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63 營地變化與黃裳的又一次閉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由于是按照原路返回,途中沒有遇到什么麻煩,所以在全力趕路之下,黃裳也總算是在天黑之前回到了昭山。

  昭山營地可以說幾乎是圍繞著整個昭山建立起來的,面積極為宏大,所以就算這次容納了C市逃亡而來的大幾千人也依舊是游刃有余。

  只是當初邱老四等人在建立營地的時候幾乎是將全部精力放在了基地基礎建設和防御建設上,所以如今基地雖然面積宏大而且防御完備,但內部很多設施卻還依舊在建設之中,再加上這數千人的涌入,光吃喝拉撒住就是一大個問題,所以基地內部現在也是在熱火朝天的進行著建設活動,隨處可見搭起的架子和建設的痕跡。

  除此之外,為了保證營地內的安定,劉青等管理層也并沒有給新加入的那些幸存者分配作戰任務,而是安排他們進行建設工作,加速基地的基礎建設。由于基地之中有一些末世前的“工程設計師”在,所以基地建設也是有了統一的規劃,配合之前的一些建設計劃,整個基地現在也算是井然有序,至少比之前黃裳等人剛來到昭山營地時要好太多了。

  也正因為昭山營地有著黃山等“頂級強者”坐鎮,同時有著高墻重兵守護,再加上基地內部的建設讓整個基地都在發生著明顯的變化,充滿了勃勃生機,所以基地中的幸存者們也會不由自主的感到一種莫名的安心感,同時為了自身的安全和未來更加積極的投入建設工作。

  當然,如今基地能夠良好運作雖然有黃裳等人作為主心骨的原因,但也跟劉青等人的管理有著密切的聯系。畢竟一來劉青等人的大型管理經驗極為豐富,可以妥善的處理好方方面面的事情,二來劉鑫身上背著的中將身份在很多人眼里也有著很重的分量,特別是那些普通的幸存者更會下意識的聽命于“權威”,按照劉青的命令行事。

  這與所謂的奴性無關,純粹是民眾對于祖國和軍方的信任。

  不過即便如此,新加入的數千幸存者也難免會帶來各種問題,甚至有一些自由慣了的人還企圖煽動他人挑戰權威,為自己謀求所謂的“自由”和權利,這時候往往就需要墮落出馬了,對于這種帶頭的家伙他往往都是殺了干凈,而其他從眾則是驅逐出基地,任其自生自滅。

  而有了墮落一番殺雞儆猴之后,也沒有多少人再敢出來蹦跶了。

  只是眾人心里也清楚,為了穩固人心,單純的殺戮是不夠的,所以之后就需要劉青發揮他政委的忽悠能力,以各種說辭來穩定新加入的幸存者,再加上昭山營地實力強大,能給這些幸存者提供保護,并且對這些幸存者其實也并不苛刻,所以絕大多數幸存者也漸漸安下心來。

  而在安撫這些幸存者的同時,劉青也派一批源自于軍方的軍人組建了所謂的稽查隊。畢竟現在大批新人融入昭山營地,而且以后說不定還會有更多的新人加入,如何不讓山里的老人過分嚴重的欺負新人也是一個關乎到基地內部穩定的大問題。

  不過由于稽查隊的組成人員大部分都是基地的老人,所以也不會追求純粹的公平,老人當然會受到一定優待,特別是那些“烈士家屬”更是如此,但新人也不會受到太過分的欺壓,至少不會出現像曾經龍哥監獄那樣老人打死新人不受責罰,以及一些小頭目仗著資歷和權力玩弄新加入的女性這一類的事情發生。

  而在這殘酷的末世中,只要能夠給人溫飽安全,并且不觸及人的底線,一些所謂的小摩擦對于任何人而言都是無足輕重的。

  所以雖然才一天過去,但如今黃裳返回營地的時候,整個營地內的氣氛也是一片和諧,無論是老人還是新人都在盡著自己的能力建設營地,穩固防線,以準備迎接各種危機天戰以及四天后的第三次天變。

  畢竟如果連第三次天變都挺不過去的話,那也沒什么資格去談以后了。

  回到營地之后,黃裳先見過了劉青等人,問了下營地的情況,知道營地一切安好,他便將自己要閉關的消息告訴了眾人,然后回到自己房間開始閉關!

  時間不多,他必須要在第三次天變前突破到金丹期!

  修行階段每個大層次的突破都是極為危險的,不然的話之前金剛也不會在凝聚金丹的時候閉關苦修了,要知道它那時候的修為本身就相當于金丹期,只是為了將晶核轉化為金丹而已都如此辛苦,可想而知黃裳想要突破金丹會有多么大的風險和困難。

  不過還好如今黃裳是在營地之中突破,周圍有墮落等強者守護,可以說極為安全,幾乎不會受到外力的打擾,所以對他而言最大的挑戰就是來自于他自己了。

  “是時候開始了!”

  將這次從龍城中狩獵得來的晶核吸收之后,黃裳感覺自身實力又強了一分,隨后深吸一口氣,將目光移到了那依舊保持血色巨蟒形態,盤縮在一旁的血肉怪物身上。

  說真的,若不是這血肉怪物成長太快,太過兇厲,幾乎無法掌控的話,他還真未必舍得煉化掉這個家伙。畢竟以這家伙的實力,若是在巔峰狀態全力施為的話,那么以一己之力清理掉一個城市的喪尸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既然這家伙難以馴服,現在也只能將其煉化,以除后患了。

  想到這里,黃裳的眼神也變得冰冷了起來。

  而似乎是感覺到了黃裳的殺機,那原本盤縮在一起的血肉巨蟒也突然豎起了腦袋,戒備了起來,同時身軀開始迅速溶解,似乎想要逃離這里。

  咔嚓!

  這就在這時,黃裳卻忽然掏出了那個布下了禁制,跟血肉怪物有著極深聯系的木偶,然后右手用力,硬生生將這木偶捏成了碎片!

  木偶破碎,在禁制的作用下,這血肉怪物立刻承受了幾乎百倍于粉身碎骨的恐怖折磨,而且這種折磨不僅僅是針對于肉身,更是針對于它的靈魂,讓它渾身劇烈抽搐起來,甚至身體完全失去了控制。

  “以血煉血!”

  “以魂祭魂!”

  “魂祭血煉,唯我獨尊!”

  趁著這血肉怪物徹底失控,幾乎毫無防備的機會,黃裳眼神一凝,咬破自己舌尖,便是一口精血噴灑在了那血肉怪物的身上,同時縱身而起,直接躍入到了那血肉怪物幾乎完全潰散成一片肉泥的身軀之中。

  而隨著黃裳躍入那一灘肉泥,那肉泥也似乎是受到了本能反應的催動一般,陡然收縮,將黃裳徹底籠罩,最終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肉繭將黃裳給包裹了起來。

  再然后,整個房間便陷入了一片死寂!

  只是在這死寂之中,那巨大的肉繭卻是忽明忽暗的閃耀著濃郁的血光,同時在這血光的閃耀下,那厚厚的肉繭也仿佛是被某種力量給消化吸收一樣,開始慢慢縮小起來!

  另一方面,肉繭之中,依靠魂祭血煉之法黃裳也在煉化這個血肉怪物血肉的同時強化著自身的力量,一股股磅礴而駁雜的生命力量開始源源不斷的涌入到他的身體之中,讓他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卻也越來越混亂,甚至臉上都隱隱浮現出了痛苦之色,同時身上的皮膚也開始慢慢發紅,仿佛承受著高溫的炙烤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