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169章 獵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黑暗中,一艘船迅速穿梭在海面之上。

  如同鯤鵬入海。

  遠處,呈現出一些光亮,李皓遠遠看去,那里,應該是沿海三城之一的流云城,再往前便是豐海,最后才是南渡城。

  南渡,靠近北海了。

  小船船頭,李皓走了出來,站在船頭朝遠處看去,燈火輝煌,銀月南方諸城,晚上還是比北方諸城熱鬧一些的。

  遠遠地,仿佛還能看見海邊有人。

  沙灘上,好像還有夜間出門游玩的情侶,夜不歸宿,也不知道,知曉不知曉,沿海諸城,有可能會被海盜襲擊。

  也許,不知道吧。

  片刻后,也有人走上了船頭,劉隆倒是正常的很,可王明,有些七葷八素的,好像有些暈船的感覺,走出了船艙,看向遠方,等看到燈火,有些干嘔道:“真難受……速度很快啊,這就到流云城了?”

  從白月,到流云城,也有幾百里之遙,感覺也就一會功夫,就到了這里了。

  腳下的這艘船,速度可真快。

  李皓沒說什么,劉隆在鎧甲通訊中傳訊道:“一路上,倒是看到了一些商船,晚上還有商船,銀月這邊,我之前還以為沒有海運,看來海運也算繁榮。”

  海中,還是有一些船只的,不過李皓查看了一下,不是海盜,一般情況下,會有個把超能坐鎮,也只是為了預防萬一,實際上真遇到了海盜,什么用都沒有。

  李皓也沒說什么,小船迅速穿梭,很快,燈光落在了身后。

  王明倒是有些暈乎乎的,此刻,也有些飄飄然:“黑暗中前行,倒是有些小說之中,為守護黎民百姓,乘風破浪,破開黑暗的感覺了!這些人,大概也不知道,這大半夜的,還有人在海中為他們保駕護航吧?”

  劉隆笑了,傳訊道:“別太飄了,小心遇到了海盜,嚇得你走不動道,看你這樣子,都快站不起來了。”

  “暈船,正常反應,等遇到了敵人,我說不定反而激動起來了。”

  兩人傳訊聊了幾句,而李皓,卻是沒說話,一直佇立船頭,朝遠處看去。

  王明剛剛的話,卻是有些烙印在了心中。

  那一刻,他想到了戰天軍。

  黑暗中前行,乘風破浪,拱衛銀月……

  是嗎?

  出發之前,好像并無這樣的感受,可看到身后的流云城,燈火輝煌,倒也難免升起一點點說不出的小自豪。

  你們可知道,在這黑暗之中,有一支軍隊,正在為你們巡航護道?

  大半夜的,忽然決定出海,不是心血來潮。

  而是這幾日,心中不斷升起一些想法,一些念頭,有戰天軍的影響,也有洪一堂等人的影響……不自覺地就想到了一些以前不曾想過的事。

  若是海盜真殺來了月海……是不是會影響銀月?

  不如去看看……若是真有海盜不識趣殺來了,該戰還是要戰的。

  當產生這樣的一些念頭,甚至決定主動出戰……李皓便明白,終究還是受到了一些影響,幼稚也好,愚蠢也罷,那一刻,他帶隊出海,還真有一股殲敵于外的想法。

  沒有刻意去控制什么,順其自然便好。

  迎著海風,浪花拍擊,小船繼續穿梭在大海之中,速度極快。

  眨眼間,又是兩個小時過去了。

  又一座城市,浮現在眼前。

  熱鬧。

  越是往南,越是熱鬧,月海的盡頭,便是北海,北海對天星王朝而言,屬于北方,對銀月而言,卻是南方的盡頭,進入北海,代表跨入了北方大地的盡頭。

  “豐海城。”

  身旁,王明恢復了許多,知曉的倒也多,此刻,船頭上聚集了不少人,大家都出來透口氣,也順便看看夜色下的海和城。

  “豐海城算是大城,人口四百多萬,在南方也比較富裕……不過還是不如南渡城!南渡才是銀南富裕之城,那里因為通往北海,海運發達無比,還是天然的渡口,中部的一些貨物都是先運送到南渡,再擴散到整個銀月。”

