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二百八十九章 日輪徽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簡·福斯特顯然經歷了人生中最為別樣的旅游計劃。

  此時還在哥斯拉世界大快朵頤,喝酒摔杯的索爾并不知道,他已經單身了!

  總之……。

  大約過去半天之后,伴隨著雷電的轟鳴,索爾回到了校園默示錄的世界。

  他出現在自己離開時的位置,但這里此時早已被喪尸們團團包圍。

  于是,伴隨著一道又一道閃爍的雷霆,近戰法師索海柱殺了個痛痛快快。

  二十分鐘之后。

  看著附近那上萬具焦糊的死體,索爾興奮的點了點頭。

  “真特么不愧是我雷神索爾,哈哈。

  來啊,快來個人夸我兩句,鬼知道我什么時候失去了被人夸獎的資格。

  老媽也好,老姐也罷,都只會說海森堡干得漂亮,陛下好強,陛下戰無不勝。

  呵呵,難道我索爾就不強?!!”

  郁悶的索爾一邊念叨,一邊掄起自己的錘子,做了個重重擊打的動作。

  接著,他就好像看到一顆敵人的腦袋被自己擊飛一樣,遠遠的望向遠方。

  就這樣看上兩秒,索爾猛的舉起右手。

  “本壘打,就是這樣,索爾干得漂亮!”

  “哈哈,不算什么,常規操作!”

  “看啊,索爾軍團長還謙虛得很呢!”

  “那當然,我當然謙虛,我謙虛的錘子都快不屬于自己了!”

  就這樣自說自話的抱怨兩句,索爾又一次掄了掄自己的錘子。

  “這上面的手印恐怕沒法取消了,所以我得抽時間去一趟尼達維,找矮子們做一把新武器。

  這次我要用他娘的斧頭,真男人必須用斧頭!!!”

  說完,索爾看看左右,找起自己留在女朋友身上的小工具來。

  片刻之后,索爾猛然起飛,直沖西南方向而去。

  與此同時,西南方向一棟并沒有被時間侵蝕的別墅里,簡滿臉崩潰的坐在床上,雙眼無神的呢喃著索爾的名字。

  看著這樣的簡,宮本麗格外擔心,于是她捏了捏毒島冴子的手,輕聲問到。

  “簡是不是太傷心了,她的愛人……。”

  “放心吧,麗!”

  不等宮本麗講猜測說完,毒島冴子就打斷了她的話。

  “和你們不一樣,我可是親眼見過那個男人恐怖的戰斗力的。

  相信我,就算全日本的自衛隊都被喪尸殺死,那個男人也不會死。

  雖然智商方面我沒法理解,但如果只論戰斗,那他簡直就是神明!”

  話音落下,毒島冴子深深地吸了口氣。

  “另外,你應該仔細看看簡的神色,她壓根不是在難過和擔心。

  沒看到她正在咬牙切齒的念著名字么。

  她在生氣!”

  “可我不懂她為什么生氣,她的愛人一直為她拼命地戰斗,我簡直羨慕死她了!”

  宮本麗一邊說,一邊想起了索爾和他們在一起時,那副大殺特殺的威武樣子。

  雖然宮本麗不是很喜歡長發的男人,但她不得不承認。

  在如今這個被喪尸籠罩的混亂世界里,戰斗力極強的大肌霸索爾,男友力真的太爆棚了!

  不過還好,宮本麗喜歡的也是個還算靠得住的男人。

  所以,這個世界的感情線并沒有發生變化。

  一旁,聽清宮本麗隱隱的羨慕,毒島冴子打算開口說點什么。

  但她沒等說話,耳邊就突然傳來了劇烈的破空聲!

  “轟嗡~~~。”

  “什么聲音?!”

  毒島冴子猛的拔出武士刀。

  “有東西正在快速接近,我擔心那是新型死體,快帶大家躲起來!”

