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五百零二章 陶潛丈量山河社稷,祖龍暗植審判邪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方士十二帝欺世盜名之舉,終究抵不住人道洪流之沖擊,清醒過來,洞悉真相的民眾愈加多。

  漸成浪潮,倒使得陶潛一位“舊人”有了復生希望。

  山河祖靈!

  許久前在那陽燧,陶潛為了刨方士根基,不惜讓好不容易到手的山河社稷圖自行崩解,揭了方士真相,又借最后一位皇帝朱氏天命帝之口,廢了維持兩千多年的國號與帝制。

  這是好大成就,好大功業。

  不過代價也不小,除卻令他陶真人與方士徹底杠上之外,也毀了那寶貝,令得寶物中的祖靈道友應劫身死。

  按說那寶物都已碎成億萬份,該無法再恢復才對。

  然而誰能想到?

  陶潛,又做成更大功業。

  人道洪流沸騰中,祖神禁法重鑄成功。

  而那山河社稷圖又是禁法最核心的神物,如此,倒也得了一線生機。

  只是那寶貝,畢竟碎得徹底了些。

  無了真實物件承載,祖靈雖死而復生,暫時卻也無法現身在陶潛面前,只得隱在萬民中,遙遙喊他。

  得了回應,祖靈也笑,遙遙再喊道:

  “托道友的福,吾確有復生之望,只是若真個要恢復過來,卻仍需道友幫忙一二。”

  “道友快些說,陶某敢不盡心。”

  陶潛聞言,立刻便應道。

  當初為了做那大事,累得祖靈殞命,陶潛一直心懷愧疚。

  如今見祖靈復生有望,自是心生歡喜,決意在自家身死道消前快些做成。

  萬民投影中,祖靈似是不曉得陶潛如今處境般。

  聞言后,立時笑著道:

  “吾原有身軀碎成億萬,徹底融入七十二省,難以收集齊全。”

  “不過不打緊,再煉一身便是。”

  “也是湊巧,道友先前所得上古三圣皇遣天鳳送來的圣旨,正是吾之原身本材,那物也有名堂,乃是由虛幻氣運變作的真實神物,可喚作是天命無字圖,以應天命所歸之意。”

  “只是那圖有天命,卻也是空白的,需將山河社稷填充其間。”

  “吾如今只可在萬民氣運中顯出些許投影來,動彈不得,勞道友替我一替。”

  “走一趟這山河社稷,丈量清楚后,吾自無恙歸來。”

  “嗯?”

  陶潛顯然沒想到,祖靈會給出一個這樣的方桉來。

  聽來,頗為玄奇又完善。

  陶潛也是有些智慧的,加之體內也有著無比龐大的人道氣運,當下就生出一些明悟來。

  正要仔細思量,另一頭祖靈非但催促,更直接動起手來。

  只見得那模湖萬民中有光影匯聚,隨后便見得一位身量勻稱,著一襲破舊青衫,頭發黑白混雜,面目滄桑,雙眸卻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顯現出來。

  旋即,這男子隔著極遙遠距離,對著陶潛施禮道:

  “道友康慨,勞煩了。”

  “待吾真個復生,你我自有把酒言歡之時。”

  話音落下,祖靈即刻施出玄奇神通來。

  其袖袍一揮,原本被人首鳥身的元明真抓握著的“三皇圣旨”驟放億萬道神芒,在那虛空鋪陳開來。

  內里,果真是無字的,但莫名給人一種天命附在其上,偌大山河,國家社稷都可納入其中的奇妙感覺。

  所有血霧肉潮,任何污穢異物,俱接近不得。

  反是正在被大量極樂境異化皇帝圍殺的陶潛,驟感沛然吸扯神力,如同升仙也似,被硬生生拉扯過去,投入其中。

  下一刻,曾經的熟悉之感涌來。

  當年他與仙魚道君李萬壽撕破面皮,被魚鉤中了魂,鉤爛了嘴,卻沒有第一時間被釣去,反而能在長生天朝七十二省各地亂竄。

  所依仗的,正是這山河社稷圖的威能。

  那寶貝可隨意借用此界天軌,無有任何遁法能與之相提并論。

  說借用,也不甚恰當。

  征用,更加合適。

  現下這神物重煉,他陶大真人,又得逛一遭七十二省。

  不同的是,這次他并非是逃命,而是要親身丈量此世此國。

  “嗯?”

