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99 爆頭不死?影子寄生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后悔"

  看著黑衣男子那聲色內荏的樣子,黃裳腦海中忽然浮現出監控錄像中這黑衣男子屠戮那些軍人的殘忍畫面,隨后眼中的殺機也變得愈發冰冷起來:"你搞錯了,這次如果不殺你,那我才會真的后悔!"

  "你什么意思難道我們之間有仇"

  看著黃裳眼中那變得愈發冰冷的殺機,豹爺心中一沉,咬牙問道.

  “仇?算是吧……”

  “好了,不跟你廢話了,還債的時候到了!”

  黃裳已經不想再跟這個惡貫滿盈的家伙廢話了,所以下一刻,他便搖了搖頭,然后縱身而起,再度朝著那深受重創的黑衣男子沖去。

  “該死!”

  看到黃裳不給自己任何機會,再度殺來,豹爺臉色劇變,然后催動最后的異能,身體逐步影化,企圖從這里逃出去。

  雖然這樣的幾率微乎其微,但是只要有一線希望那誰又會乖乖受死呢?

  可事實證明,這樣的掙扎完全是徒勞的。

  只見就在豹爺身體迅速影化,企圖逃離這里的瞬間,黃裳也如同獵豹一樣殺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腳狠狠踹在了豹爺那已經化為黑影的右腿上。

  咔嚓!

  在黃裳的黑白法衣面前,豹爺的影化異能可以說是被完全克制。所以下一刻,在一陣清脆的骨骼碎裂聲中,豹爺的右腿也是被黃裳一腳踢斷,并重新化為實體,而斷裂的大腿也是從大腿處穿透血肉,暴露在空氣中,同時大量鮮血也從這可怕的傷口中噴涌而出。

  “啊啊啊啊啊!”

  右腿處傳來的劇痛,讓豹爺忍不住慘叫起來,同時整個人也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就在他摔倒在地的瞬間,黃裳也再度出腳,狠狠踩在了他另外一條腿上!

  咔嚓!

  一聲脆響過后,豹爺的左腿也是被黃裳直接踩斷,整個人更是在陣陣慘叫聲中癱倒在地。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劇烈的痛苦和對死亡的恐懼,以及內心的絕望,讓豹爺徹底瘋狂,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你一定會后悔的,我大哥肯定會為我報仇,到時候你絕對會死的很慘!不,不僅僅是你,你所有的朋友親人都會因你而死,哈哈哈哈哈!”

  “你是說那個戴眼鏡的家伙?”

  看著這黑衣男子歇斯底里,瘋狂尖叫的樣子,黃裳忽然冷笑起來:“呵,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去監獄找他,然后送他下地獄陪你!”

  “你到底是誰?”

  聽到黃裳的話,豹爺的尖笑戛然而止,同時臉上也浮現出難以置信之色。

  他一直以為黃裳是個獨行俠之類的,跟他們之間的恩怨也僅僅只限于他跟他哥哥之間,可是現在看來這家伙不僅知道他們的來歷,而且看樣子還要去監獄找龍哥報仇?

  這家伙到底是誰?

  他又哪來的勇氣和底氣去找龍哥麻煩?

  就靠那些古怪的小怪物?還是靠那個騎著龍的小子?

  難道他們以為光憑這點實力就能戰勝龍哥?戰勝那個監獄?

  這簡直是太可笑了!

  想到這里,這豹爺突然忍不住大笑起來:“我不管你是誰,你反正死定了,你以為你能殺了我就有資格對付龍哥了?哈哈哈哈,你太天真了,我……”

  然而,還不等那豹爺把話說完,黃裳卻是已經一腳踩在了那豹爺的臉上,直接將他腦袋重重的踩在地上,發出一聲悶響,同時豹爺的話也戛然而止。

  “廢話真特么多!”

  下一刻,豹爺聽到了他人生最后一句話。

  咔嚓!

