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358,人間之神自當縱情任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楚天行跟著星殞劍尊,送電音如來與霸拳徐震前往玄真界。

  目送兩位大佬進入天啟之門后,楚天行詢問劍尊:

  “霸拳不是要鎮守妖蟲界么?他這一走,妖蟲界那邊的天啟之門怎么辦?”

  妖蟲界那邊的星空異蟲,雖然沒有罡氣境級別的強大個體,但數量簡直無窮無盡,殺掉一批,又從天外飛來一批,根本殺之不絕。

  雖妖蟲界那邊的礦物資源,以及從妖蟲身上提取的生物資源還算豐富,但妖蟲亦是異常危險。一旦被妖蟲攻破妖蟲界那邊的天啟之門,殺進地球,立刻就是一場浩劫。

  星殞劍尊一邊返身往山上竹樓那邊行去,一邊解釋道:

  “在我們計劃前往玄真界期間,霸拳在妖蟲界發動了一場大清剿,于我前往玄真界之前,將妖蟲界的星空異蟲,剿殺了九成九。

  “盡管星空異蟲殺之不絕,只要還有一頭漏網之蟲,其就能憑借星空異蟲的心靈網絡,從宇宙之中召喚來大批支援,但至少能爭取兩到三個月的空窗期。

  “徐震又把國內霸拳館的弟子,統統調到了妖蟲界,我也給他支援了一批機械軍團,所以至少目前,妖蟲界的星空異蟲,還無力突破天啟之門,殺到地球上來。

  “電音如來亦是將他鎮守的青城山那邊的天啟之門,清掃了一番,并調遣門下弟子,以及諸多渡化的‘異界護法’鎮守,短時間內也不會出大問題。”

  楚天行點點頭,感慨道:

  “霸拳前輩雖然霸道了一點,但在鎮守妖蟲界一事上,倒也確實是勞苦功高。”

  “他功勞確實大,但人也確實討厭。”

  星殞劍尊撇撇嘴角,輕哼道:

  “徐震這個人,高傲自大,目無余子。在他眼里,他就是最厲害的那一個,其他人統統都是垃圾。說話又十分討嫌,偏偏還自我感覺良好……

  “你知道么?他甚至可以將你對他的嘲諷,理解為贊賞。如果你罵他時,稍微婉轉一點,他都會認為你在夸他。這個人,腦子是有問題的。”

  說到這里,她看了楚天行一眼,叮囑道:

  “你以后少跟他來往,免得被他傳染,變成他那樣的傻瓜。”

  楚天行笑著點點頭:

  “我想,我應該沒有多少跟霸拳前輩來往的機會。”

  說話間,二人已回到山上竹樓前。

  星殞劍尊剛要進門,楚天行停住腳步,說道:

  “師姐,以我現在的修為,留在這里也沒多大用處,所以我想回去修行一段時間,爭取盡快突破境界。”

  星殞劍尊微微一怔,回頭看著他:

  “在這里修行不是一樣的么?我還可以指導你。”

  楚天行微笑:

  “我修煉的法門有些特殊,乃是入世修行的路子。秘境潛修,對我益處不大。”

  星殞劍尊垂下眼瞼,眸光閃爍地瞧著自己足尖:

  “我現在傷勢才好了三成,不能親自送你回京師。這樣……今晚你且留在這里,明天一早,我叫小凌過來接你。”

  楚天行點點頭:

  “那就這樣吧,反正也并不急于一時。”

  星殞劍尊返身往竹樓行去,以一種輕飄飄、若無其事的語氣說道:

  “此次玄真界之行,你離開也有兩周有余,想念小玲兒她們,我也是能理解的……

  “畢竟是少年人,血氣方剛,食髓知味……不過也得注意節制,可別像呂問一樣,因女色耽擱了修行,荒廢了光陰。”

  楚天行無語地瞧著她的背影,心中有槽,卻不知從何吐起。

  進了竹樓,星殞劍尊又回頭看了楚天行一眼,若無其事地說道:

  “我要去療傷了。你……你自己找間房間休息吧。”

  說罷便自去她的靜室打坐療傷。

  楚天行想了想,并沒有去找房間休息,跟在她后面,進了靜室。

  劍尊脫下鞋子,赤著雙腳,盤坐到一張錦墊上,擺好了姿勢,才像是突然發現楚天行似的,問道:“你來做什么?”

  楚天行反手關上靜室房門,笑道:

  “師姐你傷勢才好了三成,我明天一早就要走,心里還是有點放心不下。所以就想,今晚干脆就輔助你療傷算了。有我輔助,你傷勢也能好得快一些。”

  說著不由分說,就來到星殞劍尊背后,盤腿坐下,擺出了準備療傷的姿勢。

  星殞劍尊耳根悄然浮出一抹紅霞,說道:

  “不許亂來,用先天功和一陽指幫我就夠了。”

  雖然她與楚天行之間,更親密的接觸都有過了,還不止一次,每次還都持續了很長時間,全身上下都被楚天行拿捏了個遍,但那時還可以用“沒有自主行動能力,只能靠小楚幫忙療傷”來騙自己。

  不過現在既能自主行動,她當然要“警告”楚天行一二,免得他趁機亂來了。

  楚天行知她面薄,笑著說道:

