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436 魂血煉蠱,九變蠱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糟了!”

  看到墮落被兩個阿姆楠圍攻,情況岌岌可危,黃裳的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拼盡全力向那兩只雷獸發起了進攻。

  但奈何雷獸這種生物本就是以皮糙肉厚所著稱,而在凝聚了妖丹之后,它們的恢復能力也得到了進一步的加強,更別說雷電天賦還彌補了他們在速度上的缺點,甚至還得到了神龍木的加持和血脈燃燒后力量的提升,在這種情況下這兩只雷獸幾乎成為了打不死的存在,無論黃裳多少次擊傷擊退他們,他們身上的傷勢都會瞬間痊愈,雖然暫時也無法對加持了兩重舍囊法的黃裳造成太大威脅,但卻依舊足以將黃裳死死的拖在原地了!

  想到這里,黃裳心中也是無比焦急起來。

  他最后一張底牌根本無法在這種情況下使用,因為就算用了也根本救不了墮落!

  “人鼎合一,魂血煉蠱!”

  然而就在這時,夏蝶臉上卻浮現出一絲決然之色,然后突然厲喝一聲,渾身激蕩出一道血光。

  嗡嗡嗡!

  而伴隨著這道血光的激蕩,一個巨大無比,上面畫滿了各種蛇蟲鼠蟻以及毒蟲蠱蟲圖案的血色大鼎也是憑空而現,最終倒扣過來,將夏蝶徹底籠罩。

  “萬蠱鼎?魂血煉蠱之術?”

  看到這一幕,阿姆楠臉色驟然一變。

  可還不等阿姆楠做出什么反應,那巨鼎卻忽然轟然爆開,化為漫天血光消散一空,而在之前夏蝶所站之處卻是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血繭,而且這血繭還在劇烈蠕動,仿佛有什么東西就要破繭而出一般。

  “糟糕,快毀了那血繭!”

  看到那巨大的血繭,阿姆楠臉色變得愈發難看起來,同時那兩頭原本在對付黃裳的雷獸,以及那幾只同樣燃燒了血脈的潛伏者也紛紛破土而出,朝著那血繭殺了過去。

  轟隆隆!

  下一刻,伴隨著陣陣轟鳴聲響起,那兩個雷獸也噴吐出璀璨雷光,配合那幾只潛伏者揮起的巨大觸手狠狠轟擊在了那血繭之上,最終將那血繭給徹底轟爆!

  但就在這時,那被轟爆的血繭中,一個身影卻是沖天而起,并且展開了雙翅!

  這沖天而起的身影正是夏蝶!

  只不過跟之前不同的是,如今的夏蝶背上竟然生長出了一對恍若由黃金打造一般,金光璀璨,同時卻又點綴著各色花紋,看起來極為絢麗的巨大蝶翅。

  除此之外,夏蝶此刻的氣息也與之前截然不同,變得無比雄渾而劇烈,甚至就連黃裳等人都感覺到了一種隱隱的壓迫感——這是領主級的氣息!

  夏蝶竟然直接突破瓶頸,踏入到了領主級!

  “金劍合一!”

  踏入領主級之后,夏蝶似乎變得成熟了許多,神色也是一片冷厲。只見他突然一展蝶翅,厲喝出聲,一道道金光便驟然從他金色翅膀中激蕩而出,然后迅速組合,化為了一把恍若真正寶劍一般的金色長劍,以驚人的速度狠狠的轟擊在了距離最近的一只潛伏者身上。

  噗噗噗噗噗!

  那由大量金劍蠱組成的金色長劍似乎擁有著無比恐怖的穿透力,只見在這金劍的轟擊下,那只燃燒了血脈,實力大漲的潛伏者就像是一個破氣泡一樣直接被那金色長劍所貫穿,隨后體內更是傳出一連串密集的撕裂聲!

  而在那劇烈而密集的撕裂聲中,那潛伏者就像是被從內部絞碎了一切一樣,龐大的身軀瞬間癱軟在地,一動不動了,同時大量金光從這潛伏者體內穿透而出,然后又組成一把金劍,繼續貫穿了第二只,第三只,乃至于是所有的潛伏者!

  僅僅一個眨眼的時間,這幾只潛伏者竟然全部夏蝶用金劍蠱給殺掉了!

