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零二章 誤將靈寶作秘魔,萬魔錄中有生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這兩日來的順利殺伐,不止是讓陶潛修為暴漲,練就了諸多神通法門,得了茫茫多的戰利品,同時也增了他的自信心。

  倚仗著秘魔萬化術的神妙,以及自身可豁免推演的異樣魂靈。

  對于大多數煉氣境修士而言是“死局”的追殺場面,卻根本奈何不得他。

  只是沒想到,就在這第一災,快要真正度過去時。

  之前陶潛親口立下的旗,還是插到了自己身上。

  “又是艷尸菩薩!”

  陶潛張口恨恨道,默默又是記了她一筆。

  而后,陶潛立刻與傀儡身溝通,確定了更加詳細的內容。

  若在兩日前,忽然知曉自己被一尊蛻凡大妖追捕,陶潛說不定還真會驚慌失措一會兒。

  可如今,他只是驚了剎那便馬上開始思索應對之策。

  “根據傀儡身探聽來的消息,那大妖雖可知曉我所在大致區域,但仍舊無法精準知悉我的具體位置,更不知曉我、小小歲、廉精兒的真實面目。”

  “唯一的麻煩,是那艷尸菩薩賜下的法寶,在一定范圍內,可不用知曉這些,僅僅憑借一些返照留影就能將我真身給捆縛抓了去。”

  “也就是說,我根本無處可逃,畢竟我的遁速遠遠無法與一尊蛻凡大妖相比。”

  “若我躲在一些妖魔邪修混雜之地,尚有一線生機,我要是只顧著拼命逃遁,在荒野之地被堵住,那才是真個是十死無生。”

  “麻煩,這些兼修了多家手段的積年老魔最是麻煩。”

  “要如何才能不被那法寶抓了去呢,靈寶妙法顯然無用,那些繳獲來的各種旁門左道,以及邪魔秘法是不是有些可用……嗯?”

  正思索中的陶潛,一道靈感毫無征兆騰起,旋即馬上被陶潛抓住。

  面上,立刻浮現出一抹喜色來。

  幾乎是毫不停歇,陶潛直接牽了小小歲、廉精兒,隨著心念動作,三人身軀又是晃了晃開始變化。

  這次,陶潛竟是直接變成一尊達四米高,青面獠牙,骨刺猙獰的惡鬼,兩個小家伙則分別化作一只紅面小鬼,一只白面小鬼,輕輕一躍,各蹲在陶潛左右肩上。

  如果是其他大省,尤其是在人族修士仍是主宰者的大省內,陶潛以這般形象到處亂晃,必是要遭殃的。

  但在南粵,卻正合適。

  “哼”

  惡鬼低喝,隨后便見陶潛不斷啟用小先天元嬰遁法,一念百里往記憶中某處區域而去。

  只一個時辰的余裕,陶潛不敢有一點耽擱。

  約莫十數呼吸后,陶潛便以惡鬼身軀出現在了一座名為“乘黃山”的熱鬧大山腳下。

  荒野群山中別處都是冷冷清清,唯有此山,各種妖魔、修士的身影涌動著。

  甚至于一些明顯為左道而非邪魔的人族修士,都出現在了山上,并未遭遇那些妖魔的圍攻。

  緣由?

  很簡單,這里是南粵左道大派之一歡喜閣開設的又一處坊市。且規模比尋仙縣、文定縣附近的騰蛇坊市要大上足足一倍。

  是以那山腳下有著兩座涼亭,亭中也各蹲伏著一頭渾身滿是爛瘡的瘟金蟾蜍。

  陶潛所化惡鬼與其他妖魔修士一起,投喂了兩只爛蟾蜍些許歡喜金錢后,很是順利的上了這巨大坊市。和之前在騰蛇坊市內的經歷相差不多,在踏足坊市前,先經過了那一座座足以讓人醉生夢死、流連忘返的宴樓。

  雖然宴樓內的諸多物事,也稱得上是讓人厭惡反胃。

  但歡喜閣畢竟是個左道大派,沒有做得太過分,遠遠無法與“香肉集”相提并論。

  顯然歡喜閣早早押注了妖神軍,但同時也害怕妖神軍一旦失敗,整個門派就要遭正道清算,加上因為根本法的原因,他們也害怕從左道墮去魔道,那一不小心就要萬劫不復。

  是以,他們也算是守住了一條最基本的底線。

  不多時,陶潛再度站在了歡喜坊市之前。

  許是因為這次他顯化的是惡鬼之身,實在是過于恐怖,以至于那些綠鱗妖都不敢過來照明了。

  畏畏縮縮的抱成一團,哀嚎著:好可怕好可怕。

  陶潛也不在意,徑直踏入坊市側邊一座艷麗樓閣內。

  這里類似于凡俗世界的酒店,給修士提供休息、養神或是短暫修行的場所,也給那些妖魔邪修們提供交流、享樂之地。

  妖魔亂世前,陶潛這過于猙獰的惡鬼身軀進來,少不得要引發一番驚呼。

  但現在,樓里比他恐怖得多異類,也是隨處可見。

  陶潛徑直走向掌柜,并要了一間上好的修行靜室,他來這里自然不是為了銷贓,而是為了煉法。

  就在他隨著伙計往靜室去時,沿途經過的一些區域內,那些妖魔、邪修大聲交流、吹牛的聲音不斷鉆入耳中。

  陶潛忽然發覺,其中有不少消息,竟然是關于自己的。

  比如前方左側一桌案周遭,幾個煉氣境術士各抱著美嬌娘,與她們吹噓著自己的見多識廣。

  其中一個酒糟鼻邪修,滿臉神秘,并用一種充滿告誡的語氣對著其余幾人道:

  “剛剛你們說什么要去接坊市里貼著的那些懸賞,其他的懸賞你們接了也就接了,關于那個無名劍修的懸賞,可千萬不要妄動。”

  “那根本就是個煞星,這兩日來,死在他手中的妖魔同道們,沒有一千,也有數百了。”

  “聽聞去看過現場的前輩說,那家伙比我們更像是邪魔,一手凌厲劍訣便算了,更可怕的是他那劍陣,一旦激發,無窮劍芒橫掃過來,咱們這煉過法的軀體也算堅硬,可在那些劍芒下,少不得是被切成細細臊子的下場。”

  “那香肉集慘案聽過吧,嘖嘖,聽聞最先發現現場的是一頭豬妖,當場就被嚇死了。”

  “最詭異的,是那人到現在也未被抓住,這都通緝他兩日了,反倒是不斷傳來有同道碰上那人后,被輕而易舉屠了個精光,現場那叫一個慘烈血腥。”

  “有傳言那人其實不是正道修士,而是一個得了秘魔宗傳承的狠人,當日屠戮香肉集,據說是看上那‘筑基境妖魔朱無心’的一顆豬魔心,想嘗嘗咸淡,結果朱無心不肯,那廝才下了狠手。”

  “證據也有,那人使的劍是秘魔舍身劍訣,還擅長秘魔萬化術,須知后者可是極難煉成的魔道大神通。”

  “嘖嘖,別看這南粵境內已是我們地盤,可仍有不少人族修士是恐怖硬茬子,此戰剛剛開始,我等煉得也不是多邪門的根本法,還是低調些好。”

  這人剛說完秘辛,席上幾個美嬌娘立刻很是配合的露出驚訝之色,大大滿足了他的虛榮心。

  旁邊幾個術士見狀,不由也跟著賣弄起來。

  其中一個袒胸露乳,毛發旺盛的術士,也是低聲并神秘兮兮道:

  “魔道崽子不能招惹,正道的一些修士更難惹。”

  “大家都知南粵大半區域淪陷到了妖神軍手中,可誰又知曉,東南方向十幾個市縣,最近被兩方新崛起的勢力給搶了回去。”

  “我剛從那邊過來,只告訴你們,切莫傳揚出去。”

  “那兩方勢力的掌控者,一個叫做顧志常,自稱是個散修,糾結了一幫所謂的志士,嘿,他那手段哪里瞞得過我這雙鬼眼,這顧志常絕對是從神霄宗出來的真修弟子,那一身雷法簡直恐怖死了。”

  “另一個勢力掌控者則喚作鄭武夫,也自稱是個散修,同樣糾結了一幫志士,呵,那種可拔山岳的力道神通,那種摧枯拉朽的血肉手段,絕對是修家出來的人,而且地位不低。”

  這術士剛說完,旁邊又一個穿著大紅法袍,似來自南洋的術士跟著接茬。

  “這兩個新勢力我也聽過,而且我還知曉他們背后,其實還藏著另一個組織在進行支援。”

  “那似乎是個特殊的勢力,不以宗門自稱,而是稱呼自己為西學會。”

  “這個勞什子西學會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很多威能可怕的西洋法器,四處點火,已經開始攪亂妖神軍的計劃了。”

  “我可聽說了,湯大神將對此很惱怒,揚言要去殺光那西學會的人。”

  短短十幾步,信息量巨大的對話,鉆入陶潛耳中。

  如果是在其他時候,好奇心旺盛的他少不得要坐下來,仔細探聽出更多情報來。

  不過此時,時間極其緊張,真個是耽誤不得。

  將這些消息都暫時拋諸腦后,陶潛很快入了靜室,將伙計打發走,直接起了禁法。

  而后,即刻盤坐下來。

  也沒必要準備什么,只是深吸口氣,隨后便入定了。

  依舊是那秘竅靈臺之上,陶潛元神端坐。

  心念一動,眼前即刻浮現出一本好似有著無窮頁面的虛幻秘冊來。

  此冊,喚作《萬魔名錄》。

  出自諸天喚魔秘法,這法門陶潛早已練成。

  是以根本不需要陶潛親自翻閱,一顯現出來,名錄自行開始瘋狂翻頁。

  并且很快,定格在了陶潛所需的那頁上。

  隨后便見數種域外天魔的名字、面貌、來歷、神通能力等等,直接衍化出生動畫面,在陶潛眼前閃爍。

  只第一種,便讓陶潛眼前一亮。

  “替身魔:此魔天生特異,見眾生,便猶如見自己,可在須臾間拓印出任何生靈的諸般特征,融入己身,并與被拓印者有了神魂聯系,可互為替身……此魔極擅奪舍,極擅逃遁,極擅生存,非但生性狡詐,行蹤更是難尋,縱是精通秘魔煉神法之修士,上百次煉魔,也未必能遇上一頭替身魔,若遇上了,也未必能將其煉了。”

  “喚魔法,可將其強行喚來。”

  “只是若無控魔煉魔法門,便需小心此魔反噬之下,強行奪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