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302 被陰了的季澤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很快,昭山聚集地的這場高層會議就無奈的結束了。

  會議最后的結果就如劉青所說的那樣,只能繼續等和繼續拖,一方面掩蓋事實真相,避免幸存者們發生恐慌,一方面等待黃裳等人的歸來。

  只是他們的心里都沒有把握,不知道黃裳他們什么時候會回來,更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能掩蓋到什么時候。

  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繼續巡邏,希望能有機會找出那個幕后黑手,這樣事情或許還會有新的轉機。

  可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一天很快過去,可劉鑫等人卻還是沒有任何收獲。而如今已經快到傍晚,知道事情真相的每個人都變得前所未有的緊張起來。

  按照之前失蹤事件發生的規律,過不了多久只怕就又有人會失蹤了!

  “媽蛋,不管是什么東西,千萬別來鬼啊!”

  身為隊伍中生命力最頑強的一個人,季澤磊可以說是最不可能出事的一個,所以此刻他也是一個人在山中巡邏,尋找著那個幕后的黑手。

  只是如今他雖然早已完成二階覺醒,甚至還在之前的幾次變身時儲備了一些強大的“技能”,可以說實力不輸給任何人,但如今一個人走在山中,他的心里卻還是有些惴惴不安。

  不是因為他膽子小,純粹是因為他怕鬼!

  他寧可被怪物撕碎吞下一百次,一千次,也不愿意再遇到類似貞子那樣的厲鬼了。

  天知道那次遇到厲鬼之后他可是十多天的時間都不敢一個人上廁所,甚至每晚都會做噩夢,以至于只能修行打坐,這樣至少不會再做夢了。

  而如今他好不容易才從貞子的陰影中走出來一點,可沒想到就遇到了這種操蛋的事情,如果不是想到身后這營地還有幾千條人命的話,只怕他現在早就已經落跑了。

  “嗯?”

  而就在季澤磊戰戰兢兢的巡邏之時,一顆樹下的一本小冊子卻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下一刻,當他看清楚小冊子封面上畫的那幾個肌肉裸男的時候,他的眼睛卻是一亮,然后立刻跑了過去,將那小冊子撿了起來。

  “靠,居然是珍藏版!”

  隨手翻了一下小冊子,看了幾眼書里面那些肌肉高聳的壯漢之后,季澤磊眼睛微微一亮。

  他并不是變態,也不是基佬,他只是因為自己曾經瘦弱而純粹地欣賞這種肌肉和線條的美感而已,也正因為如此,這種書對他而言幾乎就是一個寶貝。

  也不知道是哪位“同道”遺失在這里的!

  不管了,先拿回去看看,等看完了再貼個失物招領,咳咳……

  想到這里,季澤磊便將那小冊子塞進了衣服里面!

  “什么人!”

  可就在季澤磊把小冊子塞進懷里的瞬間,一種劇烈的危機感卻忽然從他心中浮現而出。

  季澤磊好歹也是身經百戰,“死”過無數次的人了,所以此刻到了危急關頭,他心中之前的恐懼和不安反而瞬間消失,整個人都變得空間的冷靜起來,同時眼神一凝,厲喝出聲。

  轟轟轟!

  而伴隨著季澤磊這一聲厲喝,他身邊的泥土瞬間炸開,化為漫天黃沙,形成一個巨大的沙龍卷將他籠罩起來!

  這正是源自于不死祭祀伊莫頓的操控黃沙能力!

  季澤磊很聰明,他現在要做的不是如何戰勝敵人,而是如何保護自己,而且盡可能把聲勢弄大,這樣劉鑫等人就能很快趕到,到時候不管那暗中的東西有多么強大,他們這么多人總能有辦法應對!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季澤磊才催動了這最強的防身能力!

  如今這籠罩著他的沙龍卷蘊含著極為強大的力量,甚至就算是一輛坦克沖進來都有可能被那恐怖的黃沙和颶風瞬間絞碎,再加上他那近乎不死的體質,就算是黃裳出手他也有把握支撐一段時間!

  然而……

  嗖嗖!

