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161 貞子現身,提前爆發的詛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在經過了一番切磋之后,眾人也大概將自己的實力展現了出來,雖然肯定還有一些殺招無法使用在切磋之中,但光他們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也足夠讓黃裳驚喜了。

  以他們現在的力量,再加上手上這批新鍛造出來的裝備,除非是金剛再卷土從來,否則的話就算是有什么強大的變異生物和變異喪尸來襲也難以動搖這監獄的安危了。

  至此,黃裳等人才總算是有了在這蓮城之中安身立命的實力和根基。只要假以時日,以他們的實力再加上手下這些已經從鐵與血的戰斗中飛速成長起來的幸存者,那么就算要殺出蓮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黃裳能夠度過今晚這一劫!

  沒錯,算算時間,今天剛好是那貞子詛咒出現的第六天,也就是說今晚12點一過,那貞子的詛咒就會爆發,到時候貞子就會來找他跟劉鑫了!

  想到電影中貞子所擁有的種種能力,黃裳和劉鑫心中也不由得感到一絲緊張。

  畢竟貞子不是什么變異生物和喪尸,她可是無形無質的怨靈,對上這種怪物黃裳等人還是第一次,所以說心中不緊張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再怎么緊張該做的準備也是要做,所以在安排了監獄的事情之后,黃裳也開始抓緊這最后的幾個小時來做一些針對于貞子的準備了。

  時間,開始繼續流逝!

  天色,也開始逐步變得深沉起來!

  夜已降臨,惡鬼出行!

  深夜,十一點,距離詛咒爆發還有一小時!

  此刻黃裳已經把要準備的一切都準備好了,隨后他跟劉鑫來到了他早已做了不少布置的一間倉庫中,而倉庫里面除了他,劉鑫還有小家伙和已經恢復成普通人形態的鐵甲尸之外便再無一人。

  至于墮落等人則是埋伏在了倉庫四周,只要黃裳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沖入倉庫,圍攻貞子。

  當然,直到此刻他們心中還有些惴惴不安,畢竟他們跟黃裳一樣都是第一次對付怨靈這種生物,根本沒有多少把握。

  特別是季澤磊,這個對付其他怪物都可以身先士卒,悍不畏死的家伙此刻卻是畏畏縮縮的躲在眾人身后,滿臉蒼白,渾身顫抖,眼中時不時閃過一絲恐懼之色,并神經質的四處張望,仿佛害怕有什么東西從黑暗中沖出來一樣。

  沒錯,這家伙怕鬼!

  而且怕的要死!

  “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看了一眼這不算太大的倉庫,劉鑫咽了口唾沫,然后小聲問道:“電影里面貞子不都是先把電視打開,然后再從電視里面爬出來,或者是從其他地方出現的么,我們現在這里連電視都沒有一臺……他會不會不來了?”

  對于貞子,劉鑫心中是既畏懼又有所期待。

  畏懼自然是因為人類對于怨靈的基本情感,除了一些特殊的人之外,其他的正常人對于鬼魂這種生物肯定都是充滿畏懼的,就算是神經堅韌如黃裳也并不例外,只是他可以控制住自己的畏懼,不被這種負面情緒影響罷了。

  至于期待……

  畢竟電影里面的貞子可是有讓人復活的能力,如果這個貞子也是如此的話,那劉鑫就有希望將他母親復活了!

  “還記得貞子是怎么找上我們的嗎?”

  聽到劉鑫的話,黃裳搖了搖頭,神色凝重的說道:“既然貞子可以進化到用手機視頻來傳播詛咒,那么有沒有電視我想也不再重要了。”

  “而且……”

  說到這里,黃裳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寒芒:“我可以感覺到……那家伙就要來了!”

  在吞噬了小家伙的心魔之后,黃裳的精神力已經變得極為強大,雖然他還沒有真正將這股力量融合和掌握,但這還是讓他的感知變得極為敏銳。

  此刻,雖然四周空蕩蕩的,可是黃裳卻能夠隱隱感覺到有一種極為冰冷和邪惡的力量正在不斷醞釀,就像是有一個無形的深淵在慢慢將他們吞噬一樣!

  毫無疑問,這種冰冷而邪惡的力量就是貞子的怨念!

  而不僅僅是黃裳感覺到了這種力量,就連他身邊因為吞噬了毀滅君王龍和骷髏爬蟲,以及在清掃戰場時吞噬了大量血肉,從而實力大增的小家伙似乎也感覺到了某種危險,變得焦躁不安起來。

  “什么?”

  聽到黃裳的話,劉鑫頓時嚇了一跳:“哥,你別嚇我啊!”