  “南渡人口不算太多,三百多萬人,每年提供的稅收,卻是僅次于白月城,甚至還要比耀光城多,是銀月重要經濟來源。”

  “在南渡……也有一些小中部氣象,各種好玩的,新奇的東西,白月城也許沒有,南渡一定有!以前去南渡玩過幾次,那里不單單是銀月人,還有北方很多城市的人,甚至還有中部人,都在南渡匯聚,有些開放港口的味道……”

  王明這富家子弟,對這些很了解。

  “南渡那邊,還有個巡夜人分部,實力還是不錯的,有兩位日耀坐鎮,月冥十多位,還有三四十的星光師……現在看來,也許不過如此,可嚴格來說,駐守力量也僅次于白月、耀光兩城。”

  李皓微微點頭。

  這股力量,如今看來是不算什么,可要知道,在這之前,銀城成立分部,有劉隆一位斗千,就算是頂級分部力量了。

  南渡那邊,的確算是重視了。

  “不止如此,那邊,其實也有駐軍在,數量不算多,但也有三千人左右……維護南渡的秩序。”

  “這船,是真的快,我懷疑,侯部長他們現在可能也才跨過南渡沒多久……走這條路的話,其實進入北海更快一些,不過走這邊,陸運不算太方便。”

  侯霄塵他們應該不是走這條道,而是走陸地,所以自然不會經過南渡,可從地理位置上看,南渡過去,穿過北海入口,倒是能直接穿插進入北海行省,要比陸地近一些。

  說話間,王明又有些期待道:“到了南渡那邊,要是還沒發現海盜行蹤……咱們要不去南渡玩玩?我請客怎么樣?那邊吃的喝的玩的……都比白月城強。而且氣氛也不壓抑,有些商業之都的味道,不像白月城,有些政治、文化中心的感覺,過于嚴肅……”

  李皓倒是沒呵斥什么,而是笑道:“有那么好玩嗎?”

  “那當然!團長你是沒見過,燈紅酒綠,美女如云,揮金如土,在那,有錢,你想什么有什么……”

  王明說著說著,愈加興奮:“要不我帶你去玩玩,那邊的妹子可水靈了,遠近聞名……”

  “咳咳!”

  劉隆輕咳一聲,打斷了王明。

  越說越不像話了!

  這不是單獨通訊,王明這家伙,這時候都快笑出聲來了,正在直接對話呢。

  身旁,有人鄙夷看著他。

  比如洪青,比如柳艷……只是,都穿著黑鎧,倒也看不出什么。

  王明笑呵呵的,也不在乎,繼續道:“真的,團長,我是說巡查結束,咱們去逍遙,又不是現在,大家看我干嗎?”

  又沒耽誤正事。

  “先閉嘴。”

  李皓也沒說什么,朝遠處看了一眼,隨著小船迅速前行,這段海面上,商船好像的確更多了一些,甚至隱約看到了一些燈光,一些商船上,也是燈火通明。

  這在白月城那邊,是沒有的。

  小船避開了這些船只,越是前行,越是繁華的感覺。

  已經是深夜了,遠處,那隱約可見的燈光,卻是越來越明亮的感覺,遠處,有座城市,仿佛不夜城一般,這讓李皓很是新鮮。

  是的,他沒見過這樣的夜景。

  銀城到了晚上10點后,幾乎沒有什么燈光了。

  而白月城,雖然有,可白月城也比較嚴肅,其實也沒什么喧鬧聲,倒是這里,隔著很遠,耳聰目明的李皓,好像都聽到了一些音樂聲。

  小城市出來的李皓,有些土包子的感覺。

  其實,王明說去玩一圈……咳咳,他是有些心動的,但是,為了維持形象,他選擇無聲拒絕。

  這么多人在呢!

  不過,等巡查到了月海交叉口,若是還沒看到什么,北海太大,容易走失,倒是可以在南渡休息一會。

  李皓心中想著,此刻,也越來越靠近那里了。

  那座城,在燈光之下,隱約間呈現了出來。

  好亮的一座城!

  銀月這北方邊境之地,居然還有這樣的不夜城,連李皓都有些意外,那遠處的沙灘上,此刻,大半夜的,居然還能看到許多燈火,甚至是篝火。

  還有歌聲!

