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445 基因鏈崩潰,暴走的力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想耗死我?”

  隨著戰斗時間拖延得越久,阿姆楠也感覺到體內那種陰冷而死寂的感覺正在變得越來越強,甚至讓他如同墜入濕冷的冰窟一樣,渾身力量開始因為這種寒冷而不斷削弱。

  而發現這一點后,阿姆楠的臉色也一下變得更加陰沉了起來。

  他雖然看似在戰斗中占盡了上風,以一敵三反過來壓制住了黃裳等人,并且屢次將黃裳,墮落和那雙斧鬼王所重創,但奈何那兩個家伙都狡猾陰險得要死,一旦受傷就立刻抽身后退,然后憑借那比蟑螂還要頑強的生命力恢復傷勢,再殺上來糾纏,所以他不知道傷了黃裳和墮落多少次,可卻根本沒有找到任何擊殺他們的機會。

  至于那鬼王就更別提了,那東西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生命力頑強不說,而且沒有要害,還能用血海恢復力量,就算自己全力出手也需要好幾分鐘的時間才能擊殺,更別提現在還有墮落和黃裳在一旁牽制了。

  所以如今阿姆楠也是越打越憋屈,越打越難受,甚至隱隱看到了失敗的陰影!

  他心里清楚,如果再這么耗下去的話,只怕自己最后會被這些家伙活活耗死!

  可問題是如今他被困在領域之中,若是不能殺死黃裳的話,他也沒辦法打破這個該死的領域,所以就算他想要避戰也根本做不到。

  一時間阿姆楠也是騎虎難下,陷入到了困境甚至是絕境之中。

  打,打不死。

  耗,耗不過。

  逃,逃不掉。

  這兩個王八蛋,特別是那個搞出領域的畜生,實在是太惡心人了!

  越來越劇烈的憋屈,憤怒,以及對于失敗和死亡的恐慌,還有那因為鬼王一次次攻擊而變得越來越劇烈的頭痛,讓原本就因為融合了太多蠱蟲基因而情緒不穩的阿姆楠變得越來越焦躁和癲狂起來。

  “你們想耗死我?”

  “沒那么容易!”

  “來啊,我倒要看看是誰先死!”

  終于,在局勢僵持了十多分鐘之后,阿姆楠的情緒徹底“崩潰”,或者更確切的說是瘋狂了。

  只見他忽然停止了對黃裳等人的攻擊,并發出了一陣瘋狂的咆哮,然后從神龍木里面召喚出了七八只蠱蟲,最終滿臉瘋狂的將這七八只形態各異,氣息不同的蠱蟲給塞進了自己的嘴里!

  嗡嗡嗡!

  而伴隨著這七八只蠱蟲的融入,阿姆楠的身上也驟然爆出一股股熾烈的血光,同時他所散發的氣息也變得極不穩定起來。

  甚至更可怕的是,下一刻阿姆楠的身軀也開始了劇烈的異變,他的面龐開始撕裂,長出如同昆蟲一樣的獠牙;他的身軀開始扭曲,并迅速被大量骨刺和蟲甲所覆蓋;同時他的下半身陡然異化除了大量的蟲肢,讓他看起來就像是瞬間變成了一個人形蜈蚣一般,再加上他那完全異化,如同鉗子一樣的雙臂,以及背后的七八根蝎尾,可以說如今的阿姆楠簡直就像是一個由大量昆蟲殘骸拼湊而成的怪物,幾乎已經看不出多少屬于人類的影子了。

  “這個瘋子!”

  看到這一幕,黃裳瞳孔猛地一縮,驚呼出聲:“小心,這家伙徹底瘋了,他吞噬了大量蠱蟲基因,如今已經基因崩潰,變成了人不人蟲不蟲的怪物!”

  蠱人的確很強,能夠吞噬各種基因強化自身,但這種吞噬能力卻并非沒有極限的,一旦吞噬的蠱蟲基因超過了自身基因鏈的承載極限,那么最終只會導致體內的諸多基因產生劇烈沖突,從而讓基因鏈徹底崩潰,紊亂,從而讓所有基因暴走,把自己化為徹徹底底的怪物!

