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49 奇妙蟲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跟喪尸一樣,孢子螳螂巨怪的核心蟲體對于新鮮血肉也有著極為強烈的渴望,所以此刻在爬到黃裳和劉鑫面前之后,它也是迫不及待地張開大嘴,向著黃裳的腦袋咬去!

  “就是現在!”

  然而就在此刻,原本看似渾身僵硬,無法動彈的黃裳眼中卻忽然閃過一絲精芒,隨后便見他右手一揮,手中黑色匕首如同閃電般斬出,最后重重的砍在了核心蟲體那布滿了利齒的猙獰口器之上。

  噗嗤!

  世界上沒有絕對完美的生物,孢子螳螂巨怪雖然有著防御強悍,力大無窮的外殼,以及攜帶麻痹性劇毒,并且擁有可怕觸角的核心蟲體,但這核心蟲體的防御和速度卻是它最大的軟肋。

  此刻只見在黃裳的全力劈砍之下,那核心蟲體巨大而猙獰的口器幾乎被他從中劈開,隨后一股股晶瑩剔透的藍色液體也是從這核心蟲體被劈開的口器中噴涌而出,噴灑了黃裳一身。

  然而奇異的是,此刻這疑似蟲血的藍色液體在噴灑在黃裳身上之后,卻是以極快的速度融入到了黃裳的體內。與此同時,黃裳也清楚的感覺到,一股股清涼而溫潤的力量開始在他體內流竄,不僅讓他身體的疲倦和傷痛迅速消逝,甚至還讓他精神一振,而他體內由陰陽生死之力凝聚而成的黑白陰陽魚也是迅速流轉,仿佛得到了某種滋潤一般!

  與此同時,系統的聲音也忽然從黃裳腦海中響起。

  “宿主,這種蟲血是罕見的天材地寶,有著強身養神之效,甚至能夠提升宿主的異能,千萬不要浪費了!”

  系統跟黃裳已經融為一體,可以在第一時間察覺到黃裳體內的各種變化,所以此刻他也立刻分析出了這種藍色蟲血所擁有的效果!

  “居然有這種好處?”

  聽到系統的話,黃裳頓時感到一陣驚喜,然后再度揮起匕首,狠狠的砍在了那核心蟲體破碎的口器之上。

  噗嗤!

  相對于孢子螳螂巨怪那強悍的外部防御,這核心蟲體的防御簡直是弱得可憐。只見伴隨著一陣沉悶的撕裂聲響起,核心蟲體那本已經被黃裳從中劈開的口器此刻更是被他徹底斬下,更多的蟲血噴涌而出,灑滿黃裳一身。

  隨后,這些蟲血迅速融入黃裳體內,化為一股股純凈的力量,讓黃裳的肉身,精神,甚至是異能都得到了進一步的強化!

  嗖嗖!

  不過與此同時,那核心蟲體也發起了反擊,最后兩根觸角再度激射而出,死死的咬在了黃裳的身上,并開始注射麻痹性劇毒,企圖麻痹黃裳的身體。

  可這對黃裳而言根本沒用!

  《谷衣鍛體術》身為道門第一筑基功法,本就有著強身,療傷和祛毒等特效,再加上黃裳體內異能中的“生”之力也有著恢復傷勢,祛除毒素之能,所以這種程度的劇毒根本無法麻痹黃裳,他之前之所以不動,也只不過是示敵以弱,故意勾引這核心蟲體靠近他罷了。

  也正因為如此,下一刻黃裳也再度揮起匕首,直接砍斷了那兩截觸角,然后雙腿用力一蹬,進一步接近了那已經企圖后退的核心蟲體,最后將匕首狠狠的刺在了那核心蟲體的頭顱之上!

  一聲悶響過后,那如同鼻涕蟲一般的核心蟲體也是猛地抽搐了一下,同時更多的透明血液從它頭部噴涌而出,不僅將黃裳淋成了一個血人,而且還有不少落在了被徹底麻痹的劉鑫身上!

  黃裳心里清楚,在這片該死的叢林里面,他們每多待一分鐘就會多一分的兇險,所以盡管他很享受這種蟲血滋潤身體的感覺,但他還是沒有任何遲疑,便再度拔出匕首,然后一次又一次的刺進了那核心蟲體的腦袋里面。

  很快,這核心蟲體的腦袋便幾乎被黃裳捅成了一個蜂窩,同時它身體抽搐的幅度也變得越來越小,最終徹底不動了!