  身旁,有人冷哼一聲,李皓扭頭看了一眼,就聽洪青哼道:“都說北方已經動蕩,銀月也有動蕩之危,這些人大半夜的,還在這載歌載舞,果然,古文有云,商女不知亡國恨,隔岸猶唱后庭花。”

  此話一出,王明卻是不服了,迅速辯解:“這是商業之都,北方還沒亂呢,就算真亂了……以港口商業聞名的南渡,若是沒了這些歌聲,這太平盛世景象,那南渡就會廢掉,一旦南渡廢掉,你可知道,銀月少了多少稅收?南渡是重要港口,甚至還承擔著物資運輸通道的作用,沒了南渡的繁華,銀月上億人口,起碼三千萬人沒飯吃……這可不是夸張!”

  “銀月本來就窮,也沒什么特產,就靠南渡養活了半個銀月……你懂啥,這歌聲還在,你就偷著樂吧,真要沒了……嘿嘿,那就麻煩大了!”

  兩人說的,好像都有道理。

  李皓也有些古怪,朝王明看了一眼,這家伙辯解,是真的如他所言,南渡歌聲代表了銀月繁華,還是說,只是單純的給自己臉上貼金,其實他就是喜歡這繁榮之景?

  當然,無論如何,王明的這番話,還是有道理的。

  南渡作為銀月最外的南方港口城市,這邊一旦呈現出頹敗之勢,整個銀月,的確會遭受重創。

  洪青原本還在哼哼,此刻一聽,也有些茫然。

  是嗎?

  她其實也不是太懂,只是覺得,這里過于繁華,和聽聞的一些消息,有些格格不入,此刻聽王明這么說,不由道:“南渡繁華,真的能養活那么多人?”

  “這還有假?”

  王明嗤笑:“多看書,多看報,這里稅重,不單單是南渡人靠生意賺錢,每年的稅收,也養活了大半個銀月官方體系,我們的俸祿工資,都得靠這些,中部這些年不支持,不下撥款子,只能靠我們自給自足。這里還負責運輸一些關鍵物資,來自北方其他省份,以及中部的一些糧食……”

  “銀月本身,產糧不算太多,因為冬天過于寒冷,沒有南方富裕,也沒有南方更適合栽種。銀月還是需要進口糧食的,雖然不算太多,可也不能斷了這條路。除此之外,我們的衣食住行,很多東西,都需要靠這邊傳送到整個銀月,走陸地的話,那光是人力物力,都耗費不起,走海運,才能節省大量人力物力的消耗……”

  這位世家子弟,給大家科普了一下南渡的重要性。

  沒了南渡,那銀月就徹底封閉了,只能依靠隔壁的臨江,給一點施舍……可隔壁的臨江,有時候還會對銀月施行一點限制和制裁。

  和王明比,洪青倒是顯得有些見識不足了,她父親雖然強大無比,可洪一堂一般不談政治,對洪青也沒進行過這方面的培訓,所以洪青顯得有些無知。

  李皓,其實也一樣。

  等王明說完,洪青有些不好意思:“原來如此,那是我誤會了……嗯,這里繁華挺好,越繁華越好,歌聲真好聽!”

  王明原本還想跟她斗一斗……結果,人家馬上就認錯了,王明一怔,有些古怪:“你這人……怎么和人家不一樣?”

  “什么?”

  洪青有些疑惑。

  王明有些無語:“我那些朋友,哪怕知道自己錯了,遇到這種情況,也得跟我辨個三天三夜,死不認輸,不認慫,各種角度來杠,你……還真奇怪。”

  地覆劍的女兒,怎么這性格?

  當然,王明是不知道地覆劍到底多強的,他只知道,地覆劍是三陽,還是三陽初期……他王明要不是為了強大底蘊,搞不好也是三陽初期了,他當然不太害怕。

  若是知道地覆劍的厲害……大概這家伙只會拍洪青馬屁,而不會去說這些。

  洪青奇怪道:“你都說的這么清楚了,為什么還要反駁?”

  你說的有道理啊,所以她就不反駁了,這人……好像還期待自己反駁,和他罵一架似的,真有病。

  王明無語。

  此刻,小船已經靠近了南渡的港口,不過李皓也沒太過靠近,只是讓小船,更靠近一些沙灘,聽著沙灘那邊傳來陣陣喧囂聲。

  真熱鬧!