  但問題是這絕對不是金劍蠱應有的實力,要知道在之前的戰斗中這些金劍蠱就算能夠從潛伏者身體相對脆弱的地方刺入他們的身體,可在進入身體之后也會被其堅韌的血肉所阻攔,根本無法迅速造成劇烈的殺傷啊。

  而一旦無法在潛伏者體內快速撕裂和摧毀,那金劍蠱幾乎就像是一根卡入身體的小刺一樣,甚至破壞速度還趕不上潛伏者的恢復速度,更別提是對潛伏者造成多大的威脅了。

  可為什么在夏蝶突破后這金劍蠱的威力竟然變得這么大了!

  “這是神通還是天賦力量?”

  而與此同時,黃裳卻是瞳孔一縮。

  在他陰陽生死眼的作用下,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正鏈接在夏蝶和那些金劍蠱之間,也正因為得到了這股力量的加持,那金劍蠱的破壞力才驟然得到巨大的提升,變得無比可怕!

  “蠱王之力……哼,竟然真的讓你把九變蠱王煉到了第二變!”

  與此同時,阿姆楠的臉色也變得愈發陰沉了起來:“不過你以魂血煉蠱之術強行把金蠶蠱蛻變成第二變的金蝶蠱,而且還與之融合在一起,你難道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我寧可承受日日夜夜的血脈神魂反噬之苦,也要殺了你為苗寨的大家伙報仇!”

  聽到阿姆楠的話,仿佛承受著某種劇烈痛苦,臉色蒼白的夏蝶也是發出一聲厲喝,然后一邊操縱金劍蠱攻擊那兩只雷獸,一邊轉頭對著黃裳叫道:“黃大哥,我如今跟金蝶蠱融而為一,能夠借用金蝶蠱的蠱王之力克制這兩只雷獸,所以這兩只雷獸就交給我來對付吧,你一定要幫我殺了這個該死的混蛋,為苗寨的各位報仇!”

  “九變蠱王,魂血煉蠱……我知道了!”

  看著夏蝶那臉色蒼白的樣子,剛剛從系統處得到了相關資料的黃裳眼中也是閃過一絲不忍和憐惜之色,隨后陡然將目光移到了遠處的阿姆楠身上,咬牙說道:“放心,他今天死定了!”

  話音落下,黃裳便縱身而起,直接朝著那正在圍攻著墮落的兩個阿姆楠殺去。

  只是與此同時,他的心中卻也是長長一嘆。

  九變蠱王是萬蟲山的最強,也是最難煉的蠱蟲,唯有萬蠱鼎的擁有者才能煉化。其蠱蟲一共有九種變化,第一變時平平無奇,可一旦凝聚妖丹,進入第二變,那么不僅可以覺醒核心天賦“蠱王之力”,而且每蛻變一次會覺醒一種額外的強大神通,而在這些神通和力量的不斷疊加下,達到第九變的蠱蟲便會成為真正的萬蠱之王,擁有著毀天滅地的偉力。

  只是也正因為九變蠱王如此難以煉制,夏蝶的金蠶蠱才會在結繭之后久久無法破繭而出,無奈之下夏蝶只能以萬蠱鼎施展魂血煉蠱的禁術,將自身神魂血脈與那九變蠱王融為一體,幫助金蠶蠱蛻變成金蝶蠱,并與之融合起來,以九變蠱王在突破之后所覺醒的核心天賦“蠱王之力”來控制和強化麾下蠱蟲,從而一舉擊殺了那些潛伏者,而且還要幫黃裳牽制住那些雷獸。

  可問題是禁術之所以被稱之為禁術那就是因為施展禁術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在強行施展了魂血煉蠱之術后,夏蝶的血脈和神魂都與九變蠱王互相融合,交錯,雖然這也讓他能更好的操控九變蠱王和使用九變蠱王的力量,但自此以后她將時時刻刻都要承受著神魂互相滲透和血脈互相影響所帶來的劇痛與折磨。

  而根據道門典籍的記載,這種折磨是極為可怕,而且永無休止的,除非是夏蝶身死魂滅,徹底消失,否則就算是用金蓮子幫他死而復生,她也無法擺脫這種時時刻刻恍若烈焰焚身,又如同銀針刺腦的可怕痛苦!

  可以說,為了能夠殺死阿姆楠,夏蝶這一次等于是付出了這一生都難以挽回的慘烈代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