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兩百九十一章 七十二省皆獨立,群賢共治天下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星月交映,被掛天穹的陶潛,正一臉笑意,興奮搓著手清點著自己的收獲。

  當先掐了個道印,只見得身前靈光匯聚,頃刻間凝成一頁玄黃金章。

  這金章,自生氤氳,華光閃爍,靈粹天生,簡直好似那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源一般。

  若仔細去瞧,隱約可見得七寶帷幔之中,一先天神人端坐。

  “此物,便是靈寶無量金闕大道神章。”

  “純粹由靈寶仙靈精粹凝聚而成,又得了天尊承認,對于靈寶宗弟子而言,可說是無上妙物。”

  “持此物,頌念三遍天尊名諱,須臾可得大法力。”

  “不夸張的說,蛻凡弟子持之可戰洞玄,洞玄長老持之,可在極樂境修士面前保命……天尊賜我這妙物,果然是之前我哭嚎債務一事起了效用,若我耗去它,過往債務說不定可一筆勾銷?”

  “不過這般妙物,輕易耗去,豈非浪費?”

  “先留著當個保底救命之物,若將來要晉升洞玄時還未使用,正好再拿去還債?”

  念及此處,就是陶潛自己,也覺自家面皮實在厚了些。

  雖說俗語有云:欠債的是大爺,說不得欠得越多,靈寶天尊會愈加照顧他這個寶貝真傳。

  但現實哪能真的這般做,太不要面皮了。

  過猶不及,過猶不及啊。

  “天尊在上,弟子您是知曉的,最是知禮。”

  “此番得賜此妙物,使得弟子日后晉升洞玄境,再無掛礙,仰賴于天尊愛護了。”

  “以后,弟子再不作死,再不亂借法力了。”

  陶潛遙遙施禮,同時下了一個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的保證。

  隨后便接連頌念三遍天尊之名,下一刻,只見得紫煙翻涌,須臾焚了金章。

  那一瞬,陶潛本就暢快的靈寶妙體,更是一松。

  比之前更甚的愉悅,席卷上來。

  一道感知,隱隱傳來:過往以靈寶還仙術所借法力,盡數消弭。

  將無礙修行,時機一至,頃刻入洞玄。

  “無債一身輕!”

  “嗯,誠不欺我也。”

  陶潛感嘆兩句,隨后再次掐印。

  腦海中,頃刻凝出一張虛空大符,繁復龐雜,環繞著靈寶神光,奇妙效用自生。

  “靈寶準真人記名敕神符!”

  “此物更妙,簡而言之,這是一張必定生效,且對方無法拒絕的‘搖人符’。”

  “靈寶宗內記名真人何其多也,耗去此符,便可召喚特定一位靈寶真人前來相助。”

  “當然,要用它,也是有代價的。”

  “需給予供奉報酬,空口白牙,自是誰也喚不來,說不得還得挨幾句喝罵。”

  “嗯?這符顯然也可對我師尊,以及麻衣師伯等人起效,且看看若要召喚他們,需供奉何物?”

  閃念道此處,陶潛立刻試探性隔空詢問神符。

  下一刻,只見神符震顫,陶潛腦海立刻浮現出召喚麻衣師伯所需供奉。

  出乎意料的,并不復雜,只一種物事:獻增壽靈物,合計達九千年即可。

  這條件,讓陶潛立刻來精神了。

  “九千年壽?我那桃兒算不算,一茬一茬收割,數年后,堆積如山獻過去,湊個九千年完全可以啊。”

  “雖說這代價也極為高昂,但那可是麻衣師伯。”

  “從現有表現來看,如空蟬羅漢、凌媧真君,修仲琳這些極樂境強者,在麻衣師伯面前,恐怕都是弟弟。”

  “耗去幾年桃園收獲,請來師伯出手,簡直再值當不過了。”

  “好寶貝!”

  陶潛喜滋滋想著,順便又再問了一下召喚自家師尊需何物?

  神符再震顫,答案灌注了足足一息之久,其中涉及的諸多寶物、靈材讓陶潛也是瞠目結舌。

  看罷后,默默吐槽道:“只能說,不愧是我師尊,要請他出一趟門,怕是根本不可能。”

  陶潛沒有再去詢問召喚二代祖師們,需要什么代價。

  想也知曉,問也是白問。

  注意力,又轉去那“靈寶消災護命妙經頌”之上。

  顧名思義,這是一篇救命的經文。

  若遇抵御不了的災劫,可頌念此經,溝通天尊祖師,消災護命。

  至于能否成功?

