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四百六十章 當日孕胎,斗法直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與元明真私會,又窺一大秘后,陶潛所思量之事立刻便不再只一個錢塘省,而是整個天下,七十二省。

  那視角,足可解決他如今困境,更有可能讓飽受妖魔邪修侵蝕的數十億人族獲得喘息之機,完全錯過不得。

  不過在真個行事之前,仍舊需解決天南高家以及魔佛分寺。

  陶潛不動聲色,與鄭隱、趙公達、孟守道、郭虎臣幾人溝通,繼續推動原先的計劃。

  與此同時,他與多寶早已議定好的計策也適時發動。

  簡單粗暴!

  陶真人居中兩頭騙,讓雙方互相兌子。

  第一步,先讓高不宜成為帶路黨,親自領著魔佛寺二羅漢前往天南省,高家祖地,不經意間給予高家還有方士老怪高歡最為沉重的一擊。

  此日一早,蒸佛城內,高家子嗣中最受百魔真君高洋寵愛的高不宜,忽而攜著他那新婚妻子段玉虹去尋高洋。

  言說妻子已有身孕,即將開始的錢塘省城一戰他便不參加了,打算帶妻子先回轉天南省,前往祖地,想蹭些祖先福緣,讓自家孩子能有個極好的天賦靈根。

  “這么快便有了?你二人不是剛結婚么。”

  “可是用了什么異法?”

  “老祖英明,孫兒心急擁有孩子,恰好我這娘子出身南海地界,偶有福緣,在拜天妃廟時,得了天妃賜福,時機一到便可擁有一個天賦極高的孩兒,如今果然應驗了。”

  高洋驚詫,看向自己的孫媳。

  其眸內紅光閃爍,非但頃刻洞悉段玉虹的根腳,更直接透視到了其腹中所孕胎兒。

  隨后,立刻驚嘆道:

  “南海天妃!你這媳婦兒竟有這等福緣?”

  “嗯,確是個根骨非凡,自蘊靈秀的孩兒,正可繼承我的百魔妙法。”

  “朕準了!”

  “反正你小子也無甚戰力,能給我們高家開枝散葉,多生孩兒,便算是你的大功,速速帶著你這媳婦兒,回祖地養胎去吧。”

  忽然得了一個天賦極高的血脈后代,高洋很是欣喜。

  特意遣了一些魔兵護衛,護送這對夫婦撤回天南省,極為隱秘的高家祖地。

  可惜,高洋喜歸喜,心底仍舊惦記著錢塘省城內的那一塊大肉。

  渾然不覺,自家乖孫夫婦一行人背后,正有大量僧兵、佛修尾隨。

  足足兩支僧兵大軍,連同兩尊強大無比的羅漢,都隱匿在一件名為大須彌無相寶幡之中,融入天穹,跟隨著那養胎隊伍,往高家最核心之地而去。

  寶幡內,空蟬、蓮殺二位羅漢,隔空看著高不宜、段玉虹夫婦。

  面露期待喜色,對談道:

  “清凈道友好手段,竟能這般輕易就將那百魔真君糊弄過去,高家祖地一泄,天南省便要歸我們魔佛寺了。”

  “無垢師侄手段也頗為不俗,那喚作段玉虹的女子應是他的屬下吧,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將那高家子嗣調教的如此乖覺。”

  “這對師徒,外相比大自在寺出來的都要正派,手段倒比我們還陰損些,合該入我們魔佛寺啊。”

  “此番功成,我們一脈在寺內地位將再次大漲些,尸毗師兄不必說,道化劫數奈何不得他,你我攢了這般大的功,想來寺內不論如何都要幫我們破劫了,師弟先恭喜師兄了。”

  “同喜同喜!”