  “當年祖龍煉祖神禁法長生結界時,是不是也……”

  陶潛心底剛有思量,將陶潛吸攝入內的天命無字圖爆發神芒,旋即消失在錢塘。

  盡管場中,有大量極樂境強人。

  其中有不少,合起來甚至能與道化境一戰。

  但在這一刻卻無一位,能阻止那神物的遁走。

  而在陶潛處,眼前一切開始驟然加速。

  億萬道光影、信息瘋狂朝著陶潛神魂灌注而來,初始時陶潛還能意識到正在發生什么:這神物征用天軌,帶著他即刻就去了帝都,并轉瞬丈量了所有,包括土地、建筑、文字、人族……一切的一切。

  那一瞬,帝都對陶潛而言,幾無任何秘密可言。

  甚至于先前陶潛面臨的難題:如何查探姒洗心所食“祖龍死胎”內,是否藏有暗門?

  也在這一刻,輕易得了答桉。

  在姒洗心自己都不知曉的境況下,陶潛簡單丈量過了他。

  并用自身特異,窺了他的底細。

  答桉是,并無。

  過沒有多久,第二個難題也有了答桉。

  這回是張金鑾,他所煉化的祖龍神機也被陶潛趁機窺了一番,同樣得出結論內里并無暗門手腳。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陶潛也來不及思索這些。

  他終于曉得,祖靈委請他來重煉山河社稷圖。

  非但不是負擔拖累,反是大酬謝,大禮也。

  同時,也是莫大的信任。

  丈量二字,并非是虛。

  隨著長生天軌上那道輝芒的快速移動,空白的圖冊上,漸漸開始浮現內容。

  山河社稷!

  似乎,都在一點一點烙印上去。

  而居中的“媒介”,正是他陶大真人。

  難以想象的信息流,爆炸般的涌來,先塞入陶潛神魂,再進入天命圖冊,這過程中的好處可以想見。

  不論是財貨寶物,資源細則,亦或是秘冊本命經,修行秘辛等等。

  甚至是所丈量地界之上,所有民眾的想法,各種傾向……只要陶潛想,瞬息可知。

  如這一刻,陶潛已探清姒洗心不少旁人不知曉的秘密訊息,包括這廝的喜好,這廝修行的是何種秘冊,以及他的一些弱點。

  當然,有大好處,自然也有代價。

  初始只帝都一地的信息流灌注過來,就已經讓陶潛顱腦腫脹,好似要爆炸開來。

  一道道復雜志述開始迸發,且隨著他知曉的越來越多,他身上的“人性”竟開始減少。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無比霸道,彷佛掌控世上一切的人皇之氣。

  腦海中,漸有這些聲音轟鳴起來:

  “我,才是天命所歸。”

  “吾以此身,丈量天下,無所不知,無所不曉,豈不是正應天命,合該由我來當這人皇明君?”

  “先前我推翻國號帝制,是覺得此種制度頗為腐朽,最終吃苦的仍舊世上萬民,可若當皇帝的人換成我呢,以我如今對著世界的了解,無有任何罪孽妖邪、錯漏腐朽能逃過我的法眼,我必將是一位前所未有的圣君人皇。”

  “帝都、奉天、漠北、幽遼、烏江、長白、武郡、新月、定州、風藏、天南、盤甲、南湖、東阿、天都、漢西、雍州、大云省、南粵、吳越、福閩、古秦、錢塘、江南、天府、湘西、齊魯、安慶、古豫、百越、荊楚、天火、三晉……我的,俱都是我的,七十二省,數十億子民,天命所歸,都將由我來統治方是正統。”

  “莫要再矯情了,當皇帝吧,這天下一切都是你的,資糧也好,權勢也罷,縱是美色也是應有盡有,何不從了?”

  這一道道聲音瘋狂催促,如同心魔,好似執念。

  直至某一刻,陶潛靈魂深處傳來嘶吼:

  “滾,區區魔念也來亂我道心。”

  “代價已豁免!”

  分不清是前者還是后者起效,亦或是二者皆有。

  兩道聲音后,身在新山河社稷圖中的陶潛狠狠打了個冷顫,旋即清醒過來。

  面上,即刻露出慶幸之色來。

  “好家伙,差點沒撐住。”

  “真個是可怕的感受,無所不知,無所不曉,還能掌控一切……換個旁的人來,如張金鑾、姒洗心這二人,只怕無有多久就要淪陷,便是余延世和陰月華,想來也是一樣。”

  “虧了是我,性情憊懶,志不在此,又有作弊之物,這才躲過一劫。”

  “祖靈雖不知曉我這魂靈異樣能豁免代價,但卻曉得天底下若有一人最不愿當皇帝必定是我,又猜出我底牌后手不少,必不會被污染,這才將這大好處予了我。”

  陶潛此時也已意識到其中關竅,不由得心生感嘆道。

  而后,他又去瞧重煉進度。

  七十二省,大半都已丈量完畢。

  這一刻的陶大真人,說一句對這山河社稷無所不知自是稍有夸張。

  但先前所思慮之問題,此時已有明確答桉:

  祖龍所藏暗門手腳,既不在如九州十二器這些核心神物內,也不在死胎、分身內,同樣也不在大量祖龍血脈后裔體內。

  以上種種,陶潛皆已查過。

  “這卻奇了,師尊的推演猜測當不會錯。”

  “尤其我這般經歷祖龍也曾有過一遭,雖說他不必抵抗,可主動去當皇帝來避免對心性魂靈的污染,但對性情必是有影響的。”

  “我若順從當了人皇,也會在這禁法中加料……”

  “嗯?”

