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238 寺廟廢墟中的大槐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大杰寺雖然不如壽岳那么有名,但實際上卻也是整個湘省中有名的“宗教圣地”之一,就算是對于佛教文化不太熱衷的黃裳都曾聽聞過,那時候他們單位里面還曾經組織過一次去大杰寺的朝拜活動,只是他因為事情較多所以沒去罷了。

  只是沒想到這一次卻是陰差陽錯又有了讓他拜訪大杰寺的機會。

  十五公里的距離對于黃裳和墮落而言并不算遠,所以就算夜晚山路不太好走,他們也并沒有花費太長時間就來到了大杰寺所在的五龍山。

  而正如黃裳所判斷的那樣,隨著他們逐步靠近五龍山,系統也確定了那靈力波動的來源正在那五龍山的山頂之上。

  “切,什么宗教圣地,在地震前面還不是自身難保。”

  看著前方那明顯被地震摧殘過的五龍山,墮落撇了撇嘴角,轉頭對黃裳問道:“蟑螂兄,你確定天材地寶在這山上嗎?看這樣子別說什么天材地寶了,只怕連個蘑菇都沒了啊。”

  “應該就在這,去看看就知道了。”

  黃裳對于系統還是很信任的,所有他點了點頭,握緊手中龍牙匕首,便縱身而起,朝著山頂沖去,同時神色肅然的說道:“對了,就跟很多小說里面寫的一樣,天材地寶也不是那么好拿的,說不定就有什么怪物或者危險在前面等著我們,所以小心一點。”

  “知道了。”

  墮落雖然平時看起來很不靠譜,但實際上他卻是一個很謹慎的人,這一點從他背包里面準備的那么多東西就能夠看得出了。

  所以此刻他雖然不太覺得在這破山上會有什么天材地寶,但在聽到黃裳的話之后卻還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戒備了起來。

  隨后,黃裳和墮落便在這被地震嚴重損毀的五龍山上攀爬起來,并很快就來到了山頂。

  來到山頂之后,映入眼簾的便是一片廟宇的廢墟,顯然這烏龍山上的大杰寺并沒能在那地震中幸存下來,幾乎完全都被摧毀,只剩下了一點殘垣斷壁以及一顆僅存的大槐樹豎立在廢墟之中。

  “這地方不像是有什么天材地寶啊?”

  看著眼前這一片殘垣斷壁和大槐樹,墮落和黃裳同時皺起了眉頭。

  這地方看起來就跟一般的廢墟沒什么兩樣,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特異之處。

  “靈力波動就在那廢墟之中!”

  與此同時,系統卻是認真的說道:“宿主,小心,這地方看起來越普通,就越是有蹊蹺,天地靈物所在之處不可能沒有守護者!”

  “知道了!”

  聽到系統的提醒,黃裳多留了一個心思,然后深吸一口氣,全力催動陰陽生死眼,開始查探四周的情況。

  然而就算是在陰陽生死眼的查探之下,這四周的廢墟也依舊是如此的普通,沒有任何異狀,唯有那顆從地震中幸存下來的大槐樹還在散發著勃勃生機,跟這滿地蒼夷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對了,大槐樹!

  下一刻,黃裳瞳孔猛地一縮,對著墮落沉聲說道:“墮落,小心點,那棵樹可能有問題!”

  他們這一路上山,發現這山上的樹木幾乎大多都被地震所摧毀,就算有幸存下來的也只不過是一些小樹。可如今這顆大槐樹不僅在山頂幸存了下來,而且還充滿了勃勃生機,這正是最不正常的地方!

  而在察覺到了這大槐樹的詭異之處后,黃裳又發現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大槐樹邊上的植物幾乎都已經枯死了。

  沒錯,是枯死,而不是被地震所摧毀,就好像這些植物的生機都被什么東西抽光了一樣。而從現場這情況來看,抽光這些植物生機的十有八九就是這顆詭異的大槐樹!

  “咦,好像是啊,你看這大槐樹的邊上,除了那些枯死的植物以外,好像還有一些人和動物的骨頭!”

  聽到黃裳的提醒,墮落也察覺了異常之處,然后看了一眼大槐樹周圍那一層落葉中隱約可見的各種骸骨,便將槍口對準了那顆大槐樹,問道:“要不開兩槍試試?”

  “這個……”

  黃裳微微皺眉,心中也不太確定接下來該怎么做。

  雖然這大槐樹充滿了詭異,但他還不知道這天材地寶到底是大槐樹本身,還是在其他什么地方。萬一這大槐樹本身就是天材地寶,而他們又貿然攻擊的話,那很有可能會毀了這件難得的寶物。

  “宿主不用擔心,那大槐樹本身并不是天材地寶!”

  而就在這些,系統的聲音卻忽然從他腦海中響了起來:“系統已經找到了那靈能波動的源頭,就在那大槐樹之下,看樣子這大槐樹應該就是那天地靈物的守護者。想要奪得天地靈物,就必須要過了大槐樹這一關!”

  “我知道了!”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反應了過來,然后對墮落說道:“墮落,已經確定了,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那大槐樹下面,只要搞定這大槐樹就能找到那東西。”

  “切,這有什么難的,一棵不能動的樹而已,就像個活靶子,難道還怕他不成?”