  “放心,這次只用先天功和一陽指。”

  星殞劍尊輕嗯一聲,完了又有些欲蓋彌彰地說了一句:

  “你境界雖低,但療傷功夫倒還頗有些門道,居然連罡氣境的傷勢都能干涉。雖不能獨力治療我身上這等傷勢,但輔助作用倒也不小。有你幫助,我確實能好得更快一些……”

  說話間,她取出一枚得自黑龍尊者儲物奇物中的療傷靈丹,吞入腹中,閉上雙眼,開始運動療傷。

  楚天行亦催動先天功,施展一陽指,展開了輔助。

  不知不覺,已至午夜,楚天行消耗過大,功力臨近枯竭,便告知劍尊一聲,暫停下來,取出養氣丹咽下,打坐恢復功力。

  待功力恢復,正要繼續時,星殞劍尊忽然以極低的聲音說道:

  “這樣子效率還是慢了一些……明天你走之前,我傷勢最多能恢復六成,還是無力加入玄真界那邊的戰斗。

  “而明天你走后,我自己療傷的話,縱有玄真界的療傷靈丹,也起碼要用兩天時間,才能將傷勢盡復。

  “時間緊迫,每多拖延一天,玄真界那邊便會多一分危險,兩天時間,實在等不起了……”

  楚天行問道:

  “師姐的意思是?”

  星殞劍尊沒有說話,只呼吸的節奏,變得比先前慢了一拍。

  嗯,確實是慢了一拍。但這貌似平靜,簡直就是欲蓋彌彰。

  楚天行瞬間明白她的意思,大手自她肋下穿過,輕輕按在她小腹上,口中輕聲道:

  “師姐?”

  星殞劍尊沒有說話,只身子驟然一僵,旋又放松下來,方才慢下來的呼吸節奏,變得更慢了些,像是屏住了呼吸一般。

  楚天行心中雪亮,不再作聲,手掌自她小腹向上,來到領口,熟門熟路地解開了她的衣扣……

  待渾身上下再次變得無寸縷遮身,姿勢也由盤坐變為仰躺,星殞劍尊方才閉著眼睛,長睫顫動著,以蚊蚋般的聲線,帶著點顫抖的鼻音說了一句:

  “只,只能療傷,不能亂來。”

  楚天行輕聲道:

  “放心,這活兒我熟。”

  說著取出電音如來秘制藥膏,開始往劍尊身上涂抹。

  盡管已是午夜,靜室中漆黑一片,可以楚天行的目力,自是能清晰地看到,劍尊那晶瑩剔透、白璧無瑕的柔嫩肌膚,隨著他大手抹過,漸漸泛起一層動人的粉霞……

  星殞劍尊說楚天行少年人血氣方剛,食髓知味,她自己又何嘗不是?

  畢竟,她也只是一位從未有過戀愛經驗的年輕女子,還是因體魄超凡,氣血極旺,從而導致情緒、欲望遠超凡人的人間之神。

  在其他人面前,她自是能掌控自己的情緒,駕馭自己的欲望,使之不會輕易流露。

  可在楚天行面前,在已經有過親密接觸,甚至已經親口表白過的楚天行面前,她便不想那么辛苦。

  身為人間之神,她自然有縱情任性的資本。

  當然,她到底還是面皮薄了些,終究還是用了“療傷”來作借口騙自己。

  這次她是處于絕對清醒,且具有自主行動能力的狀態,并且還沒有刻意去屏蔽感知,甚至有些主動地去追索著某種感受。

  楚天行倒是專注于療傷之中。

  可現在這種療傷方式,自然是不可避免地會對劍尊造成某些刺激。

  于是當楚天行為她全身涂抹上藥膏,以先天功推動九陰真經療傷篇手法,幫她從頭到腳推拿一番之后,他不得不暫且停下,先幫她擦拭了一番身體,方才繼續下去。

  當初在仙宮之中,出現這樣的情況時,星殞劍尊羞得幾乎無動自容。

  而這一次,既已表白過了,也被楚天行接受了,那么她雖然同樣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但更多的是放縱自己去體會,去品味。

  就這樣,在最初療傷之時,她幾乎放棄了自主運功療傷,完全將楚天行當作了療傷的主力。

  直至楚天行第二次幫她擦拭了一番身體,提醒她:

  “師姐,這樣子咱們今晚的時間就要荒廢了,你這傷,到明天我走時,還是好不了多少。”

  星殞劍尊這才清醒過來,發出一聲壓抑了許久的,帶著濃濃鼻音,仿佛哭泣一般的輕嗯,主動屏蔽了感知,開始催動功力,作主力療傷。

  星殞劍尊為主,楚天行輔助,療傷的效率果然大幅提升。

  到天蒙蒙亮時,星殞劍尊的傷勢,便已好了八成有余。就算之后楚天行離開,她自己療傷,也最多只需大半天時間,便能恢復到最佳狀態。

  當楚天行正跪坐在她頭前,雙手在她肩上推拿時,她忽然睜開雙眼,鳳眸之中波光閃爍,瞧著楚天行說道:

  “要不,你再留一天?”

  求勒個票!

  請:m.lvsetxt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