  “我沒嚇你,我說的是真的……”

  黃裳搖了搖頭,沉聲說道:“你小心點……在末世中一切都有可能,所以我也不敢保證貞子會真的那么準時動手,說不定他已經到了!”

  “我擦!”

  黃裳的話讓劉鑫悚然一驚,隨后渾身寒氣涌動,將他籠罩起來。

  沒錯,現實畢竟不是電影,既然貞子可以用手機傳播詛咒,那他也有可能提前爆發詛咒,突然殺到啊!

  “什么?!”

  就在這時,黃裳的眼角余光突然掃到一道黑影,然后猛地轉頭。

  可是當他轉過頭去,那道黑影卻仿佛并不存在一樣,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

  “怎么了,哥!”

  看到黃裳的動作,劉鑫也嚇了一跳,然后隨之望去,可一樣什么都沒有發現。

  “沒什么,可能是我太緊張,看錯了……”

  黃裳掃視了一眼倉庫四周,可是依舊連個鬼影都沒看見,隨后搖了搖頭,說道:“繼續戒備,別大意了。”

  雖然沒有找到那個鬼影,但黃裳卻并不認為自己剛剛是看錯了。畢竟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和視力,哪怕是在再昏暗的地方也不應該會出現看錯了這件事。

  那么就只有另外一種可能!

  貞子已經來了!

  “好吧,哥,你別這么一驚一乍的了,我會被你嚇死的。”

  劉鑫倒是沒想那么多,以為是黃裳真的看錯了,隨后微微松了口氣,繼續戒備起來。

  滋滋滋!

  可就在這時,懸掛在倉庫天花板上的燈泡卻是忽然仿佛受到了某種力量的影響一樣,變得忽明忽暗起來。

  而這間不算大的倉庫本來就只有這么一個燈泡,所以此刻隨著這燈光的閃爍,整個倉庫也變得忽明忽暗,仿佛在這一刻人間和靈界已經交錯了一樣。

  “小心點!”

  看著這燈泡的異狀,黃裳瞳孔一縮。

  為了對付貞子,他這次能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到了,甚至連倉庫的燈泡都換了新的,所以按理來說此刻這個新燈泡是不應該出現問題的。

  那么現在幾乎可以確定,貞子只怕真的已經提前一個小時到了!

  “啊!”

  然而就在這時,劉鑫卻忽然尖叫一聲,同時右手一揮,一道道藍色的寒光便席卷而出,瞬間將一處地面凍結起來。

  “怎么了?”

  看到劉鑫忽然出手,黃裳臉色一變。

  “剛剛燈光突然變暗的時候,我好像看到黑暗里面有個人!”

  劉鑫咽了口唾沫,臉色蒼白的說道。

  可是下一刻,他的臉上便充滿了恐懼之色,并忍不住再度尖叫起來:“哥,你后面!”

  與此同時,一股極致的寒冷也忽然從黃裳身后席卷而來!

  生死一刻,黃裳立刻催動黑白法衣,身上一道道黑色和白色的光輝不斷流轉交錯,猛地的爆發,如同太極圖中不斷游走的陰陽雙魚一樣將他籠罩起來。

  隨后,那種寒冷的感覺便陡然消失了!

  而與此同時,那原本忽明忽暗的燈泡也突然一下恢復了正常,讓倉庫重新變得一片光明!

  可他們還是沒有找到貞子的影子!

  “哥,那貞子不會就這么被嚇退了吧?”

  看到這一幕,劉鑫蒼白的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一絲疑惑之色。

  在剛剛燈光變暗的時候,他明明看到一個黑影出現在黃裳身后,可是隨著黃裳黑白法衣的出現那黑影卻如同黑霧一樣消失了,而這燈光也恢復了正常,看起來就像是那貞子被黃裳給擊退了一樣。

  “沒那么簡單,你沒有發現,這倉庫越來越冷了嗎?”

  黃裳搖了搖頭,然后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詭異的是,在這足足日常溫度將近三十度的時候,他這一口氣呼出卻化為了一股白霧。

  除此之外,他也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倉庫的溫度下降了許多,這絕對不是劉鑫剛剛那一次出手就能造成的!

  顯然,貞子還沒有走!

  而且更重要的是……

  黃裳看了一眼四周依舊靜悄悄的倉庫大門和窗戶,眼中閃過一絲陰沉之色。

  剛剛貞子現身,先是劉鑫尖叫出手,然后又是這燈光忽明忽暗,甚至劉鑫后面還大聲尖叫了一次,按理來說這么大的動靜除非是倉庫外蹲守的墮落等人都瞎了聾了,否則怎么著應該也會有所察覺才是。

  可為什么現在外面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仿佛所有人都……死了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