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76 唇亡齒寒,戰爭打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你剛剛用滴是什么手段咯,竟然逼得阿姆那毀了黑魂蠱哦?”

  看到黃裳竟然讓那黑魂蠱自爆,圣姑也是吃了一驚,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一些小手段,不值一提。”

  雖然黃裳出手救了那個蒙面女子,但這并不意味著他就有多信任這些苗疆女子了,所以此刻他自然不會把魂鬼蜈蚣的底細告訴圣姑他們,只是微微一笑,便轉移了話題:“看看那個女孩吧,她應該沒事了!”

  聽到黃裳的話,圣姑這才反應過來,然后立刻開始檢查那蒙面女子的傷勢。

  在黃裳生之力的作用下,這蒙面女子身上的傷勢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而在查驗過蒙面女子身上的傷勢之后,圣姑也是神色一肅,認認真真的對黃裳說道:“小哥你救了我們滴圣女,就是我們白苗一脈的大恩人。我們苗疆之人不會說什么場面話,但是有恩必報,以后小哥你的事就是我們白苗一脈的事,至于黑苗一脈,放心咯,我們白苗會把他們壓得死死滴噻。”

  “不必了,我們這也是同舟共濟,先想辦法解決山下的尸潮再說。”

  圣姑那帶著濃濃鄉音的普通話讓黃裳聽得有些頭疼,他搖了搖頭,然后揮了揮手,對其他異能者說道:“我想唇亡齒寒的道理大家都懂,如果雁城自救會的防線被破,光靠我們自己也很難從無盡尸海中沖出去,而且那個什么尸皇的實力只怕也不弱。”

  說到這里,黃裳神色一肅:“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與雁城自救會并肩作戰……不求你們能死戰到底,但希望在有可能的情況下,多為我們人類留一份火種。”

  黃裳可以說比在場任何一個人都要清楚這末世的危險與殘酷,無論是接下來的十重天變,還是已經混入人類社會的怪形,亦或是貞子這一類的鬼物,都對人類有著巨大甚至是毀滅性的威脅。

  再加上從之前那人的言語來看,他似乎跟那個什么尸皇達成了某種共識,這就意味著那個尸皇很可能擁有著極高的智商,甚至于能夠與人交流,溝通!

  而一旦這是真的,那出現智慧型喪尸之后,喪尸這一物種對人類的威脅性也將呈幾何級數飆升,到時候人類的形勢只會變得更加危急。

  在這種情況下,黃裳絕不愿看到雁城自救會這個萬人幸存者聚集地毀在這些喪尸的手中。

  這不僅僅是因為他心中對于那些普通幸存者的憐憫,更是出于一種唇亡齒寒,兔死狐悲的危機感。

  “小哥放心,我們苗寨的女子雖然不懂什么天下大勢,但也不會讓那些怪物放肆。”

  聽到黃裳的話,圣姑第一個表態。

  而看到黃裳和圣姑這兩股最強的力量都做出了表態,而雁城自救會這個地頭蛇也肯定要血戰到底,剩下的異能者除了選擇站在黃裳他們這邊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路可走了。

  否則的話,就算黃裳和圣姑,以及雁城自救會的人不為難他們,他們也根本不可能殺出尸海。

  既然達成了共識,那眾人也立刻行動起來,朝著山下趕去。

  “來來來,分贓了。”

  在趕往山下的同時,畢夏也興致勃勃的跑到了黃裳身邊,伸出手,笑嘻嘻的說道:“合作愉快,按照之前的約定,我只要一顆蓮子就行了。”

  “這是你的!”

  黃裳其實蠻喜歡畢夏這種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態度,所以聽到畢夏的話,黃裳便立刻將一顆金蓮蓮子遞給了他,然后又拿出一顆遞給了墮落,說道:“抱歉,其實按理來說應該多給你們一點的,但我現在手上只剩下三顆了,所以只能先只給你們一人一顆了。”

  “三顆?”

  聽到黃裳的話,墮落愣了一下:“不是九顆么?”

  以他對黃裳的了解,黃裳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撒謊,所以他也只是單純的好奇其他幾顆蓮子去哪了。

  “還記得那個女人么?”

  提起這個,黃裳就是氣不打一處來,咬牙說道:“金蓮上的蓮子極難取下,我費盡功夫也才取下五顆,然后就被你女人給坑了,剩下的四顆也都被那女人拿走了。”

  說到這里,黃裳微微皺眉,對著墮落問道:“對了,墮落你認不認識那個女人?他手上拿著一把跟你一模一樣的黑色匕首,十有八九跟你是一個公司的。”

  “我連我什么時候有個弟弟都不知道,還認識個屁的女人……”

  墮落聳了聳肩膀,說道:“不過我這匕首是那老神棍送的,或許那老神棍知道那女人的來歷,我可以幫你問問,只是你別抱太大希望,那老神棍神神道道的,誰也不知道他有多少秘密。”

  說著說著,墮落忽然反應了過來:“不對啊,你既然拿到了五顆,那現在為什么只剩下三顆了?另外兩顆被你吃了?還是你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

  “剩下的兩顆還真是被我吃了……”

  黃裳深吸一口氣,然后將自己隨呂洞賓進入內殿后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墮落和畢夏。

  “哈哈哈哈,蟑螂兄,你說你被這玩意弄死兩次?”

  聽到黃裳的話,墮落先是一愣,隨后哈哈大笑起來:“別人遇到奇遇是一飛沖天,怎么換成你就連死兩次了,而且還死的那么慘,真是大快……”

  說到這里,墮落忽然看到了黃裳肩膀上重新爬起來的魂鬼蜈蚣,隨后神色一肅,道:“咳咳,真是太讓人同情了!”

  “話說……這東西不會再亂吸了吧?”

  與此同時,畢夏則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黃裳手上那如同工藝品一樣的黑白小葫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

  黃裳的實力已經在之前奪寶的時候徹底展現了出來,畢夏自問除非是動用最后那張“不能用”的底牌,否則自己只怕也不會是黃裳的對手。

  可就是如此強大的黃裳,卻在短短幾分鐘內因為這小葫蘆連死兩次……萬一這東西忽然又亂來的話,他們現在身上可只有一顆蓮子了啊!

  “不會了!”

  黃裳搖了搖頭,此刻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可以感覺到自己跟這小葫蘆之間的聯系越來越深,這種聯系就像他跟本命法器,鐵甲尸甚至是小家伙之間的聯系一樣,緊密而不可分割。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他至少可以保證這小葫蘆已經“吃飽”,絕不會再亂來了。

  只是這葫蘆到底有何用處,只怕要等到他跟葫蘆間的聯系進一步加深才知道了。

  不過能夠在幾分鐘時間里面連取他兩次性命,想必這葫蘆的力量也絕不會弱到哪去。

  轟轟轟轟轟轟!

  噠噠噠噠噠!

  而就在這時,一陣陣劇烈的槍鳴和炮鳴聲頓時從上下傳來,同時遠處似乎還能若隱若現看到一些火光和硝煙,顯然是尸潮前鋒已經蔓延到了山下,而雁城自救會的幸存者們也是對那些涌來的喪尸展開了反擊。

  就像當初的監獄保衛戰一樣,一場人類與喪尸之間的戰爭也就此打響了。

  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喪尸數量只怕要超過監獄保衛戰那一次十倍不止!

  所以盡管雁城自救會有上萬全副武裝的幸存者以及各種武器裝備,但最終能不能守下來只怕還是一個未知數!

  “走,加快速度!”

  意識到這點,黃裳神色一肅,然后加快速度,朝著槍炮轟鳴處沖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