  并無保證,全看心誠與否。

  陶潛看了幾眼便露出笑意來,這種事他陶大真人也熟,畢竟廝殺之時,遭災之時,他本就動不動喊天尊救命。

  只不過這次,或許是有效的。

  盡管只有一次機會!

  那經文,頌過一遍就立刻忘記。

  看過這三樁大好處,陶潛又轉向自己。

  “通幽、驅神、御劍三術,顧名思義,分別是與鬼神交談之法,驅使神靈之法,以及靈寶宗的劍法,與先前的甘霖、清風等術一樣,乃屬通用法術,靈寶門人只要愿學都可輕松學會了去,只是我無需耗費時間學,自動便會了。”

  “倒是我這蛻去凡身后的妙體,除了萬法不侵、水火難傷等等該有的好處外,似還有些特異。”

  “許是因我選了第三法度劫的緣故?”

  說話間,陶潛下意識的摸向自己的耳、口、眼、腹等等地方。

  幾乎也是同時,志述與感知,齊齊浮現。

  陶潛很快便知這些“特異”是什么了。

  正是先前度劫時衍生出的長耳、駢齒、大肚、龍顏、重瞳等等異狀,在劫氣沖刷下,融入陶潛蛻凡后的寶體,使得他一次性多出了數種特殊能力。

  如那長耳,哪怕陶潛不施法,只側耳去聽,也可聽見數里外,乃至于百里外的細微動靜。

  還有那駢齒,將使得陶潛舌齒生香,清凈自然,哪怕不用律令魔,也不施那真言秘敕,也能讓許多凡人不由自主聽從他的命令,當然修士卻難了,除非付出大代價。

  大肚、龍顏、重瞳等等,也是類似效果。

  也就是說,此時的陶潛。

  即便他不動用一身法力,只憑借身上特異,也足可在凡俗世界冒充個仙人之流。

  若再添上法力,威能頓時暴增。

  “順風耳、千里眼、腹中天地……聽起來倒是與那些神話志異傳說中的神仙異人,很是相似。”

  “嗯,也有些類似佛門所說的三十二相,或是楊介師兄那種先天神通,只不過我是后天被劫氣沖刷出來的。”

  “不管如何,都算是意外之喜了。”

  “我如今是蛻凡大圓滿之境,但法力之渾厚,卻能與尋常洞玄境修士相比,加上這些特異神通,以及我這靈寶妙體,哪怕不動用佛禽舍利、圣胎袋、九蟾珠這些異寶,也可越級去與散修洞玄廝殺,甚至勝之。”

  “若再去依仗外物,嘖嘖,不敢想。”

  “第三法度劫,恐怖如斯啊。”

  “倒是怪不得秦佼師叔,最后會上癮,再不愿回宗門修行。”

  “我卻不同,慫人一個,浪了這般久,該回我登仙島修養一些時日了。”

  “正該是風卷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貍奴不出門也。”

  嘀咕到最后,陶潛自顧自引用了他人詩句。

  頗為隱晦的表達了一下自己想要回轉蓬萊海,過一段快樂閑適的擼貓生活意愿。

  說做,他便要做。

  可很快的,陶潛發覺自己做不到。

  這道救了他性命,同時也將他掛上天穹的先天靈寶神光,顯然有著自己的想法。

  陶潛想動,它卻不動。

  哪怕陶潛在察覺不對后,連聲呼喚天尊,或是施法溝通神光,諸多掙扎,皆是無用。

  神光就這般裹著他,掛在天上。

  立刻的,陶潛面色變化了。

  “這是為何啊?使用這先天靈寶神光的代價?”

  “哪有這般奇怪的代價啊?將我點作天燈?要點多久?”

  陶潛初始慌亂了片刻,但不多時,他察覺出了蛛絲馬跡。

  仍舊是人道氣運!