  李皓眼神好,還看到了一些人,正在吃著燒烤,喝著酒,大晚上的其實還有些冷,沙灘上更冷一些,結果這些人都沒感覺似的。

  隱約間,還能看到一些長腿妹子……

  李皓朝那邊多看了幾眼,小船速度都慢了一些,船頭上,一群土包子,都有些好奇,一個個瞪大眼睛,朝那邊看著。

  王明是個老司機,可除了王明,其他人,其實幾乎都沒出過遠門。

  白月城是繁華,可對于巡檢司那些人而言,繁華的白月城,其實和他們關系也不大,也沒錢逍遙,此刻,一個個的,都看的起勁。

  通訊頻道中,不知道是誰在傳訊:“團長,這里真好,回頭回來了,到這玩一天咋樣?”

  “我們沒錢,團長,提前預支一點工資可以嗎?”

  有人開口,公共頻道中,很快響起了其他人的聲音。

  顯然,這群土包子都被吸引了。

  很快,又有人道:“我不去,不過可以預支工資的話,我也要,這里消費肯定高,省一點可以買不少東西寄回去了……”

  這肯定是劍門的人。

  洪青的聲音也在頻道中響起:“花一點,其實也沒什么,支持銀月稅收!門內現在沒那么缺錢,我爹是三陽,打工一次,賺錢更多,大家第一次出來掙工資……可以花一點!”

  李皓聽的都無語了,老洪,你可知道,你女兒都要賣了你了。

  三陽打工掙錢更多,這話傳出去……不得被人笑死。

  顯然,這位好像也有些被熱鬧吸引了。

  一群人,連船只速度慢下來了,都沒什么感覺。

  而就在此刻,李皓扭頭朝遠處看了一眼,一艘船,速度很快,迅速朝這邊飆射而來,沒有什么光團,只有一道微弱的小光團,好像是一位水系超能,也不算強,大概是月冥初期的水平。

  隔著老遠,李皓就看到了一些異常……那人身上,好像沾染了一些血跡。

  海盜?

  不太像的樣子。

  他有些疑惑,思索片刻,小船迅速朝那邊駛去。

  眨眼間,靠近了對方。

  此刻,才看清楚了這人面貌,以及臉上的惶恐。

  這是一位水系超能,正在迅速催動小船,朝這邊逃,好像一開始沒看到李皓這些人,片刻后,雙方距離不過百多米了,那人才看到了這艘船……

  下一刻,忽然爆發出極其明亮的眼神,急忙吼道:“可是武衛軍?”

  好像認出了這艘船的樣子。

  不等李皓開口,那人吼道:“武衛軍不是走了嗎?還好,沒走……不好了,前面有海盜來襲,臨江那邊的一個小鎮被屠掉了,正在朝我們這邊行進,我所在的商船被對方徹底擊潰了,來的好像是白鯊盜……我正要去南渡報信,你們總算來了……”

  他惶恐不安,可看到了這艘船,好像安心了許多。

  李皓踏空而行,迅速飛出,一把拽起那人,那人看到李皓身穿鎧甲,也沒擔心,反而更安心了一些。

  “海盜?”

  將對方丟在船頭,那人看到了不少黑鎧,愈加安心起來,急忙道:“對,海盜!白鯊盜!臨江那邊,一個小鎮被屠掉了,死了上萬人……海盜數量不少,我遠遠看了一眼,起碼有五六百人,都是超能,其中還有強者坐鎮,我看到了鯊魚旗,那是他們首領在船中的標志。”

  這人惶恐不安,有些驚懼。

  “我們的商船,速度沒有對方快,被追上了,直接擊碎了,幸好我是水系超能,我潛入了水中,逃過一劫,馬上回來報信,沒想到剛好遇到了武衛軍……太好了!”

  這人又懼又喜。

  而船上,氣氛瞬間凝固。

  五六百超能!

  好多!

  白鯊盜!

  而這人,先是歡喜,等看了一會,又有些疑惑:“外面傳聞,武衛軍已經撤離了銀月,隨著侯部長一起去了中部,現在可能都到北海那邊了,你們……”

  他掃視一圈,好像沒看到太多人,心中咯噔一跳。

  就這么點人?