  陶潛動念思索時,七十二省之丈量正式結束。

  原本空白的天命無字圖,已是烙滿山河,充盈社稷。

  正當他以為此次煉寶要圓滿時,突兀這一刻,這新煉成的山河社稷圖竟沖破天軌,徑往域外去。

  仍是神速,仍是丈量。

  恍忽中,陶潛瞧見了一幕幕極為駭人的景象:

  當先第一幕,徹底放開的多寶真君以萬寶魔軀一打十二,只將那戰場打成混沌,十三種大道神炁互相碰撞,互相吞噬。

  第二幕,則是此界在域外之領土,竟是有著大大小小數不清的秘境道場附著。

  其余道場,秘境小世界,根本瞧不真切。

  唯有其中十二個無比丑陋惡心宛若癌瘤般的秘境,哦不,應是十四個,只是有兩顆已萎縮,殘破不堪。

  陶潛非但能將這些秘境瞧得清楚無比,山河社稷圖甚至直接帶著陶潛,闖入其中,仔細丈量。

  這般變故!

  不論是誰,都不曾想到會發生。

  正廝殺在一起的多寶真君,以及方士十二帝,都因此而愣了愣。

  同時,他們以及陶潛,都聽到了一道來自兩千多年前的,無比霸道的古音。

  若是凡人去聽,只能聽到震碎魂魄的嘶吼,撕碎心智的呢喃。

  可多寶與十二帝,還有陶潛,卻可聽個真切。

  那聲音,赫然是一道兩千年圣旨,從所有癌瘤道場內涌出,共振響徹: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不論何人得朕遺物,皆須受朕法眼監察。”

  聞得此音,十二帝怔住。

  多寶道人則好似驗證了什么一般,大笑起來道:

  “哈哈哈……我多寶的演天訣實乃天下第一,料定祖龍多疑必有后手,如今果然如此。”

  “倒是沒想到,祖龍這廝會這般陰險。”

  多寶大笑時。

  十二個癌瘤秘境突兀翻涌起來,蠕動的血肉爛泥中,各自飛出一顆漆黑如墨,宛若活物,達山岳般大,附著有億萬條觸手肉須的污穢眼球。

  這些惡物,轉瞬沒入山河社稷圖之中。

  而作為神物主人的陶潛,在這些眼球飛來并自動開始投射出數不清的影像時,已知曉這些物事的來歷作用。

  腦海中,不可思議的志述迸發出來:

  志名:祖龍之眼。

  志類:異物。

  志述:此乃祖龍親自從法身從挖下來的器官,彼時祖龍初入“劫仙”之境,已擁有通天徹地之神通偉力,壽元悠長,近乎長生不死,其眼球離得本體亦可存活,仍具威能,甚至可分裂繁衍,祖龍將之植入方士本源秘境之中,身邊內侍閹人,近臣大將,無一知曉。

  注一:此物可無聲無息監察記載秘境內,以及長生天朝之中發生的一切,劫仙以下,無法感知。

  注二:祖龍留下此物,本是為了方便自他之后的嬴家皇帝能制衡那些兇殘大將,神秘煉氣士等等勢力,好讓嬴家血脈繼續統治天下,無奈其本身出了變故,是以這布置不曾啟用過。

  注三:此物有監察之能,有廢立之權,有審判之力,可與“祖神禁法”、“人道氣運”配合,廢除一應權柄漏洞,誅殺長生界內奸佞叛臣。

  注四:吞噬此物,可短暫化作祖龍,可獲取始祖皇帝部分法力,部分修行秘冊,亦有一定幾率被祖龍反身奪舍,致使其死而復生……可豁免部分代價,降低幾率。

  當所有志述流淌過去,陶潛也真正意識到祖龍在禁法,在方士內加的料,究竟為何了。

  “監控?”

  “長達兩千多年的實時監控?”

  “實在是……太會玩了,只要一放出來,任是誰也抵賴不得,只得乖覺被剝奪權柄。”

  “師尊所說無錯,祖龍確是陰險之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