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八十九章 合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陸銘慢慢踱著步,看一眼齊懷德,又看一眼龍禪岳。

  “老齊,我此來呢!說句直白的,本就是代表公國來和你結盟的……哦……”陸銘擺擺手,“禪岳,解了齊帥禁錮!”

  龍禪岳猶豫了一下,雙手合握,做了個古怪的手勢。

  齊懷德騰騰騰退了幾步,坐回了椅子上,他猶疑不定的望著陸銘。

  本來方才如墜冰窟,幾十年臥薪嘗膽,卻不想,還是低估了這老妖怪的邪惡術法。

  齊家百年基業,就要斷送到這里。

  可沒想到柳暗花明,這北黑山總督,也就是黑山堡親王的親信,喝止了老妖怪。

  看那老妖怪,好似對這北黑山總督頗為忌憚,還稱呼什么“殿下”?

  看著齊懷德,陸銘澹澹道:“齊帥,我黑山公國準備對侵犯我中洲人北域的東瀛軍隊發起全面打擊,當然,也就必然的要對海西行省宣戰,隴北的諸帥,肯定是和我公國休戚與共,就看齊帥你了,希望我們三方合作,如此,才有戰勝東瀛人的希望!”

  齊懷德一呆,心說你莫不是瘋了么?

  陸銘微微一笑,“看齊帥神情,也知道東瀛軍力強大,軍械也較先進,覺得我們發起戰爭毫無勝算,可是,不反抗又怎樣?東瀛人用海西為跳板,進入北域的軍隊越來越多,等其滲透部署穩妥,到時候,我們怕就無力回天了,北域一直是我們中洲人的北域,難道真要坐等被東瀛人鯨吞么?現今,可指望不上帝國議會扼制東瀛人的擴張野心了!”

  齊懷德沉默不語。

  陸銘笑笑:“齊帥,現今若是沒有我,你可想過,其實一生榮辱成敗,可能只是過眼云煙,生亦何歡死亦何苦?終究我們都是宇宙中的一粒塵埃罷了!”

  齊懷德心中一凜,確實,如果這北黑山總督不在,那老怪物怕已經變成了自己模樣,很快就禍亂北疆了,至于自己齊家,也必然是留不下一根幼苗。

  從某種角度,如果今日真能和平收場,這北黑山總督,便是自己齊家滿門的救命恩人。

  “張總督,想來貴公國已經準備了協約,可否容我看上一看?”齊懷德問。

  陸銘咳嗽一聲:“這,我還真不是有備而來,想和你好好聊聊,咱雙方,再議定協約,我已經被授權,可以全權代表公國。”頓了下,“不過現今,老齊啊,我是你齊家的恩人,所以,我有資格提幾點,首要原則就是,咱們聯合起來,與東瀛人及海西劉邦昌集團作戰,可以組成聯軍,也可以不組,但總體作戰規劃,要以黑山公國為主。”

  聽陸銘這樣說,齊懷德心里反而有些舒服,也看得出,確實不是黑山人和老妖怪一族在唱雙黃。

  陸銘繼續道:“當然,我絕不是挾恩自重,我說這場戰爭,應該以黑山公國為主,你很快就會明白為什么,我有信心,黑山軍可以極快的擊潰東瀛人在此的主力師團。”

  齊懷德琢磨著,突然眼睛一亮,“東部聯盟,是不是……”

  陸銘點點頭,給了個只可意會的眼神。

  其實哪有此事?但堅定盟友之心,外交上,大忽悠也是主要技能之一。

  齊懷德這才松口氣,“如此甚好!不然,就算我們擊敗了海西人和東瀛人,隨之東瀛人的報復,怕就……”

  陸銘轉頭看向龍禪岳,“禪岳,你便按照齊帥方才說的立誓吧,領你齊家子孫,隱居大西北狼山,不過,龍堂仆從留下,我會編入我的特種作戰部隊中,此外,逍遙也可留下,由我庇護,不受你重誓影響!哦,還有,你一族當恢復原姓!”說到這里,已經聲色俱厲。

  在黑山,因為自己來了冬城,碧珠也來了,自己現今便一直在和碧珠、琉璃溝通中,神庫衛傳承的重誓是什么自也明了,如果得自己赦免,確實不受重誓影響。

  龍禪岳臉如死灰,知道這是主家對自己一族的懲治。

  不過,本來是和齊家兩敗俱傷的局面,現今,說不定逍遙孫兒還有福緣重歸主家門庭。

  主人行事,自是胸懷天下,自己一脈微不足道,對自己龍家的處置,一是懲治;二也是安齊懷德之心。

  將來,怕是那預言成了真,如此的話,自己逍遙孫兒或可修成正果。

  至于自己現今齊家滿門,只能落寞終老在狼山之中,卻也是應得之罰。

  “好,主人,我這便立誓!”龍禪岳舉手,“我龍……不,我陳禪岳,向蒼天厚土立誓!”

  他的誓言,除了齊懷德所說,但又加上了,若齊懷德背叛其主門,陳氏一族必出狼山,再起風云。

  “禪岳,辛苦了!”陸銘輕輕拍拍他肩膀。

  陳禪岳沉默不語,過了會兒道:“我陳家的產業,還請主人派人接收。”

  陸銘擺擺手,“一切由齊帥處理吧!”