  先前陶潛本就接納了大量氣運,化成寶藥,助他輕易沖破蛻凡關卡。

  按說,該停歇了才對。

  如南粵時,也就那狂潮般的一股,接了便罷。

  可陶潛掛在那天穹,竟每隔一些時間,都有氣運匯聚過來。

  他掙扎不出,到天明時分時,突兀的,又一股磅礴氣運涌來,陶潛接納的同時,也瞧見了氣運內附著的信息,頃刻間也明悟緣由。

  “魔都、陽燧兩地發生之事,先后轟傳天下,尤其天命帝朱庸宣布退位,廢除帝制國號之時,所揭露的,方士組織那些皇帝死后趴伏長生天朝吸血一事,徹底讓七十二省之數十億民陷入極端憤怒之中。”

  “彼時湘西、古秦二省,民智漸開,在過去數個時辰內,先后組織義軍,攻陷兩省官府,張九燈、蔡元神兩個朝廷冊封的大都督,后者望風逃竄,前者竟反過來配合義軍。”

  “兩省皆于今日辰時宣布,完全脫離朝廷管轄,不再承認朱氏王朝,更不認可長生天朝之國號,不認帝制,暫采用群賢共治模式。”

  “兩省平民,已超過一億之數,對此皆歡欣鼓舞。”

  隨著這些信息而來的,還有一張張平民面龐,以及兩省內,各個城池中宛若慶典般的景象。

  正是這些景象,催生出又一股磅礴氣運,分成諸多份額,流淌向不同的人。

  陶潛,自是分了最大一份。

  收到這大禮,陶潛倒是隱隱明白神光,依舊將其掛在這天穹上,不讓他離開長生天朝疆域的緣由了。

  “我度第三劫后的收獲,竟還沒完。”

  “不,甚至可以說是剛剛開始。”

  “我度劫的方式有些粗暴,靈感源自前世,我瞧來許是正常發展。”

  “可在這個世界,或許真個是兩千年來頭一遭,絕無僅有,哪怕方士組織定會竭力去阻止,去消弭影響。”

  “只可惜,怕是來不及了。”

  “湘西、古秦二省,或許,只是個開始?”

  陶潛吐出這句,是有所預感。

  而這預感,很快就開始以可怕速度變成現實。

  長生天朝的疆域比前世要大得多,但也須知,這并不是無魔世界。

  這世界,超凡處處。

  傳遞消息的手段,自也比前世要快得多。

  約莫六個時辰后,掛在天上的陶潛又得一股磅礴氣運,內里附著的,依舊是那志述般的訊息。

  “三晉省內,有一秘密結社喚作大同社,結社者乃是一群年輕的修士志士,每一位皆有不俗來歷,分屬晉省道、佛、魔、旁門左道等大派,為首者姓嚴,出身佛門大寺懸空寺,憤世嫉俗,胸有大志。”

  “陽燧首義傳開后,其人勾連大同社其余志士,突襲省城總督府,以佛門陣法滅魔金剛陣,將朝廷遣來鎮守的陸姓總督當場擊殺。”

  “大同社奪取總督府后,發動省內百萬民眾,往各個大派求援,萬民意愿不可逆,諸派只得出動……大同社由此徹底掌控三晉省。”

  “繼湘西、古秦二省之后,晉省亦通電全國,宣布獨立,不再承認國號帝制。”

  “省內治理,將采用大同社模式,取上古先圣‘天下大同’之意。”

  當這消息傳遍天下時,沸騰氣氛再增一把火。

  不過陶潛,在與大同社那幫修士志士,平分氣運后,卻是又看出了一些東西來。

  只是一時之間,陶潛也分不清,那是好事還是壞事。

  “從氣運中可窺得,朝廷原來對三晉省的控制極為成功,是少數無有亂軍肆虐的大省,諸如懸空寺、五福宗、太昊門、赤冠山等等大派,都無法插足凡俗,倒也不是沒有力量,而是一種默契,類似一種隱形的約定。”

  “可大同社一群出身于諸派的修士志士,卻是借用民意,迂回曲折,打破了這約定。”

  “既然晉省可以,豈不是其他省也可以?”

  陶潛這念頭騰起后不久,又一次變成現實。

  三個時辰!

  僅僅三個時辰后,陶潛再次收獲一股磅礴氣運。

  “知悉陽燧首義之真相后,云滇省大都督陸千鈞,再次通電全國,宣布云滇徹底獨立。”

  “非但不受朝廷轄制,不承認國號帝制,更宣稱不歡迎朱氏皇族,以及歷代皇族任一人入境云滇。”

  “陸千鈞親自下手,處死一位喚作‘白光帝’的幕僚,此人乃方士組織圣子之一,試圖蠱惑陸千鈞復辟帝制,恢復長生天朝之國號。”

  “為防止方士報復自己,以及云滇省之民,陸千鈞親自深入大山,請出隱世大派幻神宗,此宗雖屬旁門左道,但其開派極早,祖師更達劫仙之境,道佛兼修。”

  “陸千鈞宣布,云滇省內自今日起,修行界歸修行界,凡俗界歸凡俗界,若有越界者,殺無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