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第一百零四章 先王奧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第一百零四章先王奧丁(第1/2頁)

  奧丁那裹挾著神血的吶喊,讓海森堡渾身肌肉都緊繃起來。

  看著面前接天連地的赤色雷漿,海森堡仿佛看見了曾經電影里那個無所不能的海拉長公主!

  通過調動阿斯加德傳承神力,這位長公主駕馭著山脈一樣高聳的死亡之刃,狠狠貫穿蘇爾特爾胸口的那一幕,海森堡至今無法忘懷!

  而眼前奧丁親自調動阿斯加德傳承之力鑄就的雷霆,可比海拉的派頭要大上太多太多!

  與此同時,呵斥過索爾的奧丁,終于將他右手那支岡格尼爾神矛高高的舉了起來。

  他的動作無比艱難,就好像他舉起的并非一柄武器,而是整片天空一般。

  岡格尼爾迅速失去了實體化的形狀,被雷霆同化成了赤紅的閃電模樣。

  奧丁則飄在空中,左手狠狠地握成拳頭,右手拼死命的發力,將全身力量都灌注在岡格尼爾之中。

  天空那滾滾雷海瞬間澎湃,轉眼便渦卷成巨大的漩渦,而那巨型雷漿渦流的中心處,便是必然會命中海森堡的長矛!

  “去!!!”

  奧丁區區一個單詞,卻讓海森堡渾身上下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怎么可能!

  他絕不可能躲避這一次攻擊!

  你以為他是氪星人的自尊作祟?

  你以為他是超人那個不躲避敵人攻擊的本能上身了?

  不,都不是!

  讓他繼續站在原地的唯一原因,就只是他躲不開而已!

  在這一瞬間,海森堡心里升起了無比清晰地本能。

  就好像我們不需要思考該怎么張嘴去吃東西,我們也不需要思考該怎么睜眼去看世界一樣。

  海森堡不需要思考,就已經知道自己必然會在下一個瞬間,被天穹上沖來的長矛刺穿胸口!

  而這,就是獨屬于岡格尼爾和奧丁的神力,同樣也是這把武器附帶的真言之力。

  必中!

  無論你逃向何方,無論你逃往何地,你總是會被岡格尼爾命中,沒有其他可能!

  當然,一切僅限于岡格尼爾存在的這片多元宇宙!

  可海森堡會為一次無法躲避的攻擊,就讓系統送他去其他多元宇宙么?

  那怎么可能!

  只見海森堡站在原地,他眼前的世界陡然緩慢下來。

  同時他飛快抬手,無形的力場以他掌心為中間點,迅速旋轉著朝前撕裂開來。

  四大基本力的不斷調動,讓海森堡掌心前方的空間和時間都遭到了撕扯,而這一切,也讓岡格尼爾的前進遇到了一點點小的困難!

  不止如此,海森堡雙眼猛然釋放熱視線,而熱視線最主要的力量,就是它的沖擊力!

  沒錯,熱視線并非我們想象中的高溫激光。

  實際上,它是一種通過對太陽輻射的形變和質變,來造成沖擊性傷害的沖擊波!

  它真正的威力就好像超電磁炮一樣,是沖擊力!

  至于它那幾乎能融化大多數物質的高溫,不過是太陽輻射能釋放同時伴生的次要影響罷了。

  撕裂般的大統一力場和最為猛烈的熱視線狠狠撞擊在襲來的雷霆尖端。

  海森堡可以清楚的看見,岡格尼爾的速度稍微停滯了那么區區一瞬。

  而下一瞬間,海森堡直接倒飛出去,一路砸向遠方那宏偉威嚴的仙宮!

  轟!!!

  刺耳的撞擊聲和崩塌聲不斷響起,海森堡哪怕努力用生物力場遏制了自己的倒飛,也不受控制的撞穿了仙宮的兩層墻壁!

