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69 封印第二人格與詛咒反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無相化身之法雖說要到化神境界才能修行,但其實最大的難點還是在于靈魂分裂,如今黃裳劍走偏鋒以負面情緒和混雜的靈魂力量來取代分裂的靈魂,在系統的幫助下強行修行此法,其過程卻也不算太難。

  很快,那些被暫時鎮壓的負面情緒便在系統的幫助和黃裳自身的引導之下慢慢與黃裳意識分割開來,同時黃裳胸口處的陰陽太極圖也飛速旋轉,激蕩出黑白兩道光輝,甚至開始在黃裳的識海中也形成了這陰陽太極圖!

  而隨著這陰陽太極圖的凝聚成型,黃裳也在系統的幫助下,開始將自身意識和混亂意識沉入陰陽太極圖中,隨后他本我意識進入陽極,混亂意識進入陰極,最終光芒大作,那陰陽兩極仿佛活過來了一樣,化為了一尾黑魚和一尾白魚,在他黃裳的識海之中激斗起來!

  誰勝了,那誰就能掌握黃裳這具身軀,鎮壓另外一個意識!

  由于那混亂意識混雜了血肉怪物和那“丑時之女”的力量,所以盡管在分裂的過程中受到了一定的耗損,又被外界的畢夏等人聯手壓制,可其力量卻依舊在黃裳的本我意識之上,以至于那白魚漸漸開始支撐不住,有要落敗之勢!

  可就在這關鍵時刻,清心蠱所化為的白霧小蟲卻忽然在黃裳的識海中炸開,化為一股白霧籠罩在了那黑魚的身上,讓黑魚的速度頓時一降。

  而清心蠱的出擊似乎是吹響了反攻的號角,下一刻魂鬼蜈蚣也直接出現在了識海,一口狠狠咬在了那黑魚的身上,令黑魚渾身一顫。

  除此之外,死神鐮刀也是憑空而現,重重的斬在了那黑魚之上,令黑魚身上出現一道深深傷痕,黑霧繚繞!

  更重要的是此刻那混沌葫蘆也出現在了識海之中,大量觸手激射而出,將那黑魚死死纏繞!

  在這重重桎梏之下,黑魚的力量幾乎被壓制到了最低谷,趁此機會白魚也開始反擊,一次次重擊黑魚,最終將那黑魚徹底擊潰,化為一股黑霧重新形成了陰極,而那白魚也重新形成了陽極,最終拼湊起了那陰陽太極圖!

  可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黑色的陰極中黑霧依舊在不斷繚繞,仿佛隨時都要進行反擊一樣。

  還好下一刻那混沌葫蘆的觸須卻再度出現,籠罩在了那陰極之上,將那黑霧徹底鎮壓了下去。

  而隨著陰極中的黑霧被徹底鎮壓,黃裳的本我意識也終于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軀!

  不僅如此,雖然之前經歷了重重磨難,但在與那負面情緒糾纏的過程中黃裳卻也吸收了不少力量,再加上之前吸收的力量,如今他的靈魂力量已經比之前強大了至少兩三倍!

  只是……卻以及無法與那被鎮壓的第二人格相比!

  可以說,黃裳現在雖然度過一劫,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因禍得福,靈魂力量暴漲,但卻也給自己留下了一個天大的隱患,遺禍無窮!

  而此刻,隨著黃裳重新掌控身軀,他肉身的力量似乎也是受到了某種影響,終于從量變積累成了質變,下一刻他全身靈力開始瘋狂匯聚于心臟處的陰陽太極圖中,最終形成了一枚一半黑一半白,恍若陰陽太極圖一般的晶狀體,懸浮在了那陰陽太極圖的上方,隨著那陰陽太極圖的旋轉而旋轉!

  至此,黃裳靈魂蛻變,鑄就金丹,正式踏入金丹期!

  隨后,他睜開了雙眼!

  就在黃裳睜開雙眼的瞬間,那纏繞在他身上的觸手也迅速收回了混沌葫蘆之中,同時金丹中的力量轟然爆發,令黃裳身上瞬間閃過一道黑白光輝,隨后這黑白光輝就像是摧枯拉朽一般直接摧毀了畢夏和趙任留在黃裳身上的禁制,讓黃裳恢復了自由。

  看到這一幕,畢夏等人神色大變,紛紛擺出了戒備之勢,隨時準備應對黃裳的攻擊!

  “呼……”

  可是在睜開雙眼之后,黃裳卻是微微一笑,長出一口氣,然后帶著一絲歉意,望著眾人說道:“抱歉,讓你們擔心,我現在已經沒事了。”

  “黃哥……”

  看到黃裳似乎恢復了意識,畢夏頓時愣了一下,隨后露出一絲遲疑之色:“你真沒事了?”

  雖然畢夏之前是已經是全力以赴,可實際上他心里卻并沒有對能夠喚醒黃裳抱有多大的希望,畢竟根據他識海之中那個老禿子所說,以黃裳這種狀態恢復的幾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而且就算恢復也會受到重創,不僅會斷掉修行根基,甚至還會神魂受損,變成一個白癡。

  可現在黃裳不僅沒有變成白癡,反而從剛剛爆發的力量和所帶來的壓迫感來看似乎實力還得到了巨大的提升,十有八九已經突破到了金丹期……這怎么可能?

  “暫時沒事了。”

  黃裳猶豫了一下,隨后搖了搖頭,說道:“雖然留下了一點隱患……但應該可以解決。”

  “剛剛到底是發什么什么事,黃哥你不是明明突破得好好的么,怎么突然一下就走火入魔了?”

