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三百六十章 玉面仙郎遭背刺,祖龍全員生異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誰都曉得仙魔戰場,情勢瞬息萬變。

  但如剛剛那樣的接連轉變,仍舊稀罕。

  七邪宗一方還沒因“玉面仙郎賈三元”的玄妙手段而得意太久,馬上大好局面就被陶潛打了個七零八落。

  商陽城一破,更顯了好大頹勢。

  眼看著祖龍社那一眾摩拳擦掌、殺意沖天的正邪修士要沖入城中,七邪宗一方所有弟子不由都是面露絕望之色。

  便是方士圣子韓瀟、楊家嫡子楊蒼幾人,也都是滿臉頹然。面對兇神惡煞的鐘紫陽、陳希夷這些人紛紛退讓開來,原先他們敢仗劍出手,以邪魔法術,硬抗這些大派真傳,囂張跋扈,不落下風。

  如今曉得大勢已去,不敢再造次,免得聽到一句“與此等邪魔無需講甚道義,大家并肩子上啊”這類話語,然后被圍殺至死。。

  似韓瀟和楊蒼都是外來的,哪怕見七邪宗大業敗亡很是難受,也仍有退路。

  最為不甘的,是趙天霸、戚無心二人。

  他們皆是新月本省天驕,一個是本地大族趙家嫡子,一個是百宗聯盟的少盟主。

  就是逃,也無處逃。

  二人眼看著祖龍社一方,闖入商陽開始屠戮七邪宗六脈弟子。

  眸中驚怒悲憤,悲的卻不是七邪,而是自家。

  可以預見的未來:待祖龍社、悲禪寺、玄道宗等聯合勢力,覆滅七邪宗后,緊跟著必將犁庭掃穴,將他們趙家以及百宗聯盟連根拔起,將所有資糧寶物盡數掠奪。

  勝利者,本就有這特權。

  偏生他們根本無法反抗,先前他們要屈服于七邪宗,如今又哪里是絞殺了七邪宗的聯合勢力對手?

  哪怕束手就擒也無用,根源在于道不同。

  道不同,又生沖突死戰,敗者必殺絕。

  從古至今,絕無例外。

  想到這些凄慘,趙天霸與戚無心二人,同時回首看向那仍在玄陽黃精湖中的賈三元,再顧不得彼此差距,上下尊卑這些。

  二人,先后開口,劃清界限。

  先是那戚無心,嘶啞著聲音就喊道:

  “賈道友,百宗聯盟本就是你七邪宗強行捏合起來的,吾等其實頗多爭端,各有私心。”

  “現下大業敗亡,聯盟便無需存在,就此解散正好。”

  “說來也是緣法,我家先祖偶得一卷《血影經》,這才創下旁門道統血影宗,近日來我全宗上下修法練功,追溯道統之源,得了大緣法。”

  “終是知曉吾等道法之源,乃是中古時代莫名隱遁的幽冥魔教,現下魔教將歸,我血影宗也將返祖歸宗,全體離了新月,去投幽冥魔教。”

  “諸位道友,莫要惦念,戚無心去也。”

  “好個玉面仙郎,平素吹噓得上天入地,無所不能,怎如此輕易就敗了,可憐我先前被妖鬼蒙了眼,被邪丹燒了心,誤信你真尋到了長生大道,竭力說服我父,竟硬生生拖著我趙家上了你七邪宗這條賊船,如今卻是要因我一人之故,累及全家,我恨啊。”

  “賈三元,今日我趙天霸便與你恩斷義絕,勾銷因果。”

  “諸位,我趙家這便舉家搬遷,離了這新月大省,日后將修善果,不做惡行,望諸位道友莫要追究。”

  “就此別過,趙天霸去也。”

  這兩番話響徹,不由得又是全員矚目。

  好家伙,正邪雙方算是都見識到了何為反復無常?何為狡詐無恥?

  聽來平常的幾句話,實則都藏了些玄機。

  一個是直接切割,再顯露自身根底以做威懾,雖然隱匿多年,但“幽冥魔教”的聲名的確恐怖,是實打實的魔道源流之一,現今逞兇的孽宗、魔佛寺都算是其后輩,唯有秘魔宗、太上魔宗存在的歷史能與之媲美。

  讓無數魔道修士趨之若鶩的大冊《血神經》,正是出自此魔教。

  如今聽得秘聞,幽冥魔教竟要再度歸來?

  這消息,讓許多修士下意識記住。

  而另一人趙天霸,則是試圖將趙家先前的惡行一筆勾銷,同時將自家與七邪宗勾結的責任推到賈三元身上。

  不知情又頗為天真的人聽了,或許真會認為他趙家是有良知的門閥家族,只短暫受到玉面仙郎的蒙蔽罷了,或許情有可原。

  只可惜此處無有這般天真良善的,哪怕是林不覺這等純善熱血的志士聽了,也是不由自主露出嘲諷之色,眸中殺意不降反增。

  那趙天霸也知曉這些,他說出這番話不過是要切割。

  同時也示弱,為趙家爭取些“搬家”的時間。

  說完,便轉身遁走,連掙扎一下都沒有。

  也虧得此時祖龍社一方正在絞殺七邪修士,無人搭理他與戚無心二人,只想著此間事了,再做清算,任由兩人逃離。

  玉面仙郎賈三元!

