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50 蟲王與道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干得漂亮,蟑螂兄!”

  看到那偷襲者狠狠的摔在地上,墮落眼睛一亮,然后加快速度朝著那偷襲者墜落之處沖去。

  而與此同時黃裳也是加快了速度,同時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絲好奇。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可以把自己變得半蟲化,而且還能召喚出那種詭異毒蟲的人。

  怪不得那家伙敢一下偷襲他跟墮落兩個人,想必是對自身實力有著極大的信心,相信就算偷襲不成也能全身而退,所以才這么肆無忌憚吧。

  不過可惜,他這次惹錯人了!

  然而很快黃裳就發現,他還是低估了那個偷襲者的難纏!

  因為當他和墮落沖到那偷襲者墜落之處后,他們卻發現那偷襲者竟然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僅僅只是在地上留下了一個大洞!

  “草,這鬼東西還能鉆洞?”

  看著地上的大洞,墮落瞳孔一縮,忍不住罵出聲來。

  “他跑不了!”

  然而就在這時,黃裳卻是微微瞇了瞇眼睛,然后縱身而起,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沖去,同時對著墮落叫道:“跟我來,我找到他了!”

  那個偷襲者雖然鉆進了地下,但他體內的魂鬼蜈蚣卻依舊存在,所以黃裳此刻也能夠憑借自身跟魂鬼蜈蚣之間的聯系來確定那個偷襲者的位置。

  就這樣,那偷襲者在地下鉆,而黃裳和墮落則是在地面上追。

  只不過鉆地的速度當然比不過在地面跑的速度,所以很快黃裳就追上了那個偷襲者,隨后眼神一凝,對著同樣追了過來的墮落厲喝出聲:“就在我身下五米,墮落用你的骨手把他弄出來!”

  由于死神鐮刀如今需要依靠劍丸力量催動,每用一次力量就會少一分,所以除非逼不得已否則黃裳絕不會輕易動用這張底牌。這樣一來的話,就只能指望墮落的骨手了!

  “交給我吧!”

  聽到黃裳的話,本就因為政府對怪形的態度,以及之前被偷襲這兩件事而怒火中燒的墮落此刻也是毫不猶豫的揮起骨手,狠狠的朝著前方的地面砸了過去。

  而在砸向地面的時候,他的骨手也迅速拉伸變化,最終化為了一根鋒銳無比,并且長滿了倒刺的骨刺,輕而易舉,如同穿透豆腐一樣刺入了被地震震得有些破碎的地面,并迅速深入。

  下一刻,墮落眼神一冷,嘴角微翹:“抓住你了……這只該死的臭蟲!”

  隨后,墮落右手猛地抽回,而那片地面也是轟然爆開,隨后便見一個渾身染血的身影被他硬生生的從地下拽了出來。

  這正是那個偷襲他們的人!

  墮落的骨刺在刺進那人身體之后,骨刺上的倒刺便開始延伸,這才讓墮落一把將這人拽出了地面。但也同樣如此,這鋒銳的倒刺在墮落用力猛拽的過程中也給那偷襲者的體內造成了可怕的撕裂傷,并產生了劇烈的痛苦。

  肉體上的痛苦再加上魂鬼蜈蚣魂毒的痛苦,幾乎讓這個偷襲者失去了抵抗能力,在地上瘋狂的哀嚎和掙扎起來。

  也直到此刻,墮落和黃裳才真正看清楚這個人的模樣。

  這人看起來大概三十來歲的樣子,身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顯得有些平常,只是他的那張面龐卻仿佛是被什么劇毒摧殘過一樣,長滿了膿包和暗瘡,看起來就像是一張癩蛤蟆的臉一樣,丑陋無比。

  除此之外,這人的背上不僅長著蟲殼,而且他的雙手雙腳也變成了鋒銳的蟲爪,顯然他就是靠這蟲爪在地下挖掘逃生的。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偷襲我們?”

  看著那在地上不斷掙扎的蟲人,黃裳眼中寒光一閃而過,冷聲問道。

  “草,在末世殺人還需要原因?”

  聽到黃裳的話,那承受著劇烈折磨的蟲人吐出了一口血沫,隨后咬牙切齒的罵道:“今天老子認栽……不過我勸你們最好別殺我,不然我兄弟他們……”

  噗嗤!

  然而這人話還沒說完,墮落便已經將右臂一揮,隨后刺在那蟲人體內骨刺便化為了鋒銳的骨刀,并將那人從胸口到腦袋直接切開,讓那人的話戛然而止,當場斃命。

  “你怎么就殺了他?”

  看到墮落連話都不讓那人說完就將其干掉,黃裳愣了一下。

  “你不是趕時間么,那還跟這家伙廢話干什么?”

