對照過往的一些變故,赫然可以發覺,竟然早有前因注定。

  “當日蕭真人二伐鐵佛寺,最終逼迫艷尸顯露還未煉成的天妖佛母法相,沒想到卻引來了百禽子。”

  “現在看來,應該是觀音寺先求助于大自在寺,最后才派出百禽子。”

  “只是為什么?百禽子明明能擊殺艷尸,卻偏偏坐化,只種了一顆舍利到艷尸腹中去?”

  “還有,寶音菩薩說我與佛有緣又是個什么說法,我可是正宗靈寶修士。”

  陶潛想通了一些事,但也因此生出更多疑惑來。

  莫名覺得佛門的這些高僧們有些討厭了,說話最愛打機鋒,讓人陷入云山霧罩。

  不過陶潛這方面最能分得清輕重緩急,想不通便先不想了,先拜入山門,求一個安穩修行環境再說。

  這般想著的陶潛,在飲宴過后,又在女兒國留了兩日。

  倒不是他不想走,也不是因為這兩日中,整個女兒國不論誰見了他都是禮遇有加,還有不少女官,女修,極為大膽的想與他歡好歡好。

  言稱此乃女兒國習俗,也不需要他來擔責撫育。

  只管生了,由她們來養大就可。

  也怪陶潛體內“仙靈氣”過于濃郁,九極之數的仙靈氣息散發出來,使得他所在之地,所過之處,都會殘留一種清凈自然的仙氣。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來陶潛是個天賦資質非比尋常的靈寶修士。

  這類天才,不論在何處都是極受歡迎的。

  女兒國的這些女修女官,雖然正常時候都是靠著女兒泉水來繁衍后代的。

  但若遇上血脈、天賦非凡的男修,她們倒是不介意共同借種。

  陶潛去找女兒國主求證過,還真是她們這兒的習俗。

  可惜,如果陶潛不知曉“女兒泉水”的效用,說不得還真答應了。

  畢竟這兩日內,所見諸多女修女官,可說每一位都是國色天香,顯然那泉水還有美容養顏之效。

  當然,偌大一個女兒國中。

  有許多女修,原本也都是女孩兒。

  比如國主。

  兩日內,陶潛也聽過不少與女兒國主相關的傳說,真真假假,不好分辨。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她是上任宮主誕下的女嬰,極其強大,可能是洞玄圓滿之境,真名頗為可愛,喚作“薛寶寶”。

  兩日一到,陶潛直接拖著已經被養得白白胖胖的小小歲,和廉精兒,向國主辭行。

  女兒國雖好,但陶潛已經漸漸感受到了災劫的味道,盡管那三災警鐘還未轟鳴。

  國主也看出陶潛急切意念,這回沒有再挽留。

  而是親自施法,感應過周遭并無那妖神之素素存在,又剛好得了稟報,說陰素素已到了南粵,與自己那駙馬湯顯宗匯合。

  這才真個放心下來,放行陶潛這個已被她視作是自家子侄的小道士。

  臨行前,果然也遵守諾言。

  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推薦信予他,還給了一枚喚作“玉女清心佩”的貼身信物,是她早年在外歷練時佩戴的防御之寶,可抵御針對心神、魂靈的攻擊。

  除此外,還又贈了諸多禮物,甚至于安排了八位隨行侍女,一股腦塞入一輛可用來御空飛行的鳳車中。

  見到這些陣仗,陶潛隱隱明白為什么修行界中諸多散修,做夢都想著拜入大宗門。除了“根本法”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那就是靠山,是底蘊。

  陶潛明明還不是靈寶宗弟子,還沒真正拜入那位云華仙姑門下。

  可現在,已經是提前享受起長輩的關懷。

  不過最后,陶潛并未收下那些侍女,只是收了那明顯也是法器的鳳車。

  “國主不必送,晚輩早得指引,若無意外,可順利抵達靈寶山門。”

  “不論能否拜入云華仙姑門下,他日晚輩修行有成時,必有拜會國主。”

  說罷這些,陶潛對著那被一眾女修、女官環繞著的美麗國主拜了一拜,又看了這習俗、風貌都極為特殊神奇的國度一眼,轉身出了大殿。

  一跺腳招來祥云,上得天穹飛出數里后又覺得不過癮。

  直接動念又運轉小先天元嬰遁法,一念百里往女兒國邊界去。

  女兒國如今雖然稱“國”,但實際上并不大,只是占了福閩省的一大片地界罷了。

  陶潛帶著兩個很快就抵達邊境,剛越過去。

  正準備喚出星吒魔,起星光遁法,沿著既定路線遁往蓬萊海。

  可惜,就是這一刻。

  陶潛嚴防死守許久的“三災警鐘”,竟是毫無征兆的轟鳴起來。

  他的神魂,猛地開始震顫。

  “第三災,這么突然?”

  “可在這邊境處,能有什么災劫?”

  陶潛突兀感知到第三災臨近,但他根本想不出災劫會是什么。

  前面兩災,雖然也很突兀,但至少都是有跡可循的。

  香肉集內的恐怖景象,以及嬰靈哭來的第二災。

  可現下陶潛環顧周遭,除了荒野群山,什么都沒有,何來的第三災?

  雖然無比疑惑,但陶潛還是飛速按落云頭。

  先將小小歲廉精兒藏入法器內,而后直接喚出“替身魔”,令其化為他的模樣,繼續以那祥云術,向前方飛掠。

  而陶潛自己,則就近開辟了一個粗糙洞府,以秘魔萬化術幻化為一個散修模樣,躲入洞中,假裝是荒野散修在此閉關。

  做好這些,陶潛心神凝聚,準備應對不知從何處來的第三災。

  而后下一刻,他驀地愣住了。

  腦海中,一道可怕的感知猛地傳來,不是他自己遭了什么變故。

  而是他的傀儡身。

  鐵佛山中,那被陶潛完全放養的傀儡身。

  在這一刻傳遞來了一道感知,內里蘊著的,是讓陶潛也不由愣住的信息。

  “鐵佛寺驚變,艷尸菩薩她……瘋了。”

s:雙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