  就在季澤磊激發沙龍卷,甚至已經準備開始變身的同時,兩道黑影卻憑空而現,然后竟然無視了這具有著恐怖力量的沙龍卷,如同兩道鬼影一般直接穿過,來到了季澤磊的身邊,然后一左一右,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季澤磊的雙肩上。

  刺骨的冷!

  隨著這兩只手搭在肩膀上,季澤磊瞬間只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注入直接的身體,甚至仿佛是注入了自己的靈魂,讓他渾身一顫,然后竟然就這么暈了過去,失去了意識。

  轟轟轟!

  而隨著季澤磊失去意識,那漫天黃沙也隨之失去了控制,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發出陣陣巨響,可季澤磊的身影卻詭異的消失在了原地。

  幾秒之后,距離最近的劉鑫和諸葛有龍幾乎同時感到,隨后看著這一片狼藉,遍布黃沙的地面,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了起來。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論實力和求生能力在他們之中都算得上佼佼者的季澤磊甚至連十秒鐘的時間都沒能撐到就被人給弄走了,而且看樣子他似乎還是動用了很強的防身能力,可卻依舊沒能起到任何作用!

  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東西,竟能如此神通廣大?

  而他又到底為什么要在昭山營地這么做?

  一時間,無盡的疑惑,壓力以及陰霾從劉鑫和諸葛有龍的心中浮現出來。

  昏昏沉沉了不知道多久,季澤磊才慢慢恢復了意識。

  出乎預料的是,此刻意識恢復之后,他體內的寒意還在,可身體卻似乎泡在了什么溫暖的水池之中。

  他張開眼睛一看,發現自己竟然在一個巨大的木質浴桶里面,這浴桶里面裝滿了溫水,甚至表面還飄著一些玫瑰花。

  這是什么鬼?

  看到這一幕,季澤磊頓時愣住了。

  “新郎官醒了啊!”

  而就在這時,一個嘶啞而低沉,仿佛是從墓碑底下傳來的聲音忽然從季澤磊身后響起,嚇得季澤磊撲騰一下站了起來,隨后他發現自己竟然沒穿衣服!

  他居然被扒光了!

  這簡直不可忍!

  他雖然總是喜歡裸,但主動和被動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好吧?

  不過現在重要的不是這個!

  下一刻,季澤磊深吸一口氣,猛地回頭,沉聲喝道:“你到底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剎那間,季澤磊的質問化為了尖叫!

  因為在他身后,竟然是一個滿臉鐵青,可又詭異的吐了一些雪白的“粉底”,而兩腮的位置卻是涂成了紅色,活脫脫一個電影里面老鬼的老頭!

  特么的他最怕的就是這個啊!

  “新郎官不必害怕,我是不會害你的……”

  看著季澤磊那尖叫恐懼的樣子,那個帶著詭異妝容的老者搖了搖頭,淡淡的說道:“不過你也不要試圖反抗,因為你反抗不了的……你還是快點洗刷一下,換上新衣服,準備迎去新娘子過門吧!”

  “新娘子,什么新娘子?”

  季澤磊一邊在浴桶里面慢慢后退,一邊大叫道:“老子連女朋友都沒一個,你現在給我搞個什么新娘子?我不要,我不要!”

  “不要不行啊,你既然納了禮,那就是受了冥婚的規矩,而這規矩可是破不得的。”

  老頭搖了搖頭,道:“破了冥婚的規矩……那別說是人了,到時候連鬼都做不成的。”

  “什么禮?老子從來沒拿過什么禮啊!”

  季澤磊簡直要瘋了,他什么時候納過什么鬼禮了?

  還有冥婚?

  那不是跟死人結婚嗎?

  這種事情怎么落到他頭上來了!

  “新郎官忘了么?這就是你納的禮啊!”

  老頭陰陰一笑,然后拿了一疊紙錢出來,說道:“你看清楚,是也不是?”

  下一刻,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一疊讓人毛骨悚然的紙錢竟然隨著老頭話音落下,就這么在季澤磊的眼前慢慢變成了一個小冊子——他之前撿到的那個小冊子!

  顯然,他被人陰了!

  不對,確切的說,應該是被鬼給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