  墮落聳了聳肩膀,說道:“讓他說下去也不過是說一些威脅的廢話而已,就算他把他同伙的信息說出來,你覺得你敢信?說不定到時候還被誤導,被這些家伙陰了。”

  說到這里,墮落咧嘴一笑,道:“所以還不如直接把他干掉,也當做是廢物利用了……恩,這家伙提供的能量還不少嘛。”

  跟黃裳一樣,墮落也就發現殺人能吸取能量這件事,只是他并沒有像中心醫院的那個“鳥人”一樣被力量沖昏頭腦,而是依舊保持著冷靜,該殺的時候絕不手軟,不該殺的時候也絕不濫殺。

  畢竟他只是個殺手,又不是變態殺人魔。

  “好吧……”

  黃裳聳了聳肩膀,然后翻了翻那個“蟲人”隨身攜帶的小包,可里面除了一張合照之外就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了。

  至于這張合照,應該是這個蟲人在末世前的全家福。照片上的男人依稀可以從蟲人的半邊臉上認出來,而除此之外在他身邊還有一個樣貌還算不錯的妻子,以及兩個可愛的孩子。

  看著照片上那那人滿臉幸福的爽朗的笑容,再看了一眼此刻這蟲人死不瞑目,滿臉猙獰的樣子,黃裳心中微微嘆了口氣。

  末世所摧毀的不僅是人類的身體,同時也摧毀了很多人的靈魂。他雖然不知道這個蟲人身上發生了什么,以至于讓原本那個帶著爽朗笑容的男人變成了如今這個丑陋并且不分青紅皂白胡亂殺人的怪物,但其實也大概能夠猜得出來一些。

  正如電影《僵尸之地》中男主對女主所說的那句話一樣,你不必把你的不幸說出來,因為在末世大家都是一樣。

  “走吧,不管這家伙到底有沒有同伙,先離開這里再說。”

  想到這里,黃裳搖了搖頭,然后將相片放回那背包,轉身離去。

  “連點吃的都不帶,就帶包煙,不知道吸煙有害健康嗎?真沒意思……”

  與此同時墮落則沒有黃裳這么多愁善感,只是在發現這蟲人身上沒帶什么食物之后吐了句槽,然后跟著黃裳轉身離開。

  至于那蟲人的尸體,則是被小家伙吃了個干凈,只在血泊中留下了一個頭顱。

  它倒是牢記著黃裳的話,對人類的腦袋是碰都不會碰的。

  而就在黃裳和墮落離開后不久,一伙人也隨之來到了這蟲人死亡之地,然后看著地上蟲人的尸體久久不語。

  “這里除了蟲王的血之外,沒有其他人的血……”

  這群人一共有八人,每個人的衣著打扮都各不相同,甚至其中還有一人穿著一件道袍,看起來仿佛是一群烏合之眾一樣。但與此同時,他們的身上卻又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顯然實力都不弱。

  看著蟲人那被單獨剩下,而且被從中劈開的腦袋之后,其中一個身穿皮衣的年輕男子嗅了嗅空氣中的氣息,說道:“從殘留的味道來看,對方應該只有兩個人,而且從蟲王跟他們接觸到死,這其中也不過只是幾百米的距離……這也就是說蟲王在遇到他們之后,只逃出了這幾百米就被他們給殺了,而且甚至到死他都沒能傷到對方一根毫毛。”

  “而且你們看這地上的洞,如果沒猜錯的話,蟲王應該是想打地洞逃跑,可是卻被對方給揪了出來,然后當場格殺……”

  與此同時,眾人中那個身穿道袍的中年人忽然開口說道:“如果換成我們的話……有誰能做到?”

  聽到那人的話,其他人盡皆沉默不語。

  他們的實力都相差無幾,就算以二敵一能夠擊敗蟲王也未必能夠將其留下,更別說是自己毫發無傷了,可想而知殺死蟲王的人絕對比他們要強大得多。

  “算了,早跟蟲王說過他那嗜殺的性子要改一改,不然遲早會惹禍上身,可他偏不聽,他這次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沉默了一下之后,那中年道士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這次的目標是壽岳上的寶物,在那之前沒必要去招惹不必要的強敵……我們繼續上路吧。”

  隨后,那中年男人轉過頭,對著之前那個皮衣男子說道:“還有,狐貍,記住這兩個人的氣息,再遇到……能避則避!”

  “知道了,道長!”

  皮衣臉色嚴肅的點了點頭,然后用力的吸了口氣,仿佛要將空氣中殘存的味道給記清楚一樣。

  在記清楚黃裳和墮落的味道之后,這伙人也再度上路,而他們前進的目標和黃裳他們一樣,都是壽岳!

  如今,為了奪寶而來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而一旦壽岳上的天材地寶現世,那這雁城之中也必然會掀起一番腥風血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