  而此時的海森堡,他恰恰停在了整座仙宮最為尊貴的位置上!

  平日里,唯有神王才有資格端坐的王座之上,海森堡正被岡格尼爾狠狠地釘在那上面!

  而岡格尼爾則化身導體,將遠方天外那無窮的雷漿一路接引,并灌注在海森堡的心臟之中!

  麻痹,炙熱,粉碎,無數種力量在海森堡的左胸口不斷擴散。

  讓他無法迅速依靠儲存的太陽輻射能來恢復自己的心臟!

  “唔啊啊啊!!!”

  他的嘶吼響徹仙宮,也讓外界的阿斯加德人長出了一口氣。

  片刻之間,仙宮正門轟然垮塌,原本精美無比的門扉,此時直接將仙宮大殿展示在無數阿斯加德人面前。

  而海森堡如今正不斷痛吼的軀體,也讓所有阿斯加德人看了個真切。

  只見弗麗嘉長長的吐出口氣,看向身旁的小兒子洛基。

  此時的洛基并沒有去看海森堡,而是呆滯的看著遠方正因脫力而墜向地面的奧丁。

  哪怕此時的奧丁無比狼狽,他在洛基心中的形象也早已無比偉岸!

  “他……怎么會這么強?!!”

  迷茫的洛基脫口而出,這個問題就是他此時唯一的疑惑。

  他在奧丁身邊一千六百余年,幾乎從沒見過奧丁出手,所以他當然無法想象,這位古老的神明究竟有著怎樣的偉力!

  聽見洛基的問題,弗麗嘉吸了口氣,微微昂首。

  “孩子,不要忘記,阿斯加德神明永遠都是越老越強。

  而你的父親因為被你打斷了永眠儀式,他的生命正在飛速流逝。

  現在的他,恐怕就和一萬年以后的他相差無多,而他體內擁有的神力,也早已擁有了九界古老先王的程度!

  他的這種力量本該在半年之內不斷逸散,直至走向終結,而那,也是我和你父親以為的他的結局。

可你偏偏扭轉了他原本的命運,讓他的一切全都綻放在了如今的時代  第一百零四章先王奧丁(第2/2頁)

  說到這里,弗麗嘉眼角滲出兩點水痕,她一邊輕輕嘆息,一邊伸兩手捧住了洛基的臉。

  “孩子,去看看他吧,無論你究竟有多恨他,他都快要死去了。”

  聽見弗麗嘉的話,洛基的瞳孔里清晰的閃過了一抹意動。

  可他還沒來得及回答,遠處的索爾突然大吼一聲。

  “父親!!!”

  吼聲響起瞬間,索爾一路飛向下墜的奧丁,將奧丁接住放在了地面上。

  看著索爾摟緊奧丁痛哭的模樣,洛基忍不住死死的抿了抿嘴唇。

  片刻之后,他放松下來,朝弗麗嘉露出了他一貫優雅的笑容。

  “看,已經有人照顧他了,他又怎么會需要我呢?”

  說完,洛基轉過身,打算悄然走出人群。

  如果他不希望被人發現,那起碼阿斯加德沒人能發現他,這就是他的自信!

  可他剛剛走出兩步……。

  “呃啊!還真是很疼啊……,見鬼!”

  那仙宮王座傳出的聲音,讓所有靠近仙宮的人全都愣住了!

  離得近的觀眾們,此刻無一例外的轉過頭去。

  而等他們看向王座,就見到海森堡此時正伸出右手,直接抓在了閃爍著電火花的岡格尼爾上!

  刺啦!!!

  他雙手拽住岡格尼爾,一寸一寸的將神矛朝外拔去。

  岡格尼爾與王座,也與海森堡的肉體不斷摩擦,發出了金鐵捉對剮蹭的刺耳噪音。

  刺啦!!!

  這聲音不斷持續,而長矛也逐漸脫離了王座的椅背。

  終于……。

  砰!!!

