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71 暴虐,殘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草!”

  看到黃裳壓根就不理會那幾個嘍啰的死活,而是繼續朝著自己追來,光頭男的臉色也一下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

  那個家伙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再這么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被他追上的!

  “我讓你追……給老子去死吧!”

  想到這里,光頭男的神色也一下變得無比猙獰了起來,然后在轉過一個街角的瞬間扯下腰間最后的兩個手/雷,并拔掉保險環,將手/雷扔在了拐角之處!

  做完這一切,他便飛速跑出手/雷的殺傷范圍,同時將突擊步槍的槍口瞄準了街角!

  既然甩是甩不掉了,那還不如抓住機會陰這家伙一波,說不定還能干掉這個家伙!

  他總不可能連手/雷都擋得住吧?

  不得不說,這光頭男雖然看似粗莽,但實際上卻極為狡猾,不僅之前幾次暗算黃裳等人,而且這一次對于黃裳的速度也把握得很好。

  只見幾秒之后,當黃裳從街角沖出的瞬間,那兩枚手/雷也是轟然爆開,掀起滔天烈焰,并卷起無數彈/片,化為恐怖的沖擊波,朝著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最終將黃裳的身影徹底吞沒。

  “這下還不死?”

  雖然黃裳身影剛出現就被烈焰吞噬,甚至光頭男連他的樣子都沒看清楚,可此刻他的心中卻依舊充滿了狂喜!

  在如此近的距離里面承受兩枚手/雷爆炸的傷害,除非這家伙有著暴君一樣的防御,否則必死無疑!

  然而還不等光頭男臉上的喜色完全綻放出來,一大團徹底扭曲,赤紅一片的金屬塊便從尚未散去的火焰中激射而出,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光頭男所在的方向砸了過去。

  “草!”

  光頭男的反應極快,立刻一個翻滾,閃避開來。

  下一刻,那團扭曲的金屬塊狠狠的砸在了光頭男身后的地面上,并在一陣劇烈的轟鳴聲中將地面砸得破碎不堪。

  “這是……車門?”

  看著那勉強能看出點摸樣的扭曲車門,光頭男頓時愣住了。

  這東西從哪來的?

  就在此刻,點點藍色的火焰忽然從那手/雷爆炸所產生的橘紅色烈焰中浮現,隨后被藍焰護身的黃裳也一步一步走出了爆炸中心。

  “還有什么手段?都拿出來吧!”

  看著不遠處那滿臉驚駭的光頭男,黃裳的眼中頓時閃過一縷熾烈的殺機。

  末世降臨之后,他遭遇的意外實在是太多太多,再加上剛剛那光頭男消失在街角之后,他的心中也浮現出了一種莫名的危機感,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便隨手撿起了地上一扇因為車禍而掉落在巷子中間的車門,將其當做盾牌護在身前,以防萬一。

  畢竟這可不是什么死后還能讀檔重來的游戲,性命攸關,容不得有半點大意!

  而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謹慎,黃裳才能用那扇車門擋掉了第一波沖擊,然后又全力催動體內靈力,將法衣強度提升到最高,這才擋住了那兩顆手/雷爆炸所產生的恐怖沖擊波。

  與此同時,他也對這個殘忍而卑鄙的光頭燃起了熊熊怒意和熾烈的殺念!

  絕對不能放過這個家伙!

  “給我去死啊!”

  看到黃裳居然能從那劇烈的爆炸中毫發無損的走出來,光頭男的瞳孔也是猛地一縮,然后舉起手中的突擊步槍,瘋狂的朝著黃裳掃射起來。

  然而以黃裳目前的實力,區區一把只用了普通彈頭的突擊步槍已經很難威脅到他了。所以此刻他也干脆不閃不避,迎著彈雨直接朝著那光頭男沖了過去。

  “草!”

  突擊步槍射擊無效,光頭男也只能另尋他法,下一刻,便見他右手一揮,就這么直接把突擊步槍脫手而出,當做暗器一樣砸向了黃裳,同時渾身的肌肉也如同充氣一般鼓脹起來,甚至連身上都開始長出一根根黑毛,而雙手的指甲也開始變得粗壯而鋒銳!

  一眼看去,這光頭男甚至就像是變成了傳說中的熊人一樣,猙獰而恐怖!

  “恩?”

  看到這光頭男身上的變化,黃裳的眼中也是閃過一絲訝異之色,但論到硬碰硬,他如今連暴君都不怕,又怎么會怕這么一個半吊子熊人?

  所以下一刻黃裳也是冷笑一聲,然后不閃不避,揮拳迎了過去。

  咔嚓!

  伴隨著一聲脆響,那把扔向黃裳的突擊步槍直接被黃裳一拳打碎,化為無數碎片四處飛濺!

  但與此同時,那光頭男卻也已經揮起異化得恍若熊掌一樣巨大而鋒銳的利爪,朝著黃裳狠狠撕來!

  “去死吧!”