  齊懷德忙擺手,“這,不可,不可。”

  陸銘笑笑:“這些都是小事,齊帥暫請回府,明日我們再議協約的條款,不過,要和東瀛開戰一事,你知我知,第三人不可知!”自要給齊懷德和部下及幕僚參議的時間,當然,是不涉及和東瀛開戰的協約部分。

  齊懷德輕輕點頭,但還是滿心的驚疑,不太相信,難道,在北疆存在了數百年的老妖一族,真的就此退出北域歷史舞臺?怎么都感覺,這是一場夢。

  陸銘再次回到北黑山堡是五天之后。

  此時,公國和新日領邊境線上的局勢越發緊張,雙方邊防軍劍拔弩張。

  也有人注意到,好像黑山公國正在向江北調動軍隊。

  不過,就如同盛京的報紙所報道,大多數社評,都認為戰爭很遙遠,雙方很快就能和平解決。

  東海華夏大廈,通常來說,人們認為102層已經是其頂層,在第102層,有著現今最著名的觀景臺,可以通過玻璃觀景臺,欣賞東海市景,又有觀光餐廳、畫廊、博物館等等設施,到第102層有單獨的觀光電梯對游客開放,從進入大廈后,乘坐電梯直達102層。

  實際上,大廈還有第103層,只是并不對外開放,主要是被昆侖廣播電視公司租用,因為頂層上的通訊天線,也是昆侖廣播電視公司擁有使用權,用于電視、調頻廣播和緊急廣播。

  在第103層,還有和昆侖廣播電視公司隔斷的一個小小區域。

  實則,是一套面積僅僅三百多平米的豪華套房,算是華夏大廈的真正大老板陸銘的自留地。

  此時的套房客廳內,看著剛剛走進來的克莉絲汀,陸銘快步走上去,在克莉絲汀還沒來得及反應之前,已經被陸銘緊緊熊抱,更被陸銘火熱口舌來了個法式熱吻,克莉絲汀掙扎著,又哪里有陸銘的一絲力氣大?

  “我要對東瀛人全面開戰了!”

  就在克莉絲汀正要狠狠給他舌頭咬一口時,陸銘已經放開她,長長吐出口氣。

  克莉絲汀本來要爆發的一切激烈反應都消弭于無形,“什么?”她震驚的問。

  陸銘慢慢走過去坐上沙發,“算是一場豪賭吧!再等下去,從北域局勢來說,對我不利。”

  克莉絲汀跟過來坐他身邊,看他凝重表情,知道不是說笑。

  “這次,我就要露全部家底了!”陸銘指了指茶幾上的海圖,“北域戰事的計劃先不說,這珍珠島,你還記得嗎?”

  “你的私家島嶼,還是我的庭判給你的!”克莉絲汀沒有如以往一樣鄙夷他,而是很鄭重的回答。

  “這珍珠島,已經被我修成了不沉的航空母艦,哦,航空母艦,可以起降飛機,珍珠島現在就是了,幾乎整個島嶼的平地,都修成了機場,還有可容納上百架飛機的機庫,四周也修建了許多秘密炮臺。”陸銘又指了指中線東面的東瀛海域,“東瀛援軍和物資,珍珠島的空軍會進行攔截,不過,開始出其不意我們能取得很大戰果,但很快,東瀛人肯定就要奪島,但你也知道,黑山軍是沒有海軍的,我那雇傭兵公司倒是有幾艘船,可肯定不夠打的,珍珠島的防御陣地建的再怎么穩固,也架不住東瀛人源源不斷的進攻,珍珠島距離東瀛群島太近了,什么小船都能過來!”

  克莉絲汀聽陸銘說到這里已經明白,“你是希望,東海的海岸警備隊能支援珍珠島的防御。”

  陸銘笑笑:“最好是東部聯盟的海岸軍都能參與進來,珍珠島屬于東海大區的海島,從法律上,你覺得?”

  克莉絲汀瞪了陸銘一眼。

  陸銘苦笑:“好吧,我習慣了。”克莉絲汀的意思自然是你跟我拿法律耍什么流氓?按照法律,你將私人島嶼軍事化,又從該島發起攻擊其他地域軍隊的戰爭行為,首先你就違規了。

  “你的要求,應該沒問題!”克莉絲汀略一沉吟,點了點頭。

  陸銘一怔,沒想到她直接答應了,不是說盡力什么的,而是做出了承諾。

  這就代表,克莉絲汀無論如何也要將此事促成,而且,也肯定要促成。

  這可能,不但要驚動東海大公查理斯九世,而且,要真正動用東海公爵家族的影響力,而這種影響力,其實每次過度使用,對東海公爵家族來說,都不是什么好事。

  自己對此,確實寄予希望,但也擔心不能成,考慮了一些備桉,但毫無疑問,由東部聯盟的海岸部隊幫自己守衛珍珠島,是最優解,比之自己的中策,要強了十倍百倍。

  陸銘看著克莉絲汀,心里滿是感激,更微微一熱。

  克莉絲汀喬裝打扮而來,穿著東海常見的摩登女郎紅色連衣裙,時尚靚麗,本來戴了綴花禮帽和太陽鏡,進屋后摘去了,露出凝脂般貴婦俏臉。

  見陸銘眼神,克莉絲汀微微蹙眉,“幾個月沒見你了,怎么你每次來找我,都是要我幫忙,又順便吃我豆腐么?”

  吃豆腐這詞是從陸銘這里學的。

  陸銘莞爾,但隨之又有些慚愧,好像自己確實不怎么地道,可盡管如此,克莉絲汀還這般對自己,就更令人心下有愧,看著她,柔聲道:“你說的對,是我不好!向你道歉,真心的!也謝謝你!”

  克莉絲汀點點頭,滿意的道:“這還差不多。”神情里,自有些小得意小俏皮。

  偶露嬌憨可愛,一貫端莊威嚴的法官大人更是令人喜愛。

  陸銘咳嗽一聲想說什么,克莉絲汀已經婀娜起身,“你這事難辦,我這就去了,兵貴神速,免得誤你的事。”

  陸銘無奈,可只能點頭:“好吧……”戀戀不舍,送克莉絲汀出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