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66 死神鐮刀破血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金身不壞?這是佛門金身!”

  看到畢夏化為五米金人殺向阿修羅,銅佛渾身猛地一顫,面露震驚之色:“這不可能,他小小年紀怎么可能有如此修為?!”

  他也是得到了佛門傳承,并結合自身異能才將修道銅皮鐵骨的“銅佛”境界,距離號稱“金身不壞”的“金佛”境界還遙不可及,也正因為如此,此刻看到畢夏化身為金佛,他才會如此震驚。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看到畢夏化為金佛殺來,阿修羅大笑一聲,隨后瞥了一眼已經沖到那血色光膜,卻被其擋住的黃裳,冷笑一聲:“沒用的,光憑你不可能破開我的血魔封印!”

  說完,阿修羅竟就不管黃裳,揮起手中巨斧朝著畢夏狠狠斬去。

  “來啊!”

  畢夏壓根就沒想過要自己奪寶,他的目的只是給黃裳創造機會而已,所以此刻看到阿修羅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他也是冷喝一聲,然后揮起巨大的金色拳頭,竟不閃不避,直接朝著那血色巨斧迎去。

  下一刻,巨斧跟畢夏的金色重拳狠狠撞擊在一起,發出震天轟鳴,而畢夏也是被轟擊得連退數步才重新站穩,同時他的金色右拳上也浮現出一道道裂紋。

  然而即便如此,畢夏的表現也震驚了所有人,畢竟他是到現在為止唯一一個正面接住阿修羅一擊而且沒被擊飛的!

  更別提此刻看上去他似乎還沒有受什么傷了!

  “小禿子,看來你金身還沒修到家啊!”

  一擊擊退畢夏,阿修羅大笑一聲,再度邁出一步,揮起巨斧便準備乘勝追擊。

  可就在這時,他的瞳孔卻陡然一縮,然后左手向著身側揮去。

  下一刻,便見一個從他身側沖來,身高三米有余,右臂化為鋒銳骨刺的身影被他給直接轟擊得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七八米之外。

  這正是一直在旁等待機會的墮落!

  只是在一拳擊飛了墮落的同時,阿修羅的神色卻是一變,然后看了看直接的左手掌心。

  只見此刻,在他掌心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血洞,點點熾熱的鮮血從中流出,滴落在地,如同熔漿一般,在嗤嗤輕響中將地面腐蝕出一個個小坑。

  他竟然受傷了?!

  要知道在之前不管那些異能者如何發起攻擊,甚至是被那無數毒蟲圍攻,這阿修羅都是毫發未傷,可如今他卻是在有所防備的情況下被人在掌心刺了個血洞?

  “嘿,老子還真當你是金剛不壞呢!”

  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墮落冷笑起來:“看到了嗎,這家伙也會流血,也會輸,甚至會死,想要寶物就特么給老子上,不然的話我們干脆撂挑子走人得了!”

  “殺!”

  不得不說,畢夏擋住阿修羅一擊以及墮落擊傷了阿修羅這兩件事的確是大漲士氣,并打破了阿修羅在眾人心中那種無敵和不可戰勝的形象。所以此刻聽到墮落的話,在場眾人也終于不再猶豫和保留,紛紛全力以赴,朝著阿修羅殺了過去。

  “哈哈哈,來吧,越多越好!”

  阿修羅本就好戰如狂,此刻看到這么多敵人圍攻而來,他不僅沒有任何畏懼,反而哈哈狂笑起來,然后一手揮舞巨斧,一手或錘或抓,與這從四面八方殺來的異能者以及各種召喚物和毒蟲鏖戰起來。

  而在這戰斗中,這些異能者很快就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畢夏能擋得住阿修羅一斧不代表他們能擋住,同樣墮落能傷到阿修羅也不代表他們能傷到。

  人和人之間是有差距的!

  轟轟轟轟轟!

  噗噗噗噗噗!

