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書頁

0040 追擊與逃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今天對于黃裳等人而言似乎真的不是什么好日子,先是遭遇集體尸變,然后又碰到了狗王倫,等他們好不容易解決了狗王倫,舔食者又攔在了他們的前面。好了,現在他們終于殺了舔食者,但居然又來了個更加可怕的暴君……

  老天爺這是要玩死他們啊!

  “皇上,怎么打?”

  看著那變得更加魁梧,也更加恐怖的暴君,劉鑫吃力的咽了口唾沫,然后臉色蒼白的問道。

  “打個屁啊,還不跑,等死嗎?”

  然而聽到劉鑫的話,黃裳卻轉身就跑,同時大叫道:“劉鑫,墮落,你們一人帶一個,快跑!”

  相較于以速度著稱的舔食者,這擁有著恐怖防御力,殺傷力和絕對力量的暴君根本就不是他們能應付得了的,甚至是以他們現在的手段,就算是暴君站在那不動他們都未必能夠打破暴君的防御,而反過來如果他們被暴君這巨爪擊中的話,那他們就算有十條命只怕也不夠死的。

  也正因為如此,此刻黃裳壓根就沒有跟暴君交手的想法,只想著如何才能逃脫這個巨怪的追擊。

  “走!”

  聽到黃裳的話,劉鑫和墮落也紛紛反應了過來,然后分別沖到了劉鑫的父母面前,一人抓住一個,以最快的速度朝著遠處跑去。

  看到黃裳等人居然轉身就逃,暴君猩紅的雙眼中也頓時閃過一絲暴虐之色,只是當它下一刻看到一旁那舔食者的無頭尸體時,它那血紅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縮。

  它跟舔食者可以說是老對頭了,雖然舔食者在正面戰斗中絕對不是它的對手,但那家伙的速度實在是太快,雙爪也極為鋒銳,之前自己與其對上的時候不僅沒能將其拿下,反而還受了點傷,甚至如果不是它們后來都感覺到了病毒原液的氣息,選擇停手的話,只怕自己最后也未必能夠在舔食者手上占到多少便宜。

  可現在,那個狡猾的家伙居然死在了這些食物的手中?

  跟舔食者一樣,暴君的智慧也是極高,所以對于能夠殺死舔食者的黃裳等人它也沒有任何的大意,下一刻他直接一步邁出,一只手抓起舔食者的尸體,便朝著劉鑫的母親狠狠砸了過去。

  它能感覺到,它所需要的東西就在那個孱弱的食物手上,所以它只要能拿到它想要的東西,那這幾個人類是死是活它也并不關心。

  暴君的力量極為恐怖,兩三百斤重的舔食者在它手上就像是個小石子一樣,瞬間以極快的速度劃破夜空,砸向了劉鑫的母親。

  可就在這一刻,一塊草地里面用來做擺設的巨石卻也同樣劃破夜空,跟那舔食者的尸體重重地撞擊在了一起。

  一聲巨響過后,那塊至少有上百斤重的巨石居然就這么直接被舔食者的尸體砸碎,化為無數碎石四處飛濺,但與此同時舔食者的尸體也微微一頓,偏轉了方向,最后落在了距離劉鑫母親七八米的草地上,將草地砸出一個深坑。

  “快跑,我來試著牽制它!”

  看到這一幕,黃裳的瞳孔也是猛地一縮。

  他第一個跑并非是因為他害怕,而是因為他知道帶上了劉鑫父母這兩個累贅之后,他們未必能夠逃脫暴君的追擊,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阻礙暴君。

  也正因為如此,他剛剛才能在第一時間扔出巨石,擋住了暴君的攻擊!

  看到攻擊落空,暴君眼中兇芒更甚,它不再投擲東西,而是咆哮一聲,邁開那巨大的步伐,朝著前方那被墮落帶著一起逃的劉鑫母親沖了過去。

  然而出乎黃裳等人預料的是,暴君的身軀雖然極為龐大,但它的速度卻并不慢,巨大的腿長讓它一步幾乎能夠跨出三四米,而反觀墮落那邊,帶上了劉鑫母親這個累贅之后,他的速度也降低了不少,甚至已經隱隱快被暴君給追上了!

  “靠,為什么就追我啊,那邊不有個精壯肉多,看起來很好吃的嗎?”

  看到暴君居然就追自己不顧別人,墮落也忍不住吐槽了兩句,同時一邊抓緊劉鑫母親,一邊回頭射擊暴君的頭部,希望能減慢暴君的追擊速度。

  然而根本沒用!

  哪怕是極具穿透力的鋼芯穿甲/彈,此刻打在暴君臉上之后也仿佛變成了玩具槍的塑料子彈一樣,僅僅只是在暴君那沒有皮膚籠罩的面部肌肉上留下點點紅印,便被彈射開來,而暴君的速度自然也不會受到半點影響。

  “草!”