  看著黃裳眼看就要被自己的熊爪擊中,光頭男也忍不住獰笑起來。

  他的異能屬于變身類,平時狀態下能夠擁有兩三倍于常人的力量,而一旦進入“熊人”狀態,雖然渾身力量和異能會急速消耗,而且速度會有所下降,但其力量和防御卻會有進一步的提升,特別是這鋒銳而巨大的熊爪更是擁有了撕金裂鐵之力,極為可怕!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這光頭男眼前也仿佛已經浮現出黃裳被他撕成碎片的畫面了。

  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下一刻,這光頭男只感覺自己那無堅不摧的利爪仿佛是擊中了一面堅不可摧的巨盾一般,居然就這么被黃裳以掌對掌硬接了下來,而且在硬接了他全力一擊之后黃裳居然還紋絲不動,就好像是一座不可撼動的大山一樣!

  “這怎么可能?!”

  感覺黃裳手中傳來的恐怖力量,光頭男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強烈的震駭之色。

  他實在是難以想象,眼前這個看似文弱的男人體內怎么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就這點能耐嗎?”

  看著光頭男那滿臉驚駭的樣子,黃裳腦海中卻是浮現出了張鳳和那些孩子們浴血倒地的畫面,隨后他的眼神也變得更加冰冷和暴戾了起來:“那接下來該輪到我了!”

  話音落下,黃裳也是右手一緊,死死扣住了那光頭男的右掌,然后猛地用力,向下一壓!

  咔嚓!

  剎那間,光頭男只感覺一股無法抵抗的巨力席卷而來,同時他的右爪也在黃裳的猛壓之下迅速變形,最后咔嚓一聲,整個右爪居然就這樣被黃裳生生壓斷,白森森的臂骨骨茬從他手腕處撕裂而出,大量鮮血也如同噴泉一般從他斷裂的動脈里面噴涌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

  手腕被黃裳生生壓斷,劇烈的痛苦讓這光頭男發出了凄厲的慘叫,同時猛地揮起左爪,企圖攻擊黃裳!

  但問題是他這樣的垂死掙扎對于黃裳而言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只見在光頭男揮起左爪的同時,黃裳的右手也閃電般的伸出,然后再度硬接住了光頭男這搏命一擊,并故技重施,反扣住了光頭男的左爪。

  “不要!”

  左爪被黃裳死死扣住,光頭男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強烈的恐懼之色,并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可黃裳哪會聽他的?

  咔嚓!

  下一刻,伴隨著一陣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光頭男的左爪也同樣被黃裳硬生生的掰斷,斷骨處噴出大量鮮血,灑滿一地。

  可這還沒有結束!

  在扭斷光頭男左爪的同時,黃裳也狠狠一腳踩踏在了光頭男的右小腿上。

  咔嚓!

  又是一聲脆響,這光頭男的右腿小骨也是直接被黃裳一腳踩斷,斷骨刺破血肉,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至此,這個光頭男可以說已經是被徹底廢掉了!

  “我草泥馬,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全家!”

  或許是被劇痛沖昏了頭腦,又或許是因為知道自己已經是死路一條,所以此刻這光頭男也徹底瘋狂了起來,一邊破口大罵,一邊瘋狂掙扎!

  “呵……”

  然而面對這光頭男的詛咒,辱罵和掙扎,黃裳卻仿佛無動于衷一般,冷冷的看著這個光頭男,然后又接上一腳,將這光頭男剩下的左腿給生生踩斷。

  而隨之而來的劇痛也讓這個光頭男的辱罵變成了慘叫。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暗算我們?”

  廢了那個光頭男的四肢之后,黃裳便將這個已經如同一灘爛泥一般的家伙扔在了地上,然后走到他面前,冷聲說道:“我們之間好像沒那么大的仇怨吧?”

  “哈哈哈,我是你爸,乖兒子,還不跪下來給你老子磕頭?!”

  臨死的恐懼,難忍的劇痛,讓這個光頭徹底瘋狂起來,他不僅沒有回答黃裳的話,而且還更加瘋狂的破口大罵,好像要將自己最后的恐懼和痛苦都宣泄出來。

  “你是不是覺得你被我打斷四肢之后就沒什么好失去的了?所以就繼續這么嘴硬?”

  看著那瘋狗一樣的光頭男,黃裳搖了搖頭,然后向前踏出一步,并把右腳踩在了那光頭男雙腿之間的隱私部位上,微微用力:“不過你好像忘了,你這里還有一個東西!”

  “不,不……”

  只要是男人,胯下要害部位被人踩著就絕對硬氣不起來,所以此刻那光頭男也是變得一臉慘白,連連搖頭,尖叫起來:“是爺們的就給我個痛快,這么折磨我算什么好漢?”

  “你以為在拍電視劇嗎?還好漢?”

  黃裳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把我想知道的告訴我,我就給你個痛快,不然的話……忘記跟你說了,我是個法醫,所以我有的是手段能讓你開口,不信你可以試試。”

  “我……”

  聽到黃裳的話,光頭男又想大罵,可是當他看到黃裳那冰冷到極致,恍若看待一具尸體一般的目光之后,他最終卻還是咽下了嘴里的臟話,然后咬了咬牙,把自己的來歷說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