  要說神通手段,高洋也好,空蟬蓮殺二羅漢也好,都是一等一的。

  等閑極樂境修士,根本算計不到他們。

  可惜偏偏是多寶,他們連發現一點蛛絲馬跡都做不到。

  就在他們各生歡喜時,錢塘省城內,誕佛法會仍在開,氣氛無比的熱烈。

  而且,遠不只是錢塘省內熱鬧。

  周遭其他省,乃至于更遙遠的,如魔都、帝都之類的超級大城市內,也都有大量目光投來這法會。

  能做到這一點,卻是此界又出了新鮮玩意兒。

  又是神耳宗、聽諦宗、萬里門等十幾個專修窺秘、求知一道的特殊宗門。

  他們聯合起來,在各大省份一些重要市縣,或是城池內,布置了大量靈鏡、靈晶等等物事。

  在萬里捉光投影法、縮天分光術、小諸天晶球照影大法等等禁法秘術的加持之下,可將數萬里之外的景象傳播到幾乎每一個省。

  雖有些許延遲,但這已足夠新奇有趣。

  這等物事,其實在修行界與凡俗世界劇烈融合時已出現過。

  但大規模布置,可讓七十二省同時瞧見,還有這十幾個宗門搭配好的修士進行解說,這卻是首次。

  誕佛法會、北地幾乎所有軍閥代表、魔佛寺自在寺、妖妃女帝……等等元素組合在一起的萬里投影,同樣是無比罕見的第一次。

  省城內諸人尚不曉得:此間景象,在各省引發了多么大的轟動。

  當然,凡人民眾仍舊瞧不得。

  緣由也簡單,承受不住其中污染。

  不過如今修士、妖魔、異類等等超凡生靈的存在,數量也在暴漲。

  累積下來,已是了不得。

  雖然一眾軍閥、強人們,不清楚那些求知窺秘的修士,是如何說服魔佛寺三羅漢的,但面對這等露臉的盛事,個個都興奮不已。

  陶潛一瞧,也是樂了。

  這玩意他再熟悉不過,仙俠版直播罷了。

  “所謂辯經斗法,不過是幌子,是表面功夫。”

  “不管是魔佛寺還是自在寺,想必都是心知肚明。”

  “一省一省的地盤,不管哪一家都是要大費周章才能打下來,神秀大師被我刺激而答應賭約,自在寺抓住機會,順水推舟遣了些力量過來搗亂,不求將錢塘奪過來,能壞了魔佛寺的事就可。”

  “而三羅漢又覺占得先手,完全吃定自在寺,索性大張旗鼓炒作起來。”

  “且今日,又多一個吸引眼球暗度陳倉的理由,這里越受矚目,空蟬蓮殺二羅漢襲殺天南高家的動作便越隱秘。”

  “嗯,都很會玩。”

  陶潛發出這些嘀咕后,也開始了自己的操作。

  如今被那些靈境、靈晶萬里投影到七十二省各大城池的畫面,大部分是魔僧講道,想來這就是三羅漢的條件了。除卻炒作外,也借機傳道授法,不管能撈來多少條魚兒,那么多張大網撒出去,總是有些收獲的。

  陶潛自是瞧不慣,正好艷尸、幽蕊夫人邀他講道。

  趁此機會,他索性攜著云容登臺,真個就開講起來。

  佛法大道他不會,會的那些也不好講。

  但他如今人設極妙,與云容一起有著“十世怨侶”加持。

  二人之間的故事,非但蘊著奇妙佛理在其中,本身情節也是堪稱跌宕起伏,完全可以分為數百章九千回,講一天一夜都不必停歇。

  陶潛講著講著,熱度越來越高。

  到后面,偌大省城,百萬人都來聽講。

  乃至于尸毗羅漢,也都在自家小雷音寺內,一邊削肉,一邊聽得津津有味。

  聽到興起時,更徑直嘆道:

  “清凈道友好修行,非但神通手段高我一線,佛法道理也比我洞悉更多,怪道能先我一步破道化劫。”

  “道友欲借我這地界,先行宣揚一波聲名,按說貧僧不該允,不過道友既已允諾開脈之日入魔佛,貧僧行個方便之門也是應當。”

  顯然,旁人聽的是熱鬧是故事。

  可一些修為高深又精擅佛法的修士聽的,卻是其中蘊著的艱澀佛法。

  陶潛漸漸也發覺了一些不對勁之處,在他看來頗為狗血的,由多寶道人編撰的十世怨侶故事,竟好似有著魔力般,吸引了大量人前來聽。

  他甚至能猜到的,眼前既是如此,那正在觀看“直播”的一個個城池、市縣,恐怕也匯聚了七十二省的諸多道佛旁門、妖魔邪修在看。

  這也意味著,他陶大真人又一次揚名天下。

  不過這遭,是以“無垢佛子”這重假身份。

  隨之一起為天下所知的,還有南海清凈禪師一脈。

  陶潛一邊神色生動,念著心中的稿子,一邊則不由吐槽道:

  “師尊不會連這都算計好了吧,所以才動真格的,硬生生編了十世故事出來?”