  武衛軍出動,都是一起出動的,上千人,所以他剛剛歡喜,是因為上千武衛軍在,不怕海盜。

  可是……這里才多少?

  武衛軍,對很多人而言,是秘密。

  可對于走海上通道的一些商人,其實不是,因為武衛軍在海中,也有些威名的。

  “這位將軍,你們……你們是武衛軍嗎?”

  “是,武衛軍獵魔團!”

  李皓沉聲道:“你確定,是白鯊盜?”

  “嗯……你們……你們沒和侯部長一起離開嗎?”

  “對,我們是留守的力量。”

  李皓看向遠處,微微皺眉。

  他只是想遭遇一些小海盜,結果一來就遇到了八大海盜之一的白鯊盜,還有五六百超能,還有首領坐鎮……這才是麻煩。

  “你們人數……多少?”

  “就你看到的這么多。”

  “完了!”

  這人頓時大恐,“走吧,快逃,通知南渡這邊,趕快求援!要不然……南渡完了,我懷疑他們就是來報復的,前兩年,武衛軍擊潰了白鯊盜三統領,名聲大振,海中大盜也給武衛軍三分面子,不敢來銀月搗亂,如今白鯊盜朝這個方向前行,一定是想趁著武衛軍撤離,來報復銀月!”

  “再遲,來不及了,那些家伙,沒人性的,一旦進入南渡,必然血流成河……”

  才這么幾個人,讓這人之前的歡喜,瞬間化為烏有,只有驚恐和無奈。

  快逃吧!

  五六百超能,十倍數量。

  李皓陷入了沉思,片刻后開口道:“他們實力如何?”

  “什么?”

  “我是說,他們的三陽和旭光多嗎?”

  “這個……”

  “現在逃,對方大概多久能到南渡這邊?”

  “三個小時內,必然可以趕到,他們速度不算太快,不慌不忙的,還有海盜在享樂……我是拼了命地趕回來,最多三個小時,可能更快。”

  “三個小時,南渡這邊,可以撤離嗎?”

  “這……肯定不行的!”

  這人也是老江湖,馬上搖頭:“但是,能逃走多少算多少,三個小時……只要指揮的好,起碼能撤離大半人口,否則,別看對方只有幾百人,可都是超能強者,城中駐軍只有三千,就算全部出動,也不可能阻攔多久,有頂級強者在,熱武器徹底失效……”

  李皓吐了口氣:“三個小時……五六百超能,你是海中老手吧?”

  “將軍,我……”

  “回答我!”

  “是!”

  “那你平時見聞,這五六百人,三陽會超過10位嗎?旭光會不會超過三人?”

  “不會!”

  這人急忙搖頭:“只是白鯊盜中的一支,哪有那么多強者,按照我們的經驗,這五六百人,可能是白鯊盜三大統領之一的隊伍,大概率是那海鯊盜匪,他和武衛軍有仇,前兩年就是他帶人來月海,結果被武衛軍擊退。若是他的話,他最殘忍,但是麾下實力,三陽大概三五人,日耀數十,剩下的都是日耀之下……”

  李皓吐了口氣,這就好。

  “就他一位旭光嗎?”

  “大概率是……不敢保證,將軍,你……你們……”

  李皓想了想道:“南渡這邊,是重要港口,不能隨意驚動,撤離容易,再建就難了!你待會上岸,去找……算了……”

  李皓看向王明:“你陪他一起去南渡,告知南渡這邊的巡夜人分部,通知他們……傳訊白月城,你……你找巡檢司孔司長,讓他來南渡一趟!”

  王明急忙道:“我?”

  “對,你熟悉這邊,而且你身份地位足夠,實力也夠。”

  李皓看向遠方,笑了:“瞌睡來了送枕頭……我去會會他們!”

  王明大急:“那是白鯊盜匪,有旭光強者……”

  “我知道,個把旭光罷了!”