  話音落下,毒島冴子直沖窗邊,就在他她還沒能破窗沖到院子里時,索爾落地了。

  “轟!!!”

  一聲巨響,甚至索爾腳下飛濺的泥土都有些許砸到了玻璃上。

  看著院子里多出的人影,毒島冴子和宮本麗無比呆滯的張大了嘴巴。

  “那是索爾!!!”

  “這怎么可能?!!”

  伴隨著兩人驚詫的聲音,床上呆坐的簡·福斯特終于有了反應。

  只見她猛的抬起頭,接著死死盯向正走到窗戶附近的索爾。

  與此同時,索爾敲了敲窗戶。

  “你們怎么沒聽我的,不是說讓你們就留在原地別動么?

  幫我開下窗,走門的話,我還要繞上一圈!”

  “啊,好!”

  宮本麗立馬迷迷糊糊的為索爾打開了窗子,雷神總算跳進了房間里。

  進來之后,索爾看看左右,隨口對毒島冴子說到。

  “這里環境不錯,你們誰的房子么?”

  “呃,索爾,我覺得你最好先關心一下你的女朋友!”

  看著索爾這幅沒情商的樣子,毒島冴子忍不住對他提醒一聲。

  只要是個正常人,都應該在回歸之后,先關心自己心情不暢的女朋友吧?

  直到被毒島冴子提醒,索爾總算想起了簡,于是他點點頭,接著越過兩女,來到了女朋友面前。

  “嘿,親愛的,剛剛有些急事兒,所以沒來得及和你說一聲。

  我姐海拉拜托漫畫里那個閃電俠巴里來找我,我們姐弟三個一起去給巨龍卓耿配了種。

  當然,不是我配的。

  原本我們去了哥斯拉的世界,但陛下居然在那里休息,哥斯拉被他罩了。

  所以我們在陛下的推薦下,去了另外一個遍地都是龍獸的世界。

  總之我回來之前,卓耿那個蠢貨已經和一頭大型雌火龍搞起來了,哈哈!”

  說到這兒,索爾笑著從披風里摸出一個錫紙盒。

  “對了,這是陛下準備享用的豬蹄子,雖然不知道他為什么愛吃這東西,但說實話,這些下腳料的味道居然意外的好!

  我特意給你搶了兩份,中國特級廚師親自烹……。”

  “你把我丟在這里整整十一個小時,然后就為我帶來了三個豬的蹄子?!!

  你居然還會覺得這很驕傲?!!”

  面對索爾的豬蹄子,簡徹底炸了,只見她猛然伸手,直接將索爾的豬蹄打飛到一旁的床鋪上。

  看著香噴噴的豬蹄落在簡的腳丫旁邊,聞著鹵汁那深厚濃郁,層次感極強的香味兒。

  宮本麗不爭氣的咽了口水,她好想說上一句。

  你們不要,可以給我!

  這可是末世啊,末世里的豬蹄那是多珍貴的東西啊!!!

  當然,她不會傻到在這種時候,就只為為一口吃的打斷索爾和簡。

  畢竟索爾剛剛的飛行和降落還沒有解釋。

  于是在宮本麗兩人,還有后續到來的其他人那驚恐而又好奇的眼神里。

  簡炸了!

  “索爾,你永遠都是這樣嬉皮笑臉,你的笑根本就是不尊重我,那讓我覺得惡心!

  你說旅游,我興沖沖的查了半個月的出行攻略。

  結果你居然把我帶到這該死的世界里打喪尸!

  你以為我是勞拉,是貝優妮塔,或者是見鬼的艾達·王嗎?!!

  你就只顧著你自己,完全不考慮我是否喜歡滿地的血腥和那該死的尸臭味。

  甚至在我勉強就要接受你這種對待的時候,你居然不顧我有可能被襲擊和感染的風險,把我自己留在這個該死的世界!”

  說到這里,簡的胸口起伏的格外劇烈,她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同時也是在蓄力。

  索爾能理解簡這種為后續吵架而蓄力的行為么?

