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二百六十九章 戰士不必優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海……森……堡!!!”

  芹澤不由自主的念誦起海森堡的名字,但他話音剛落,耳邊卻傳來了讓他不得不分心的轟然巨響。

  嗷!!!

  并不是一如既往地恐怖撞擊聲,而是穆托口中那痛哭而無措的哀嚎。

  伴隨著這樣的巨吼,海森堡輕輕松手,任由呆滯的芹澤瘋狂的看向身后。

  在他后方,戴安娜劃出的金色光影并沒有和穆托繼續整年對抗,她在用盾牌側擊將摩穆托頭部別開的同時,一劍劃過,狠狠講穆托的腦袋撕開一個充盈著神力的創口!

  頓時,穆托的體液瘋狂的涌了出來。

  畢竟穆托政治發情期,全身都已經做好了準備,體液流動本就比平常更加活躍數倍。

  這也是芹澤原本計算出的能量強度沒能將穆托結繭徹底毀滅的原因。

  而芹澤的電擊療法更是再度刺激了穆托身體,以至于戴安娜一劍下去,穆托飆血足足三十多米高!

  光是血液噴涌的速度,就要趕上高壓水槍的力度了,天知道穆托這一下有多刺激!

  只見穆托猛的按照本能將自己的腦袋狠狠扎向地面,他用地面的臟污和泥土,將他的傷口團團覆蓋。

  同時他看也不看繼續在他身上創造傷口的戴安娜,直接將他那翼展超過一百二十米的巨型翅膀狠狠張開。

  伴隨著恐怖的風聲和嗡鳴聲,拉頓四只好像蜘蛛一樣的長足狠狠踩向地面,接著便原地起飛,直沖高天。

  看著拉頓驟然飛天的精彩畫面,芹澤那雙眼珠子當真有蹦出眼眶的危險,他顫抖著嘴唇,深深地吸了口氣。

  “穆托居然擁有飛行能力!”

  “哈哈。”

  芹澤脫口而出的驚嘆登時將海森堡逗笑了,只見海森堡一邊悠閑地轉頭看向穆托,一邊隨手拍了拍芹澤的手臂。

  “看,你壓根就不了解穆托的真實情況,但就是這樣模棱兩可的巨型危險生物,你們卻有膽量任由他肆意生長。”

  話音落下,海森堡輕輕的搖了搖頭。

  “如果不是了解過現代社會的無神論結構,我還真以為你們這群小日子過得不錯的人,是在拿那東西當做神來崇拜和信仰呢。

  你們為他提供能量,這就好比獻祭一樣。

  你們還為他的結繭提供全面的保護,就好像信徒在為神靈搭建神廟似的。

  瞧啊,你們做的還真合格。”

  話音落下,海森堡吃吃的笑了兩聲,隨后繼續抬起頭,看向正從地面飛上高空,一路追向穆托身影的戴安娜。

  她將真言鎖鏈揮舞并延長數千米之遠,金色的鎖鏈在天空中蕩出一條無比唯美的曲線,徑直套在穆托那巨大的后肢上!

  拉住穆托的戴安娜企圖將巨獸從天上拽下,雄性穆托身材嬌小,身高不過六十米左右,體重更是只有四萬噸。

  這個重量,對戴安娜來說并不算特別麻煩,畢竟我們得神奇女俠,那也是能和克拉克稍有角力的超級英雄。

  不過凡是拖拽,必須要有支點,戴安娜力氣確實夠用,但她腳下著實沒有落點。

  她先是企圖借助基地四周的塔臺借力,然后打算依靠她經過的建筑物減速,但歸根結底,被她引以踏足的建筑物全都在與她的第一次碰撞中,便徹底崩塌下來。

  正如上百斤的人類能迸發數百斤的力道一樣,身體結構比人類更適合發力無數倍,自重更是四萬噸有余的穆托,他的爆發力當真不是普通建筑物頂得住的。

  于是,戴安娜索性放棄了將穆托拽住的想法,轉而狠狠拉扯真言套多,直接將她自己拉到了穆托背上!

  雖然天色漸晚,但戴安娜的金光和穆托巨大的身影實在太過顯眼,芹澤清楚的看見了它們之間的一切動作。

  但他越是看得清楚,心中的驚恐便越是徹底,當戴安娜徹底爬上穆托時,他慌張的回過頭,喃喃自語的問向海森堡。

  “我一直有過猜測,巨獸時代必然存在,而人類神話中的泰坦巨獸,甚至中國撐天踏地的大巫,他們或許都有哥斯拉之類巨獸的影子。

  但我始終不能理解,既然巨獸從未消失,他們始終活在這顆星球上,那為什么他們的神話卻逐漸消失,神話的主角也逐漸被人類自身推演的角色進行了替代!