  看到這一幕,墮落瞳孔猛地一縮,驚呼出聲:“媽賣批,這是什么鬼東西!”

  而就在墮落驚呼出聲的同時,那暴君似乎也是被墮落的這幾槍所激怒,所以它也是怒吼一聲,然后在前沖的過程中,右腳猛地踢在了之前被他投擲而出的半截汽車上。

  下一刻,伴隨著一陣劇烈至極的轟鳴聲響起,這半截汽車在暴君那恐怖力量的推動下居然就像是一個皮球一般飛了起來,然后以極快的速度朝著墮落的方向激射而去。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暴君的準頭不算太好,所以這半截汽車最后也在距離墮落不到半米的地方飛過,最后重重的撞在了一棟大樓上,直接將那大樓的墻壁撞出一個大洞。

  “救命啊,蟑螂先生,不對,黃裳兄弟!”

  雖然沒被那汽車砸到,但哪怕剛剛相距了半米,那種擦身而過的劇烈風壓也一樣讓墮落亡魂大冒,忍不住對著不遠處的黃裳大叫了起來。

  他現在并沒有意識到暴君之所以追著他們不放完全是因為劉鑫母親手上的病毒原液,再加上它這個人雖然有些嘴臭和不正經,但基本的職業道德還是有的,所以現在也并沒有想過要丟下劉鑫的母親獨自逃生,只能指望黃裳能幫忙阻一阻這個可怕的怪物了。

  “把手提箱給我!”

  看著暴君死追墮落和劉鑫母親不放,黃裳也突然反應了過來,隨后深吸一口氣,大叫道:“我來引走暴君,然后你們去駕駛直升機來接我,快!”

  “箱子?”

  聽到黃裳的話,墮落先是一愣,隨后將目光移到了劉鑫母親拿著的手提箱上,臉色一變:“靠,原來這怪物追我們是為了這個箱子?”

  下一刻,墮落問也不問劉鑫母親的意見,便直接一把奪過了那個銀色手提箱,然后猛地一甩,將其扔向了黃裳。

  “接住了!”

  與此同時,黃裳縱身而起,直接將那個箱子抓在了手中。

  果不其然,看到箱子易主,暴君頓時咆哮一聲,然后毫不猶豫的調轉方向朝著黃裳追了過去。

  “哈哈,對對對,就追那個家伙,他一身肉肯定很好吃!”

  看到這一幕,墮落也頓時松了口氣,哈哈大笑了起來。

  “笑個屁啊!”

  與此同時,劉鑫卻是忍不住怒罵一句:“你知不知道那箱子里面可是關系到全人類未來的病毒血清,如果你還有點人性的話就快點跟我們去停機場,然后開直升機來接我哥!”

  “病毒血清?!”

  聽到劉鑫的話,墮落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隨后化為了前所未有的嚴肅之色:“你沒騙我?”

  “我騙你干嘛,如果不是為了保護病毒血清,我們又怎么可能會死這么多人!”

  劉鑫一腳踹飛一個聞風而來的喪尸,然后對著墮落冷聲說道。

  “草,你不早說!”

  聽到劉鑫的話,墮落也忍不住怒罵一聲。

  他雖然是個視人命如草芥的殺手,但這并不代表他就是個想要世界毀滅的混蛋,更相反,對他而言只有和平的世界才能讓他享受到各種美食,也才能讓他平息心中的殺戮欲望,讓自己覺得自己更像是一個人,而不是一個怪物。

  也正因為如此,如果劉鑫之前早點說這個箱子里面的就是病毒血清的話,那么墮落只怕會直接奪走箱子,扔下劉鑫母親這個累贅,然后想辦法把血清送出去。到時候無論是將箱子送給政府還是交給組織,這病毒血清最終都能發揮出最大的作用,從而拯救全人類。

  可現在,既然箱子落在了那個家伙的手里,那他也只能想辦法先把那家伙給救下來了!

  想到這里,墮落的眼神也是一肅,連開數槍,將幾只圍攏過來的喪尸殺死,然后一馬當先朝著那停機坪的方向沖了過去。

  而另外一方面,為了掩護墮落等人,也為了更好地逃亡,黃裳也是深吸一口氣,抓緊那銀色手提箱,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不遠處的一片住宅區沖了過去!

  畢竟暴君的速度雖然那不如他,但也相差不算太遠,再加上暴君時不時踢來和投擲來的巨石,尸體甚至是汽車,所以他必須要找一個環境復雜的地方才有可能擺脫暴君!

  然而,此刻一心想要擺脫暴君追擊的黃裳卻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

  只見下一刻,當他沖入那片住宅區,并穿過一棟樓房的轉角,企圖甩開暴君的時候,一大群喪尸卻忽然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下可真是轉角遇到愛,哦不對,是遇到喪尸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鶴樓文學
書頁