  他當然不能。

  看簡詞窮,索爾還以為到他發揮的時候了呢。

  時辰已到!

  只見他郁悶的湊到一邊,將床上的豬腳一個個撿了起來。

  同時,他還格外委屈的想到。

  我堂堂雷神都如此屈尊降貴來奉承你了,下一步你是不是就該投懷送抱獻上熱吻了?

  可他等來的并不是擁抱,而是簡那干脆直接的巴掌。

  “啪!”

  “我們在聊我的安全,你居然還去撿你的豬蹄。

  我的安全甚至都沒有這該死的豬蹄更重要么?!!”

  只聽簡大吼之后便猛的轉過身去,接著他背對索爾,格外肯定的繼續吼道。

  “從一開始我就犯了個錯誤,我居然覺得我能感化一位該死的神明,我就不該這樣相信我自己。

  至于現在,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你的后果。

  送我回到我的世界,我們之間再無瓜葛,我們結束了!”

  “怎么可能?!!”

  簡話音剛落,索爾立馬難以置信的直起腰來。

  “我為你做了那么多,為什么你要離開我?!!

  我這是第一次從宴席上為女人帶餐,這有多丟臉你知道么?

  我還容忍了你對我的不尊重,我可是雷神,是神!

  而且我甚至為你拒絕了希芙,她愛我愛的簡直要死,但我一次次的拒絕了她,都是為你!

  我為你付出這么多,你居然……。”

  “閉嘴吧,索爾,那都是你覺得你為我付出的!

  實際上我們在一起的這些天,我除了聽你那些愚蠢的自吹自擂以外,就從沒感受過一個女人真正該享受的溫情和關懷!

  你,你幼稚的就像個孩子!

  我不想說第三遍,我們結束了,索爾!!!”

  簡干脆從床上站起,拿手指狠狠點了點索爾此時正穿著的polo衫。

  一邊點,她一邊狠狠的說道。

  “現在,送我回我自己的世界!!!”

  “好,送你回去,我這就把你送回你的實驗臺前面,就讓你跟你的實驗度過下半生吧!”

  索爾既憤怒,又委屈的揚起了自己的右手,片刻之后,他右手抓著的雨傘恢復了錘子的形狀。

  與此同時,索爾身上用來偽裝的衣衫,也迅速變成了雷神裝甲的模樣。

  “我的上帝啊!”

  “他變身了!!!”

  “我就知道應該相信光!!!”

  圍觀的人里傳來了嘈雜的對話,那聲音讓正打算離開的索爾微微一愣。

  片刻之后,索爾想了想,從腰間摸出一個小小的徽章。

  那徽章主題以倒三角形排列著線條,在那看似雜亂但別有深意的線條中間,屬于海森堡的太陽符號格外清晰。

  將這徽章取出之后,索爾轉身看向毒島冴子,輕聲說道。

  “抱歉,我恐怕沒法履行拯救你們世界的約定了。

  不過放心,就算我走了,神國方面也會有其他人來繼續給你們啟示和拯救。

  當然,他一定不像我這么完美和強大。

  總之,這個徽章送給你,你是個優秀的女人,配得上太陽神的注視。

  如果你在未來看到其他持有這個徽章的人,你可以向他要求一個機會。

  一個能讓你從凡人之軀,攀登到阿斯加德女武神層次的機會!”

  說道這里,索爾看向四周,對那些以前覺得認識他,現在卻又不敢認識他的人繼續說道。

  “之前和你們在一起時,我隱瞞了自己的身份,不過現在,那恐怕沒什么必要了。

  記住我的名字,我是雷神索爾,奧丁之子,也是阿斯加德軍團長的雷神索爾!