  海森堡帶著胸口的長矛一起,狠狠從王座椅背墜落到奧丁的座位之上!

  鮮血飛濺,灑滿了九界最尊崇的王座。

  而海森堡,他咬著牙坐在那兒,將長矛徹底從胸口上拔了出來。

  “唔!!!”

  他痛哼一聲,迅速調集力場,將自己心臟和胸口的傷全都按的閉合下去。

  在這之后,強迫閉合的傷口飛速消耗著海森堡體內存儲的太陽輻射能。

  那種能量讓他的傷口不斷縮小,片刻之后便徹底痊愈!

  顯然,奧丁這一矛雖然夠強,但跗骨性要比打響指的后遺癥輕上很多。

  打響指那一次海森堡右臂受的傷,至少要曬四五個小時的太陽才能康復。

  但奧丁長矛帶來的傷口,短短幾十秒就已經康復了。

  無他,只是阿斯加德神力的層次比無限寶石的力量要低上許多罷了。

  感受著傷勢的復原,海森堡將岡格尼爾攥在手中。

  眼前的長矛看上去格外普通,如果沒有方才那一瞬間的綻放,誰會相信這就是九界最強的那把武器呢?

  或許武器之所以強,都是因為使用它的人吧。

  只見海森堡就坐在那擺了個姿勢,他將長矛高高舉起,瞄準了依靠在索爾懷中的奧丁。

  颯!!!

  一聲脆響,岡格尼爾呼嘯著沖了出去。

  短短瞬間,正享受兒子懷抱的老父親,猛然被自己的武器刺穿胸口,活生生釘在了索爾面前!!!

  “呃啊啊!”

  老奧丁登時撕心裂肺的吼了出來,接著他猛然一推身旁的索爾,將原本鼓足力氣想找海森堡復仇的索爾直接推出了七十多米!

  索而難以置信的停了下來,眼看他那本該變得無比脆弱的父親,此時居然活生生將長矛從心口上拔了下來!

  “奧丁在上,這怎么可能!!!”

  “米德加爾特的神靈居然還活著?!!”

  “看吶,他現在坐在王座上!”

  “不可思議,我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承受陛下的全力一擊!”

  “就連如此可怕的力量也無法擊敗那位神明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城區附近那遠離仙宮的區域里,之前沒有注意到海森堡自救的觀眾全都驚呼起來。

  與此同時,本打算離開的洛基也笑著退后兩步,再一次回到了母親身邊。

  “看來一切還沒有結束!”

  “的確,一切還沒有結束!”

  弗麗嘉艱難的回應到,同時她緊張的看向奧丁的動作。

  面對遠方端坐于王位之上的海森堡,奧丁拄著岡格尼爾,將右手伸向他僅剩的一只眼睛!

  可就在此時,被推開的索爾猛的沖到了奧丁面前。

  他將奧丁擋在身后,朝王位上的海森堡厲聲大吼!

  “海森堡,你究竟為什么要這樣做!!!

  如果你要的是阿斯加德,那來吧,我才是阿斯加德未來注定的主人!

  讓我們來打接下來的戰斗,你這個該……。”

  砰!!!

  一聲悶響,滿身戰意的索爾猛然被奧丁拿長矛砸翻在地。

  而當索爾滿臉驚愕的起身之后,卻看見奧丁朝他露出了興奮到血腥的笑容!

  只見奧丁完全不顧胸口飛濺的鮮血,拿右手輕輕摸了摸眼眶。

  他嘴里則對索爾大吼道。

  “戰死是每一位阿斯加德人的光榮!

  你卻要阻攔屬于我的戰斗,難道是要詛咒我死在那屈辱的病榻上么?

  我本以為九界在沒有值得我使出全力的人!

  但沒想到命運會賜予我一個如此完美的對手!

  無論勝負,今天將是我一生中最為榮耀的一天!

  這容不得你阻攔,索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