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62 破心魔與詭異的刀疤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映心池的難度在于心里的漏洞越多心魔就越多,從而也越難過關,所以黃裳懷中的小家伙倒是因為心靈澄凈而且精神強大,沒有受到映心池的任何影響,反倒是左顧右看,露出好奇之色。

  至于黃裳的心魔也是極少,再加上他精神力極為強大,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克制心魔。所以除了最開始因為對李柱的愧疚而產生了心魔之外,接下來他竟然就沒有遇到什么麻煩,順利的朝著湖對岸走去,眼看就要第一個穿過映心池,抵達對岸了。

  可就在黃裳即將抵達對岸的時候,他眼前的水浪卻再度蕩漾了起來,隨后一個人影也開始慢慢從里面浮現。

  “又有心魔?”

  看著水波中漸漸成型的身影,黃裳微微皺眉。

  李柱那件事會成為他的心魔,他心中其實早已有所預料,可是他想不明白,除了那件事之外到底還有什么事能成為他的心魔。

  不過隨著那身影漸漸成型之后,黃裳也終于知道自己這個心魔到底是什么了。

  此刻,出現在黃裳面前的是一個面容有些蠟黃的老道,老道看上去年紀已經很大了,身上穿著一件舊道袍,這道袍雖然舊,而且還打了一些補丁,但卻是被熨得整整齊齊,就跟老道那有些花白卻梳得一絲不茍的頭發一樣。

  “師……師父!”

  看著這個幾乎已經在記憶中埋藏了很久,然后被忽然翻出來的身影,黃裳渾身一顫。

  這正是他已經去世多年的養父,也就是他的師父!

  如果不是他養父的話,他只怕早就已經變成了人販子賺錢的工具,更別說是得到什么玉佩,系統,從而有今天的造化了。

  而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其實也是在他養父身上。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

  是他的養父造就了他的一切,可是還沒等他成長起來,他的養父卻已經撒手人寰了。

  “咳咳,陪我走走吧……”

  跟記憶中一樣,養父輕咳了一下,然后揮了揮手,隨后身邊的環境便發生了變化,重新回到了他們當年所在的那個小屋子里。

  “玩累了吧,休息下。”

  回到屋里,有些岣嶁的養父微微一笑,然后遞過來一個小袋子,說道:“喏,師父跟你給你買了你最喜歡吃的巧克力,你吃吧。”

  看著養父遞來的巧克力,黃裳仿佛又回到了自己小的時候。

  由于養父不是親生父親,所以他小時候有段時間比較叛逆,但他養父卻永遠是那么的包容,而且每次帶他回家都會給他吃他最喜歡的巧克力。

  只是自從他養父去世之后,他就沒有再吃過巧克力了,因為每次吃巧克力的時候他都會想起他的養父,內心無比難受。

  而如今,他養父又將巧克力遞給了他。

  隨后,黃裳深吸一口氣,接過了巧克力,然后就像小時候一樣剝開包裝,開始吃了起來。

  還是一樣的味道!

  是家的味道!

  隨后,就像小時候一樣,養父笑著看他在吃巧克力,然后時不時跟他閑聊兩句,同時電視里面還放著小時候他最喜歡看的動畫片……

  一切的一切,都好些已經回到了兒時,那也是他這一輩子最快樂的時候。

  許久許久,黃裳吃完了巧克力,站了起來,說道:“我要走了……師父。”

  “為什么,你不愿意留下來陪我嗎?”

  養父聞言咳嗽了一下,有些虛弱和難過的說道:“我已經老了,撐不了多久了,你就多陪我一下,好么。”

  “師父……不,爸爸,我很想留下來陪你,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黃裳深吸一口氣,擦了擦有些發紅的眼眶:“你曾經跟我說過,人不能活在過去,而且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我照你說的做了。現在我身上背負著太多的責任,有太多人需要我去保護,所以我不能留在這里。”

  說到這里,黃裳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養父,仿佛要將這個模樣深深烙印在腦海里,這才接著說道:“還有,您不用擔心我,我已經有了新的伙伴,新的家……這一次,我會好好守護他們的。”

  “你長大了……”

  聽到黃裳的話,養父并沒有像之前李柱那樣變成心魔來糾纏他,而是笑了笑,隨后化為黑霧,連著這房子一同散去。

  而直到此刻黃裳才發現,他竟然已經來到了映心池的對岸!

  這第二關,他總算是過了!

  就在黃裳穿過映心池,來到對岸后不久,畢夏也是擦著眼淚走上了岸。

  只是他雖然流著淚,但臉上卻已經重新恢復了那種笑容,而且眼神似乎比之前還多了一分堅毅,一分決然。

  顯然,在突破心魔之后,畢夏也得到了一些好處。

  而緊接在畢夏身后上岸的卻并非墮落,而是圣姑等人,他們似乎有著某種對付心魔的手段,所以盡管比黃裳等人后進入映心池,可上岸的速度卻并沒有比他們慢多少。

  再然后則是那獨身刀客。

  這人一直沉默寡言,從不與他人交流,此刻也是沉默的上了岸,自己待在一邊,不言不語。

  “黃哥,那殘障人士不會還有心理障礙,上不來了吧?”

  看了一眼依舊站在湖中一動不動,神情變幻莫測,一時憤怒,一時恐懼的墮落,畢夏微微皺眉,對著黃裳問道。

  “相信墮落,他能搞定的!”

  黃裳搖了搖頭,依舊選擇相信墮落。

  而墮落也的確不負黃裳所望,在片刻之后陡然睜開了眼睛,隨后嘴角微翹,竟然就這么以極快的速度,暢通無阻的在映心池里面行走起來,最終甚至沒有再遇到任何心魔,順利上了岸。

  “怎么樣?”

  看到墮落上岸,黃裳微微松了口氣。

  “蠻有意思的,這幻境把我帶到了小時候經歷的一些訓練和考驗,是挺恐怖和危險的,不過我小時候都過了,難道我現在還怕?”

  墮落笑了笑,然后望著已經朝著前方金色大殿沖去的圣姑還有獨臂刀客,眼神一凝,說道:“該動身了,別讓那些家伙搶了先。”

  “走!”

  聽到墮落的話,黃裳點點頭,隨后三人一同縱身而起,朝著那金色大殿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還有人陸陸續續通過了映心池,只是絕大多數的人都被留在了湖底,只剩下了道長和他身邊那個被稱之為狐貍的人,還有銀魂,銅佛,刀疤臉以及其他幾個二次覺醒的異能者。

  值得一提的是,這一次黑寡婦竟然成功通過了考驗,而且仿佛打開了心結一樣,不僅不再哭泣,而且還恢復成了之前那種神采飛揚的樣子。

  與此同時,讓所有人驚訝的是,緊隨著黑寡婦離開映心池的不是別人,而是那刀疤臉的十來個手下!

  他們竟然也通過了第二關的考驗?

  看到這一幕,道長等人都愣住了,望向刀疤臉的目光也變得愈發不同。

  只是一心想要盡快進入大殿奪寶的眾人卻并沒有發現,跟進入映心池之前相比,刀疤臉的那些手下在離開映心池之后卻顯得有些目光呆滯,沒有了靈氣,仿佛是變成了行尸走肉一般,甚至眼眸深處還浮現出絲絲血光,顯得極為詭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