  只見伴隨著陣陣轟鳴聲和撕裂聲響起,阿修羅如今恍若化為了一個殺神一樣,瞬間就轟飛和重創了七八人,殺死了二十多只毒蟲和召喚獸,而這戰場上的鮮血和殘骸也變得越來越多。

  不過如今有畢夏如同一塊敲不爛的頑石一樣頂在最前面,那些異能者總算還能借著畢夏龐大的身軀來抵擋阿修羅的攻擊,所以一時間他們雖然是傷亡慘重,但并沒有后退,而是咬牙堅持了起來。

  畢竟他們心里也清楚,這或許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若是現在退了的話,那一旦畢夏支撐不住了,那他們就更沒希望擊敗阿修羅奪寶了!

  除此之外,墮落的表現也大大鼓舞了眾人的士氣,此刻的墮落就像是一個危險的毒蜂一樣,從來不正面跟阿修羅抗衡,可往往卻能找到機會用他那鋒銳無雙的骨刺在阿修羅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的血洞。而且這些人還發現,或許是受到了某種限制的原因,阿修羅并不能像其他強大的生物那樣擁有驚人的恢復能力,以至于墮落在他身上留下的一個個血洞總是需要很久才會緩緩愈合。再這么下去的話,他們只怕還真有可能戰勝阿修羅!

  只是這些人卻并沒有發現,就在他們全力圍攻阿修羅,地上的鮮血殘骸也越來越多之際,眾人之中在死光了手下后就低調了許多的刀疤臉眼中卻是閃過一絲狂熱之色,然后輕輕撫摸手指上的戒指,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同時不動聲色的跟那道士對視了一眼,似乎在謀劃著什么一樣。

  就這樣,戰場上的局勢一時間似乎是陷入到了某種僵局。

  不過很快,這種僵局就被一個變數打破了。

  這個變數就是根本沒有被阿修羅放在眼里,任由其攻打血色光膜的黃裳!

  “該死,這東西還真硬!”

  怪不得阿修羅根本不在乎黃裳攻打血色光膜,因為這血色光膜的防御甚至比阿修羅身體的防御還要強悍。無論是黃裳用拳頭,還是用龍牙匕首,甚至是將為數不多的三陽火符都用了一張,這血色光膜也依舊是紋絲不動。

  這樣下去,別說黃裳攻打血色光芒才不到一分鐘,就算是十分鐘,甚至是一個小時,他也未必能將這血色光膜一舉攻破!

  “看來只能用那個了!”

  發現這一點,黃裳的瞳孔也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死神鐮刀是他最強的底牌之一,在這個人心莫測的末世,特別此刻還面臨這么多一同奪寶,虎視眈眈的異能者,他實在是不愿輕易掀開這張底牌。可是事到如今,這底牌他也不得的不用了。

  “出來吧!”

  下一刻,黃裳深吸一口氣,右手一握。

  剎那間,點點黑白光輝從他掌心激蕩而出,同時一股鋒銳無雙,仿佛能夠撕裂一切的氣息也驟然從那璀璨的光輝中激蕩而出。

  這股氣息是如此的可怕,甚至就連在遠處鏖戰的阿修羅還有一眾異能者,此刻都仿佛感覺到有人用鋒銳的利刃在切割著他們的身體一樣。

  當然,這是錯覺,黃裳手中的死神鐮刀還沒強到那種程度,但這也從側面證明了死神鐮刀的鋒銳和所蘊含的力量!

  “破!”

  下一刻,在眾人那震驚和駭然的目光中,黃上厲喝出聲,手中黑白光輝徹底成型,化為那鋒銳無雙的死神鐮刀,在一道璀璨刀芒的環繞下重重的砍在了那血色光膜之上。

  似乎也是感覺到了死神鐮刀的恐怖力量,此刻血色光膜也是大放光明,跟死神鐮刀上閃耀的黑白刀芒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隨后,伴隨著一陣震天動地的轟鳴聲響起,那血色光膜上綻放出的滔天血光竟直接被那黑白刀芒從中破開,隨后死神鐮刀的銀色刀刃也狠狠的斬在了那血色光膜的本體上,并在一陣沉悶的撕裂聲中將那血色光芒給撕裂出了一道口子!

  這原本在阿修羅眼中不可能被眼前這些弱者擊破的血色光膜,竟然就這么被黃裳一擊擊破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