  話音落下,便見黃裳右腳猛地用力,然后如同踩爆一個爛番茄一樣,直接將豹爺的腦袋生生踩爆,大量鮮血和腦/漿混雜著一些碎骨從他腳下蔓延開來,迅速將地上染成了一片紅色。

  在黃裳眼中,這個惡貫滿盈,殺死了不知道多少軍人的雜碎哪怕在這個世界上多活一秒都是對那些犧牲軍人的褻瀆,所以他甚至連情報都沒有逼問,就按耐不住心中的殺機,直接干掉了這個家伙。

  不過這也沒關系,反正諸葛有龍那邊還有幾十個暴徒和一個邱老四還活著,只要好好盤問,應該也能從他們那得到不少情報。

  想到這里,黃裳便抬起右腳,將鞋底的血液和腦/漿在豹爺的無頭尸體上擦掉,然后縱身而起,離開了房子。

  然而就在黃裳離開后不久,豹爺那無頭尸身上卻忽然浮現出點點黑光,隨后這些黑光漸漸凝聚,重新化為了一個模糊的人形。

  “草!”

  看著地上的無頭尸身,那模糊的黑色人影也忍不住咒罵一聲:“居然毀了我的肉身,如果不是我有影子寄生術的話,只怕真被那個家伙干掉了!”

  “算了,雖然以后只能以影子形態生存,沒有了做人的樂趣,但至少比死了好!”

  “還是先回去找龍哥吧,無論如何,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說完,這黑影便準備離開這里,返回監獄,把有關于黃裳的情報告訴龍哥,讓龍哥為他報仇。

  “你沒機會報仇了!”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冰冷的聲音卻忽然傳來,讓那黑影猛地一顫。

  隨后,便見黃裳居然重新出現在了房門處,并帶著一絲譏誚之色,冷冷的看著他。

  “你怎么……?”

  看到黃裳去而復返,那黑影心中猛地一緊,驚呼出聲。

  他實在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露了馬腳,讓這個家伙發現自己沒死,要知道剛剛他的肉身的確是死得不能再死了,按理來說是不會有任何破綻的啊!

  “你是想問我怎么發現你沒死的?”

  聽到那黑影的驚呼,黃裳冷冷一笑:“呵,不好意思,我不會告訴你的——因為我要你死不瞑目!”

  說完,黃裳便縱身而起,直接沖到了這黑影面前,然后張開右手,抓住了這黑影的脖子!

  “死吧!”

  下一刻,黃裳厲喝一聲,右手五指合攏,一股股死之力化為點點黑光從他掌心激蕩而出,融入到了那黑影體內。

  “啊啊啊啊啊啊!”

  死之力的侵蝕會帶來無法形容的恐怖痛苦,所以此刻在那黑光的融入之下,豹爺所化的黑影也頓時發出了一陣陣非人般的慘叫,然后在這一陣陣凄厲的慘叫聲中漸漸泯滅消失,最終化為虛無。

  而直到此刻,點點藍光才從豹爺那無頭尸身中浮現,融入到了黃裳體內,讓黃裳精神一振。

  “沒想到這家伙爆了頭都沒死,而且還有這種詭異的復活之術,看來以后得小心點了!”

  感覺到一股股清涼溫潤的力量在體內不斷流竄,讓自己異變后的黑白靈力變得更加充沛,強大,黃裳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精芒。

  如果剛剛不是在踩爆這家伙的腦袋之后沒有得到靈力貫體的話,只怕他還真會被蒙混過去。而經過這件事黃裳也更加清楚的認識到,在這個該死的末世之中就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所以以后無論遇到任何敵人,哪怕是把他們的腦袋都摧毀了也不可以有半點大意,不然的話只怕自己說不定就會因此付出血的代價!

  想到這里,黃裳搖了搖頭,然后深吸一口氣,準備離開。

  只是在看了一眼那豹爺的無頭尸體之后,他卻又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后一只手抓起那豹爺的尸體,縱身而起,朝著民政局的方向沖去。

  雖然豹爺已經死了,但一個強大異能者就算死了,其肉身之中也會蘊含不少的力量。這些力量就算對他沒用,可對那個小家伙卻應該有所幫助。

  反正也是個人渣的尸體,就當做是廢物利用,償還一點他所犯下的罪孽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