  李皓笑了,取出了一塊令牌:“拿我令牌過去,這邊若是不信……該收拾就收拾!先讓海岸邊戒嚴,免得出問題,通知孔司長過來,若是他不來……你就通知全城,若是我這邊有信息,你馬上帶人撤離,千里之內,我們都可以聯系。”

  王明有心不去,可仔細一想,除了自己,其他人,也許只有劉隆可以,一咬牙:“好,我去!你們小心,若是不可為,那就撤離,別亂來,我們人少,才幾十人而已……”

  李皓沒說什么,將對方和那位水系超能,丟到了那艘小船上,下一刻,巨鯤神舟,如同離弦的箭,迅速飆射而出。

  此刻,水中,那水系超能看到小船飛速離開,有些忐忑:“這位將軍,剛剛……剛剛那是……”

  王明朝那邊看了一眼,心情不是太好,悶悶道:“獵魔團!你遲早會知道的,有獵魔團在,什么危險都不是危險,一驚一乍的做什么,待會入城,別給我一副死了爹的樣子,沒事,白鯊盜……算什么玩意!”

  看他說的咬牙切齒,這人也不敢再問,心中還是有些疑惑,獵魔團?

  對武衛軍,他也不是太了解。

  獵魔團又是什么?

  可看到那數量不多的武衛軍,明知兇險,還是沖了過去,他也有些小小的激動和忐忑:“將軍,不會有事吧?”

  “不會!”

  王明悶悶回答,有些不耐煩道:“速度一點,快入城,磨嘰什么!”

  他不是水系,在這海中,倒是難以發揮出來。

  水系超能不敢再說,迅速前行,沒多久,靠近了海岸。

  王明原本準備直接上岸去巡夜人分部,等看到附近沙灘上到處都是人,忽然一股氣勢爆發,黑鎧褪下,收入儲物戒,在旁邊那超能忐忑中,在四周一陣騷動中。

  王明露出真容,冷哼一聲:“附近的游客,大半夜的,還不回去,在這等死呢?都滾蛋,附近商家,我全包了!今晚,我招待貴賓,這海灘附近,不再招待其他人!”

  “憑什么?”

  “就是!”

  “超能了不起啊?”

  這一刻,有人不滿,有些人怒道:“這是南渡,哪來的野小子,超能怎么了?”

  一眨眼,遠處,幾道超能氣息浮現,片刻后,一隊超能出現在這里,看向王明,有些警惕。

  有人吼道:“巡夜人來了就好,這小子好霸道,來這撒野,快拿下他……”

  那幾位巡夜人,好像看王明有些眼熟,一時間又忌憚他氣息強大,都有些遲疑,片刻后,一位日耀迅速靠近。

  等對方落地,王明懶得廢話,丟出一塊令牌:“帶我去分部,另外,這邊戒嚴,我要招待賓客!”

  來人,正是坐鎮此地的兩位日耀之一。

  等拿到令牌,微微一怔,看向王明,忍不住道:“是……李……李部長?”

  李皓!

  白天才傳下來的命令,對方晚上居然來了南渡?

  “閉嘴!”

  王明傳音:“有秘密任務,少廢話,快點,讓人清理海岸附近,關閉港口,就說我王家大少,今晚宴客……”

  王明!

  這位日耀,此刻也認出了王明,心中微動,關閉港口,這……可不是小事。

  可此刻,也不敢再說什么。

  副部長的令牌。

  哪怕李皓剛上任,可也沒人真的敢小看他,那是一戰殺六位三陽的強者,他迅速安排,沒多久,幾位巡夜人開始行動起來。

  岸邊的歌聲,迅速消失,有人原本還等著看笑話,結果,巡夜人親自上陣……一些人也是無奈,有些郁悶,還是迅速離開了。

  倒霉!

  看來,遇到什么大人物了,真是閑的,大半夜的,跑來這吃夜宵?

  真他么無語!

  可這年頭,大人物,在其他人眼中,做點什么特權之事,其實也不是什么不能容忍的,如今的天星王朝,對大人物犯錯,容忍度極高。

  只是吃個夜宵罷了,又不是殺人放火,再不滿,也只能憋著。

  不一會,港口附近的沙灘,全部安靜了下來。

  而王明,此刻已經和那位日耀說了一些東西,那位日耀強者,臉色慘白,白鯊盜!

  李部長帶著他那不多的武衛軍新人,去迎戰白鯊盜了!

  簡直……不敢想象這樣的后果。

  一瞬間,只有惶恐和擔憂,忍不住傳音道:“王明,你怎么不勸勸……哪怕撤離南渡之人……怎么能讓李部長他們涉險去迎戰十倍之敵!”