  數個時辰前還是意氣風發,儼然新月大省的少主。

  如今,連遭盟友背刺。

  不過他也并非尋常人,對趙天霸、戚無心的話充耳不聞,好似早在他意料之中。

  裸著那讓人作嘔的邪異身軀,一雙猩紅眼眸,則是死死盯著商陽城內的陶潛。

  其中寒意恨意,幾欲凝成實質。

  先前享受這種待遇的,是嬴青帝。

  賈三元自己也以為,他真正的對手是嬴青帝,能攻破他鎮守的商陽城的,必是這位再世祖龍。

  誰料到,半路殺出一個蟾宗秘傳。

  他不由得懷疑起來,莫非這也是祖龍社的毒計?

  嬴青帝主動來當幌子,吸引他全部的注意力,真正的殺手锏,破局者,正是此人?

  一念及此,賈三元立刻扭頭看向嬴青帝。

  正好,就在這一刻。

  原本在大量異化龍獸自爆糾纏下,顯得捉襟見肘,狼狽不堪的嬴青帝,忽然一笑,抬手竟取出一面大金盤來。

  此物金燦燦,明晃晃,好似黃金所鑄,有異彩虹光環繞,神妙非常,正是嬴青帝的看家寶貝黃天孽鏡。

  “定!”

  寶鏡在手,嬴青帝驀地開口道。

  旋即就見得鏡內飛出一團團栲栳大小的輝芒,在空中一滾,化作一尊尊黃衣侍者。

  這些侍者各尋上一頭龍獸,道一句“愿祖龍之魂庇佑你”后,竟直接抱著龍獸一起自爆,共赴黃泉。

  大量轟鳴,三兩息內同時響徹。

  黃光血氣散盡,那天穹上頓時清朗。

  本已死去的黃衣侍者,紛紛復活過來,回轉那寶鏡之中。

  足以讓任何洞玄圓滿境修士都頭疼不已的困龍自爆陣法,竟這般輕易被嬴青帝破去。

  見這一幕,賈三元心神震顫,幾欲吐血,不由得更是確認了心中所想。

  掙扎著,嘶吼道:

  “好一群仁人志士,陰險毒辣,竟這般耍弄于我,簡直是無恥之尤。”

  “嬴青帝!”

  “你就這般放心,將所有風頭功勞都讓給那個蟾宗秘傳?”

  “須知威望一事最是緊要,那人半路入你祖龍社,明面上是個道德高潔之士,還挾著連得兩件祖神異寶的威勢,更有破商陽城之功,我瞧他與鐘紫陽、陳希夷等人交情也頗好……若他起了異心要奪你位置,只怕是能成的。”

  “我若是你,現下便要下死手,將他斬了再說。”

  “嘶”

  眾人聞言,不由都是昂首看去。

  尤其林不覺、鐘紫陽諸人,眸光顫動,心神震顫。

  好個玉面仙郎!

  死到臨頭,還不忘挖坑。

  換一個梟雄人物來,聽了這些條理有據的挑撥之言,哪怕不當場對陶潛出手,只怕也會生出疑心,日后少不得要暗害他。

  張嘴吐了這些,他猶嫌不夠。

  暗中,又立刻傳音給嬴青帝道:

  “嬴道友好手段,此番卻是你勝了,我賈三元無話可說。”

  “按照你我先前默契之約,我將攜麾下諸修退回七邪洞天,將新月省拱手讓與你。”

  “事后你需暗中贈我兩百萬凡民,供我七邪宗煉丹所用。”

  “此約,你可記得?可認?”

  明面上是正道領袖,暗中卻與邪魔勾結,以霸道手段配合陰謀詭計取得江山。

  在賈三元眼中,嬴青帝應是一位可怕的梟雄。

  所以此時到最后關頭,他才選擇明面上挑撥離間,埋下仇怨,借嬴青帝的手在日后坑殺導致七邪宗失敗的罪魁禍首,那個半路殺出的蟾宗秘傳,砸顱真人林孺牛。

  暗地里,則要求這梟雄履行承諾。

  他猜測嬴青帝必定不甘,但攝于交易,應該會先答應,事成之后再謀算。

  如此,他與七邪宗尚有騰挪余地,復仇機會。

  倘若嬴青帝真的是這般人,賈三元的謀算說不得能成。

  可惜,他不論如何也想不到。

  嬴青帝,是個瘋的。

  賈三元視角中的“暗中勾結”,在嬴青帝視角中,卻是另外一番模樣。

  甚至于此時此刻,傳入他耳中,暗含威脅的話語在嬴青帝聽來。

  說不定……是贊美?

  不管是什么,總之嬴青帝聽罷后,面上毫無異狀。

  反過來,持著那黃天孽鏡去照他。

  同時朗聲大笑,大義凜然道:

  “哈哈哈……賈魔頭,你到這身死道消的當口才想起挑撥離間,是不是太遲了些。”

  “你以為我嬴青帝轉戰十幾省,起事數十近百次,是為了爭奪江山?當個庸俗皇帝?”

  “我所為的,不過是此國此民罷了。”

  “我相信,孺牛兄弟還有其他所有道友兄弟,也都與我是同一種志向。”

  “我對這位置從無留戀,不管是孺牛兄弟,還是其他同道想坐,言語一聲,我嬴青帝必禪讓之。”

  “賈三元,莫要再掙扎了,且赴死吧。”

  嬴青帝這一番話,響徹商陽城上空。

  陶潛等人聽了,眉頭微皺,皆有思量。

  而如陰素素、徐文開這些人聽過后,眸中都是異彩連連,顯然是當真了。

  更有甚至,已開始想著如何謀取勝利果實,讓嬴青帝乖乖禪讓,分割地盤,竊取資糧寶物。

  ps:二更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