  一旦陷入這種狀態之后,那再想恢復過來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而如今阿姆楠在陷入困境,并且受到了劇烈的刺激之后,竟然不顧一切吞噬基因,讓自身基因鏈崩潰,變成了現在這種怪物。

  只是這種狀態之下阿姆楠固然將會永遠瘋狂下去,并且承受基因全面反噬的劇烈痛苦,但同時這些基因力量的暴走和全面強化卻會讓他變得更加可怕!

  “殺殺殺殺殺!”

  基因鏈崩潰讓阿姆楠徹底陷入了瘋狂,但同時他對于黃裳等人那深深的仇恨和執念卻依舊讓他在第一時間朝黃裳等人發起了進攻。

  只見伴隨著一陣瘋狂而怨毒的尖叫,阿姆楠那如同蜘蛛一般的長腿也是猛地在地上一蹬,隨后以驚人的速度沖天而起,并揮起身后的翅膀,如同閃電一般朝著黃裳沖了過來。

  “妖孽受死!”

  看著以極快速度沖向黃裳,并且已經徹底扭曲異變的阿姆楠,那雙斧鬼王頓時發出一聲厲喝,縱身而起,朝著阿姆楠迎去。

  可就在這時,阿姆楠的身體卻是詭異的一弓,隨后他的臀部位置突然噴出一大股白色粘液,然后化為一張巨大的蛛網,將那體型已經超過十米的雙斧鬼王給徹底籠罩了起來。

  嗤嗤嗤!

  而更詭異的是,這巨大的蛛網似乎也具有著跟阿姆楠鮮血一樣的強烈腐蝕能力,所以在籠罩在雙斧鬼王身上之后也開始劇烈腐蝕雙斧鬼王的身軀,令其冒出滾滾濃煙。同時這蛛網還極為堅韌,哪怕是以雙斧鬼王相當于是領主級強者的力量一時間竟然也無法將其撕裂,被硬生生的困在了里面。

  只是阿姆楠對于這雙斧鬼王顯然沒有多大的興趣,所以僅僅在困住雙斧鬼王之后便沒再理會,而是繼續加速朝著黃裳沖了過去,同時故技重施,噴出一股粘液,化為蛛網朝著黃裳籠罩而去。

  即便是以黃裳的實力,面對這詭異的腐蝕性蛛網也沒有把握能夠掙脫其桎梏,不過就在這時他手腕上的混沌葫蘆卻是大放光明,直接將那蛛網吞噬了進去!

  可與此同時,那距離黃裳還有五十米距離的阿姆楠卻忽然消失了,同時一陣劇烈的危機感也陡然從黃裳背后傳來。

  “糟糕!”

  黃裳沒有想到阿姆楠如今在基因鎖崩潰之后還記得使用瞬移能力,而且瞬移的距離還變長了。感覺到從背后傳來的劇烈危機感,他的臉色頓時一變,然后在第一時間反手將死神鐮刀擋在了自己的身后。

  而幾乎就是在黃裳將死神鐮刀擋在身后的同時,一股難以言喻的恐怖力量也瞬間從黃裳身后傳來,讓他徹底失去了平衡,整個身體如同一顆炮彈一般向前激射而去,同時背后的骨骼也傳來一連串的斷裂聲,甚至就連他的內臟也幾乎被這股恐怖的力量瞬間摧毀,讓他忍不住狂噴出一口夾雜著內臟碎片的鮮血。

  “該死,這力量太恐怖了!”

  體內傳來的劇烈痛苦讓黃裳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驚懼,他萬萬沒有想到阿姆楠在強行吞噬大量蠱蟲基因導致基因鏈崩潰之后力量竟然會變得如此恐怖,甚至如果不是他剛剛反應快,把那幾乎無法摧毀的死神鐮刀護在了自己身后,在一定程度上擋住了那一擊力量的話,只怕如今他整個身體都要被剛剛阿姆楠那一擊給打碎了。

  而更糟糕的還在后面,只見還不等黃裳傷勢痊愈,甚至還沒從之前劇烈撞擊中回過神來,阿姆楠的身影也幾乎是沒有任何停頓的消失在了原地,然后又一次的出現在了黃裳的身后,并揮起那徹底異變的巨大蟲肢,朝著深受重創的黃裳再度轟擊而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