  原本,我以為那是巨獸的沉眠讓時代逐漸被時光抹去。

  但現在……現在……。”

  他那本該面癱的面目,表情愈加發達起來,在他眼中,原本一派云淡風輕的海森堡,此時就像突然被圣光團團籠罩一樣。

  面對著海森堡那一成不變的輕松笑容,芹澤的喘息愈發劇烈,他顫抖著嘴唇,也顫抖著聲音,小心翼翼的對海森堡最后問到。

  “海森堡,原來是您真正的名字么?”

  “哦?”

  聽到芹澤的話,海森堡將注意力從戴安娜身上轉移開來。

  他看向芹澤,饒有興趣的問上一句。

  “我真正的名字?”

  話音落下,海森堡側過頭,感興趣的猜測起來。

  “看來你覺得我有其他身份,那么,你以為我究竟是誰,芹澤?”

  “是宙斯,是奧丁,或者上帝?”

  “哈哈,為什么不覺得我是天照呢,難道你心里就沒有你們本土神明的地位?”

  聽了芹澤的話,海森堡大笑著調侃一聲,可緊接著,他就看見了芹澤突然露出的那幅無語表情。

  注意到這樣的表情,海森堡登時恍然,于是他拿拇指輕輕摩挲了自己的下巴。

  “好吧,我這長相,確實不是日本人的樣子,不過我為此感到榮幸。

  順便回答一下你的小問題,宙斯我沒有見過,奧丁死在了我的手里。

  至于上帝……。”

  海森堡的聲音逐漸淡漠,他華麗的內容早已讓芹澤徹底沉默了下去。

  伴隨著無邊的沉默,海森堡搖了搖頭。

  “上帝……,我不是他!”

  話音落下,遠方高天上不斷奔騰的戴安娜猛然大吼一聲。

  只見她借助自己鼓氣的怒吼,一鼓作氣從穆托的后腿,攀爬到了穆托不斷鼓張的雙翼處。

  只見她高高舉起手里的弒神長劍,一劍刺進穆托那正承受無邊巨力的翅膀根處。

  下一刻,戴安娜彎著腰,攥著深入到穆托脊背中的長劍,一路拉著劍刃,繞穆托那七米有余的翅根狠狠滑動!

  伴隨著穆托無比凄厲的哀嚎,戴安娜將穆托整個翅膀根處的輪廓都劃出了深深地溝壑。

  穆托飛行的軌跡頓時偏離,原本他們已經飛向了太平洋,但突如其來的痛哭讓穆托不得不跌跌撞撞的返回占幾拉,他迫切需要陸來進行迫降!

  戴安娜得理不饒人,讓穆托粗壯的翅膀受傷只是開始罷了。

  只見她收回長劍,放棄圓盾,雙手猛的掐入到穆托的翅膀根處。

  兩條大長腿微微下蹲,戴安娜眉頭一皺,口中猛然大喝一聲,只見她姣好的脖頸綻出無數青筋,雙臂更是跳躍起健美的肌肉線條。

  伴著她最后的呼喊,穆托猛的發出了讓整個占幾拉基地都為之顫抖的嚎叫。

  戴安娜居然將它的左翼活生生扯了下來!!!

  嚦!!!

  一聲哀鳴,穆托再也無法控制他的飛行軌跡,而戴安娜的攻擊卻仍在繼續。

  只見戴安娜拉起穆托巨大的翅膀,狠狠一翅,直接將穆托從勉強滑行的姿勢,打成了倉皇墜落。

  就這樣,穆托那巨大的身體就好像滾地葫蘆一樣,跌跌撞撞的沖向地面,更沖向就站在芹澤不遠處的海森堡!

  看著正朝自己不斷滑落的穆托,芹澤的腦門上轉眼就嵌了汗水。

  但他并沒想著逃離,而是無比期待看向海森堡。

  注意到芹澤的眼神,海森堡忍不住贊嘆一聲。

  這真是個對自己判斷無比確認,同時對未知無比好奇和熱愛的純粹的人。

  就因為他似乎確定了自己的身份,就敢站在自己旁邊,像現在這樣一動不動的目視著穆托朝自己墜落過來。

  如果他判斷失誤,如果自己不值得他的期待。

  那必然要死!

  但自己……。

  看著芹澤滿眼期待的表情,海森堡悠然搖了搖頭。

  “很久沒見過別人這么期待的眼神了,說實話,只有在這樣的眼神前,我才能稍稍理解英雄們的片刻想法。

  如果天底下所有人類都用這樣的眼神看向我,那我……。

  似乎也會忍不住做一瞬間的英雄吧。

  或許吧……。”

  海森堡一邊呢喃,一邊輕輕嘆了口氣,伴隨著他這口氣的呼出,芹澤只覺自己四周的一切都徹底變了。

  雖然看上去一成不變,道路上的野草依然在激蕩的夜風中左右搖擺。

  但不知為何,原本還略有忐忑的芹澤,突然被他自己的直覺告知,他可以安心了!

