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26 計劃失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來了!”

  面對這些突然爆發出驚人速度,甚至是不遜于舔食者,瘋狂沖向圍墻和側門的“幸存者”,陳一帆等人神色劇變,立刻扣下扳機,對那些瘋了一般的幸存者掃射起來。

  然而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些看起來外貌普通的幸存者卻似乎擁有著極為恐怖的力量和體魄,哪怕是面對大口徑步槍和重機槍的掃射,甚至是打中頭顱等要害,也無法將他們徹底撕裂,最多只是留下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彈孔,或貫穿而過,或留彈體內,唯有子彈所蘊含的強大沖擊力讓他們速度微降而已。

  但這還是擋不住他們!

  更詭異的是,這些“怪物”的生命力竟似乎比喪尸更加可怕,所以就算是打穿了他們的頭顱,他們也沒有倒下,而是繼續朝著圍墻沖鋒,甚至連傷口之中都沒有多少鮮血流出,反而涌出不小細小而破碎,如同蛆蟲一般,卻又通體漆黑的小蟲。

  “怎么可能!”

  看到這一幕,圍墻上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這些東西到底是什么來歷,竟然如此難纏。

  與此同時,就在這短短幾秒之中,這些仿佛擁有不死之軀一般的幸存者也紛紛沖出了數十米的距離,距離城墻只剩下了三十米!

  可就在這些幸存者逼近圍墻三十米,陳一帆甚至都想要下令讓火箭兵,重炮兵出手的時候,一陣陣劇烈而刺耳,恍若蟬鳴,卻又更加尖銳的叫聲忽然從圍墻上響了起來。

  而伴隨著這一陣陣尖銳的蟬鳴響起,那些之前還無所畏懼,同時不怕子彈的幸存者們竟仿佛是遇到了克星一般,紛紛面露痛苦和恐懼之色,同時速度猛地一降,甚至有大量黑蟲開始從他們眼耳口鼻以及受傷的傷口中涌出,然后朝著遠處爬去,仿佛要逃離圍墻一樣。

  甚至就連那個沖在最前面,雙手可以伸出無數藤蔓的中年男子,此刻也是如受重擊,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些藤蔓也隨之頹然落地!

  這些家伙的攻勢,竟然就這么被擋了下來!

  “這是……”

  看到這一幕,陳一帆等人頓時愣住了,隨后紛紛將目光移到了早幾日被那個蒙面女子安置在他們圍墻各處,恍若白玉雕琢一般的白玉蟬上。

  他們記得黃老大和墮落教官帶著那蒙面女子前來安置這些白玉蟬的時候并沒有跟他們解釋什么來歷,只跟他們說過,如果這些白玉蟬忽然鳴叫,那就代表有大敵來襲,一定要通知他們。

  只是這幾日來這些白玉蟬都是一動不動,根本不似活物,所以他們也幾乎忘記了這些東西,可沒想到這些白玉蟬竟在此刻突然叫了起來,而且竟似對這些怪人有著極強的克制能力。

  陳一帆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些白玉蟬是夏蝶專門為了預警和針對黑苗一脈毒蠱而煉制出來的“白蟬蠱”,這種白蟬蠱能夠在蠱蟲進入三十米范圍內的時候發出尖銳叫聲,一則預警,二則這種叫聲對于一般的蠱蟲有著很強的克制能力,能夠軀干他們,令其不敢靠近。

  所謂秋風未動蟬先覺便是如此了……

  “上燃燒/彈,噴火槍!”

  不過心中雖然震驚,但陳一帆也好歹也是身經百戰之人,所以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對著一眾手下厲喝出聲。

  “是!”

  聽到陳一帆的話,圍墻上的士兵們也紛紛行動起來,一邊將重機槍的子彈化成了高爆燃燒/彈,一邊讓數十個手持噴火槍的士兵走上前來,對著那已經距離圍墻不到三十米的士兵猛烈開火!

  除此之外,其他士兵也紛紛拿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燃/燒瓶和燃/燒彈,朝著圍墻上的那些幸存者投擲而去。

  轟轟轟轟轟轟!