  瘋了!

  這是送死啊,還有旭光呢。

  “南渡……撤離,損失太慘重了。”

  王明有些憋悶,是的,他知道,可能和自己說了一些東西有關,夸張了一些,說南渡養活了數千萬人,李皓選擇此刻迎戰,也許也受到了一些影響。

  都怪自己嘴大!

  他有些后悔,不該亂說話的。

  否則,若是南渡不重要,也許李皓不會冒險,就算他愿意,也不會拿著那幾十位武師的性命去冒險,五六百超能……還有旭光三陽,太危險了。

  王明有些急迫,有些后悔,以后不能再亂說話了。

  這次若是出事……那都是自己瞎說導致的。

  “快點,去分部,馬上聯系孔司長……”

  他也不多說什么,加快了腳步,迅速前行。

  此刻的他,還不知道李皓已經殺過旭光,知道的,也就劉隆一人罷了。

  這時候的李皓,加快了速度。

  小船迅速朝遠處飆射。

  李皓站在船頭,內部通訊:“大家都打起精神來,不要怕什么,旭光我來解決,三陽……交給劉團長!結成十環封山陣,考驗你們的時候到了,另外,來了一支不是全部……還要小心一些,以免引來更多的盜匪。”

  李皓深吸一口氣:“等擊潰了敵人,殺光了敵人,我請大家去南渡逍遙,放松一天,我請客!”

  “團長威武!”

  有人在通訊中吼了一聲,好像不知恐懼。

  十倍敵人。

  那又如何呢?

  團長都不怕,他們怕什么,三陽和旭光都被攔下的話,哪怕十倍敵人,有黑鎧在身,日耀難破防御,有什么可怕的。

  而李皓,摸了摸一旁的黑豹,低聲道:“若是只有一位旭光,你不用管,你去四處探查一下,會水嗎?我擔心,還有別的統領也在……那才是麻煩。”

  “汪汪!”

  黑豹點頭,好像聽懂了,而李皓,其實也不太擔心埋伏,他能看到,可是,怕就怕附近有強大的武師存在。

  劉隆朝李皓看了一眼,十倍敵人……李皓選擇了迎戰。

  還有兩三個小時,對方可能才會抵達南渡。

  若是等,也許……可以等到孔潔到來的。

  那樣的強者,速度很快的。

  再不濟,也可以讓南渡的人撤離。

  而李皓,選擇了最低調的做法,甚至讓王明不要驚動南渡之人。

  這一刻,劉隆有些復雜,看了一眼李皓,這個嘴上說著,不會考慮那些的人,如今,也開始考慮一些東西了嗎?

  戰天軍,洪一堂,他劉隆自己,好像都在不斷影響著這位我行我素的獨行客……真的好嗎?

  一時間,劉隆不知道該說什么。

  他忽然開口:“在黑暗中前行,在黑暗中守護……守護正義,獵魔!”

  獵魔!

  小隊中,柳艷幾人微微一怔,隊長很久沒說過這話了,今日……怎么了?

  盡管不明,下一刻,幾位老隊員,紛紛開口:“守護正義,行正義之舉,獵魔!”

  這一刻,忽然有些激動。

  我們……不正是在守護那正義嗎?

  獵魔團中,其他人以前不曾聽過這些,此刻,也微微有些恍惚,正義……

  下一刻,忽然都有些激動,我們……是正義嗎?

  “守護正義,行正義之舉,獵魔!”

  一群人,忽然在頻道中吼了起來,吼完了,忽然覺得神清氣爽!

  而李皓,默默無聲。

  正義?

  什么是正義?

  我不知道。

  我在守護正義嗎?

  也許吧!

  這時代,哪有那么多正義可言。

  也許是聽到只有一位旭光,所以自己才有這個膽子,也許是聽到王明說……那小小的城市,養活了銀月三千萬人,也許是因為侯霄塵離開之前,告訴他,你所拿俸祿,都是民脂民膏……你要對得起這些!

  也許,是戰天軍的軍規,不允許退縮……也許……很多很多原因呢。

  可狗屁的正義……只能糊弄一下小孩子。

  心中罵了一句,片刻后,又在心中默默補充了一句:“為了正義……獵魔!”

  筆趣閣:,感謝支持,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機網站:wap.quge6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