  他居然真就放下心來,甚至連心跳都真的緩和了起來。

  明明穆托那墜落的身影和他們越來越近。

  明明他身旁的助手已經抱著他的手臂企圖將他拉走。

  但這個寡言少語的執著生物學家,此時真就和海森堡一樣,云淡風輕的期待起穆托的接近。

  天空上,戴安娜狠狠一甩真言套索,金色的鎖鏈頓時將穆托不斷哀嚎的嘴巴死死封住。

  緊接著,戴安娜依靠這鎖鏈駕馭著穆托的身體,完美的操縱了穆托的方向。

  伴隨著劇烈的風聲,那是穆托巨大的身體排開空氣的聲音。

  戴安娜踩著穆托,狠狠砸落在海森堡前方二百米左右的位置。

  轟!!!

  先是巨大的墜落聲。

  擦擦擦!!!

  接著便是刺耳的擦地聲。

  穆托在地面上一路滑動,好似小山一樣的軀體輕易將占幾拉輻射區破敗的街景徹底粉碎。

  這座小山破開建筑,沖上街道,終于竄到海森堡面前不到五米。

  就在這一刻,芹澤狠狠地瞪大了眼睛,他知道,在他見識過那位女戰士恐怖的神力之后。

  現在是他見識另外一種奇跡的時候了!!!

  穆托的身體毫無減速,他裹挾著恐怖的力道,徑直砸向海森堡那云淡風輕的身體上。

  可就在他們愈發接近的同時,戴安娜猛的從穆托背上越下,突然出現在海森堡前方。

  她左手向身前一樹,埃奎斯之盾跳躍而出,接著,這面盾牌直接砸到了穆托暈頭轉向的下巴上。

  轟!!!

  二者之間的接觸讓戴安娜難免后腿兩步,她就那樣一路后退,直到她準確的退進了海森堡張開的臂膀之間。

  只見海森堡輕輕將戴安娜接在懷里,拿右手微微攬住戴安娜纖細的腰肢。

  同時,他左手緩緩伸向前方,在芹澤那無比期待的眼神里,輕輕抵住了穆托持續向前的身體。

  沒有任何芹澤期待的響動,但原本還繼續向前的穆托,偏偏就恰到好處的停在了海森堡的掌心。

  突如其來的停滯讓穆托也有些懵懂,他忍住疼痛打算動動身子,讓自己看清面前那該死的,傷到他翅膀的小東西。

  可他正打算抬頭的一瞬間,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突然一輕!

  與此同時,一旁的芹澤猛然跪倒在地,他無比驚恐……。

  不,不是驚恐,而是好似窺見真理一樣的驚喜!

  只見芹澤無比驚喜的看著海森堡那漂亮到遠超手膜的手。

  那只左手此時輕輕抓在穆托的下顎上。

  抓著下顎并不出奇,但令芹澤感覺窺見真神的是,此時的穆托已經懸空了!!!

  沒錯,海森堡直接抓著他的一小塊下顎,用人類永遠無法理解的力學,將穆托那無比碩大的軀體輕輕抬了起來!

  緊接著,海森堡左手微動,就好比捻起灰塵一樣,輕輕將穆托朝遠方扔去。

  穆托頓時哀鳴起來,海森堡那絲毫不講物理規則的動作,險些讓他整個身體都歪扭著折斷到了一起。

  看著穆托毫無抵抗的倒飛場景,看著海森堡那一如既往地云淡風輕,和他瀟灑收手的震撼畫面。

  一個來自佛教的古老傳說突然出現在芹澤腦海中,久久不能釋懷。

  那個詞語叫做釋迦擲象!

  而就在芹澤那雙窺見真神的眼睛里,戴安娜也感受到了出現在自己腰間的那只手。

  于是她轉過頭,看向海森堡那那略有關心的眼神,莞爾一笑。

  “多謝,冕下。”

  “不必。”

  海森堡點點頭,接著將自己騰出的左手伸向戴安娜颯爽的面頰。

  他的掌心在戴安娜左臉頰上輕輕拭了拭。

  “玩得開心,不代表必須要讓自己沾上獵物的血。

  戰士雖然不必優雅,但也可以贏得漂亮。”

  伴隨著海森堡的溫語,戴安娜臉頰上沾染的穆托血跡,被那只泛著光芒的手掌一掃而空。

  這樣的動作,難免讓戴安娜臉上多出一抹嫣紅。

  戴安娜趕緊轉過頭,挺直身子逃出了海森堡的懷抱。

  “我去收個尾,冕下!”

  “去吧,小心困獸最后的掙扎。”

  “當然!”

  戴安娜干練的點了點頭,同時大步走向掙扎著企圖逃竄的穆托。

  沒人能看見戴安娜此時的表情,但她的步子的確比以往跳脫了兩分。

  只剩下海森堡肩上那Q彈得莫戈。

  莫戈露出了羨慕的吃味表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