  這是我侍奉的神王的神力徽章,如果你們遇到絕境,可以考慮對徽章祈禱。

  你們也可以將徽章上的圖案繪制下來,同時對著圖案祈禱,紋在身上的效果當然更好。

  如果冕下聽見了你們的聲音,那你們的世界恐怕瞬間就能得救。”

  索爾說完,隨手將日輪徽記扔進毒島冴子手里,轉身就想帶簡離開。

  可毒島冴子反應極快,她趕緊追過去,對索爾大吼著問到。

  “等等,你是要走對吧,你究竟是什么人,真的是雷神么?

  還有,你嘴里的冕下究竟是誰,是奧丁么,難道神話都是真的?”

  “呃,我父親的確是奧丁,不過他已經死了。

  在一場神圣的戰斗中,我父親惜敗于如今的神王陛下,于是他充滿榮譽的升到了天上。

  至于神王冕下,雖然你們沒資格知道祂的名字,但考慮到我們并肩作戰了一段之間。

  總之,祂是海森堡。”

  話音落下,索爾小心的將手放在簡的肩膀上,不舍的呢喃一聲。

  “別生氣了,我這就帶你回去。”

  “哼!”

  簡沒好氣的回應一聲,兩人隨后便被雷電和空間的力量迅速遮掩。

  片刻之后,兩人徹底消失不見。

  當他們消失之后,別墅里的人終于確定他們看到了真正的神跡。

  一時之間,無數雙眼睛死死盯上了毒島冴子手里的日輪徽記。

  看著眾人那各不相同的眼神,感受著那些眼神里深藏的震驚和貪婪。

  毒島冴子猛的握拳,將日輪徽記死死握在手心。

  “你們都聽見了,這只是個信物而已,并沒有特殊的作用。

  要我說,只要我們記下圖案,恐怕就可以對索爾口中那位偉大的神明進行祈禱了!

  大家稍等,我這就把圖案繪制和打印給大家!”

  說完,毒島冴子提著出鞘的武士刀,一路走向別墅臨時準備的工作間。

  她深知,如果自己不交出一點什么。

  那她可能就什么都沒有了!

  另一邊,索爾兩人轉眼回到了漫威世界,回到了簡的小屋里。

  看著四周那熟悉且輕松的環境,從尸山血海里跋涉數日的簡猛的一個踉蹌,繼而無力的癱坐在地板上。

  看到簡的樣子,索爾想要過去攙扶。

  可他還沒接近,便被簡干脆豎起的手掌狠狠拒絕了。

  “你別過來,離我遠點,我必須把我的身體好好清理一下。

  該死的喪尸,該死的旅游,我真擔心我將那些該死的病毒帶到我們自己的世界里!”

  話音落下,簡艱難的一個人爬起來朝浴室走去。

  而索爾,他認真的思索片刻后,對簡說道。

  “你想的那些都不存在,因為沒有細菌能從宇宙的穿梭中活著走過。

  我們是因為海森堡的庇護才得以安全穿越,至于那些細菌,海森堡可不會庇護他們!”

  “見鬼,你能不能給我留出一些空間,你快走吧,我們完蛋了!

  離開我的房子,離開!

  你這該死的混蛋呆在這里,我就連洗澡都成了奢望,奢望!!!

  我只想洗個澡!!!”

  聽著簡的怒吼,索爾終究無奈的離開了。

  在他走后,簡先將身上的灰塵清洗一便,接著趴進浴缸里好好的泡了一下。

  放松了自己的身體,也將愚蠢的男人從腦海中清理一空之后。

  簡終于回到了正義聯盟紐約總部,位于曼哈頓區域的職員實驗中心。

  和以前相比,經歷過末世的她,實在是太喜歡現在的環境了!

  而她來到這里之后,很快就從她的好閨蜜黛絲嘴里,得知了一個有趣的現象。

  艾瑞克·塞爾維格博士居然因為在巨石陣附近抱著儀器裸奔而被捕了!

  同時,被捕的賽爾維格為黛絲留下了一系列詭異的天文讀數。

  那些讀數看上去,就好像地球的天空上將要出現另一片天空一樣荒誕!

  最新網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