  “會玩是會玩,也不怕露餡。”

  “還有便是這些故事,實在是過于狗血……”

  吐槽歸吐槽,陶潛講述仍不停。

  聽十世怨侶故事,總好過聽那些個魔僧講道演法,最后被魔佛寺當做是魚兒般撈走,往那佛陀金湯內一丟,任人垂釣宰割。

  很快,這第二日也已入夜。

  錢塘省城也好,七十二省關注這場法會的那些個觀眾,道佛旁門,妖魔異類等等,俱都興奮起來。

  所有人都在討論:

  無垢佛子與神秀大師,誰更勝一籌?

  那妖妃,今夜還會來么?

  若這一場再輸,魔佛寺三羅漢可會認賬?

  一時間,可說是萬眾矚目。

  熱度相比昨夜那場,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時辰一至,昨夜那景再次上演,隨著天鳳嘶鳴,妖妃元明真駕著祖神異寶春秋輦自含山寺而來。

  在陶潛心底:元妹妹雖與靈機師姐有些淵源,但風儀氣度還是不如師姐的。

  可在天下人的眼中,元明真這三字,已是代表著天下第一美人。

  斗法還未開始,場面卻先到了高潮。

  此時此刻!

  七十二省各處能觀看“靈鏡投影”的秘地,各種歡呼驚嘆,貪婪覬覦之聲響徹。

  道門修士、佛門禪僧、荒野散修、旁門左道、妖魔異類、邪靈鬼魅、神靈土地……各個都在發出聲音。

  “好女子,她便是妖妃元明真,果然不愧是艷絕天下的女帝,若能與之共度春宵,哪怕削我十年陽壽,我也是愿意的。”

  “呵!你愿人家可不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落魄的鳳凰不如雞,此女原來是女帝,現下處境卻是大難,傳言謝家、觀音寺、九靈宗等等大勢力,都已拋棄了她,如今更被當做是法會彩頭,明日一結束,那些窮兇極惡的軍閥強人便要一擁而上,爭搶她的歸屬。”

  “時運不好,手段不濟,怨不得誰,我倒關心那春秋輦,此等至寶,也不知最后會落入誰家?”

  “還用猜?祖神異寶向來追隨氣運之子,聽聞那法會宴上有洗心府的無憂仙郎石中生,春秋輦必為他所得。”

  “道友,那小雷音寺宴上閃過去之人,瞧來好似是你純陽宗天驕真傳游長卿?”

  “哼!莫要提他,堂堂純陽弟子,非要癡纏那妖神公主,求愛卻又無所得,丟盡了我純陽顏面。”

  “麻煩把投影晶球對準妖妃,不要去照那兩個和尚,叫什么神秀大師,怎生得這般丑?”

  “停停停,好個俏和尚,此人便是南海來的無垢佛子?果真是明凈無垢,令人想將之摟抱懷中,好生疼愛。”

  元明真那容貌,那陣仗,幾乎將所有目光都吸引走了。

  有不少首次瞧見她的超凡存在,隔空就為之心折。

  更有甚者,此刻就開始往錢塘省城趕來,雖曉得救不得這妖妃,卻仍存有妄想念頭。

  不過很快的,當斗法開始時。

  所有人的目光,皆被迫落在無垢、神秀二僧身上,而后再移不開。

  先是神秀大師!

  莫看這額前生著肉瘤的和尚,確實是丑了些。

  可下一刻,當他自陣中一步步走出,并開始頌念佛經時,不論是這錢塘省城,還是七十二省正觀看靈鏡、晶球的那些超凡觀眾,沒有一人愿意將目光移開,包括那些叫喚著要去看妖妃的修士。

  緣由也簡單,神秀沒有進入斗法狀態,而是無比慷慨的,開始施惠。

  他一步步走來,雙手合十頌道:“一切佛法,自心本有,將心外求……”

  幾乎所有瞧見聽見的人,都在瞬息得了這位大師贈予的各類佛門神通,或是術法。

  這似乎是一種很是玄妙、不可思議的妙法。

  只要此刻看他聽他,就能有所感悟,從而獲得佛法。

  而陶潛,此時腦海中也有志述迸發:

  正在聆聽神秀禪音……此乃普度眾生之漸修法門,再癡愚之人,聽之亦有所得。

  此法針對的正是癡愚、平凡之眾生,因你乃是上上根器之人,是以無所得。

  瞧過這兩道志述。

  陶潛面色微怔了怔,暗道:“什么意思?普通人聽了能得好處,天才聽了反而毫無收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