  看了一眼那遠在十來米之外的大槐樹,墮落撇了撇嘴,然后扣下了手中的扳機。

  砰砰砰!

  下一刻,伴隨著三聲劇烈槍鳴,三顆龍骨子彈便劃破虛空,狠狠的打在了那大槐樹之上。

  龍骨子彈具有極強的穿透性,所以很快就打穿了大槐樹的樹皮,深入到了樹干之中。

  而詭異的是,隨著那三顆子彈打入大槐樹之中,那大槐樹流淌出來的卻不是樹的汁液,而是散發著濃郁血腥味的粘稠血液,就好像此刻墮落打中的不是一顆植物,而是一個動物一樣!

  “臥槽,這東西成精了吧?”

  看到這一幕,墮落頓時愣了一下。

  與此同時,大槐樹上被墮落打出來的三個彈孔卻是迅速恢復,甚至就連流淌出來的猩紅“血液”也重新融入到了那大槐樹之中,仿佛剛剛的一切都只是一場錯覺一樣。

  顯然光靠墮落手中的手槍是奈何不了這顆大槐樹了。

  “槍沒用,只能想想其他辦法了。”

  看到這一幕,墮落微微皺眉,然后又從背包里面掏出了之前用來對付那些怪形時使用的自制白磷燃燒手榴/彈,隨后咧嘴一笑,道:“嘿,我就不信還有不怕火的樹!”

  隨后,墮落便拔掉了白磷燃燒手榴/彈的拉壞,并用力朝那大槐樹投擲而去。

  墮落并不是沒腦子的莽夫,所以盡管到現在那大槐樹還沒有展現出任何的攻擊性,他也絕對不會貿然靠近那顆大樹,甚至不會接近那大樹樹枝的籠罩范圍。

  不然的話,誰知道這顆成了精的大槐樹會不會像電影里面的樹妖那樣拿樹枝來攻擊他們。

  嗖——啪!

  面對這投射而來的白磷燃燒手榴/彈,那大槐樹突然動了。

  剎那間,只見伴隨著一陣劇烈的破空聲響起,一條樹枝就像是鞭子一樣陡然抽出,以極快的速度打在了那白磷燃燒手榴/彈上,將其朝著墮落打了過去。

  果然,這大槐樹并不是不能動。它一開始不動只不過是想要引墮落和黃裳過去而已,而如今面對墮落這扔來的白磷燃燒手榴/彈,它顯然也是本能的察覺到了危險,所以終于撕破偽裝出手了。

  只是大槐樹的反應雖快,但墮落的反應更快。還不等那白磷燃燒手榴/彈被完全打回來,他便已經舉起手槍對準那白磷燃燒手榴/彈扣下了扳機。

  剎那間,龍骨子彈劃破夜空打在了那白磷燃燒手榴/彈上,并且將其穿透引爆,隨后那大量白磷噴灑而出,籠罩在了那大槐樹上劇烈燃燒了起來。

  “切,跟我來這一招,你還太嫩了點!”

  看到那大槐樹被火焰籠罩,墮落咧嘴一笑:“我看你還有什么本事!”

  轟隆隆!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股詭異的黑霧卻忽然從那大槐樹中彌漫而出,迅速升騰,最終竟然化為一片烏云,籠罩了整個山頂。

  下一刻,陣陣雷鳴從那烏云之中響起,一道道電光也開始閃耀,最終竟有瓢潑大雨從云中落下,不斷的沖刷在那大槐樹上,漸漸將火勢壓了下去。

  “靠……”

  看到這大槐樹竟然有呼風喚雨之能,墮落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

  而與此同時,一種不祥的預感也開始從黃裳心中浮現,并且變得越來越強烈!

  “小心點,這東西可能要反擊了!”

  在經歷了導/彈轟炸那件事之后,黃裳對于自己的直覺更加信賴了,所以下一刻他便本能的護在了墮落的身前,身上黑白光輝閃耀,形成黑白法衣,將自己跟墮落保護了起來。

  就在黃裳做出防備的同時,那天上的烏云也開始彌漫,同時整個山頭都開始升起一股股詭異的黑霧,將山頭和山頭上的黃裳等人籠罩了起來。

  而在這黑霧的籠罩之中,黃裳和墮落也發現眼前的場景似乎漸漸發生了變化。

  等到下一刻,那黑霧散去,他們眼前原本是一片廢墟的大杰寺竟然已經重新聳立了起來,只是顯得有些古老,破舊和滄桑,而且不知道為什么眼前這破舊的寺廟總讓黃裳和墮落升起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就好像這座寺廟他們在什么時候看到過一樣!

  “這大杰寺怎么又重新恢復了?”

  看著眼前這恢復了大半,但還是有些破舊滄桑,甚至很多地方長出了蜘蛛網,如同鬼片里面鬼宅一般的大杰寺,墮落頓時皺起了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還是說我們中了什么幻術?或者是被困入了什么結界里面?”

  “不知道……不過,這不是大杰寺!”

  黃裳搖了搖頭,神色無比凝重的盯著那古舊寺廟前的牌匾,語氣凝重的說道:“這是蘭若寺!”

  此刻,只見在那古舊寺廟的牌匾上,寫著的果然不是“大杰寺”,而是寫著“蘭若寺”這三個大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