  聽到黃裳的話,畢夏心中微微一沉,他知道黃裳所說的隱患絕對不是那么簡單的,不過他更想知道另外一件事,所以隨后他也是咬著牙齒問道:“還有之前那股邪惡的力量到底是從何而來,是有人暗算你了嗎?是誰?”

  “沒錯,我是被人暗算了!”

  想起被丑時之女暗算的事情,黃裳的臉色一下也變得極為陰沉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剛剛就在我突破最關鍵的時候,突然有人以陰陽妖鬼宗的詛咒術丑時之女來暗算我,以至于我神魂受到侵蝕,差點功虧一簣!”

  “陰陽妖鬼宗的丑時之女?”

  聽到黃裳的話,畢夏微微愣了一愣,隨后似乎是從那“老禿子”處得到了相關資料,臉色一變:“那鬼東西不是要血祭千人以上的代價才能施展出來么,而且一旦施展,施法者自己也會受到極大的反噬,可以說是損人不利己的典型……黃哥,到底是什么人跟你有這么大的仇,而且這么了解你,竟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刻用這一招來對付你?”

  “陰陽妖鬼宗的傳承跟R國傳說中的陰陽師和陰陽術很像,我懷疑暗算我的人是來自于R國,當然也有可能是其他人得到了相關傳承……但我想不明白到底是誰出的手?”

  提起這件事,黃裳也是滿心疑惑:“難道是黑苗一族的人?”

  “應該不是!”

  聽到黃裳的話,夏蝶微微皺眉,說道:“苗寨地處偏僻,根本接觸不到什么R國人,而且也沒有聽說過有什么陰陽妖鬼宗的傳承,更何況如果真是黑苗一族的人出手,他們要殺的也應該是我而不是你,因為只要殺了我,那他們就有機會得到萬蠱鼎……這對他們而言比什么都重要!”

  “既然不是黑苗一族的人,那又是誰?”

  夏蝶的分析其實黃裳也想過,所以此刻他心中愈發疑惑了起來。

  有能力施展這丑時之女詛咒術的人無論是實力還是勢力都不會弱,可問題是他自問沒有招惹過這一類的人啊?

  難道說是那個怪形一族所謂的皇?

  不,自己應該沒有露出什么破綻,就算有,以那家伙的手段說不定也會選擇使用導/彈,而不是這種詛咒術,更何況根據系統所說,施展丑時之女的詛咒術需要對目標有著強烈的恨意,而且還要非常熟悉目標人物……那個皇怎么說也不太符合這個要求啊?

  R國……難道是貞子么?

  不,如果貞子要對自己下手,弗萊迪不可能坐視不管……

  那到底是誰?

  一時間,黃裳心中也是浮現出了一層厚厚的陰霾,這種被人暗算,可卻又不知道是被誰暗算的感覺實在是太特么糟糕了!

  敵暗我明……情況有點不太對啊!

  與此同時,數千公里之外,R國!

  轟轟轟轟就!

  隨著黃裳將負面情緒鎮壓分割,化為第二人格封印起來,那R國小山上的陰陽師祭壇也突然轟然爆開,同時祭壇周圍的蠟燭化為一股股劇烈的火焰朝著那些黑袍陰陽師席卷而去!

  “納尼?”

  看著席卷而來的熾烈火焰,那些黑袍陰陽師也是大吃一驚,紛紛抽身后退。

  他們根本沒有想過竟然有人能扛過他們丑時之女的詛咒術,從而以至于詛咒反噬!

  然而這些陰陽師的速度雖快,但那火焰的速度更快,下一刻便見這些黑袍陰陽師紛紛被火焰籠罩,一個個烈焰焚身,劇烈的慘叫了起來!

  要知道這些火焰可不是普通的火,而是混雜著強烈怨念和靈魂力量的魂火,不傷肉身直傷靈魂,再加上這些陰陽師在之前施術的時候消耗了很多力量,所以此刻一個個都無法抵抗,在魂火的焚燒下劇烈慘叫,最終神魂俱滅,倒在了地上,雖未死去,但已經如同植物人一般不再動彈。

  而隨著這些黑袍陰陽師神魂俱滅,那爆碎祭壇之中,渾身染血的白袍陰陽師,也就是賀茂利川也慢慢的從祭壇廢墟中爬了起來,然后看著躺在地上的黑袍陰陽師,眼中閃過一絲難以置信和驚懼之色。

  如果不是他為防萬一,提前做了準備,將反噬分散到這些黑袍陰陽師的身上,那只怕如今神魂俱滅的就不是這些家伙,而是他自己了!

  那個該死的皇,竟然讓他躲過了一劫!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這不可能啊!

  沉默了許久之后,賀茂利川終于回過神來,隨后咬牙切齒的罵道:“皇……你不可能一直這么好運的,你就算躲過了這一次,下一次我賀茂利川也絕對要殺了你!”

  “現在……只是我們戰爭的開始!”

  “我會利用先知的優勢,以更快的速度變強,然后把你踩在腳下!”

  “等著吧,皇,我賀茂利川以先祖的名義起誓,我一定會殺了你!”

  說完,賀茂利川從懷里掏出一疊紙人,然后右手一揮,紙人激射而出,貼在了那些神魂俱滅,如同植物人一般的黑袍陰陽師身上,隨后那些黑袍陰陽師竟然紛紛站了起來,并如同木偶一般,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賀茂利川的身后。

  而在控制了這些陰陽師之后,賀茂利川再度看了一眼破碎的祭壇,然后深吸一口氣,帶著這些陰陽師以極快的速度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