  下一刻,伴隨著陣陣劇烈至極的轟鳴聲響起,那兩百個幸存者也紛紛在凄厲的慘叫聲中被火海籠罩,然后劇烈的燃燒了起來。

  事實證明,火焰對于這些已經被蠱蟲全面控制的“尸人”的確有著很好的效果,再加上白玉蟬方面的震懾,此刻這些幸存者竟紛紛失去了抵抗能力,被高溫烈焰焚燒成炭,連著他們體內的蠱蟲也沒有幸免!

  轟轟轟!

  與此同時,一陣陣劇烈的震動也忽然從距離圍墻不遠的地面下傳來,隨后便見大片地面竟然詭異坍塌,露出了地面下殘破的地道,以及地道中數之不盡的變異生物和喪尸!

  除此之外,在那坍塌的地道之中還有大量土黃色的甲蟲,這些甲蟲正在飛速的蠶食著泥土,仿佛肚子里面有個無底洞一樣,繼續讓這地道向前蔓延。

  “什么?”

  看到這一幕,陳一帆的心中頓時一驚。

  雖然早在建立圍墻的時候邱老四就有所防備,圍墻深入地下數米,但如果不是這地道忽然坍塌的話,只怕用不了多久,這些喪尸和變異生物就會在那些黃色甲蟲的帶領下繞過圍墻,從地下鉆入山中了!

  到時候若是有這大量的喪尸和變異生物突然從他們后方涌出,那就算攻不下這第一道防線也必然給他們帶來巨大的麻煩和傷亡!

  “開火,開火!”

  “標識位置150米,射擊區域七區,所有重炮,迫擊炮,火箭兵全力出擊!”

  下一刻,陳一帆便反應了過來,立刻下達了命令。

  轟轟轟轟轟轟!

  伴隨著陳一帆命令下達,圍墻上的火箭兵,和圍墻后的迫擊小隊和重炮小隊也紛紛開火,剎那間無數火箭/彈炮彈如同暴雨一般從天而降,落在了那片因為坍塌而暴露出來的地道之中,最終轟然爆炸,掀起漫天火焰,將那地道中的大量喪尸和變異生物徹底吞噬。

  “該死!”

  另外一邊,看到這一幕,藏身在暗處的阿姆那也是臉色一變。

  他猜到了夏蝶可能會用白蟬蠱來進行防備,所以他并沒有對那兩百個尸人報太大的希望,只是在派出那些尸人吸引圍墻上眾人注意力的同時,又派出了食土蠱從地下挖掘作業,希望以此來瞞過圍墻上的眾人,最終穿過圍墻,從后面發起進攻,從而一舉攻破這道防線。

  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昭山雖然看似尋常,可不知為何在這第一道防線的圍墻各處,特別是在這正門處的地下竟莫名其妙出現了大量堅硬無比的花崗巖,讓這些食土蠱挖掘作業的進度大大放慢,從而沒能在第一時間跟上那些尸人進行突破。

  而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按理來說食土蠱挖掘出來的地道應該相當穩固才是,可為什么這些地道卻在最關鍵的時刻忽然崩塌,將藏身于地下,被三尸蟲和萬魂蟲控制的蟲尸和蟲獸都給暴露了出來,最后導致他的計劃徹底告吹!

  這是為什么?

  這完全不合常理!

  阿姆那當然不知道,自從邱老四獻祭自身融入整座昭山之后,昭山便有了“靈性”,可以說是得到了邱老四冥冥意志的守護,但凡對昭山上眾人有敵意的人,在上了山后就會遇到諸多不便,甚至會出現這種地道崩塌的情況。

  至于那些花崗巖,則不過是邱老四在建設圍墻時用土行真功配合自身異能營造出來的罷了,就是為了預防有朝一日有什么怪物會從地下挖掘突進,沒想到此刻卻用在了阿姆那等人的身上。

  “罷了,既然一號計劃失敗,那就只能用二號計劃了!”

  不過阿姆那也是心思陰沉之輩,所以此刻雖然心中惱怒,但卻還是很快冷靜了下來,隨后深吸一口氣,通過傳音蠱對一眾手下下達了新的命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