  “呼……”

  終于殺死這只可怕的蟲獸,為劉鑫母親報了仇,黃裳也不由得長長地出了口氣,然后直接躺在了蟲血之中,任由這大量蟲血融入直接體內。

  另一方面,不少蟲血也融入到了劉鑫的身體之中。而隨著這些蟲血的涌入,劉鑫體內的虛弱和麻痹感也迅速消逝,同時一股充盈而強大的力量也漸漸從他體內涌現了出來!

  “皇上,謝謝你!”

  劉鑫雖然剛剛被徹底麻痹,不能動彈,但所發生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也正因為如此,此刻才剛剛恢復,他便忍不住對著黃裳說道:“如果不是你的話,我……”

  “好了,說這些就沒意思了。”

  黃裳打斷了劉鑫的話,道:“抓緊時間吸收這些蟲血,這可是好東西,不僅能強化身體,甚至還能強化異能,千萬別錯過了!”

  “好!”

  母親的死讓劉鑫深刻的認識到只有擁有足夠的實力,才能更好的保護自己所要保護的人。所以此刻他心中雖然依舊悲痛萬分,但最終卻還是咬緊牙齒,點了點頭,開始跟黃裳一樣全力吸收這些蟲血。

  “對了,記得把一些蟲血凍起來,等下交給墮落和你爸,說不定對他們也有用。”

  忽然,黃裳想到了還在外面的墮落和劉青,于是提醒了劉鑫一句。

  雖然最終是他和劉鑫聯手殺了這孢子螳螂巨怪,但墮落卻也是功不可沒,如果沒有墮落吸引孢子螳螂巨怪的注意力,給了他們可趁之機,又或者是沒有這把匕首的話,只怕他們也未必能干掉這個可怕的家伙。

  也正因為如此,這些蟲血雖然珍貴,但無論如何也要留一份給墮落。

  至于劉青,看在他是劉鑫父親的面子上也要留出一點蟲血給他。畢竟如果這蟲血對劉青也有用的話,那劉青也能擁有一點自保的能力,不至于給他們拖太多后腿。

  “恩,我知道了!”

  聽到黃裳的話,劉鑫點了點頭,然后深吸一口氣,開始催動自己的寒冰異能。

  只是這一次,為了能夠盡可能保存這些蟲血的功效,劉鑫也并沒有直接將這些蟲血冰凍,而是嘗試著以更加精細的手段來操縱自己的異能。

  在經過了這幾次的戰斗之后,他已經感覺到自己對于異能的掌控有了一定的提升,特別是此刻在這透明蟲血的不斷融入下,這種感覺更是變得無比強烈了起來,所以他才決定試上一試。

  而事實證明,劉鑫的直覺是正確的。

  下一刻,只見在劉鑫的全力操控之下,點點藍光也從他雙手中涌現出來,并在一股股寒氣涌動中迅速凝聚成型,最終化為了一個由冰晶鑄就而成的冰瓶!

  “真的可以!”

  看著那在自己掌心凝聚而出,雖然有些不太規則和美觀,但卻已經有了基本形狀的冰瓶,劉鑫的眼睛也是一亮,然后立刻用這冰瓶去裝那不斷從核心蟲體尸骸中涌出的蟲血。

  就這樣,劉鑫和黃裳一邊吸收蟲血,也一邊用劉鑫凝聚出來的冰瓶去裝蟲血,直到幾分鐘后,蟲血流盡,他們這才停了下來。

  而此刻,劉鑫也已經裝滿了整整三瓶的蟲血!

  “是時候出去了!”

  看著那核心蟲體的蟲血基本已經流盡,黃裳也是深吸一口氣,然后便準備跟劉鑫一起順著來時所打的洞向外退去。

  不過就在退出的時候,黃裳卻忽然注意到了那干涸血泊中被他們所打斷的觸角,隨后微微瞇了瞇眼睛,把那四支觸角給撿了起來,這才繼續向外退去。

  “哥,你撿這種東西干嘛?”

  看著黃裳把那四條斷掉的觸角拿在手中,劉鑫也下意識的想起了之前被徹底麻痹,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核心蟲體步步逼近的畫面,隨后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這些觸角上附帶著非常劇烈的麻痹性毒素,留下來的話,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有用。”

  黃裳笑了笑,說道:“別忘了,剛剛你也只是沾了一點,就徹底動彈不了了。”

  雖然這麻痹性劇毒對他用處不大,但卻并不意味著對于其他變異生物和喪尸沒用,如果用得好的話,說不定在關鍵時刻能救他們一命。

  隨后,劉鑫和黃裳便順著那個被他們打出的大洞退了出來,重新回到了孢子螳螂巨怪的頭部。

  只是當他們重回外界之后,卻忽然被眼前的一切嚇了一跳。

  他們居然被一群荷槍實彈的軍人給包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